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意.淫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意.淫

登时,红尘雪娇躯一颤,迷离的眸子,瞬时盈满了恍惚之光,痛苦嘶吟旋即响起,神海嗡隆,她一步踉跄,险些倒地。

见状,小九仙一步踏来,先是看了一眼红尘雪,这才盯住了叶辰,“你个熊小子,对她做了什么,她为何变得如此形态。”

“放心,不会害她。”叶辰寻了一个舒服,随即拎出了酒壶。

“她若有事,有你好看。”小九仙恐吓一句,又看向红尘雪。

叶辰一笑,并未回应,坐在一侧,悠悠喝酒,等待她归位。

红尘雪娇躯还在颤抖,随着仙光融入,一段被尘封的故事缓缓解封,那是一段千疮百孔的记忆,有一抹满目疮痍的情缘。

她忆起了,忆起了前尘往事,忆起了大楚故乡,也忆起了自己的名,她叫钟霄,又名红尘雪,乃人黄的圣主,红尘的徒儿。

不知何时,才见她不再颤抖,覆满泪光的眸子,怔怔的叶辰。

纵他还带着面具,但只凭那双深邃的眸,她便能认出是谁,那是叶辰,威震天下的荒古圣体,气吞八荒的大楚统帅。

“欢迎归位。”叶辰笑了,摘下了鬼冥面具,露出了那张与红尘一模一样的脸庞,同样刻着沧桑,同样存有岁月的痕迹。

“怎会如此。”红尘雪哭了,晶莹泪光划过了凄美的脸颊。

“多了不解释,自行消化。”叶辰祭出了神识,卷着答案。

那缕神识飞入她神海,化作了一幅幅画面,以及诸多的话语,她明白了,看透了,那是轮回转生,可一切都那般不真实。

猛地,她一步上前,抱住了叶辰,晶莹泪水沾湿了他的胸膛。

前世今生,便如幻梦,一瞬两百年,最后记忆,便是南楚城墙:

黑暗的天,血色的地,她化作了红尘的雪,染满了大好山河,带着殇、带着痛、也带着满世悲凉,踏入了下一个轮回。

他终是没有让万域苍生失望,屠戮了大帝,为战死的英魂讨了那笔血债,给染满鲜的大楚故乡,留了一段不朽的神话。

雅间中,陷入了宁静,有的只是她的哽咽声和凄美的泪光。

一侧,小九仙张着的小口久久未曾闭合,这又是闹了那样,咋还抱上了呢?咋还哭了呢?我搁这,是不是有点多余了。

再看叶辰,嘴角已溢出了鲜血,体内骨骼噼里啪啦的碎了一根又一根,红尘雪力道太大,老腰都被他搂的寸寸断裂了。

可他知道,红尘雪抱得并非是他,而是她的师尊,纵是过了前世今生,她爱的依旧是红尘,红尘的雪,只为他翩跹为他舞。

“我说,你会把我当做红尘来意淫的吧!”叶辰干咳一声。

“你给我滚。”红尘雪终是放开了,完事儿还不忘踹了一脚,不过说到红尘,她又一把把叶辰拽了回来,满眼的希冀。

“世间,还有红尘。”叶辰一语说出,便弯腰咳了一口血。

“当...当真?”红尘雪以为是梦幻,依旧死死攥着叶辰衣领,眼角泪痕还未风干,眸中便又盈满了泪光,哭成了泪人。

“没空与你逗乐子。”叶辰挣开了红尘雪的玉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还在咳血,“你师娘已去寻他了,不晓得寻到没。”

“师娘?楚灵玉?”红尘雪愣了一下,试探性的看着叶辰。

“剑神的徒儿,这么多人,就属她长脸。”叶辰回了一句。

“师娘竟是剑神的徒儿,我去寻他们。”红尘雪说着便转身,可走出两步,又驻足了,落寞一笑,“我去该是多余的。”

“要不你别找红尘了,跟我得了。”叶辰一脸意味深长道,“我俩一模一样,没啥区别,最重要的是,我床上功夫贼好。”

“我脱光了,你敢上吗?”红尘雪狠狠瞥了一眼叶辰那厮。

“不...不怎么敢。”叶辰干咳一声,只感身体某个部位凉飕飕的,保不齐哪日一不留神儿就被人拎走拿回去给炖了。

“你俩啥情况。”一头雾水的小九仙有些蒙圈的看着红尘雪和叶辰,“什么师娘、什么楚灵玉,咋还冒出了剑神徒儿。”

她不说话不要紧,这一插嘴,红尘雪下意识的侧眸,上下打量了那一番她,完事儿才看向了叶辰,“小九仙是...夕颜?”

“我也希望是。”叶辰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可惜,她不是。”

“不是?”红尘雪俏眉微颦,忍不住又去看小九仙,喃喃而语,“这世间竟有如此相像之人,无论容貌气质亦或天赋。”

“你们到底在说啥嘛!夕颜又是谁。”小九仙听得有些抓狂了,大眼扑闪的看着叶辰,可叶辰却是沉默,并未给出回应。

“夕颜是他的徒儿,你与她长得一模一样。”见叶辰沉默,红尘雪悠悠一声,“她的天赋,不在你之下,甚至还高过你。”

“他的徒儿?”小九仙小眉毛挑了挑,却是有些不怎么服气,“我不信这个时代还有人天赋高过我的,日后与她比一比。”

红尘雪一笑,并未再言,而是默然的看向了叶辰,身为大楚人,怎会不知叶辰徒儿,又怎会不知他们师徒间跨辈的情缘。

她依稀记得两百多年前,叶辰背着虎娃、姬凝霜背着夕颜纵横在天魔大军中,还强杀了一尊魔君给他们的徒儿陪葬。

往事太过久远,可记忆却无比清晰,纵过轮回,也依旧不忘。

叶辰也默然,抱壶饮酒,神色变得迷离而沧桑,一句凄美哀凉而古老的话语,至今还在耳畔回荡:叶辰,来世我等你。

雅间又沉寂,叶辰静静喝酒不说话,红尘雪也在憧憬中沉默。

最懵的还是小九仙,挠着小脑袋,瞅瞅叶辰,又看看红尘雪,都不知俩人藏着啥秘密,值得肯定的是,他俩必定有故事。

小九仙蒙时,叶辰一壶酒已下肚,先是一笑,而后缓缓走到了窗边,给秃顶老头儿和紫青年传音,“你俩,上来。”

下方,喝的正爽、吃的正带劲的紫青年和秃顶老头儿纷纷一愣,先是对视一眼,这才一同回头,看向了这个雅间儿。

见是叶辰,二人一愣,好似认得那是丹尊殿的雅间,正因是丹尊殿的雅间,二人这才惊异,竟不知叶辰竟在那个雅间中。

既是丹尊殿,俩货自不敢怠慢,也不再喝酒、也不再吃东西,拍拍屁股离了座位,颠颠儿跑了上来,生怕惹了叶辰不悦。

“他们,你该是见过的。”见两人上来,叶辰对红尘雪一笑。

“自是见过。”红尘雪笑道,“紫青年乃我炎黄的弟子,那秃顶的老头儿,该是大楚皇族的人,曾去过我人黄灵山。”

“又不知你俩在说啥。”小九仙撇了撇小嘴,尤为多看了一眼叶辰,就是这小子,祭出了仙光,把碧瑶变得奇奇怪怪。

“他年总会知道。”红尘雪轻笑,转身走出雅间,紫青年和秃顶老头儿刚到门口,连句话都没说,便被她拽了进来。

守在门口的黑白两个老者看的有些愣了,他们丹尊殿神女今日有些不一样,平日里可冷的很,何曾见过她如此热情。

相比他们,紫青年和秃顶老头儿更是错愕,感觉很不真实,要知道拽着他们的乃是丹尊殿的神女,那是何等的身份。

而且,俩货此刻还蒙着,都不知为啥,竟有此等殊荣进来。

叶辰干脆没说话,又是两道仙光,分别没入了二人的眉心。

接下来的画面,便如红尘雪那般了,俩货抱着头颅蹲在了地上,痛苦的低吼,撕心裂肺的疼痛,已祸乱了他们的心神。

“搞什么嘛!”小九仙嘟哝一句,看了一眼叶辰,便很自觉的往一边儿挪了挪,生怕叶辰也给她来一道仙光,太诡异了。

“等吧!”叶辰忽略了小九仙奇怪的眼神,又一次拎出酒壶。

“这些年,你一个人很苦吧!”红尘雪翩然立在他的身侧。

“知道就好。”叶辰随手递过来一个储物袋,“你师尊有你师娘去寻,你也别闲着,待他二人解封,便各自上路去寻。”

“可惜师尊不在,不然会省去不少麻烦。”红尘雪接过了储物袋,“走了百年了,杳无音讯,若他在,事情会好办的多。”

“丹尊在大楚。”叶辰不由传音一声,最近一次梦回大楚,他在天玄门不止见到了大楚皇者和剑神他们,也见到了丹尊。

“难怪你行事这般低调。”红尘雪话语悠悠,“若大楚皇者都在诸天万域,若昆仑虚那些不自封,我们大可借助他们的威势去寻人,可惜连师尊和剑神也不在,只能凭自己去寻。”

“总会回来的。”叶辰悠悠一笑,一步来到了雅间窗户前,眼眸微眯看向了下方中央云台,盯住了鹤老翁手中一物。

那是一尊小鼎,古老而沧桑,古朴而自然,看不出丝毫出奇。

那样的小鼎他也有,而且有好几个,与鹤老翁手中的一模一样,值得肯定的是,皆是魔渊的小魔鼎,其内有精纯魔血。

“怎么,你看上那小鼎了?”见叶辰如此激动,红尘雪和小九仙也都凑了过来,自高俯瞰,盯住了鹤老翁手中的小鼎。

“志在必得。”叶辰擦拭了嘴角鲜血,只因那小鼎太不凡。

:今天是一个书友的生日,他叫陈余,在此祝他生日快乐,愿他年年岁岁身体健康,岁岁年年万事如意。仙武帝尊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