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1617 第二卷 诸天万域 第一千六百一十七章 异域他乡的家

1617 第二卷 诸天万域 第一千六百一十七章 异域他乡的家

天虚之外,轰隆声一道接着一道。

一座座大山拔地而起,各个巍峨磅礴,高耸峻峭,屹立在天虚之外。

五千万人干活,那是杠杠的。

天庭分工明确,诸如龙一、龙五、古三通、无涯道人他们,负责刻画阵法、布置结界,以守护新建山门。

诸如广寒宫的女修,负责栽种植物。

诸如黑龙岛,负责搭建宫宇楼台。

诸如大楚皇族,负责开辟空间洞府。

诸如红尘雪,已选了诸多修士散播出去,天庭的人黄,已在暗自组建。

诸如萧峰,领着几百万修士堵在四方,以免不轨之人趁机过来捣乱。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此番新家,就是按照大楚天庭的规格建造。

“这还真是肆无忌惮哪!”外围的修士,看的嘴角直扯,表情精彩。

“敢在禁区外建山门,这五千万人,都是个顶个的疯子,不要命了吗?”

“话说,这天虚的人,咋没人出来管管。”不少人都望向了天虚那方,“这么大的动静,他们瞧不见?”

“俺们这些要不要过去帮帮忙?”远方一座山头,龙劫揣着手蹲在那里,说着还不忘瞟了一大圈儿。

“五千万修士,他们最不缺的就是人手。”玄武太子拎出了一个酒壶。

“等他们建好,咱进去找个地儿住。”巫族神子自觉的抠了抠耳朵。

“让我意外的是,天虚禁区竟放任他们修建山门。”南帝悠悠一声,“二者之间,是有某种隐秘联系吗?”

“先前人太多,都没现剑神徒儿、丹尊神女这些,竟也在他们其中,他们也隶属那所谓的大楚天庭?”

“还有,其中诸多血脉都极为霸道,玄灵之体、道灵之体、太极真体,这大楚天庭,到底是何种存在。”

“扯什么淡,建什么山门,五千万拉出来,去找凤仙他们算账啊!”夔牛和小猿皇他们上窜下跳的。

“你是脑子进水了,还是被驴踢了,若你是凤仙,见了五千万修士,还敢冒头?还敢跑出来瞎溜达?”

“凤仙不傻,八成已躲的没影儿,玄荒太大,想寻他们,谈何容易。”

“这...这倒也是。”夔牛干咳一声。

“叶辰被压一百年,比我等看的都通透,也比任何人都了解他的对手,他自有他的算计,无人可揣摩。”

“这点我信。”巫族神子咧咧咧嘴,“就如在天虚外建山门,恐怕所有人都未想到吧!偏偏他就做了。”

“天庭毕竟是外来的,自古强龙不压地头蛇,建造山门还是很有必要的,一时半会寻不到仇家,稳住阵脚才最主要。”玄武太子缓缓说道。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的头头是道。

也只有一人保持沉默,那便是北圣。

她伫立山巅,总是有意无意的看着叶辰那边,他周身,围了太多女子。

那些个女子,各个惊艳,风华绝代,虽是隔着很远,她还是能瞧见她们眸中满含的柔情,那是对叶辰。

纵是叶辰如今苍老无比,修为只是人元境,寿命所剩无几,可她们并未有丝毫嫌弃,反而各个都很心疼。

“都是你的妻子吗?”北圣喃喃自语一声,心中莫名的多了一种酸意。

叶辰自不知北圣在偷偷摸摸看他。

他此刻正坐在一石头上,剧烈的咳嗽,脸色苍白,如一病入膏肓的人。

他的长,他的胡须,皆是雪白的,皮肤褶皱,老背佝偻,眸子浑浊,暗淡无光,整个人都被浓厚死气环绕着,时刻都有被吞没的可能。

他太苍老了,好似下一刻就要入土为安,微弱的气息,亦是断断续续。

他身侧,林诗画、碧游、上官寒月、上官玉儿、玄女、洛曦、昊天诗月她们,皆在不断的捏碎一颗颗补充寿元的丹药,希望可以帮他续命。

“莫浪费丹药了。”叶辰笑着摇头。

“坐着便好,要听话。”上官玉儿哽咽一声,抹干了泪水,又开始不断的捏碎丹药,融入叶辰苍老身体。

碧游她们也一样,知道无济于事,但依旧忍不住捏碎一颗又一颗丹药。

不知如何救叶辰,捏丹药成为她们无能为力的一种表现,期望叶辰变回昔年的叶辰,而非此刻这般苍老。

叶辰微笑,没再说话,时不时的咳嗽,时不时的也会咳出一滩血出来。

周天演化太霸道,他越是身体虚弱,它就越凶猛,要把他吞灭才算完。

他已是风烛残年,连他都不知自己还能活多久,也不知能不能撑到大楚回归,一切,都是一个未知数。

见叶辰如此,谢云、司徒南他们皆叹息,亦是无能为力,暗自攥拳。

倒是熊二那货,颠颠儿的跑来了。

三百多年了,这厮个头儿一点不见长,倒是这身肥肉,一坨接一坨。

“珍藏了一百多年,给你用了。”熊二从怀里掏出了一方密封宝盒,递给叶辰时,还是一脸的肉疼。

“那我得瞧瞧。”叶辰当即打开了宝盒,往里一瞅,嘴角猛地一扯。

许是有些搓手不及,以至于一口气没上来,当场咳血了,差点升天。

不怪他如此,只因那宝盒中躺着一根肉.棒,足有成年人的手腕那么粗,还被密封着,不是一般的雄壮。

在修士界,称这玩意儿叫做虎鞭,嗯,也可能是牛鞭,反正就是鞭。

“宝贝吧!我...诶诶?干嘛,你干嘛。”

“你个死胖子。”上官玉儿脸颊绯红一片,熊二那货话都还未说完,便被她扬手一巴掌给呼翻了出去。

碧游、林诗画她们,脸颊也是片片红霞浮现,各个挽着衣袖冲了过去。

接下来的画面,就有些不忍直视了。

好心送宝贝的熊二,被一帮女子摁在地上一顿好揍,下手没轻没重。

围观的修士看的惊异,多是在看熊二,这谁家的娃儿,吃啥长大的。

反观天庭修士,却各个露出了微笑。

特别是柳逸、聂风他们,得见此一幕,不由忆起他们当年,这一瞬间,好似就回到了当年,往事如烟。

缓缓收了目光,各自继续各自任务。

人多力量大,新家不到三日便建好。

遥看而去,那就是一片延绵的群山,仅仅峻峭的山峰,就有上万座,宫殿楼阁多不胜数,到处都布置有聚灵阵,云雾缭绕,整个都笼罩在朦胧之下,真就是一片人间仙境。

期间布置也很精妙,潺潺溪流自不少,拱桥亭台也很多,奇花异草、灵树古木亦入眼皆是,赏心悦目。

这便是天庭仙山了,被一层光幕笼罩,那是太虚古龙族的遮掩秘法。

光幕内侧,乃九千九百九十九座结界,皆是防御结界,一层压一层。

结界之后,便是攻击法阵,每一座山峰皆有,皆是霸道的虚天绝杀阵。

除此之外,龙一龙五还造了诸多星空域台和传送域门,数量极为庞大。

他二人此番目的很简单,乃是以防万一,强者的世界,时刻都有可能遭难,若真到那个时候,他们也可星空域台和传送域门逃脱出去。

萧峰出手,施展大神通,削出了一座百丈石碑,屹立在山下,其上苍劲有力的刻着四个大字:大楚天庭。

吴三炮、牛十三、太乙真人他们合力,将一座万丈石门杵在了天庭仙山前,这便是大楚天庭的山门了。

山门上还刻着三个大字:南天门。

远远望去,仅仅那山门,就气势恢宏,大气磅礴,看的人倍有压力。

“回家。”叶辰抬脚,第一个踏入。

一句回家,差点让天庭修士哭了。

这里是家,可却是异域他乡的家,他们真正的家和故乡,乃是大楚。

不过,此刻无人在意这些,有亲人的地方,便是家,这些就足够了。

五千万修士,如潮涌入,每一方势力占一座山峰,各方会和睦相处。

“古来早有的道理,人多力量大。”看着天庭修士入山,外面的修士忍不住咧嘴了,“仅三日,便建了如此规模庞大的山门,吊炸天哪!”

“玄妙的阵法结界,夺天造化啊!”

“防御结界就有近万,这谁他娘的攻的开,帝兵也未必一击攻破吧!”

“还有攻击法阵,皆是虚天绝杀级,多的让人头皮麻。”有人惊道。

“而且背靠天虚,谁想打他们的注意,要掂量掂量进去,这若一不留神儿打偏了,天虚的人是要飙的。”

“太虚古龙族的遮天阵、御天阵和攻天阵。”远方山头,龙劫不由轻喃了一声,好似瞧出了阵法的来路。

“此三种阵早在太古末期便已失传,他们是哪来的。”青龙皱眉道。

“大楚天庭,果是自带神秘色彩。”南帝笑着摇头,“吾等看不透。”

“进去溜达溜达?”巫族神子起身了,“天庭里面,多半别有洞天。”

“缓缓吧!亲人重聚,给他们一些时间,我们莫参与了。”朱雀轻语。

“大楚天庭?”天虚禁区的山巅上,地灭捋了捋胡须,“这帮小家伙,还真敢取这名号,胆儿挺肥啊!”

“听到天庭二字,总会忆起古老事。”天诛暗自摇头,转身下了山,“等着吧!叶辰小娃会再次进天虚。”

ps:在此祝高考的书友,都能金榜题名。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