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天劫破封印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天劫破封印

是转世人!

雷海中,泪光模糊了他的双眼,但那青年的背影,却是无比清晰。

轰!

仅此一瞬,雷霆肆虐,将其劈的圣躯崩裂,雷海翻滚,瞬时将其淹没。

开!

叶辰嘶吼,奋力对抗雷霆,却是泪流满面,他看得出转世人遭了大难,不然也不会被镣铐锁着,就如一个要上刑场的犯人。

然,见转世人处境如此凄惨,他却无可奈何,更是无法出手搭救,因为他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有一尊圣人在外虎视眈眈,他随时也有被灭的危险,自己都难有命在,拿什么去救转世人。

这一幕,该是一个极好的讽刺。

百年前,在大楚土地上,为挡天魔,大楚修士战的近乎全军覆没,九千万英魂血染疆场,守住了诸天门,也守住了万域苍生。

可百年后呢?曾经守护万域苍生的他们,却是一个被追杀,一个被拉去刑场。

啊!

叶辰怒吼,自灵魂的咆哮,是对着苍天,也对这苍生。

轰!

他的愤怒,似是惹了上苍震怒,再次降下雷霆,那本就庞大的雷海,再次向四方拓宽,吞灭着一片片星空,涅灭了一片片陨石。

银袍圣人神色阴沉,不得不再次后退。

开,给我开!

叶辰依旧在咆哮,冲击着仙眼封印。

他明白,只有破了仙眼封印,他才又活命的希望,也才能去救转世人。

轰!

雷海肆虐,一次次的将其淹没,却又一次次的被冲破。

叶辰战意滔天,便如百年前那般,拖着残破的圣躯,逆天冲上,一路轰灭了雷霆,以无敌的战意,对抗那苍天无情的意志。

银袍圣人皱眉了。

抛去追杀者这重身份,他对叶辰还是很惊叹的。

然,纵是如此,他眸中依旧是冰冷,而且绝不能让叶辰活着离去。

荒古圣体,匹敌大帝的逆天血脉,此等存在,一旦任由其成长起来,必定是一尊让星空战栗的万古巨擎,大帝不出,谁人可压制。

轰!轰隆!轰隆隆!

天劫雷罚愈来愈盛,每一道都带着毁灭之力。

逆天而上的叶辰,圣躯再受重创,一次次的裂开,却也一次次的重组。

然,受伤的同时,叶辰也在涅槃,天劫虽然凶悍,却也是淬炼圣躯的好来物,最主要的是,在天劫之下,仙轮眼的封印已有松动。

开,给我开!

叶辰双眸血红,将神罚的雷霆和上苍的意志,纷纷引向了仙轮眼。

啵!

亿万雷霆之中,似有这么一道声响。

这道声响,于银袍圣人来说不算什么,可对叶辰来说,却是充满了无尽的希望。

仙轮眼解封了,准帝道则的威胁,被天劫神罚抚灭。

很好!

叶辰眸中神光四射,一步登天,直奔天劫源头杀去,那依旧是一片缥缈的混沌云雾,他强势杀上,双手擎天,生生将其撕裂。

登时,雷霆湮灭,雷海崩溃,这片星空的雷劫,也随着那片混沌云雾被撕裂的烟消云散,而叶辰的修为,也随之圆满稳固在准皇境。

就是现在!

银袍圣人眸中寒光闪现,探出了大手,幻化出一片覆盖千丈星空的魔掌。

噗!

方才站稳脚跟的叶辰,一口鲜血喷了出去,整个人都被压得半跪下去。

蝼蚁终究是蝼蚁!

银袍圣人登临星空高出,俯瞰着叶辰,便如世间的王俯瞰一只卑贱的蝼蚁一般,圣人威压尽显,压得下方叶辰丝毫动弹不得。

叶辰不语,开了天道,瞬间消失不见。

嗯?

银袍圣人眉头猛皱,一个修士竟是这般突然消失,饶是他圣人的神识都未曾寻到半点气息。

然,下一秒间,刚刚遁入空间黑洞的叶辰,便又回来了,但他的形态却是凄惨无比,本就残破的圣躯,整个变得没了人样,血骨淋漓如一头修罗一般,森然可怖,连头颅都只剩半颗了。

不错,他在空间黑洞遇到了可怕的存在,前后不过一秒,圣躯都险些被碾成飞灰。

该死!

叶辰身形踉跄,眼眸血红,未曾预料到有此变故。

圣人威压再现,将其压得跪下,死死禁锢。

还有何手段!

银袍圣人话语阴森,凌天一指,又是霸道的仙芒,而且直逼叶辰元神。

噗!

圣血喷溅,叶辰圣躯当场被洞穿,坠落了星空。

银袍圣人抬手,将叶辰抓在到了身前,叶辰已没了气息,就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任务完成!

银袍圣人幽幽一笑,就要回去,不过踏出一步之后,他又停下了,看了看叶辰圣躯,又看了看前方星空,嘴角勾起了一抹戏虐的弧度。

三两秒后,银袍圣人拖着叶辰的圣躯消失在了这里,但却不是去与紫袍圣人、黑袍圣人他们会合,而是向着相反的星空而去。

他的目的很简单,那便是独吞战果。

荒古圣体,那是何等的存在,逆天的血脉,十万年都不见出一尊,浑身上下皆是宝,那是无价之物,为何要与另外二人分享。

这片满目疮痍的星空,因他的离去,变得沉静无比。

不知过了多久,才有修士前来打探,而且不止一波,看到残破的星空之后,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便各自回去向上头交差了。

这是一片云雾缭绕的世界,光怪6离,给人无限的遐想。

叶辰便在其中,这世界便是仙虚界,乃仙轮眼的意识界,他还没死,在被银袍圣人绝杀的前一秒,元神遁入了这个仙虚界。

老不死的!

叶辰抬眼,看到了银袍圣人,那双老脸凶狞可怖,那双老眸满是贪婪之光。

不知过了多久,才见银袍圣人在一片古星落下。

要说这片古星,可不算比忘古星还要大一圈儿,却偏偏没有任何生灵,可谓是寸草不生,没有半点生命迹象,入眼之处皆是焦土。

银袍圣人落下了,飞入了一片枯寂的群山,也将叶辰的肉身放下了。

继而,他便拂手取出了九十九杆阵旗,不断在四方刻下密密麻麻的阵纹,阵旗相互牵引,勾成玄妙的隐匿阵纹,生怕他人觉。

做完这些,银袍圣人才来到了叶辰身边。

这厮并未立刻入驻叶辰肉身,而是取出了丹炉,将叶辰肉身放入其中,继而催动了元神之火,包裹了叶辰肉身,看样子是想淬炼叶辰圣躯,要将其修复。

见此画面,刚准备元神归位给银袍圣人放一个大招的叶辰,顿时笑了,有人要给他淬炼肉身修复圣躯,自然是求之不得的。

银袍圣人自不知叶辰还活着,他如今一门心思的便是修复叶辰圣躯。

这厮倒不是一般的慷慨,诸多灵药和天地宝物投入炼丹炉中,被一并炼入了叶辰的圣躯,既然要入驻圣躯,自然舍得砸宝贝。

在他的锻炼下,叶辰的圣躯急的复原着,伤痕以肉眼可见的度愈合。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为了力求完美,银袍圣人可谓是下了血本,看的仙虚界中的叶辰都咂舌了,有诸多灵宝他见都没见过,各个都是稀世珍宝。

还真的谢谢你了!

仙虚界中,叶辰笑的玩味,只待银袍圣人将其肉身修复,而后杀出去给其一个惊喜。

天色逐渐昏暗下来,夜幕降临了。

一片星空,东阳和清月以及那紫袍圣人和黑袍圣人皆是身形狼狈。

他们已然罢战了,紫袍圣人和黑袍圣人遁走了,去追银袍圣人,东阳和清月度也极快,一路神识散开,寻找的乃是叶辰。

不过,他们寻了一路,也呼唤了一路,愣是没找到银袍圣人和叶辰。

混蛋!

紫袍圣人震怒了,似是想到了一种可能。

混蛋!

黑袍圣人也骂娘了,银袍圣人没有与他们会合,这已经证明了一切,那个杀千刀必定擒了荒古圣体离开了,想要独吞战果。

二人面目凶狞,杀气通天,堂堂圣人,却是被耍了。

相比他们,东阳和清月亦是杀机无限,而且多半想到了叶辰已然遭遇不测,一个准皇被一尊圣人追杀,能活命的机会几乎为零。

皆因你们!

东阳也震怒了,杀向了紫袍圣人。

当真该死!

清月仙子也震怒了,扑向了黑袍圣人。

见状,紫袍圣人和黑袍圣人当即退走,战果荒古圣体都被掳走了,那还有大战的心思,再打下去也无半点意义,徒增伤痕罢了。

哪走!

东阳真人和清月仙子那肯善罢甘休,卷着滔天杀机追去。

尔等当真要不死不休?

紫袍圣人和黑袍圣人纷纷怒喝。

不死不休!

东阳真人和清月仙子亦是纷纷怒喝,将叶辰的死尽数算到了紫袍圣人和黑袍圣人的头上,真就了狂一般,有的只是进攻再进攻。

紫袍圣人和黑袍圣人吐血了,不知是是被伤的,还是被气的。

此番一战,啥都没捞着不说,还弄了一身伤痕,惹了两尊疯的圣人,更是惹了天府神朝这尊庞然大物,这是绝对血本无归的买卖。

轰!砰!轰!

沉寂的星空,再掀战乱,四尊圣人的混战,场景是何等的庞大,所过之处,古星上的修士都没敢冒头,纷纷祭出了护山结界,生怕遭了余波。

遥看而去,这片星空诸多地方都成了混乱之地,四尊圣人杀过,可谓是千疮百孔。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