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一千章 再入十万大山

第一千章 再入十万大山

新时代的曙光,洒满整个大楚,给人美好的向往,也给人未知的彷徨。

大楚虽然统一,但事情还未完,新势力的整合划分、新王朝的建立,让天庭整日都在忙碌之中。

南楚诸多势力,重新搬往北楚,回到了故地,重建家园,但却依旧在天庭麾下,自今日起,这片土地,也再无南北楚一说。

是夜,叶辰立在了大楚最高的一座山巅,俯瞰着这片辽阔的土地。

恍惚间,似是能看到诸多背影,在他的视线中不断走向缥缈的远方,那是吴长青、成昆、通玄真人、尹志平、葛洪、青阳真人、灵真上人、嗜血阎罗......。

那些皆是他这一路走来的敌人,正是踏着他们,他才一步步走上了山巅。

叶辰身侧,皇者后裔们尽在,还有诸多老辈的修士,也都静静看着这苍茫的天地。

大楚统一了!

大楚皇嫣轻语一笑,打破了现场的宁静,她的美眸有些恍惚,还要泪光闪烁。

是啊!统一了!

千殇月笑的有些疲惫,其他皇者后裔亦是如此。

昔年,他们也曾立在这座山巅,伫立在他们的皇者身后,俯瞰着这片天地,悠悠岁月,沧海桑田,峥嵘的年代,犹在昨日。

终于可以好好歇歇了!

墨渊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接过了大楚皇玄递过的酒壶。

他们的脸上,尽显沧桑疲惫。

两人喝着喝着,便把酒水洒在了天地之间。

这片土地,埋葬了太多枯骨英魂,其中有很多皆是他们昔年的战友,他们死了很多年了,已经记不得过去了多少岁月和沧海桑田。

然,这片土地还是那片土地,但昔年的人,却是早已不在。

走了!

最后看了一眼苍茫天地,叶辰第一个转身。

其后,皇者后裔们纷纷跟上。

今夜,他们要去十万大山,各自也都有各自的目的,南冥玉漱要找回昔日被夺去的一魂、其他皇者后裔,要去十万大山寻到皇者的踪迹。

至于叶辰,这次也是带着目的去的。

大战之后,他与丹辰把嗜血阎罗的储物袋翻了个遍儿,愣是没找到另外半颗天寂丹,没有另外半颗天寂丹,他便只能进十万大山寻找麒麟角,以凑够炼制天寂丹的材料,尝试去炼制。

深夜,一片延绵不断的群山出现在天与地的交界处,整个都被灰雾笼罩,看不清里面景象,但耳畔却是有着恍若厉鬼哀嚎的声音。

“进去之后,都别乱跑。”遥看了一眼十万大山,叶辰传音给了众人。

“那是一个大凶之地。”沉默寡言的南冥玉漱轻语一声。

“明白。”皇者后裔纷纷深吸了一口气,十万大山的凶名丝毫不弱大楚五大禁地,对于这一点,他们的父皇、母皇在世时都曾告诫过。

“停。”前方,太虚古龙淡淡一声,第一个停下了脚步。

远远,众人便看到了一道倩丽的背影,在黑夜之下,如梦似幻,通体萦绕着紫色神晕,如水波流淌的秀,无风而摇曳,就碧波仙子一般。

她就伫立在十万大山之外,静静的看着十万大山,如冰雕一般,纹丝不动。

“女帝月殇。”太虚古龙喃喃了一声。

“紫萱。”叶辰也喃喃了一声,纵然只看背影,却依旧能认出是谁。

“好隐晦的气息。”皇者后裔们纷纷轻喃,眸中还有浓浓的忌惮之色。

“你也要进去?”叶辰上前,看了一眼十万大山,这才侧看向了紫萱,看着如今的她,他还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昔年他还只是小修士,紫萱可谓帮了不小的忙,不止一次的救他于危难,她的身份,让他震惊。

“找我要找的。”对于叶辰的问话,紫萱轻语一声,话语如天籁般动听。

“一起吧!”叶辰深吸了一口气,第一个抬脚踏入了,六道仙轮眼随即开启。

太虚古龙跟上,眸光在紫萱身上停留了一瞬,亦能看出他眸中的忌惮之色。

两人乃是同一类人,他乃是太虚龙帝的一丝残魂,她乃是东华女帝的一丝残魂,都与曾经的大帝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或许连心境都是一样的。

众人纷纷走入。

瞬时,眼前场景变了。

这里灰雾朦胧,看不清前路,饶是太虚古龙和紫萱都下意识的皱眉头了。

嗡!嗡!

叶辰眉心飞出了两道神光,化成了九州神图和血灵神刀,此乃两尊天境法器,危难时可护佑他们。

身后,周天逸祭出了东皇钟、南冥玉漱祭出了渊虹神剑、大楚皇嫣祭出了太阿神剑、萧辰祭出了战王戟、龙腾祭出了宝塔......。

整整九尊天境法器,各自都有天境修士的道则,相互交织在一起,汇成了一道防护罩。

走!

叶辰环视了一眼四周,抬起了脚步。

这一次进来,与上一次进来,乃是同一个入口,但场景却是大不相同。

对于这些,叶辰早有预料。

十万大山乃是一个古老战场,强者的死亡气息都无比强大,交织在一起,是这里的空间严重错位,生一些怪异的事情也很正常。

但有一点是不变的,如今叶辰准天巅峰的修为,在来这十万大山,依旧倍感压抑。

“还真是一座古战场。”太虚古龙一路都在摸着下巴。

他看到了太多的骸骨半掩沙土里,多有地方,还斜插着一些稀奇古怪的兵器,经受岁月风化,残破不堪了,想来是那些古老强者战死后遗留下来的。

除了这些,便是大地上多出有深陷的手掌印,很是庞大,那些个岩壁上,也多留有刀剑残留下的痕迹。

叶辰在前,仙轮眼环视着四周,不敢有丝毫疏忽,

这十万大山依如既往的诡异,一处处地方,空间异常的混乱,他时而也能看到一个个虚幻的灵魂体似隐似现的,或是奇怪的兽、或是人,多是迷茫之色,也有扬天咆哮的、脸色甚是狰狞。

危机四伏!

叶辰深吸了一口气,转变了方向,因为前方乃是一片血池,散着强大的杀气,贸然靠近,纵然只是一缕杀气,都能将其碾成飞灰。

“你可曾现。”一路无言的紫萱,第一次主动开口,并非是对叶辰他们说,而是对太虚古龙说。

“极道帝兵。”太虚古龙死死盯着十万大山的深处。

“极道帝兵?”龙腾和萧辰等人一听,顿时愣了一下,不知太虚古龙和紫萱在说些什么,更加不知道他们口中的极道帝兵是何物。

他们听不出,但叶辰却是知道,所谓极道帝兵,乃是大帝亲自祭炼的帝器,就如大楚最高修为者的天境所祭炼的天境法器一般,那是一种至高的象征。

“龙爷,可知是那一尊大帝的帝器。”叶辰传音给了太虚古龙。

“她最清楚。”太虚古龙没有明言,而是看了一眼身侧的紫萱。

闻言,叶辰眉头一皱,看了一眼神色迷茫又朦胧的紫萱,又把目光放在了太虚古龙身上,试探性的问道,“该不会是东华女帝的帝器吧!”

“凤凰琴。”太虚古龙淡淡一声。

“凤凰琴。”叶辰话语喃喃,“既有凤凰,该是一尊与凤凰有关的帝器。”

“女帝月殇,乃凤凰族的神女。”太虚古龙道出了一则古老秘辛,“而那凤凰琴,便是由其凤凰玉骨铸造,经由凤凰神血洗练,其琴弦乃帝之法则所交织,她的琴音,就是九幽的仙曲,非帝者不能抗衡。”

“难怪。”叶辰又下意识的看向了紫萱。

“凤凰琴。”紫萱神情依旧迷茫,美眸中带着沧桑之色,怔怔的看着那个方向,好似能隔着层层迷雾,看到那张萦绕着紫色神晕的素琴悬浮。

“走了。”叶辰收回了目光,在此上路。

“看什么呢?”萧辰等人纷纷错愕的看了一眼有些神经兮兮的紫萱,便跟上了叶辰的步伐。

“我等已不是曾经的至尊。”倒是太虚古龙走过时,不由得给紫萱传音了一句。

“沧海桑田了。”紫萱自嘲一笑,蓦然收回了目光,她也只是大帝的一丝残魂,记忆也如太虚古龙一般,并不完整,脑海中也没有大楚的记忆,更加不知帝器凤凰琴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龙爷,你给我瞅着点儿,我没见过麒麟角。”这边,叶辰传音给了太虚古龙。

“放心,看着呢?”

“总感觉有一双冰冷的眸子盯着我们。”龙腾不止一次的警惕着看着四周。

“你才现。”千殇月轻语一笑,“从走进这十万大山,这样的感觉便如影随形。”

“莫要走散了。”

“你是不是见过红尘。”叶辰一边看着四方,一边传音给了紫萱。

“见过。”紫萱淡淡一声。

“可知他的来历。”叶辰看向了紫萱。

“不知。”

“那你们可曾斩灭那个紫袍人。”叶辰再次看向灰雾朦胧的前方。

“被他逃了。”紫萱轻语一声,“其修为也至少是准帝,我等只是重创了他,并未将其斩灭,他诡异的乎我们的想象。”

“可否告诉,你与红尘,为何追杀他。”

“我的记忆不完整,只知他身上透出一种让我极其厌恶又恐惧的气息。”

“厌恶又恐惧。”叶辰眼眸微眯,看向了一侧的太虚古龙,这样的说法,与当日太虚古龙说的如出一辙,这让他有些意外。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