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一千七百零七章 贼

第一千七百零七章 贼

众人瞩目下,叶辰揣着功德簿走了。

身后,那是一双双崇拜的目光,如看神一般,人赌一千场,都不见得有他多。

台主捂着胸口,老脸奇黑,俩眼红红,心疼的不要不要的,比杀了他还难受。

做冥将这么多年,第一次输的这么惨。

诸多台主唏嘘,也满目怜悯,亦有一种莫名的后怕,得亏叶辰先前没去他们那。

此一事,当是一教训,他们也都长个心眼,一定要认准叶辰,不然后果很严重。

“实力吊就是任性,这功德,顶俺们攒好多年呢?就没见过这么变态的主。”

“咱要有那实力,咱也浪,朝死浪。”

“台主的肠子都悔青了,自己坑自己。”

议论声中,人群缓缓散去,各奔各山头。

赌斗再起,吆喝声呐喊声响彻天地,干架的人倒没啥,看戏的嚎的贼是响亮。

不知何时,才见一人走进了赌斗场。

那是一彪形大汉,赤.裸臂膀,虎背熊腰,走路很嚣张,凶神恶煞,匪里匪气的。

那货,不用说便是叶辰了,变幻了形态,想溜回来再干一票,这里功德最好挣。

“机智的我,总会回来。”叶辰抿着头,瞟了一圈儿,才踏上一座小山头。

他很自觉的说,人刚打完,他便跑上去了,咋咋呼呼的,把匪里匪气演到极致。

那台主,乃是一尖嘴猴腮的小老头儿。

见叶辰上台,便眯着小眼睛看了又看。

看着看着,他便起身了,憋足了一口气,嘶声大嚎,“快来人哪!那货又来了。”

一句话,叶辰嘴角猛扯,这都认得出?

前后不过一秒,不下七八十个台主跑来。

好嘛!叶辰被里三圈外三圈围了个结实。

先前输了两场的那台主,也在其中,额头黑线乱窜,吹胡子瞪眼的很吓人。

“几个意思。”叶辰干咳,不由后退。

“没几个意思。”众台主一脸笑吟吟,看的人怵,有那么几个,还在捋袖子。

而后,叶辰便被揍了,一帮圣人级的冥将,一个个如吃了枪药,如打了鸡血。。

很快,叶辰便被扔了出去,被一众台主,揍的抬不起头,下手也没轻没重的。

要说,这厮也很有毅力,都差点被打死了,却还死皮赖脸的,又扮做一人混入。

继而,他便又出来了,浑身上下皆脚印。

其后,这货总会扮成各种形态溜入赌斗场,就譬如人形牛头,又譬如人形马面。

不过,每一次都被识破,完事儿挨顿揍。

众多台主的眼睛,还是雪亮的,而且极为团结,见着叶辰,二话不说直接清走。

真以为俺们老眼昏花,坑了一位不成,还想坑俺们,就你这号的,活该被打。

几番下来,叶辰真成贼了,各大台主都是一级戒备,血淋的例子,不戒备不行。

不知第几次,叶辰从赌斗场被扔了出来。

这次被干的有点惨了,额青脸肿熊猫眼,捂着个老腰,连走路,也一瘸一拐的。

再看那头,如鸡窝一般,被人挠的乱七八糟,还有那鼻血,一路擦都擦不完。

“哟,又被揍了?”见叶辰如此狼狈,赵云揣手乐呵呵的,笑的有点欠扁了。

“别提了,都是泪。”叶辰龇牙咧嘴的。

“功德于你而言,很重要?”赵云笑道。

“重要,很重要,我需要把我的阶位升到冥将,只有这样,才能问判官讨要通关文牒。”叶辰说着,望向奈何桥方向,似能隔着虚无,望见桥头的楚灵儿。

“难怪如此拼命。”赵云不由摇头一笑。

“逼我去杀恶龙啊!”叶辰挠了挠头。

“以你的实力,用不了多久的时间。”

“这倒也是。”叶辰拍拍屁股起身了,瞅了一眼四周,便直奔最大的一座店铺。

既然要去杀恶龙,这招龙散必不可少。

店铺不小,内成一界,出售的东西也各式各样,冥器、丹药、秘卷应有尽有。

店铺主人,乃一胖老头儿,坦胸.露.乳,肥硕无比,慈眉善目,就像一弥勒佛。

“可有招龙散。”叶辰直接说明来意。

“一千冥石,一袋。”胖老头笑呵呵的。

“没冥石,可用功德来凑。”叶辰说道。

“一功德,可抵一千冥石,嗯,也便是一功德,可换一袋招龙散,你要多少。”

“五十。”叶辰说着,已掏出了功德簿,也懒得讲价了,他的时间宝贵的很。

胖老头儿乐开了花,五十功德,那不是小数目,或者说,这就是一宗大买卖。

叶辰将五十功德,划到了胖老头儿功德簿,接了装有招龙散的储物袋便出门了。

只是,在下一秒间,他又扭头回来了。

抱着功德簿乐呵的胖老头儿,不由抬,试探性的望着叶辰,“招龙散有问题?”

“没问题?”叶辰随意回道,一双犀利目光,在货架上扫来扫去,不知在找啥。

三两息之后,他才迈动脚步,去了店铺角落,那货架上,摆着一把黑色断剑。

叶辰抬手,将黑剑握在手中,拂去了其上灰尘,翻来覆去的打量,眸光深邃。

这断剑很奇异,不知何种材质铸造,坚硬无比,刻着古老神纹,甚是沉重。

级别不高,只有准圣兵级,还是残破的。

最主要的是,剑柄上刻着的一个金字。

乃是一个“王”字,约莫只有成人指甲那般大,闪着暗淡的金光,甚是玄妙。

叶辰深吸了一口气,双眸闪烁精光。

他无比确定,那“王”字乃遁甲天字。

也正是这遁甲天字的契机,才把他又引回来了,这绝对是宝贝,无价的宝贝。

只是他疑惑,冥界怎会有阳间的遁甲天字,是谁带进来的,还是说本来就有。

“看上这剑了?”胖老头儿揣着手过来了,笑呵的竖起了俩手指,“两百功德。”

“一百。”叶辰一边看着,一边回道。

“成交。”胖老头儿不是一般的干脆,看样子,也不怎么看好这把剑,这才急于卖出去,也省的摆在货架占地方。

“是不是给多了。”叶辰撇嘴,收了剑,取出了功德簿,一脸肉疼的划去一百。

“慢走。”胖老头儿笑的俩眼眯成线。

“再送我一袋招龙散。”叶辰很麻溜,临出门又顺走了一袋招龙散,跑的贼快。

“嘿。”胖老头儿追了出来,却已不见叶辰身影,顿时吹胡子瞪眼,大脸黑。

街上,叶辰一边打量着剑,一边奔城外。

剑本身不贵重,贵重乃是剑上的遁甲天字,涉及到遁甲天书,可不能用钱衡量。

城外,赵云倚在一棵大树下,见叶辰走出,便伸了伸懒腰,“两个人,会快些。”

“你要帮我杀恶龙?”叶辰眸光一亮。

“闲着也是闲着。”赵云又耸了耸肩。

“得嘞!”叶辰心情大好,赵云战力与他不相上下,有他相助,效率快一倍。

两人并肩,踏出了虚天,直奔那孽海。

二人刚走,黑无常与白无常便来了。

寻了一大圈儿,才知叶辰跑来鬼城了,不过这翻遍了鬼城,也没寻到叶辰人影。

“得,又来晚了。”黑无常忍不住骂道。

“又去孽海了?”白无常捋了捋舌头。

“要我说,咱也别找了,以那小子的尿性,功德到了,必定去阎罗殿找判官。”

“能给他通关文牒才怪,功德能修到,不代表修为能达标,神位不是闹着玩的。”

两人说着,走进了一间酒馆,倒是会偷懒,点了一壶好酒,好叫了俩小菜儿。

这边,叶辰与赵云一如仙光一如神芒,给昏暗的天,增添了两抹绚丽的色彩。

三个时辰之后,二人才先后自天落下。

孽海还是那般阴森,骇浪翻滚,有厉鬼哀嚎,恶念怨念邪念交织,画面吓人。

“大凶之地。”赵云唏嘘,神色有忌惮。

“冥帝都无法彻底荡尽,绝对的难缠,纵十殿阎罗,都不见得敢往更深处去。”

“招龙散分我一半。”赵云伸出手掌。

叶辰很干脆,五十袋招龙散,分出一半。

二人开干了,一人奔一方,挥洒招龙散。

龙吟声顿起,两头恶龙,在同一时间冲出,庞大龙躯乌黑,搅动着雷电与乌云。

叶辰打法,依旧霸道,跳上了恶龙头顶,兵器都不带用的,只有凶悍的八荒拳。

恶龙盘旋咆哮,咋甩都甩不掉,硕大的龙头,被叶辰一拳拳砸的血骨横飞。

另一边,赵云也很生性,遮天一掌掀翻了恶龙,直接骑在了龙身上,亦是不用兵器,赤手空拳,打的恶龙龙躯崩裂。

啥叫妖孽,这便是妖孽,而且是两个。

能在皇境级单挑恶龙,整个阴曹地府,多半也只有他俩这等人敢这么干了。

“两个宇宙,两个时代,两个主角。”

磅礴大殿中,冥帝话语悠悠,缥缈无比。

他的身前,有一水幕悬浮,其内画面,正是叶辰与赵云他俩单挑大龙的场景。

“道吾放水,冥帝你...又何尝不是。”

帝荒显化,淡淡一笑,也望着那道水幕。

曾经单挑五帝的他,也对叶辰与赵云,露出了欣慰,后世天骄,着实让人惊艳。

“他二人,会有一战。”冥帝悠悠一笑,侧望向帝荒,“汝以为,谁会赢。”

“不分伯仲,同归于尽。”帝荒淡道。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