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一千六百六十七章 吊

第一千六百六十七章 吊

一句楚萱,一句等我,缱绻千年,话不尽沧桑,道不尽思念,只岁月守候。

叶辰抬起了小脚,他眸中,仅有楚萱,笑的温情,好似在说:别怕,我来了。

第一步落下,诡异一幕出现了,两三岁孩童的他,竟是瞬间化成了一个少年。

并非变身术,而是真真正正的在成长。

第二步落下,个头拔高,又从少年模样,变成了青年,眸若星辰,黑如瀑。

“我...我没看错吧!”得见叶辰青年模样,四方惊得一愣,不少人都在揉眼。

“什么情况,那小娃娃,竟是叶辰。”

“昔日仅剩一口气,还真给他活过来了。”

“意外,真是意外,今日真是开眼了。”

“看,我就说面熟吧!”小猿皇一蹦三丈高,咋咋呼呼,火眼金睛锃光瓦亮。

“又涅槃重生了?”夔牛挠了挠大脑袋。

“她,也是你的妻子吗?”北圣喃喃轻语,意外的神色中,多了担忧和落寞。

“不妙啊!”龙劫皱眉,“准帝和大圣级都挂了几尊,更遑论天境级的他。”

“那是一条死路,你们这些做前辈的,咋还任由他踏上奈何桥。”小九仙鼓着小嘴,望向了东凰太心和九皇等人。

众准帝不语,自知那是一条不归路。

只是,他们也无奈,大楚根本无法援助。

况且,这条不归路,乃是叶辰自己选的,大楚的皇者,有权力选择他的征途。

“又变了。”大呼小叫之声,此起彼伏。

四方看客,无论老辈小辈,亦或男修女修,俩眼皆直勾勾的望着那奈何桥。

桥上,叶辰步伐不减,第三步已踏出,本是青年形态的他,顷刻化作了中年。

而后第四步,他的黑,一缕缕化作了雪白,笔直的身躯,也缓缓佝偻了下去,中年形态褪去,成了一个苍暮的老人。

抬脚四步,恍若百载一瞬,愣是被他走出四个年龄形态,看的四方有些懵。

第一次,他定身了,嘴角流溢出鲜血。

还真是每踏一步,威压便会强横一分。

这才仅仅四步,他便觉背上,压了一座八千丈巨岳,欲将他这只蝼蚁碾碎。

望着楚萱,他微微一笑,再次迈动脚步。

此一步,他体内传出了骨骼碎裂声。

再一步,他的圣躯裂开了,一道道裂纹,喷溢出鲜血,金灿灿的,甚是刺目。

又一步,他的肉身,化作了一撮飞灰,只留一道虚幻元神,在奈何桥上摇曳。

“你丫的,快回来。”夔牛坐不住了,嘶声大喝,叶辰再踏一步,多半灰飞烟灭,奈何桥的压力,并非天境能扛住。

“找死不成,别他娘的逞强。”小猿皇也开骂了,欲冲上去,却被猿皇禁锢。

“叶兄,三思。”南帝也出言相劝了,他还未与叶辰真正打过,可不想那盖世的人杰,倒在那座该死的奈何桥上。

“求你,回来。”北圣此声带着哀求,玉手紧攥,眸中水雾萦绕,在月光下凝结成了霜,生怕下一瞬,他化作尘埃。

“快下来,我让你摸我胸。”小九仙情急之下,整出这么一句惊天地泣鬼神的话语,听得九霄真人一阵趔趄,也听得四方看客一阵侧目,这小妮子,真懂事。

“尽力就好,莫要强求。”东凰太心轻语,袖中玉手,也着实捏了一把冷汗。

九皇张口,却咽了回去,终是欲言又止。

虽与叶辰接触不久,可却深知他秉性。

那个致死都在撑着大楚战旗的青年,何等的执着,他欲做的事,无人拦得住。

四方瞩目,叶辰不语,竟又化出了肉身。

他的形态,又一次变幻,一缕缕雪白长,一缕缕化作了血色,一滴滴璨璨金血,一滴滴蒙上了黑光,无比的诡异。

再看他的眉心,有一道古老的圣纹缓缓刻画,那是一种象征,不死不伤的象征。

“这...这都能开血继限界?”人群一侧,揣手的钓鱼老叟准帝忍不住咧了咧嘴。

“这是第几次了,不死不伤,说开就开?”

“纵开了血继限界,终究还是一个天境。”

“准帝都挂了,他...绝难踏过奈何桥。”有老准帝摇头叹息,已不忍再去看。

可他这话刚落,奈何桥上,便有一股霸烈之气蔓延,货真价实的准帝威压。

“得,大成圣骨又来助战了。”太多人揣手,已见怪不怪,血继限界都开了,还有啥能让他们震惊的,圣体忒变态。

“现在也能硬钢准帝了,加上血继限界,多半能缔造神话,踏碎那奈何桥。”

“吊。”小猿皇一嗓子嚎的震天动地,惊得周围人一阵尿颤,一声来的太突兀。

“吊。”夔牛与大地武熊他们,也跟着起哄,拎出了大旗,在为叶辰招摇呐喊。

“吊。”四方年轻修士,也亮了嗓子,嚎声一浪高过一浪,震得这片星空颤动。

“诸天,并非无人。”一帮老家伙也来劲了,个个捋起了袖子,嚎的热血沸腾。

所有人,皆想看圣体,再次缔造神话。

“我等,老了。”大楚九皇摇头一笑,自认不如后辈,这已不是他们的时代。

“我...也老了。”东凰太心伸出了玉手,放下了女子矜持,挽住了剑神的胳膊。

剑神微笑,诸天的神话,也满含柔情。

他们该是庆幸的,岁月蹉跎,彼此相依。

而叶辰,却要经历生死的考验,为那份情,艰难前行,哪怕走上一条不归路。

砰!砰!砰!

砰砰轰隆声响起了,缓慢而有节奏。

那是叶辰的走路声,身体重如大山巨岳,以至步伐也沉重,踏的奈何桥巨颤。

遥看而去,他的背影伟岸,通体金光四射,霸道的圣躯,犹若黄金熔铸一般。

他是战神,睥睨八荒的战神,威震浩宇,气盖诸天,他的存在,就是一个神话。

随着一声咔嚓,一块封禁记忆仙光的玉简,被他捏碎了,声音清脆,清晰可闻。

记忆仙光飞向对面,没入了楚萱眉心。

可想象中,楚萱解封的画面并未呈现。

她依旧翩然而立,神情冷漠,无人的情感,记忆仙光在神海徜徉,不得融入。

“又是无效。”叶辰神眸微眯了一下。

记忆仙光无法为转世解封,这等事,只出现过三次,一次红尘、一次姬凝霜、一次夕颜,未曾想,连楚萱也如此。

这等变故,他始料未及,却让他眸光更坚定,昂挺胸,一步步皆稳健有力。

无论如何,他都要走到桥对面,无论楚萱能不能解封,他也一定要带她回家。

奈何桥巨颤了,嗡嗡隆隆,动荡不断。

他也有压力了,步伐变得越的沉重。

依稀间,还能听闻他体内圣骨碎裂之声,圣躯又一次裂开,沐浴在了鲜血之下。

每踏一步,旷世的威压便强横一分。

每踏一步,便是一道鲜血淋淋脚印。

大成圣骨助威,硬扛威压,血继限界霸道,不死不伤,一次次为他修复伤痕。

他已足够接近桥头,不久便是终点。

可他的不屈,好似触怒了冥冥中的法则,寂灭之力肆虐,更强的威压轰然乍现。

那是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神秘古老。

正是那股力量,竟磨灭了血继限界状态。

没有不死不伤的恢复,也圣躯变得血淋淋的,总有圣骨助威,双腿也弯曲了。

仅剩几步,却恍似一道无法逾越的天堑。

“你踏不过,回去吧!”无泪城中传出缥缈女音,冷漠悠远,亦是威严无比。

“她有血有肉,凭何让她无泪无情。”

叶辰嘶吼,双眸血红,额头青筋暴露,弯曲的双腿,硬生生的挺直了,那被压低的高傲头颅,也再一次...昂然抬起。

轰的一声,他一步踏下,踩得桥也动荡。

他的圣躯崩开了,璨璨筋骨曝露在外,鲜血淌满全身,也染红了奈何桥的花。

“你们高高在上,何曾俯瞰过众生。”

又是一声咆哮,叶辰豁然抬起了脚掌。

脚落,腿断,他的双腿,轰然炸裂了,血肉与血骨,在同一时间,化作了血雾。

刚烈的圣体,也倒下了,趴在了地上。

久久,都未见他再起身,他太疲惫了。

“那是我的楚萱儿,我要带她回家。”叶辰哭了,声音沙哑,血与泪纵横。

没有双腿,便用两只手,艰难的爬行。

堂堂荒古圣体,如一条狗,卑微到极点。

这一画面,触目惊心,看的四方也动容。

太多的男修,紧攥了拳头,太多的女修,都忍不住捂住了玉口,眸中水雾萦绕。

“你...当真这般无情吗?”东凰太心眸光冷漠,面如冰霜,死死盯着无泪之城。

“无泪,便是无情。”还是那句缥缈淡漠的话语,自无泪城中传出,响彻诸天。

“莫要求她,他纵死,也还是...大楚的皇者。”九皇淡淡一声,神色无喜无悲。

一句话,万籁俱寂,星空死一般的平静,有的只是奈何桥上,那一句句哽咽。

叶辰还在爬,眸光暗淡,连泪也浑浊了。

身后,乃是一条他残躯拖出来的血路。

楚萱静静伫立,如一尊冰雕,一动不动。

望着爬来的她,她的娇躯在微微轻颤,似水的美眸,显现了一道古老的迷茫。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