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仙的泪

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仙的泪

眼见仙眼落泪,凤凰忙慌抬手,托住了那滴泪,将其悬在手心。

那是姜太虚的泪,昔年封在了六道仙轮眼中,只有得见凤凰才会流出,饶是叶辰,竟都不知六道仙轮眼中还封着一滴眼泪。

赤阳子凑了过来,个头儿太低,整个人都是飘着的,上来便把叶辰扒拉到了一边儿,俩眼就那么盯着凤凰手心的那滴眼泪。

但见凤凰已抹干了泪光,不断拂手,将片片仙光洒在那滴眼泪上。

赤阳子也没闲着,小手挥动,亦是片片璀璨神光,融入那眼泪中。

见状,叶辰神色错愕,不知赤阳子和凤凰在作甚,如此紧张的施展秘法,难不成凭借一滴眼泪,还能复活已死的姜太虚不成?

要不咋说他道行不够呢?又怎知准帝的手段,随着赤阳子和凤凰不断挥洒着仙光,那滴眼泪竟是微微颤动了,有仙光流溢。

仔细去凝看,那滴泪中竟是有一道模糊的身影幻化,待到其面容逐渐变得清晰,叶辰的俩眼顿时瞪直了,那可就是姜太虚吗?

鼎中焱妃也看的愣,震惊赤阳子和凤凰的手段,太过逆天了。

相比他俩而言,赤阳和凤凰就激动无比了,一滴思念泪,给了他们希望,相比那绝望而言,这一丝希望充满了无尽的可能。

两人瞩目下,突闻凤凰嘶鸣,在这幽静的山谷中,显得格外清晰。

那是一滴血,自凤凰体内飞出,被凤凰施法,幻化成了一盏神灯,将太虚的泪悬在了那莲花上,受凤血滋养,助泪涅槃而生。

赤阳子也未闲着,抬起了小手,自叶辰体内摄出了一滴圣体血。

叶辰当场就想骂娘,但终是没好意思开口,只是静静看着赤阳子将他的圣血融入了那凤血莲花之中,帮太虚的泪化出灵智。

至此,凤凰才转身,捧着凤血莲花去了更深处,似是要亲自呵护。

而随着她的离开,叶辰身体的禁锢也随之解开,强大圣躯都如虚脱了一般,准帝就是准帝,一缕气息都能将他压得动弹不得。

赤阳子也如释重负,狠狠吐出一口气,拎出了酒葫芦,寻了一处舒服地,悠哉的喝着小酒,老眸多了亮光,神色也不再伤痛。

“仅凭一滴泪,能助太虚前辈重生?”叶辰试探性的看着赤阳子。

“凤凰出手,便多半有可能。”赤阳子悠悠一声,“太虚子的确已经归寂了,可他的泪中,饱含着思念,那便是重生的希望。”

“这还真是。”叶辰唏嘘了一声,准帝手段,果然若天造化。

“但望太虚子能如凤凰一般,浴火重生。”赤阳子眸中满是希冀。

“说到凤凰,凤凰前辈是不是东华女帝的后人。”叶辰好奇问道,因为东华女帝本体也是一只凤凰,昔年紫萱便是这么说的。

“不是。”赤阳子答得很肯定,“东华女帝并未子嗣传承后世。”

“那还真是遗憾了。”叶辰挠了挠头,“古来最惊艳的女帝和古来最强大的圣体,他们若有孩子,必定是一尊万古巨擎。”

“别扯那么远,来,爷爷问你个事儿。”赤阳子抬手把叶辰拎了过来,许是因为自己个头儿太低,还很自觉的把叶辰摁的蹲在了地上,也只有这样,他才不用扬着脑袋瓜子跟叶辰说话。

“你是不是大楚皇者。”赤阳子抱着酒葫,俩眼直勾的看着叶辰。

“大楚第十皇。”叶辰回了一句,蹲着太累,直接盘腿坐下了。

“东凰太心可还好。”

“老实说,不怎么好。”叶辰也拎出了酒壶,话语带着一丝深意。

“不怎么好?”赤阳子侧,眉毛微挑的看着叶辰,“此话何意。”

“天魔入侵。”

“天天魔入侵?”赤阳子脸色第一次变了,竟是豁然站起了身。

“是不是很疑惑,为何天魔入侵,而诸天万域却并未得到丝毫消息。”叶辰灌了一口酒水,缓缓说着,似是在讲着一段久远的故事,“诸天门的轮回出了漏洞,天魔域大帝君临大楚,用极道天帝兵遮了乾坤,那一战,大楚修士近乎全军覆没。”

“这。”饶是准帝的心境,听到此事,也顿时如石化了一般。

“东凰太心开了诸天轮回,险些身死道消。”叶辰语气也多了一抹悲凉和哀伤,“天玄门人多是血祭了诸天轮回,死伤惨重。”

“你说有天魔大帝降临大楚?”赤阳子目不斜视的盯着叶辰。

“天魔大帝被诸天轮回压到了天境,被我斩了。”叶辰忽略了诸多抗战的过程,直接道出了结果,再不愿提起血淋淋的历史。

“你你竟屠了一尊大帝。”赤阳子神色再变,满眼皆是骇然色。

“万古前帝荒先辈独战五帝,晚辈也自不敢辱没荒古圣体的威名。”

“只有圣体本源,没有圣体神藏,这小子竟比帝荒还跟妖孽。”赤阳子狠狠倒抽着冷气,就如看怪物似的看着面前叶辰。

“大楚与诸天万域的联系断了,不知流落到何处。”叶辰抱着酒壶,直接转换了话题,“晚辈是自空间黑洞过来的,用了百年时间才来到诸天万域,百年前剑神与大楚皇者已前往寻大楚,此刻多半在回归的路上,这过程会是一段漫长的岁月。”

“是我隐世太久了吗?竟不知生了这么多事。”赤阳子眉头紧皱,期间不止一次的去看叶辰,这个年仅二百多岁的后辈,给他了他太多震惊,让他准帝的心境,也不由得骇浪滔天。

“前辈方不方便与我说说天虚。”叶辰一句话,打破了赤阳思绪。

“那是禁区。”赤阳深吸了一口气,“昔年东华七子便是斗上了天虚,才惹了无上存在,太虚右眼便是在天虚被夺,还不惜以自身封禁了神魔,岁月悠悠五千载,他终是身死道消。”

“东华七子,九尊准帝级,对上那天虚禁地,竟也败得那般惨烈?”

“五千年,东华七子并非准帝,而是大圣。”赤阳子缓缓说道,“是我等太过莽撞,直至败过才知道,纵昔年我们皆是准帝,也一样斗不过天虚,连东华女帝都束手无策的无上禁地,岂是我等能招惹的,所谓的东华七子,自始至终都是笑话。”

“东华女帝都束手无策?”叶辰惊了,对禁区已上升到了恐惧。

“你是怕天虚那位跑来夺你仙轮眼吧!”赤阳子瞥了一眼叶辰。

“老实说,的确如此。”叶辰干咳了一声,“我怕他一掌拍死我。”

“放心,你不入天虚,他不敢拿你怎么样。”赤阳子话语带着深意,“待哪日你圣体大成,再去与他清算,夺回先辈圣骨。”

“什么先辈圣骨?”

“你可知大成圣体辰战。”

“自是知道。”叶辰当即点头,“诸天万域以他的死划分荒古与太古,我的圣体本源便是他的,至今都还未与我完全契合。”

“你的圣体本源是辰战的?”赤阳子的神色顿时变得无比精彩。

“怎么,有问题?”叶辰愣了一下。

“神藏呢?辰战的神藏呢?”赤阳子忙慌问道,“为嘛只有本源。”

“天晓得。”叶辰耸了耸肩,“我在神窟得来的,就只有本源。”

“不应该啊!”赤阳子摸了摸八字胡,“该不会也在天虚禁区吧!”

“辰战先辈还有其他宝贝在天虚禁区?”

“我口中的先辈圣骨,便是辰战的圣躯,被挂在了天虚山上。”

“竟还有此事。”叶辰眉头猛皱,体内圣血,不经召唤的涌动了。

“皆是古老事了。”赤阳子深吸了一口气,“昔年帝荒为护月殇证道,独战天魔五帝,月殇成帝了,他却战死了,东华欠圣体一个莫大的人情,东华七子斗上天虚,便是为了迎回圣骨,也算是对圣体一脉有个交代,无奈实力不济,惨败而归。”

“先辈躯骨遭此大辱,晚辈也自当尽力。”叶辰眸中闪过了一道锐利的神光,已是打定主意,若圣体大成,第一个掀了天虚。

“到时别忘了叫上你家六道先祖。”赤阳子对着酒葫哈了一口气,完事儿还不忘用衣袖擦拭一下,“若说敢一人硬钢天虚的,我记忆中也只有他了,见过吊的,就没见过他那么吊的。”

“我家先祖还与天虚干过架?”叶辰神色愣的看着赤阳老头儿。

“那何止是干过。”赤阳子咧了咧嘴,“玄荒大6五大禁区被他挨个儿干了个遍儿,出来还是活蹦乱跳的,我强烈怀疑他是不是受过啥刺激,见谁干谁,准帝被他干残的,一抓一大把,每逢忆起那些年的事,老道我就莫名的感觉到脸很疼。”

“不可否认,我家先祖脾气是大了点。”叶辰表面说着,心中却是震惊的无以复加,未来的他到底是有多强,禁区都敢打。

“要不咋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呢?”赤阳子又是如看怪物似的看着叶辰,“你比你家先祖更牛逼,竟是屠了一尊大帝,要说古老传承,还属你家的强,随便拎出一个,都是个顶个的吊。”

“所以,千万别惹我家的人,后果很严重。”叶辰意味深长一声。

“不说这事儿我倒忘了,你这么吊,为嘛还被追杀。”赤阳子依旧擦拭着他的酒葫芦,“昨日若非我到的及时,你多半已死。”

“那是意外。”叶辰抠了抠耳朵,“等我家先祖到了,挨个打哭。”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