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 罢了

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 罢了

天劫神罚,愈来愈猛,轰隆声震颤九霄。

东西两片雷海,白芷与冥绝皆战的艰难,同时期的冥帝与帝君,何等的可怕。

二人频频喋血,几欲殒身,竭力抗衡,神躯一次次炸裂,鲜血...溅满了苍空。

“这便是...准圣王级的师尊与冥帝吗?”

白芷紧咬牙关,高傲的她,再次受打击。

冥绝何尝不是如此,无力翻身,再强的不世仙法,在两至尊面前,也皆虚妄。

他们之心境,是震撼的,同级的冥帝与帝君,太过强大,强的让人无力对抗。

观看者们,一退再退,无人敢跑上前去。

如此级别的神罚,只是听说,还是头次见,莫说身受,仅仅看着,就觉心颤。

也或许,只有冥绝和白芷这等妖孽级,才引的出帝道神劫,今日着实开了眼。

蓦然之间,不少人又都望向了赵云那厮。

他与叶辰之天赋,更甚白芷和冥绝他们,太多人都好奇,他俩能引出何等天劫。

赵云拎出了酒壶,无视四方,只顾饮酒。

他能说,冥绝与白芷的天劫,都是小儿科?与老子的旷世神罚,差了一个级别?

很显然,此话说不得,不然,会很热闹。

这边动静浩大,远方天地,却静寂一片。

叶辰走在苍茫大地上,距离繁华之地,越来越远,其背影萧瑟,亦略感孤寂。

他没有目标,只静静走着,跨过了长川,踏过了沧海,穿越了一座又一座鬼山。

这该是一段旅途,不知用去多少时光。

只知,身后的神罚轰隆声,逐渐湮灭。

冥绝与白芷,九死一生,扛过了神罚,在生与死中,涅槃蜕变,彻底进阶了。

看客们,久久未曾离去,还都意犹未尽。

此神罚,用时整整三日,冥绝与白芷战了三日,他们便看了三日,触目惊心。

寂静的夜,阴风呼啸,叶辰...驻足了。

他的脸庞,饱经风霜,嘴边满是胡茬。

青春正年少,却并无青年该有的活力与锐气,更多的是...一份岁月磨炼的沧桑。

他面前,乃是一片海洋,紫色的海洋。

海水波涛万丈,汹涌翻滚,被阴雾笼罩。

依稀间,还能听闻厉鬼哀嚎,一只只孤魂野鬼,在海中挣扎,面目凶狞可怖。

这便是修罗海,在冥界,与孽海齐名。

昔日,第一殿九大冥将,便是在此历练,可谓凶名卓著,一般...鲜有人敢来。

叶辰静静伫立,静静凝望,一语不言。

他曾来过这,并非一人,乃与楚灵一块。

修罗海虽阴森吓人,却别有一番风景,氤氲的紫色云雾,似是一朵朵烂漫鲜花。

望着修罗海,他的眸光,渐渐朦胧了。

眼中,浮现出一幅幅古老悠远的画面。

那是妖兽森林,第一次与楚灵儿相遇,她被敌宗追杀受了重伤,还中了合欢散。

一夜春宵,他们之因果,便自那时开始。

其后,乃恒岳宗,错将楚萱认作楚灵,他不会想到,他的师尊,还有孪生妹妹。

此刻想来,他都觉造化弄人,阴差阳错,闹出不少笑话,也缔造了古老情缘。

思绪飞转,到了天魔入侵,她挡在他身前,香消玉殒,那画面,至今犹为心痛。

一瞬恍惚,已是三百年,过了一大轮回。

昔日情缘,始终一场繁华,暗淡落幕。

他的眸,有泪光闪烁,在眼眶中打转。

泪,久久不曾流出,泪光中,满是楚灵的身影,在唤他的名,在对他回眸而笑。

所有情缘,所有因果,所有前尘往事,所有牵牵挂挂,都在凝在这两滴泪中。

此泪,一旦流出,便是放下,他眸中,便再无楚灵,再无那零点一分的牵挂。

“罢了。”叶辰轻轻闭眸,总不愿流下的泪,涌出眼角,淌过了沧桑的脸庞。

他放下了,眼中再无楚灵,三百年的因因果果,随这两行泪,彻底成了过去。

那道倩影,那段记忆,彻底成了梦幻。

或许,在日后的某年某月,他还会不经意间忆起,曾经有一女子...叫楚灵儿。

修罗海外,他如石刻雕像,一动不动。

一缕缕阴风,带着诸多凉意,撩着他的白,也吹刮着他那略显单薄的身影。

不知何时,才见抬,望向缥缈虚无。

看着看着,他下意识起身了,眉头紧皱。

但见苍天,正被缭绕阴雾迷蒙,混混沌沌,如海洋汹涌,似要吞噬整个地府。

“天魔。”叶辰眼眸微眯,认得这画面。

他对天魔的怒,早已死死刻在灵魂里。

若非他们,诸天怎会满目疮痍,若非他们,他之人生,又怎会变得千疮百孔。

正因有血债,他对天魔气息,才无比敏锐,哪怕只有一丝,他也能清晰嗅出。

“这...这是怎么了?”冥界四方皆有惊异,太多人仰,疑惑的望着缥缈虚无。

冥界本就昏暗,却因那阴雾,被掩的光。

除此之外,还有一股让人战栗的气息,太多小鬼,身躯颤抖,忍不住跪伏下去。

“哪来的黑雾。”十殿阎罗冲出大殿,就九座巨岳,杵在地府九方,凶神恶煞。

“这气息,让人厌恶。”各殿天冥将、地冥将和玄冥将齐出,也皆冷冷望着天。

“不知怎的,总觉有不好的事要生。”小鬼们都在打寒颤,脸色也苍白了。

“咱有两大至尊,怕个鸟。”老冥将纷纷呵斥,皆以此法,化解心中的恐惧。

“什么个情况。”人群一侧,秦梦瑶轻喃一声,美眸微眯,死盯着浩渺苍天。

“异域。”赵云皱眉,眸光闪烁深意。

“天魔。”洛川山府中,楚灵儿俏脸瞬时惨白,叶辰认得出,她自也能认出。

“天魔竟能寻到冥界,着实让吾意外。”虚无上,冥帝悠悠道,“汝,怎么看。”

“该是六道轮回,显露裂缝。”帝荒淡道,至尊威势混合帝道法则,陡然攀升。

“有意思。”冥帝惬意的扭动了脖子,大帝之气势,瞬上巅峰,碾的苍天崩塌。

他之话语方落,便见虚无裂开,一道光柱,垂直落下,贯穿天地,无比粗壮。

整个阴曹地府,都为之动荡,一道漆黑光晕,无限蔓延,卷着魔煞,声势浩荡。

那是擎天魔柱,比昔年杵在北震苍原的那根更粗壮,足有万丈,闪着魔性之光。

冥帝与帝君皆动了,一步踏出,逆乱了法则,越时光长河,落在修罗海外。

不错,擎天魔柱位置,便在修罗海中。

冥帝与帝荒静立,瞥了一眼擎天魔柱,便望向叶辰,看得出,叶辰已放下了。

叶辰倒好,一双血眸,只盯着擎天魔柱。

三百多年前,为毁北震苍原的擎天魔柱,大楚九千万修士,战的近乎全军覆没。

正因他是圣体,可匹敌大帝,无数先辈无数后辈,都为他开道,为他粉身碎骨。

他并未让大楚失望,屠了帝,以残破圣躯,硬撞擎天魔柱,为大楚讨了血债。

他的眸,满是血泪,模糊了他的视线。

身后,十殿的阎罗,以及诸多准帝级天冥将,也接连赶到,一个个皆气势吞天。

“离开。”秦广王望见了下方叶辰。

“不用。”冥帝淡笑,体内飞出一缕仙光,化作了一杆战戈,悬在了叶辰身前。

那战戈,通体黝黑,刻满了帝之冥纹,不知何种年代,只知很久远,沧桑古老。

除了这些,便是帝道法则,交织缠绕。

此战戈,乃极道帝兵,乃冥帝本命帝器,是谓冥帝战戈,蕴含毁天灭地的力量。

冥帝此举,目的明显,是要将本命帝器,借给叶辰,融了帝器,堪与准帝斗战。

论与天魔实战,这里,叶辰最有话语权。

一世屠两帝,他之战绩,还在帝荒之上,纵观万古,屠帝的圣体,也仅他一人。

冥帝好意,叶辰自不推辞,任帝器融体。

随着帝器融入,他的气势,一路攀升,直逼大帝级,霸道圣躯,如黄金熔铸。

十殿的阎罗皆震惊,叶辰如今的威势,已凌驾在他们之上,若单挑,非他对手。

众人瞩目下,叶辰也上天了,立在帝君与冥帝身后,背影坚韧,如山一般巍峨。

四方苍空嗡颤,一座座大阵布列出来,无一例外,皆是帝道杀阵,铺满苍穹。

更多强者扑来,如潮如海,细数之下,竟有九千万之多,排成一个个修士方队。

冥帝与帝荒,未当场毁了那擎天魔柱。

沉寂万古,两大至尊早已忘了鲜血沸腾的感觉,如今天魔入侵,正好练练手。

叶辰底气也颇足,眸中,闪射黄金神芒。

在诸天万域,两次天魔入侵,皆是战的惨烈无比,究其根源,是因无大帝坐镇。

然,这里非诸天,而是冥界,一尊大帝、一尊大成圣体,这便是两尊至尊级。

两尊大帝级,如此阵容,绝对战力压制。

怕是,不等天魔域大帝降临,天魔大军就已被荡灭,人多咱不怕,没啥吊用。

而且,来一尊天魔帝,也着实不够杀。

叶辰战意最高昂,两次天魔入侵皆凄惨。

第三次,难得战力压制,定要伏尸百万,三百年来的血债,便用鲜血来偿还。

ps:后面还有一章,要晚些。(明天后天休息,会多更。)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