正文 第9396章

    林逸也好,其他新生也好,如今都是破天大圆满初期高手,而去年的新人王吕人王,刚进来的新生也都有所耳闻,妥妥的大圆满初期巅峰高手,搞不好都有可能进入中期了。

    这种目标,居然会被定为大圆满初期,还是初级难度,总不会是发任务的朱劫搞错了吧?

    让一个破天大圆满初期,去越级对付破天大圆满初期巅峰,关键还是公认硬到不能再硬的硬茬,这样的新生摸底测评任务,要说没有问题那才真见鬼了。

    林逸当即提问:“朱老师,我这个任务好像有点问题,别人目标都是破天大圆满初期,我这位却是破天大圆满初期巅峰,差距有点过于夸张了。”

    朱劫饶有深意的盯了他一阵,缓缓开口道:“每个新生的测评任务都是教务处排定,你要是觉得有问题可以去找教务处反应,但是有没有用,就难说了。”

    “教务处?”

    林逸正想皱眉追问,旁边沈一凡便已提醒道:“教务处的门很难进,里面掌权都是一些资历极深的老顽固,除非有城主府级别的背景,否则想让他们改口打自己的脸,可能性为零。”

    林逸愕然:“那这么说,这个闷亏我是吃定了?”

    “恐怕不是单单吃亏的问题,真要跟吕人王对上,那是真有性命之危的,人家是要你死啊。”

    沈一凡不禁面露忧色:“要是我跟老严陪你一起,也许把握还能大一点。”

    “要是那样,你们三个就可以等着一起退学了,舞弊一次终身不用,这是学校的死规矩,不知道?”

    朱劫瞥了沈一凡二人一眼,转头对林逸提点道:“吕人王是凶,不过昨晚跟各方警卫力量轮番鏖战,眼下实力不足巅峰五成,真要把握好了,未必就没有机会。”

    “多谢。”

    林逸不知对方在这件事上到底持何种立场,但还是拱手言谢,而后忽然问了一句:“我要是放弃会怎么样?”

    朱劫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奖励归零,会有一次补考机会,但是难度更大,要是补考还不过,那就等着退学吧,这里不适合你。”

    这话直接就堵死了林逸的退路,唐韵在这里,楚梦瑶在这里,他怎么可能退学?

    “我找人问问,看看是谁在背后搞事。”

    沈一凡沉声说了一句,而后便走到一旁打起了电话,作为江海本地最大的飞梭集团继承人,他的背景虽不如李沐阳那么万众瞩目,但各方面的人脉关系并不差。

    片刻后,沈一凡一脸凝重的回来了:“我问了跟我爹相熟的一个校方管理层,他的回应就一句话,说这是教务处内部事务,不容外人置喙。”

    林逸闻言若有所思:“看来对方层次还真挺高。”

    “不错,教务处虽然权重,但也绝不是什么讳莫如深的部门,如果只是底下什么人在搞手脚,以我那位世叔的身份不说直接插手处置,至少总能过问一二。”

    沈一凡得出结论:“唯一的解释,就是搞事的人层级很高,极有可能已经到了教务处顶层级别。”

    林逸饶有兴致的咂了咂嘴:“我什么时候跟教务处高层产生交集了?”

    “你不认识人家,人家也不认识你,但是架不住背后有别人在拱火啊!这个人是谁,我心里有个大概猜测了。”

    沈一凡和林逸相视一眼,异口同声三个字:“李沐阳。”

    这种事情其实都不需要直接证据,光是靠逻辑就能推断出来,这段时间会有动机且有能力将手插手教务处高层来定点针对林逸的,也就只有这位自带光环的城主之子了。

    至于姜子衡之流,有那个心,却不会有那个力。

    旁边一向不吭声的严中原突然吐槽了一句:“第一次觉得没有女人缘也是好事。”

    “精辟!”

    沈一凡和孙布衣同时点赞。

    林逸一脸无语,无奈摊手:“我是黑夜中的萤火虫,行了吧。”

    这时朱劫朗声道:“各自摸底测评任务都已经领到了,应该也都清楚了,任务时限和相应的评价标准都已写在背面,最后提醒你们一句,任务都很简单,要是连这都过不了,其他不论,至少我这里一定会让他退学,省得留下来败坏学校形象。”

    多看了林逸一眼,朱劫浑身涌出一团烈火,下一刻便已原地消失,看得众人目瞪口呆。

    饶是沈一凡这个本地土著也不禁夸赞:“不愧是最具逼格的本土学院,只一个辅导员就有如此境界,果真藏龙卧虎,名不虚传。”

    严中原点点头:“他一个人,可以灭我们一群。”

    林逸对此也是深以为然,如果前夜对上的不是陈北山,而是这位辅导员,自己能不能正面接住一个照面都很难说,更别说一边战斗一边偷学了。

    “现在问题来了,老林的这个局怎么破?”

    孙布衣啃着不知从哪儿弄来的蹄髈忙里偷闲的问道。

    几人不由陷入沉默。

    从明面上看,除非林逸不在乎被退学,否则几乎是无解,毕竟想要让教务处收回成命,可能性几乎为零。

    这时唐韵清脆的声音忽然在林逸背后传来:“要不我让家里想想办法?”

    林逸一愣,等他回头时唐韵已经带着王诗情在身后三步外站定,下意识嘟囔了一句:“不是让我离十米外么……”

    唐韵当场噎住,一张俏脸顿时憋得通红,连王诗情都忍不住露出了不忍直视的悲剧表情。

    钢铁直男!

    沈一凡几人看不下去了:“你这样的货为什么要有那样的女人缘,给你不都糟蹋了吗?”

    僵硬片刻,唐韵红着脸扭头而去,林逸在背后道:“这事儿我能应付,放心。”

    唐韵脚步顿了顿:“谁管你死活了?自作多情!”

    林逸莞尔道:“你的任务是什么?难吗?”

    “很简单,就是一场普普通通的阵符测试,跟我当初应聘时候差不多,有我在,唐韵姐姐没问题的。”

    王诗情主动替唐韵答道,她作为随身丫鬟不算正式学生,自然没有摸底测评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