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 六道轮回(一)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 六道轮回(一)

一路默然,一路风尘,叶辰回了界冥山。

帝荒已在山巅等待,一起的还有冥帝,以及两大至尊大帝徒儿:冥绝和白芷。

“见过前辈。”叶辰上前,拱手俯身。

“汝可想好了,一入六道,或许会迷失在轮回,与死无异。”冥帝悠悠一声。

“死也要回去。”叶辰眸光,无比坚定。

“六道轮回的时光流,与冥界不同,冥界一日,六道百年,汝需耐得住寂寞。”

“冥界一日,六道百年?”叶辰皱眉。

“此物,你且收好。”帝荒拂手一储物袋,“待真正闯过六道轮回,才行打开。”

“晚辈明白。”叶辰将其封入了丹海。

“六道轮回与冥界隔绝,吾等纵乃至尊,也鞭长莫及,一切,还需靠你自己。”

“定不负前辈期望。”叶辰再次拱手。

“如此,上路吧!”两至尊皆单手结印。

旋即,便见虚无一颤,又是一道漩涡,其内漆黑,仅望一眼,便觉心神恍惚。

“一路珍重。”白芷难得露出轻语笑。

“期望再见,与你一战。”冥绝微笑,拍了拍叶辰肩膀,至尊徒儿,倒也爽利。

叶辰洒然一笑,一步踏出,扶摇直上。

在即将离去时,他回了,望了一眼界冥山,望了一眼地府,便转身踏入漩涡。

这一走,多半会是永别,再难相见了。

待他消失,黑色漩涡,缓缓敛于无形,其内溢出的气息,也被帝荒挥手抹净。

“汝以为,他有几成胜算。”冥帝笑道。

“十成。”帝荒想都未想,便给了答案。

“哦?”冥帝挑眉,“对他很有信心哪!”

“连楚灵都放得下,这世间...还有何种关,是他闯不过的。”帝荒微微一笑。

说到楚灵,一道倩影跌跌撞撞爬上了山巅,正是楚灵,神色凄美,泪眼婆娑。

“你来晚了,他已走了。”白芷轻语道。

“前辈,我与叶辰,今生...还会再见吗?”楚灵泪眼朦胧,希冀的望着帝荒。

“会。”帝荒温和一笑,“我等努力,绝不白费,他日,吾会亲自与他解释。”

楚灵哭了,默默转身,捂着自己下腹,安抚着她与叶辰的孩子,抹不干的泪。

她走后,白芷与冥界皆疑惑的望着帝荒。

两人都不傻,从帝荒与楚灵的谈话中,他们似听出了什么,似堪破了一秘密。

“如你们所想。”帝荒转身,静静仰看缥缈,似能隔着虚无,望见叶辰背影。

身后,白芷与冥绝对视一眼,都明白了。

此乃一场戏,一场大戏,由帝荒导演,由楚灵来完成,所谓尧舜,便是帝荒。

此番目的,便是磨炼叶辰,逼他涅槃。

所谓情劫,便是让他放下,也只有他放下楚灵,才有可能...闯的过六道轮回。

二人默然,心绪颇不平静,掀起波澜。

何等残酷的情劫,能想象出,叶辰那些时日,何等的痛苦,疼的撕心裂肺吧!

特别是白芷,难怪叶辰画她,总会描出楚灵的模样,忘记一个人,太过艰难。

事实再一次证明,她...的确不如叶辰。

无论战力,亦或心境,皆被全面碾压,她所谓的高傲,在叶辰面前,便是笑话。

叶辰再次现身,乃是一片黑色的焦土上。

焦土,一望无际,浩瀚无疆,大地漆黑,天色也昏暗,给人感觉...极为压抑。

“这便是六道轮回吗?”叶辰喃喃自语。

沉寂,死一般的沉寂,没有山岳长川、没有花草树木、没有星空月轮、没有生灵气息,入眼之处,尽是黑色的焦土。

叶辰寻不到目标,只得顺着一方向前行。

脚下,焦土疏松,一步一脚印,多见半掩的骸骨,不知何种年代,又葬了多久。

风中,还能听闻呜嚎声,如厉鬼哀鸣。

走在这里,便如走在空间黑洞,不见人影,幽寂枯暗,整个世界,就他一人。

俯瞰六道,他就如沧海一粟,渺小如砂砾,身形孤寂,连一道影子...都没有。

一步...两步...一天...两天...一年..两年...。

这一走,太遥远,也不知流去多少时间。

只知,自他进了六道,冥界已过一日。

冥界一日,六道百年,便是说,他已在这六道轮回之中,整整走了...一百年。

时光流与冥界不同,虽冥界仅一日,但六道中的百年,却要一分一秒的度过。

他从未驻足,顶着岁月风沙,在幽暗焦土上,孤寂的前行,连脚印都风化了。

可是,前路依旧是渺茫的,望不见尽头。

百年时光,气血磅礴如圣体,也变得疲惫不堪,头凌乱,衣衫染满了灰尘。

“六道轮回,就是永无止尽的孤寂吗?”

他喃喃声,乃是这个世界唯一的声音,无人回话,也无人说话,幽静的可怕。

还真如冥帝所说,他需...耐得住寂寞。

时光流逝,岁月如梭,又不知过了多久。

直到前方,一座不知延伸多少万里的关隘,映入他的眼帘,他这才微微驻足。

六道百年来,他第一次停身,静静凝望。

那关隘巍峨庞大,站在其下,恍若蝼蚁,它冰冷死寂,不知屹立了多少岁月。

关隘前,坐有两尊鬼的石像,如山如岳,凶神恶煞,似若守门神,巍然不动。

关隘上,刻着三个猩红大字:地狱道。

叶辰站定,仰看地狱道三字,三字如三座巨山,气势恢宏,压得他喘不过气。

地狱道,便是六道轮回中的第一道关。

心里这样想着,他迈了脚步,进了关隘。

一步,真好似踏入了地狱,上方雷霆肆虐,一道道雷电劈落,贯穿了天与地。

下方,漆黑的火海汹涌,翻滚着惊涛骇浪,每一片火浪,都好似能吞天灭地。

叶辰一个晃神,便被滚滚火海淹没了。

他手掌成刀,劈开了火海,冲脱而出。

然,天降雷霆,将劈翻出去,圣体也皮开肉绽,还未落下,便有被火海吞没。

这雷与火,甚诡异,火烧身躯雷劈元神。

他的圣躯,四肢百骸、五脏六腑和奇经八脉,甚至于每一滴血,都受着灼烧。

他的元神真身,无时无刻,不在撕裂。

纵是经历过炼体与炼魂的他,一时间,也难抗这撕身疼痛,忍不住的嘶吼咆哮。

“六道轮回之地狱道,百年锻体之痛。”

冥冥中,似是有冰冷声,响彻地狱道。

一百年?叶辰双眸血红,不过十几息,便已痛的撕心裂肺,更遑论的一百年。

“六道轮回第一道关,便如此恐怖吗?”

叶辰咬牙,艰难前行,走的每走一步,都痛入骨髓,都痛入灵魂,难以承受。

界冥山山巅,冥帝与帝荒,静静伫立。

他们面前,悬着一道水幕,水幕之中显化的,正是六道轮回地狱道中的画面。

身侧,冥绝与白芷的脸色,已惨白无比。

每一秒中,叶辰的圣躯,都在皮开肉绽,每一秒中,他的元神,都在不断撕裂。

此画面,莫说是亲受,仅仅看着都疼。

还要一百年,是要把人折磨致死才算完?这只是第一道关,后面的会更可怕。

“师尊,界定便是百年吗?有无可能提前破关。”冥绝与白芷望向冥帝和帝荒。

“一分不多,一分不少,他若能撑过百年不死,才算破关。”冥帝悠悠一声。

说着,冥帝微不可查的瞥了一眼帝荒。

这一关,帝荒曾闯过,他该是比任何人都知...地狱道的可怕,那种痛,太恐怖。

帝荒不语,只静静看着,神眸古井无波。

昔年,他能闯的过,便坚信叶辰也撑得到,对于圣体的后辈,他从未质疑过。

若是连地狱道都闯不过,那才是辱没圣体威名,一世屠两帝的人,无畏前路。

地狱道,叶辰双腿颤抖,还在艰难前行。

白芷他们几句话的时间,地狱道已是几年,雷与炎,已将叶辰摧残的不见人形。

每一道雷霆,都能在他元神上留下一道伤痕,每一道炎火,都让他圣躯崩裂。

时间流逝,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踉踉跄踉的他,荒古圣躯不知多少次被焚毁,元神真身又不知多少次被湮灭。

可他还站着,双腿弯曲,在锻身中重生

地狱道无人,没有生灵,只有雷霆炎火。

他在忍受撕身之痛时,更要对抗那百年的孤寂,一旦意志被磨灭,便是败了。

不知第多少年,他的眸子,变得木讷,空洞到无丝毫情感,就如行尸走肉一般。

他已痛到不痛,一日日一年年,在雷霆炎火下,忘却了痛的感觉,习惯了痛。

一股强大执念,支撑着他前行:回家。

对,回家,死也要回去,故乡在等他。

漫长的岁月,每一分每一秒,都如一把刻刀,将他刻的满目疮痍,千疮百孔。

当黑色炎火湮灭,当凌天雷霆不再劈,这百年时光,才真正迎来了那个终点。

他走出了,撑过了地狱道百年锻体之痛。

眼前世界,又是无边的焦土,还是沧桑的孤寂,如蝼蚁的他,再次踏上征程。

身后,地狱道轰然崩塌,化作了无尽历史尘埃,就好似它,就从未存在一般。

[m..]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