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一千八百零五章 找地喝点呗!

第一千八百零五章 找地喝点呗!

“有些迫不及待了。”叶辰猛吸一口气。

莫名的,心间还有些紧张,通灵契约已印下,他随时都有可能...被通灵至诸天。

将要回故乡,怎会不激动,太想家了。

于他人而言,他死了也只不过一两年,但于他自己而言,却已过了千年岁月。

一路太疲惫,心已老了,想落叶归根。

一侧,青川眸光灿灿,狠狠搓着手掌,跃跃欲试,看其样子,比叶辰还激动。

试想,叶辰若回去,诸天必定炸开锅。

他不用去看,也知世人的表情何等精彩。

还有洪荒大族的太子们,各个牛逼哄哄,没少欺凌四方,造下太多滔天血劫,而荒古圣体叶辰,将会是他们的噩梦。

青川越想越亢奋,脑海已在想象那画面。

想着想着,他不由笑了,搁那埋脑袋乐呵,看的众人皆挑眉:这货,有病吧!

青鸾干咳,一脚将青川踹一边儿去了。

青川尴尬,不可否认,他是有点兴奋了。

山峰不并平静,不断有人来,男女皆有,修为都不怎么高,最强的才是圣人。

他们,来自各族,也如青川,以通灵兽的身份留在诸天,皆自诸天归来不久。

见到叶辰时,众人激动的差点跪那了。

圣体叶辰早已死,诸天万域谁人不知,他所缔造的神话,至今还在星空传颂。

可谁曾想,圣体还活着,而且在灵域。

就在前不久,他又逆天屠了一尊半帝,半帝也是帝,算起来,一世屠三帝了。

能得见传说中的狠人,实乃三生有幸。

叶辰微笑,并未闲着,一个接一个询问,询问众人的宿主,说不定还是熟人。

遗憾的是,没能寻到,一个都未听过。

青鸾办事效率很高,将众人宿主的详细资料收集,交予叶辰,以便叶辰去寻。

一切为安全着想,将那些宿主带回大楚,再行通灵召唤,也免得途中出意外。

“近日便在我族住下,没事别往外跑。”青鸾笑道,“需借你们的通灵契约。”

“明白。”众人忙点头,各个乐呵呵的。

“与圣体叶辰待久了,出去倍儿有面子。”

“就欣赏你们这样的。”叶辰深沉道。

“小子,安心走吧!你媳妇我帮你照看。”冥绝拍着叶辰肩膀,露出两排白牙,虽是笑着,可那笑,咋看咋不正常。

“将要走了,咱找地喝点呗!”叶辰意味深长道,搂了冥绝脖子,也不管人冥绝愿不愿意,拖着便走,直奔山峰深处。

很快,便闻惨叫,鬼哭狼嚎,霸气侧漏。

遥看而去,他俩去的那山峰,轰轰隆隆。

那是叶辰在大展神威,攥着冥绝一条腿,一次次砸在地上,不是吹,朝死摔的。

众人嘴角抽搐,特别是各自的通灵兽们,心里咯噔噔的,不用去看,听着就疼。

早闻圣体叶辰脾气不怎么好,一言不合就开干,今日得见,果是传说中的尿性。

再瞧楚灵、白芷和青鸾,人仨姑娘倒默契,一人握着一面小镜子,只顾理秀。

不知为啥,听着那惨叫,心里莫名的爽。

就是开心,就是想笑,你说神不神奇。

不久后,叶辰晃晃悠悠回来了,脸上的爽字,乃是一大大的特写,板板整整。

至于冥绝那厮,刚从鬼门关逛了一遭,正搁那呼呼大睡呢?被叶辰挂树上了。

一个小插曲过去,众人纷纷离了山峰,将这最后的时间,留给了叶辰和楚灵。

山峰幽寂,真成了二人世界,无人打搅。

外界,热闹非凡,诸天灵界很是自觉,昭告了灵域,奉圣体叶辰为灵界圣主。

此消息一传出,灵域震动,四方来投。

各族无人反对,更牵动了诸多的散修,灵域的凝聚力,因叶辰...攀升到了巅峰。

第二日,身在灵域的转世人,齐聚山峰。

叶辰亲自下厨,做了一桌桌珍馐美味。

画面是煽情的,有泪有笑,说着前尘往事,念着峥嵘岁月,也望着大楚故乡。

这里没有圣主和部下,有的只是故乡人。

所幸,转世都还活着,只待叶辰回诸天,寻到那一个个宿主,便可召唤他们。

夜,逐渐深了,故乡人喝的伶仃大醉,勾肩搭背,摇摇晃晃下山,满目的蹉跎。

“激不激动。”楚灵挽着叶辰,扑闪着美眸,不谙世事的笑,如似一个小丫头。

“激动。”叶辰笑看虚无,神色沧桑,似能隔着无尽的缥缈,望见大楚山河。

诸天万域的星空,还是那般浩瀚深邃。

流沙徜徉,飘向深处,无始端无终点,聚成了星河,见证了沧海桑田的变迁。

一颗颗星辰,闪烁着光,勾勒美妙画面。

星空中,一倩影默默前行,白衣白白披风,通体萦着仙霞,绕着绚丽仙光。

她,真如凌霄的仙子,不食人间烟火,不惹凡世纤尘,风华绝代,圣洁无暇。

这女子,仔细一看,可不正是姬凝霜吗?

她容颜绝世,却也憔悴,眼角还有泪痕,娇躯单薄,眸子暗淡,凄美惹人怜。

解了封禁,她终是出了忘川,出了玄荒。

她如游魂,已不知浪荡了多久,想回大楚,可那片山河,再无一个叫叶辰的人。

一颗古星前,她驻足了,定身了很久。

此古星,已远离诸天繁华,无限接近宇宙边荒,其内有生灵,但却皆是凡人。

“化凡星。”她轻声呢喃,并未来过这古星,但神海星空图中,有它的标注。

其名化凡,也的确平凡,无修士踪迹。

她踏入了,前世今生三百年蹉跎岁月,有些累了,要在此隐世,不问世间纷扰。

她会在这里生下孩子,做一个平凡的人。

化凡星上最高的一座山巅,她轻轻落下。

古星不大,却也有大山坐落,有长川东流,大山之下和长川之畔,皆有小村落。

一切皆普普通通,平凡安逸,宁静祥和。

正看时,突见寒风肆虐,卷着洪荒气,暴虐而嗜血,滚滚乌云,遮了浩宇星空。

姬凝霜回,望向身后虚天,有一道人影幻化,乃是一老者,大长蟒袍烈烈。

那是一尊准帝,血飘荡,气血磅礴,一双老眸猩红,深邃无边,如若幽渊。

“梼杌族。”姬凝霜颦眉,自出了忘川,听得最多的便是洪荒大族,而梼杌族,便是洪荒大族中的大族,绝对可怕。

“本是路过,不成想,竟是遇见了瑶池仙体,着实造化。”血老者舔了舔舌头,神色贪婪凶狞,眸闪烁淫.秽之光。

“诸天与洪荒,早有休战协定,前辈此番,要再次挑起战火吗?”姬凝霜道。

“偷偷灭你,谁会知晓。”血老者狞笑,探了干枯老手,要将姬凝霜镇压。

准帝一掌,何等恐怖,苍天已崩塌下来。

姬凝霜神色凝重,倒是想逃,可问题是,早已被准帝威禁锢,丝毫动弹不得。

然,就在此一瞬,一只晶莹玉手突兀显化,不知出自何方,自遥远时代拍来。

当场,血老者便拍飞,横翻出去足八百丈,霸道神躯炸裂开来,险被绝灭。

姬凝霜惊异,未想到小小古星,竟还有强大修士,必是准帝,很可怕的准帝。

“是谁,滚出来。”血老者勃然震怒,幻化了本体,如山庞大,狂暴之气汹涌,酒缸大的血眸,死死盯着一方苍空。

他的怒吼,便未得到回音,又是一只晶莹玉手,隔着浩渺拍来,绚丽而圣洁。

此一掌,更霸道,上一瞬还牛逼哄哄的血老者,这一瞬便又被打回了人形。

鲜血,如雨倾洒,荡满苍穹,染红天地。

这下,梼杌族血老者怂了,想都没想,转身便遁,很显然,他远不是对手。

“多谢前辈搭救。”姬凝霜拱手俯身,对那方行了一礼,这可是救命的大恩。

但见那方,有一青衣女子浮现,缓缓而来,步法诡异,如若踏在时光长河上。

她的身体,并无仙光萦绕,平平凡凡,无半点修士气息透露,就如一个凡人。

姬凝霜看的出,她已返璞归真,仅两掌,险灭准帝,必是逆天级的大神通者。

再说她之容颜,堪称绝世,完美到无暇,美眸清澈,让世间一切,都暗淡了。

青衣女子到了,虽已到近前,但在姬凝霜眼中,却比梦还遥远,渴望可不可及。

“天谴。”青衣女子轻唇微启,神情淡漠,一语如天籁,很是动听,眸子静静望着姬凝霜下腹,一眼便能瞧出端倪。

“帝萱。”姬凝霜也轻喃,怔怔望着青衣女子,眸光定格在她眉心的那道纹路,那是一道帝纹,代表着一人的身份。

“她...仙武帝尊的妹妹?”姬凝霜神色恍惚,那道帝纹她认得,整个诸天万域,眉刻帝尊神纹的,绝寻不出第二人。

帝尊的妹妹,传说中的存在,竟还在人世,姬凝霜平寂的心境,泛起了波澜。

“跑,再跑啊!”两女轻喃时,大骂声自天传来,先前逃遁的梼杌族血老者,又回来了,而且,是被人打回来的。

再看打他回来的人,还真是一个熟人,乃是仙武帝尊座下第六神将:花倾落。

唯一一个敢在帝劫下溜达的...就是他了。

要不咋说是神将,猛地很,梼杌族血老者,堂堂一准帝,愣是被他踹死了。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