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一千六百零一章 冤冤相报何时了

第一千六百零一章 冤冤相报何时了

月夜下,叶辰一步登空,踏天而行。

他的面容,已足够苍老,胡须随风摇曳,璀璨的神眸,也掩不住老态。

一路杀劫,圣骨威势,已消沉太多,最后湮灭,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还有他的寿元,因开仙轮天葬再次损耗,所剩寿命,已是极度有限。

唯一可喜的是他的鼎,此战连吞六尊准帝兵,变得越不凡,很霸道。

可惜,身为主人的他,修为已跌落到准圣,不然大鼎必定进阶圣王级。

微风拂来,他的掌心,显化一符文。

那是一道追踪符,连接着凤仙身上的禁制,凭此符,可追踪她的位置。

正如先前观战者所说,他在凤仙身上种了符咒,不然也不会任她逃走。

如今,智阳也被镇压,她便是最后一个,只需捉了她,便可去诸天山。

追踪符自行演变,幻化成一道小水幕,其中画面,便是凤仙所在位置。

“竟去了西漠。”叶辰一眼便认出是哪,虽是惊异,神色却无大变动。

他说过,无论她逃到哪,他都会捉她回来,哪怕踏着尸山,淌着血海。

“圣主。”远方,有十几道人影划天而来,还未走近,便开始呼唤,方才落下,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了。

他们并非玄荒本土,而是自星域,闻讯赶来的,听了圣体太多传说。

自然,那传说的背后,潜藏着一条血路,还有两百多年岁月的孤寂。

叶辰当即抬手,祭出一股柔和力,托起了众人,难得露出了一丝微笑。

这些皆是故乡亲人,并未有太过熟悉的,有老辈、也有后辈,其中一两人,他并未见过,可皆是转世。

十几个转世人,也眸中闪烁泪光。

他是叶辰啊!威震天下的荒古圣体,气吞八荒的大楚统帅,如今却是如此的苍老不堪,看着让人心痛。

“离开玄荒大6,走的越远越好。”叶辰声音沙哑,带着些许的疲惫,“一百年后,再来昆仑虚相聚。”

“我们不走。”十几人皆是眸光坚定,他们的圣主,一路肩负了太多。

“此乃命令。”叶辰挥手,将十几人推出了天外,“若还认我是圣主,那便离开,他年,带你们回故乡。”

话落,叶辰便迈动了脚步,身形诡幻,只留道道残影,转瞬便不见。

待十几个大楚转世人再回来寻到时,叶辰已不在,不知道去了何方。

临近黎明,叶辰才现身在昆仑城,要借助这里的传送阵,去玄荒西漠。

“十九尊大圣啊!外加六尊准帝兵,竟被圣体团灭。”方才进古城,便闻此起彼伏的议论声和咂舌声。

“细数下来,昨日被叶辰屠戮的大圣,足有二十几尊了,这还不算先前在昆仑古城外被灭的十万修士。”

“准帝都不敢贸然插手。”有老家伙唏嘘,想到了那钓鱼的老叟准帝,“智阳道人求救,他都没吭声。”

“要说智阳家也够惨的,被灭了个满门,这或许就是传说中的现世报,惹谁不好,偏要惹叶辰那个煞神。”

“天罚圣地、苍灵殿、羽化神朝、太清宫、至尊城、缥缈宫和日月神教都跑了,准确说,与叶辰有仇怨的势力,一夜之间都溜的没影儿了。”

“这也得亏仙族、神族、凤凰族那些早已自封了,这若还在,撞上如此强横的叶辰,那才是真的热闹。”

大街小巷,茶摊酒肆,皆是热闹,总有那么一两个话唠,在大喷特喷。

叶辰悄然走过,敛去了大成圣骨威压,却掩不住骨子里透出的煞气。

他这一路走来,惹得议论声成片成片的湮灭,目光皆放在了他的身上。

“这人哪冒出来的!好强的煞气。”惊异声四起,皆忍不住打寒颤。

“该...该不会是圣体吧!”一猥琐青年轻喃一声,一双小眼瞄来瞄去。

此话一出,满城皆躁动,忍不住上下扫量叶辰,见叶辰一副苍老态、胡子老长时,皆露出了莫名深意。

诸天山时,叶辰也是满头白如老人一般,和此刻相比,还真有点像。

加上如此强大的煞气,和连大圣都深感压抑的气息,八成就是圣体。

叶辰一路皆无言,在万众瞩目下,登上了传送阵台,淡淡道,“西漠。”

“好...好。”镇守传送阵的白衣老者忙慌开阵,圣王级的他,心也在颤。

阵起,空间力飞舞,叶辰瞬时不见。

他走后,如潮的人影聚来,也登入了传送阵,人数不少,皆是去西漠。

虽然他们不知叶辰为嘛要去西漠,但他们知道,但凡有叶辰的地方,必定有好戏,都是跟去看好戏的。

这消息又被传开,那些个不思修道的懒人,有凑一起,直奔玄荒西漠。

西漠净土,依旧那般祥和,流溢的气息,带着庄严,和磅礴的念力。

踏上这片土地,便能修道香火味。

西漠多庙宇,佛家信徒遍布四方,庙宇的香火很盛,随之蔓延开来。

叶辰踏虚天,衣袍摇曳,神色平静。

时隔几月,再来西漠,依旧是当初那种感觉,对佛家充满了敬与畏。

纵是他融有大成圣骨,也还是不敢小觑,这片土地,念力是无穷尽的。

“那,那,在那。”跟随他来西漠的修士跑来了,远远跟在他身后。

而且,人影一波接一波,浩浩荡荡,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叶辰的小弟们。

不知何时,叶辰缓缓停下了脚步。

不远处,乃是一座山,更准确来说是西漠灵山,依如往昔那般庄严。

没错了,凤仙就在里面,躲在了灵山中,她倒不傻,选了一个好地方。

“施主想通了?”灵山传出了缥缈声,话语慈祥柔和,响彻了九霄。

说话者,伫立在灵山山巅,正是那释迦尊者,金光万道,耀眼夺目。

“晚辈来找凤仙。”叶辰淡淡一声。

一句话,让四方修士不由得惊异,“难怪圣体来此,原是凤仙在灵山。”

“竟躲到了这里,倒是会寻地方。”

“灵山多半不会轻易交人,叶辰八成不会善了。”有人沉吟了一声。

“不能吧!那可是灵山,佛家圣山。”

“有释迦尊者坐镇,还有极道帝兵,叶辰纵是再狂,也不敢打这里吧!”

“这可不好说。”老家伙们纷纷捋胡须,“这世间没他不敢做的事。”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施主是寻我吗?”议论声中,灵山有女音传出。

遥看而去,灵山之巅,多了一道人影,正是他凤仙,立在释迦身侧。

她已削去长,穿着佛衣,更像是袈裟,看的四方的修士神色惊愕。

凤凰族的公主,成了佛家的信徒,此事听着就新鲜,还真是奇闻一件。

不过,明眼人一瞅,便知其中端倪,凤仙此番是要拿灵山做挡箭牌啊!

他们看得出,叶辰又怎会看不出。

他不语,只静静伫立,好似能隔着缥缈虚天,看到他的大仇人凤仙。

“吾已遁入空门,潜修佛家禅法,再不问世事。”凤仙轻语,还行了一宗佛礼,一副看破红尘的姿态。

“好一个再不问世事。”叶辰话语幽寂,“凤仙,吾真是太小看你了。”

“施主杀孽太重,不若也入山潜修。”凤仙再行一禅礼,笑语悠悠。

然,叶辰分明从她的眸中,看到了一丝狡黠,好似在说:你的亲人皆是我灭的,来杀我啊!你来杀我啊!

她的嘴角,是微翘的,带着戏虐,看似圣洁的笑,却带着诸多狰狞。

“她已皈依我佛,前尘恩怨算了,施主请回吧!”释迦尊者微微一笑。

“尊者,晚辈敬你是佛家得道高僧,你当真要护她?”叶辰淡淡一声,金色神眸,目不斜视的盯着释迦。

“冤冤相报何时了,施主听老衲一言,莫要再纠缠。”释迦尊者佛音如洪钟,庄严而祥和,让人心颤。

“那晚辈的亲人呢?他们的命,谁来偿。”叶辰淡道,话语铿锵。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释迦一语轻叹,“她既已知错,放过她吧!”

“仙轮天葬,开。”释迦一语,惹得叶辰震天嘶喝,声如万古雷霆。

叶辰的确没有再用言语纠缠,直接开了仙轮禁法,十倍战力爆。

继而,便是一道金光,自他天灵盖冲宵而去,将苍天戳出了一个大洞。

大成圣骨威势乍现,一缕缕金光,覆满了圣躯,强大的准帝威压蔓延,碾的苍空动荡,压得大地也轰隆。

他如一尊战神,君临九天,睥睨着天下,气盖着八荒,每一滴圣血、每一寸圣骨,皆如黄金熔铸一般。

四方看的惊颤,这是真要开打啊!

准帝威强大,修为弱的,成片成片的坠落虚天,不少人因此化作血雾。

看戏者们色变,疯狂后退,不敢靠前,叶辰太强,顶不住他的威压。

“还...还真要打,那可是西漠灵山哪!”震惊声四起,骇然叶辰的魄力。

“此战一旦开启,便是天崩地裂的画面。”老家伙们狠狠吸了一口气。

“荒古圣体已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只为捉一人,竟不惜对上西漠佛家。”

“你会死的很惨。”灵山的山巅,凤仙狡黠一笑,露出了森白牙齿。

ps:抱歉,工作加班回来晚了,这一章先更,后面还有,要晚很多。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