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八百零四章 闯混沌(五)

第两千八百零四章 闯混沌(五)

杀!

战!

诸天的战火,燃满星空,血雾遮了世间该有的光明。

“该死的诛仙剑。”

天玄门山巅,伏崖眸光冰冷无比,透过幻天水幕,能得见诸多战场,洪荒人身上的七彩仙光,他看的是真真的,诸天又溃败,诛仙剑功不可没,真照这般打下去,诸天必败无疑了。

人王也在,俨然而立,脸色依旧颇惨白,嘴角时而流溢着鲜血,先前妄自对抗天界借法,他遭的可怕反噬,至今未复原。

伏崖侧眸,看了一眼人王。

人王不语,不晓得他这一眼,是几个意思,反噬还在体内作乱,我这个战五渣,短时间内,是形同废人的,看我有吊用。

知道没啥吊用,伏崖又收了眸。

再看幻天水幕时,不止是他,连人王都豁的皱了眉。

“哪来的混沌体?”

伏崖一声惊异,死死盯着一道水幕,死死盯着水幕的那片战场,一道紫衣人影,甚是刺目,混混沌沌,自带着混沌异象。

“是他无疑。”

人王轻喃,双目微眯成线,他也曾应劫到天界,也曾见过混沌体,自是认得,可他疑惑,身在天界的混沌体,何时来的人界,最主要的是,混沌之体帮的并非诸天,而是洪荒大族。

“不对,被控制了。”伏崖沉吟道,混沌体身上,难掩的是七彩仙光,那双混沌的眸子,也是一样,必是被诛仙剑控制。

人王仰首望看虚无,满目的疑惑。

那等疑惑,是对道祖,你丫的这是啥个操作,你家的徒儿何时回的诸天,咋就被诛仙剑控制了,身为巅峰大帝,你就没准备一些后手?把你徒混沌体送回人界,是给诸天添堵的吧!

还有,混沌体回来了,叶辰呢?大楚的皇者呢?

道祖暗叹,对人王的眼神儿,实在不知该说些什么,一个失算,把混沌体送给了诛仙剑,今混沌体上战场,也在意料中。

“怎...怎会如此。”

道祖未言语,可太上老君他们,就一脸的懵逼了,看的神色茫然,知道他家的小师弟回诸天了,可为何被诛仙剑控制了。

至此,他们方知道祖先前,为何震怒了,必是早知道。

尴尬的是,他仨自始至终,都被蒙在鼓里,是错过什么吗?

噗!噗!噗!

他们尴尬时,混沌体已大展神威,手握着道剑,斩出一条条混沌仙河,成片成片的诸天修士葬灭,无人能挡他的攻伐。

“该死,哪来的混沌体。”

“这个世间,竟还有混沌的传承,可为何帮洪荒族。”

“是被诛仙剑控制。”

诸天修士溃败,神色难看无比,混沌体之强,远超他们预料,更有诛仙剑加持,不是一般的霸道,巅峰准帝都挡不住一剑。

“退。”

镇守这片星空的圣猿皇,一声大喝,拎着乌金铁棍,直奔混沌体,火眼金睛烈焰喷射,浑身毛发,皆如钢针倒立,通体都笼暮着神芒,斗战的圣猿一脉,霸烈的气息,席天卷地。

混沌体嘴角微翘,一步逆乱乾坤,一剑斩出一条仙河。

噗!

方才杀到的圣猿皇,撞了个板板整整,险被一剑生劈。

铮!

混沌体又至,凌天一剑,毁天灭地。

“他.妈的。”

圣猿皇大骂,抄起铁棍便要攻上去。

“退。”

身后有一个人,将他拽到了一方。

来者,乃是一个青年,身披着铠甲,脚踏着仙河,手中还提着染血仙剑,战甲是残破的,一瞧便知,是一路杀到这片星空的,煞气汹涌,气血滔天,璨璨的神眸,刻满了道则,真如一尊战神,气盖八荒,更有帝蕴流溢,压塌了一片片乾坤。

他,仔细一瞅,可不正是冥绝吗?冥帝的徒儿。

眼见冥绝,混沌体幽幽一笑,直奔他杀来,好似知道冥绝是何人,既是知道,那得斩了,当是送冥帝一份大礼了。

冥绝眉头紧皱,认得出是混沌体,也望见了混沌体中的诛仙剑,是混沌之体不假,却是一尊被诛仙剑控制的混沌体。

“来。”

冥绝一声冷哼,如一道神芒,直入九霄。

铮!

混沌体一步踏碎虚缈,如一道仙芒,追着冥绝上去了。

轰!砰!轰!

旋即,便闻轰隆声,苍穹瞬时崩塌下来。

一个冥绝,一个混沌体;一个是冥帝徒儿,一个是道祖徒儿,第一次相遇,竟是在这般境况下,并非战友,而是敌对的。

可以得见,冥绝彻底落下风,远非混沌体对手。

他乃帝子级,混沌体乃少年帝级,血脉绝对压制,修为绝对压制,更有诛仙剑加持战力,被打的频频败退,神躯一次次愈合,一次次被打的爆裂,难敌混沌体攻伐,血骨崩满星空。

“你家的徒儿,果是出类拔萃。”

冥帝悠悠道,瞥了一眼天界,语气不怎么好听,脸色也漆黑无比,让你送人回去,是帮忙诸天的,不是特么给人添乱的。

道祖揉了眉,冥帝窝火,他更窝火,他的徒儿,可不就出类拔萃吗?整个诸天、大帝之下,能与他匹敌者,着实不多了。

“怎会如此。”

太君他们...嗯...老君他们,还搁那纠结,至今犹未想明白咋回事儿,一个晃神儿而已,错过了重要的桥段,真真的大惊喜。

噗!

血色星空中,冥绝又喋血,被混沌体重创了元神,战的颇惨烈,他师尊不如道祖,他这做徒儿,也被压着,太特么尴尬。

杀!

混沌体占上风,洪荒大军的士气,颇高涨的说,黑压压的人影,聚成了一片漆黑的汪.洋,一路吞没着一寸寸的星空。

退!

反观诸天修士,士气就低落太多了,且战且退,战死了太多人,也丢了太多的疆土,每每排兵布阵,都被洪荒打的溃败。

“还真是混沌体。”

惊异声不断,一道道人影,自遥远星空杀过来,清一色的帝子,轩辕帝子、天缺帝子、无极帝子、宇空帝子皆在其中。

他们,皆是听闻了召唤,才联袂赶至这片星空,如混沌体那等级别,不是谁都能抗衡的,独战远远不够看,得群殴才行。

轰!砰!轰!

众帝子杀至,便直冲星穹,上来便是杀生大术,本就是大动静,此番斗战波动更大,乾坤逆乱,血染阴阳,星空再崩塌。

混沌体是真的强,一人单挑一群,杀的众帝子频频喋血。

“太强了。”

远在天玄门的伏崖,脸色是惨白的,如混沌体这种,还得荒古圣体来战,帝子级很强,少年帝级更逆天,合力也压不住。

人王的脸色,也不见得有多好看,曾试着借法,未能成功。

冥冥之中,有一种神秘力量,阻隔了借法。

无奈,他只得望向恒岳宗,望向了玉女峰。

叶辰不在,瑶池那书呆子应劫过关也行啊!同是一尊少年帝级,她亦战力逆天,若参战,联合众帝子,必能压制混沌体。

可惜,瑶池的梦中应劫,还未过关,还是孩童的模样。

人王也揉了眉,也如先前的叶辰,在私下问候道祖,你这忙帮的不错,你家的徒儿也很猛,如今的人界,属他最优秀了。

噗!噗!噗!

他不忍直视的画面,又是血光乍现,众帝子合力,也是频频败退,混沌体强的没边,还有该死的诛仙剑,也是诡异到吓人,诸多帝道仙法,它都是无视的,每一人都是浑身的血壑。

众帝子的心境,是骇然的,真正对上混沌之体,才知他的可怕,传说中最完美的血脉,几乎没啥罩门,血脉绝对碾压啊!

“自不量力。”混沌体幽笑,颇享受这等感觉。

不过,它还是等,等谁呢?自是等荒古圣体,比起混沌之体,它更对叶辰的期望更高,也只在圣体手中,它的威力才最强。

众帝子齐齐杀到,皆施了帝道仙法,攻伐铺天盖地。

混沌体一剑划出,乾坤尽断,破了漫天仙术。

战!

众帝子战意高昂,多开禁法,加持了本源道则,亦加持了战力,自四方围攻,纵知不敌,也得这尊混沌之体,牵制在此。

噗!噗!噗!

他们在战,叶辰也在战,手握道剑,一路冲一路杀。

自他神智复苏,混沌海中,已有百年岁月。

这一百年,他一瞬未停,在邪物的汪.洋中,杀出了一条血淋淋的路,先前混沌体杀的艰难,他也一样,邪物太多太多了。

“小师弟用了五百年,不知圣体,需用多少年。”

通天教主喃喃自语,是有一种希冀的,希冀叶辰尽快杀到人界,也只有荒古圣体,能与混沌体匹敌了,迟则死的人更多。

太上老君瞟了一眼道祖,有希冀亦有担忧,诛仙剑能控制混沌之体,同样能控制荒古圣体,叶辰看似是援军,一个搞不好,也会如他的小师弟,成诛仙剑的傀儡,成它的杀人武器。

如此,才是真的祸劫。

战!

叶辰嘶吼,已杀到了最癫狂,已不在防御,一次次被邪物淹没,一次次冲杀而出,不杀到混沌的尽头,是回不去人界的。

而他之癫狂,更多的还是来自苍生的呼唤,虽在天界,虽在混沌之海,却是听的颇清晰,其内,有他的兄弟、有他的先辈、亦有他的妻儿,皆在那水深火热中,时刻都有可能殒命。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