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绝望中的希望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绝望中的希望

穿梭...时空!

饶是叶辰的定力,也为之皱眉了,这个秘密来的让他措手不及。

红尘,自始至终都是他心中的一大疑团,这世间哪有那么多相像之人,无论是神通秘术还是经历,都是如出一辙,他不相信那些都是巧合。

然,睿智的他,想破了脑子都想不通红尘的身份,因为任何一种可能,都是自相矛盾的。

如今,他得到了确定的答案,虽然不敢相信,但这个反常规的答案,却是很顺理成章的解释所有的矛盾,他曾经所敬畏的大楚一代神话红尘,就是未来的他。

此刻,一切疑团都解开了,神王神玄烽为何会为他挡一剑,红尘为何会做下那诗,这一切在那冥冥中皆是自有缘由的。

“他们穿梭了时空,便是逆天改道,这个举动,破坏了大楚既定轮回。”见叶辰稳坐如泰山,神色平静,东凰太心再次为叶辰斟满一杯苦茶。

“所以,大楚诸天轮回出现了漏洞,给了天魔可乘之机,他们很容易便找到了大楚所在。”叶辰替东凰太心把没说完的话说了下去。

“正是如此。”东凰太心没有否认。

“这么说,大楚的浩劫,的确因我而起。”叶辰声音沙哑无比。

“更准确来说,是因未来的叶辰而起。”东凰太心深吸了一口气,“未来的你,强大的让我骇然,他该是集齐了两只六道仙轮眼,一只觉醒了时空,一只觉醒了轮回,他葬了左眼穿梭了时空,血祭了右眼汇聚了九世轮回之力在你体内,只是,可惜啊.....。”

“可惜什么。”

“可惜他们付出如此惨痛的代价穿梭时空,却被时空磨灭了记忆,以至于记不起自己是谁,更加忘却了来这个时代的目的。”东凰太心说着,又一次很有深意的看向了叶辰,“你能否告诉我,他们来这个时空到底要做什么,是什么原因让他们不惜一切代价也要逆天改道。”

“我不知。”叶辰眸子古井无波,神色也并未有丝毫多余的变化。

“你不说,我便也不会强求。”东凰太心自斟自酌,“还有什么想问的。”

“诛仙剑。”叶辰想都没想,直接脱口而出,袖中拳头瞬间握的泛白,便是那把可恶的仙剑,葬送了他的爱人,沾满了无数无辜人的鲜血。

“天地初开,它便已存在。”东凰太心缓缓说道,“那是一把可怕的仙剑,曾经斩断过极道帝兵,也斩灭过大帝,被誉为上苍之剑。”

“你亲眼见它涂炭生灵,为何不阻止。”叶辰眼眸有些血红,目不斜视的看着东凰太心。

“天玄门人,不得参与大楚之事。”东凰太心淡淡开口,但却不敢直视叶辰的双眼,“天玄门执掌大楚轮回,便不得参与大楚轮回,哪怕是任何一个小偏差,都有可能改变既定的轨迹,一旦干扰了诸天轮回,于大楚和诸天万域而言,便是惊世的浩劫。”

“这些,都无所谓了。”叶辰依旧看着东凰太心,“既然大楚自成轮回,也便是说,大楚战死的人,都还会在大楚投胎转世,对吗?”

“理论上来讲,应是如此。”

“我要确定答案。”

“我无法给你确定答案。”东凰太心轻轻摇了摇头,“这一战,大楚死的人太多,这里的诸天轮回已然严重受损,或者可以说,它已经错乱了。”

“所以呢?”叶辰眼眸布满了血丝。

“所以,这片土地战死的人,有的可以投胎转世,有的不可以投胎转世,有的或许轮回到大楚,有的或许会轮回到准天万域。”

“你们各个神通广大,无法修复诸天轮回?”叶辰紧皱眉头的看着东凰太心。

“不能。”东凰太心暗自摇头,“诸天轮回连大帝都能压制,它的级别,已然出了我们所能运转的范畴,恕我们无能,无法将其恢复原来的轨迹。”

“既然如此,你便将那些可以轮回到大楚的人告知于我,我帮他们找回前世记忆。”

“很抱歉,在诸天轮回陷入混乱的那一刻,它便已经出了我们的掌控。”东凰太心无奈叹息了一声,“所以,谁能轮回,谁不能轮回,谁能轮回到大楚,谁能轮回到诸天万域,我们无从知晓。”

“这算什么。”叶辰脸色变得苍白了,连天玄门都不知大楚修士谁能轮回谁不能轮回,更加不知他们能轮回到哪里,他更加不知道了。

他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难道要让他在大楚和诸天万域一个个找寻?茫茫人海,芸芸众生,根本没有准确的目标,难如登天哪!

一瞬间,他的双眸变得模糊了,模糊的视线中,划过一道道熟悉的身影和面孔。

他本以为那些死的人可以投胎转世,他可以与那一个个鲜活的人再相见,可事实却是残酷的让人撕心裂肺,那些人中,或许有些他永远也见不到了,这样的彷徨,让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恐惧。

找!

纵是天涯海角!

蓦然间,他袖中拳头紧攥在了一起,眸中闪烁着前所未有的坚定之光,找遍大楚这片土地,再去诸天万域找,其后无尽的岁月,这便是他最大的目标。

“还有一个更坏的消息。”叶辰沉默之时,东凰太心又一次开口了。

“更坏的消息。”叶辰紧皱眉头的看着东凰太心,能让她称之为坏消息的,那该是有多坏啊!

“大楚已与诸天万域隔绝了。”叶辰注视之下,东凰太心终究还是开口了。

“是说的隔绝,是何意。”

“大楚与诸天万域的通道...断了。”东凰太心深吸一口气,“诸天万域的人过不来,大楚的人也一样过不去。”

“通道何时能打通。”叶辰眸中布满了血丝,死死盯着对面的东凰太心,这还真是一个坏消息,若不能去诸天万域,他怎么寻找那些投胎转世的人。

“打不通了。”东凰太心抿了抿嘴唇,“如今的大楚,就如石头上崩飞出去的一颗石子,已从诸天万域分裂了出去,不知坠落到了何处。”

“有什么方法,可以去诸天万域。”

“方法不是没有,而且整个大楚,也只有你可以尝试。”东凰太心一句话,让颓废的叶辰,再次燃起了斗志,暗淡的眸光,再次闪烁起来。

“是什么。”叶辰屏住了呼吸。

“空间黑洞。”东凰太心吐露四个字。

“空间黑洞?”

“大楚和诸天万域虽然分裂了,但空间黑洞却是相通的。”

“不懂。”叶辰不解的摇了摇头。

“我们且将大楚和诸天万域看做是星空中的两颗星辰,而那两颗星辰所在的星空,便是空间黑洞。”东凰太心静心解释道,“大楚和诸天万域的通道虽然断了,但它们却同在空间黑洞之中。”

“我明白了。”叶辰恍若大悟,“你的意思是说,我可以从空间黑洞摸过去,只要找准了位置和方向,一样能到诸天万域。”

“整个大楚,只有你能随意进出空间黑洞。”东凰太心缓缓说道,“我只是说可以尝试,你愿不愿意我不强求,天玄门能竭尽全力为你做的便是为你指引一个大方向,能不能成功也要看你的造化。”

“给我一些时间。”叶辰沉吟一声,“我要先在大楚寻找那些投胎转世之人。”

“当然要给你时间。”东凰太心轻语一笑,“我们也需要时间推演诸天万域的大方向,只要方向相差不大,你才有可能走到诸天万域。”

“如此,就此拜别。”

“有一事,我想还是告知你比较好,免得你终生都以他为芥蒂。”叶辰刚要起身,东凰太心便再次开口,“其实,你并非昊天玄震的孩子。”

“不是?”叶辰皱眉,又坐了回去,神色有些迷茫的看着东凰太心。

“并非乾坤因果镜有问题,是因为你血脉的缘故。”好似知道叶辰的疑惑,东皇太心缓缓为其解释,“正阳宗地底世界的大地灵脉,乃大地之子的血脉所化,经由了岁月沧桑的演变,才变成了大地灵脉,至于大地之子,那是一种极其特殊的存在,他的血脉与众生共融,你吸收了太多大地灵脉的精元,体内,体内相应的也潜藏着大地之子的一丝血脉,这便是你与昊天玄震血脉相融的缘故。”

“真是造化弄人哪!”叶辰笑的莫名,神色不知是自嘲还是愧疚了。

昔年,丹城斗丹,随便扯的一个家族名字,便被定义成了昊天尘夜,与昊天世家的纠葛也自那时开始,与昊天玄震的因果也随之而来。

一直以来,他都认为那只是一个巧合,他怎会是昊天玄震的孩子,可偏偏乾坤因果镜让他们血脉共融,纵是不相信,但那的确是一个事实。

现在看来,那还真是一个巧合,阴差阳错的的让人不禁为之笑。

蓦然间,叶辰脑海中浮现出了昊天玄震的身影,那个人致死都满怀着愧疚,近乎哀求的询问他娘亲的名字,到死也都没听到他叫的一声父亲。

微风拂来,叶辰起身了,默默的向外走去,背影萧瑟,愧疚中带着失落。

不知道,若是昊天玄震还活着,听到东凰太心的话,会是何种反应。

也不知道,那情定杀神秦羽的昊天诗月,听到东凰太心的话,会不会喜极而泣。o39;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