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一千六百七十三章 谈谈理想

第一千六百七十三章 谈谈理想

天玄门小竹林,众准帝级俨然而坐。

身为咱大楚皇者的叶辰,是唯一一个蹲在地上的,埋着脑袋瓜子,一语不言。

像是个凡人,而众位准帝就是审判官,一副不把这事整明白就不算完的架势。

“花样不少嘛!”东凰太心笑吟吟的。

“别冤枉我,不赖我。”叶辰摇头晃脑很不着调,“可不能啥事都往我身上推。”

“这意思,她自己吃的了?”天老揣手,笑的合不拢嘴,不知为啥,就是想笑。

“诶?天老这句话说对了,就她自己吃的,不让吃还跟我急,一把给我摁那了。”

“那红尘的徒儿,脑子就不怎么灵光了,还争着吃合欢散的。”地老也乐了。

“大楚还有这特产,本王甚是欣慰。”

“来,瞅瞅,看咱家皇者都做了点啥。”伏崖进来了,手里还握着一枚玉简。

很快,玉简破裂,一副水幕悬在了半空。

水幕中,乃玉女峰的画面:叶辰霸王硬上弓,被暴揍了,完事儿做早餐赔礼,顺便往每一道美味佳肴中,添了点佐料,随后红尘雪就到了,扯淡事就来了。

静,出奇的静,一帮准帝,也扯了嘴角,依稀可见,画面中叶辰笑的有多贱。

“我还有事,先走了。”叶辰干咳一声,转身就跑,这他娘的天玄门,还真是神通广大,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急啥。”天老地老俩眼一边看着画面,一边伸手,一人拽住了叶辰一条胳膊。

画面消散了,众人目光齐刷刷的落在了叶辰身上,如看神人一般的看着叶辰。

这还真是神人哪!给自己媳妇下春.药。

大楚何止民风彪悍,简直人才辈出啊!

就这号的,八百年都不见得能出一头,偏偏让大楚给赶上了,真他娘的高兴。

“都是被逼的。”叶辰意味深长一声。

“来,谈谈理想。”天老地老一边一个,手臂搭在叶辰肩膀,搂着就出去了,

随后,还跟出去不少老家伙,皆是准帝级,而且手中,都拎着干仗是的棒槌。

旋即,惨叫声便响起了,鬼哭狼嚎的。

大楚的皇者,连叫声都是霸气侧漏的,自从倒下,都没站起来,差点被打死。

不知何时,一帮老准帝才优哉游哉的回来了,一张张老脸上,皆刻着一个爽字。

至于叶辰那厮,已被打的没了人样儿。

要不咋说这货畜生呢?好了伤疤忘了疼,刚被揍过,便又跑去红尘那小园了。

奈何,小园被结界罩着,一点声儿都没,也望不见里面,就只能听到悠扬琴音。

“大气。”叶辰抹了一把鼻血,对着小园竖起了大拇指,看着自己相公与别的女子那啥,那画面,该是赏心悦目的。

“还得感谢我。”叶辰一瘸一拐的走了。

这句话说得在理,若非那顿阴差阳错的早餐,钟霄与红尘天晓得哪天才能上床。

如此算来,红尘雪可不就得感谢他吗?

就是苦了人楚灵玉,不晓得看着现场直播,会不会把持不住,也一并来个洞房。

回到恒岳,饭还是热乎的,可楚萱一样没动,走上了山巅,又仰望缥缈虚无。

叶辰收了一桌饭菜,扔了着实可惜。

于是乎,他整桌都给好兄弟们送去了。

随后,他就开了仙眼,在玉女峰各个角落窜来窜去,每到一处,都会有动静。

天玄门的禁制,被他一样不少的全给捣了,还想偷着看这里的好事,想得美。

做完这些,他才搓着手踏上了山巅,咧嘴笑道,“一码归一码,不带记仇的。”

楚萱不语,没搭理这货,还看缥缈虚无。

“走,带你去个好地方。”叶辰牵着楚萱的手,拉起来就走,一步踏上了虚天。

说的好听点儿,是要带楚萱出去转转。

实则,是躲难,以红尘雪那妞那暴脾气,若是清醒过来了,不掀了玉女峰才怪。

机智的他,好事选择早走微妙,打架可干不过红尘雪,她体内,也是有帝兵的。

他们刚走,便闻恒岳宗几个俏丽的山峰,响起了大骂声,“叶辰,你个贱人。”

那是夜如雪、穆婉清、唐如萱她们仨。

此刻,三女已被摁在了床上,司徒南、谢云和熊二这仨贱人,一个比一个猛。

这就是好兄弟,一桌饭菜,哪能浪费了。

恒岳宗热闹了,一个个都竖起了耳朵,那女子叫声,还是很多动听的,贼美妙。

这边,叶辰拉着楚萱儿,一路踏天而行。

走出很远,都还能听闻身后的大骂声。

这货只顾捂着额头偷偷贱笑,惹得身边楚萱不止一次侧目:这货,是真有病啊!

一片荒林,能闻妖兽嘶吼,叶辰驻足。

这里,乃楚萱儿昔年带他历练的地,真不把他当人看,皆朝死朝残的训练。

而与力的结合,正是在此地明悟的。

他第一次渡天劫,也是在这片荒林中。

“可有印象。”叶辰侧笑看楚萱儿。

楚萱沉默,觉得熟悉,却总也记不起,或许,她与他在此,的确有一段因果。

叶辰一笑,并未强求,拉起楚萱消失。

一座古崖之前,他才又停下了身形。

这座古崖,有些年岁了,其上还干涸的血迹,不难想象这以前出现过血劫。

这便是观天崖,昔年,叶辰就是被灵真等人,当做是魔,一箭一箭给射死的。

“这是我第一次死的地方,死在了你的怀里,也是那一日,你带上了凤玉珠钗。”

叶辰不紧不慢的说着,讲着古老事,猥琐姿态散去,脸庞上显现了沧桑之色。

三百多年了,那事历历在目,与楚萱一别就是六年,再归来时,一切都变了。

也是在此地,他才真正明白,何为正何为魔,强就是正,弱就是魔,铁的法则。

楚萱静望观天崖,眸中闪过一次迷茫。

有那么一瞬间,她好似能望见一幅幅支离破碎的画面,平静的心,也隐隐作痛。

二人又走了,去了恒岳宗的第九分殿。

萧峰还在,此刻并无战事,他也清闲。

这里也有回忆,当年因为九成宿主尹志平,恒岳高层闹内乱,楚萱便是带他来此避难,杨鼎天嫡系,的确护佑了他。

但那次出来,再回去时,已是一具死尸。

其后,叶辰又带楚萱去大楚诸多地方:中通大地英雄冢前、南堰大泽盘龙海域....。

他们就如游客,在这片大好山河上逛来逛去,每到一处,皆有一段古老的事。

时至夜幕降临,两人才踏入了凡人界。

此地距离恒岳已足够远,红尘雪要算账,也多半寻不到,叶辰还是很极致的。

凡人界的古城,夜晚也依旧繁华无比。

遥看而去,街道人影熙攘,一个个大红灯笼高挂,酒楼屹立,浓郁酒香飘飞。

街道两侧,摊位不少,吆喝叫卖声不断,亦有不少江湖卖艺的,惹来成片叫好。

两人的出现,惹得街上太多人的瞩目,

最主要的是,楚萱生的太美了,如九天下凡的仙女,不然凡世纤尘,圣洁无暇。

这份气质神姿,并非凡人女子可比拟的。

以至于,两人走到哪!哪都是热闹的,但凡见之者,都看的心神恍惚,太美了。

不少王公贵族跑来相邀,真是一个比一个阔气,为请楚萱儿一叙,不惜掷万金。

不过,任他们身份高贵,却注定请不动楚萱,他是仙人,是圣人,身份更尊贵。

自然,也有不少人用强,凶神恶煞的。

对于这种,叶辰从来都是选择最高的地方,一个个给他挂起来,看看大好风景。

“有时想想,凡界也不错,虽修士界那般绚丽,却平凡真实。”叶辰一路说笑。

楚萱一路不语,只做一忠实的听客,时而也会抬眸,新奇的望一眼喧闹大街。

这里的一切,于她而言,都是新鲜的。

不知何时,她才第一次驻足,不再迈脚。

还在款款而谈的叶辰,也下意识的定身。

回头一看,才知楚萱静静望着一方。

叶辰挑眉,也顺着她的目光望了过去。

那里,有一老叟,扛着竹竿,其上一端,插满了糖葫芦,仅仅看着,就很好吃。

没错,楚萱此刻看的,就是那个老叟。

更准确来说,看的是糖葫芦,那一串串红艳艳的果子,覆满糖,她从未见过。

叶辰一笑,走向那老叟,用凡人的铜钱,买了一串,递给了楚萱,“很好吃。”

这一次,楚萱倒是未拒绝,抬手接过,拿在手中,好奇了打量,不知是什么。

糖葫芦,凡人间一样最普通不过的东西,但凡大街,总能听到糖葫芦的吆喝。

可这平凡的东西,楚萱却是没见过,从未出过无泪城,又怎知这世界的美妙。

她甚至不知何为钱,也更不知买东西需用钱,那一个个小铜板,好像很有用。

“尝一尝,味道不错。”叶辰温情一笑。

楚萱没说完,咬下了半颗,嘴角沾满了红糖,堂堂无泪神女,此刻倒有些可爱。

味道的确不错,能见她露出了一丝浅笑。

这一瞬,叶辰看的痴迷,神色也恍惚。

花前月下,喧闹大街,她吃糖葫芦的模样,很傻很单纯,让人陶遵,让人迷离。

她,也是会笑的,也并非是无泪无情。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