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一千九百六十一章 帝道缥缈

第一千九百六十一章 帝道缥缈

天尊遗迹,叶辰现身,杵在一座山峰上,极近遥望。

入眼,便见一片浩瀚无疆的沃土,大山淋漓,长川滚滚,一片荒林,郁郁葱葱,灵力极其浓厚,有云雾缭绕,笼暮在氤氲下。

“不比南楚小。”叶辰沉吟,继而收眸,内视己身,现修为,被一股神秘力量压制,莫说他,连混沌鼎级别,也一样被压制。

仅看被压制的级别,就能看出,这天尊遗迹,比玄荒的远古遗迹段位高。

远古遗迹虽也压制修为,但却压制到准圣。

心里想着,他下了山峰,直奔深处。

一路走来,多见血雾飘飞,还有残肢断臂,一瞧便知经历了大战。

一座岩壁下,他缓缓定身,岩壁染满鲜血,本是有意境,但却被破坏了。

停身未多久,他便转身,步入一片荒林中。

荒林古木参天,蔓藤垂落,看不出其年岁,这里的血腥气更浓郁,随处可见一滩滩血肉,更有尸体,死相极惨,浑身宝贝也被打劫一空,多是诸天的人修,并未见到半个洪荒族躯体。

“小辈,宝物交出来,允你安生死法。”叶辰正走时,一道阴笑声幽幽响起,但见空间扭曲,一蒙着紫金袍的人走了出来,看不清其面容,只见那双眸子,闪烁森然之光,如若蛇蝎。

叶辰挑眉,仅扫了一眼,便看穿了他的真容和本源,本身修为乃大圣,而且还是诸天人族,至于所属何种势力,他认不出。

“你很不听话。”紫袍人幽笑,掌心有秘术演化。

“这般牛气,为嘛不去打劫洪荒族人。”叶辰不由冷笑。

“吾改主意了,要将你炼成傀儡。”紫袍人一点不羞怒,当即出手,幻化虚幻大手,抓向叶辰。

“真逗。”叶辰撇嘴,秘术都未用,一拳轰了过去。

一击,那虚幻大手被轰穿,饶是紫袍人,也蹬蹬后退,整条手臂都炸裂了,一招完败。

“怎么可能。”紫袍人脸色骤变,打劫了这么多人,没见过这么强的。

“在外你是大圣,进来遗迹,还敢狂纵。”叶辰一步登天,金色大手压下,方才止住身形的紫袍人,被其一掌碾成了血肉。

“饶命。”那滩血肉中,紫袍人的元神遁出,亡命逃窜,满眸的恐惧。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削。”叶辰幻化了一柄金刀,一刀扫过,还真就给紫袍人削了,大圣级的元神,在其刀下瞬间葬灭。

“从来都是我抢别人,还敢抢我的。”叶辰嘁了一声,大手一挥,收了紫袍人的储物袋,正是穷的叮当响,不管是啥他都收。

搞完这些,他辨认了一下方向,便直奔一方而去。

那个方向,有轰隆声,远远眺望,还能得见山岳崩塌,荒林成片倾倒。

越过了荒林,乃一片群山,的确有人大战,其中一个,他还认识,乃天蝎族的太子,虽蒙着黑袍,虽用秘术遮掩,却难挡他窥看。

与天蝎斗战的人,乃一紫青年,笼罩在黑袍下,眸子如星空深邃,气血澎湃,其血脉本源,甚是古老,有神秘力量潜藏。

他很诡异,明明有血有肉,可身体偏偏是虚幻的,天蝎太子的攻伐虽强,可每一宗攻击,皆透过他虚幻身体,打到了空处。

“帝道缥缈?”叶辰轻喃,盯着那紫青年,好似认得那身体虚幻的神通。

帝道缥缈,也属极道仙术,其本质,乃一种夺天造化的空间道法。

身在帝道缥缈状态,可在界定时间内,将身体虚化,虚化的身体,无视外界攻击,更加可怕的是,他的攻击,是绝对有效的。

“只是听过,从未见过,果是玄奥。”叶辰眸光熠熠,在暗自推演着帝道缥缈,期望能从其中,寻到一些奥妙,无视外界攻击,自身攻击却有效,这是神级挂啊!

“你到底是谁。”天蝎太子怒吼,双目猩红如血,斗了不下百回合,愣是啥都没打着,他也算身经百战,可第一次遇见这般诡异的对手。

“你猜。”紫青年悠笑,踏着无上的道蕴,于虚天闲庭信步,还真就无视天蝎太子的攻击,其身侧,还有诸多古老异象似隐若现。

“找死。”天蝎太子震怒,顿开外道法相,乃一片漆黑的荒土,欲以此法,禁锢紫青年。

“此法,对本王无用。”紫青年冷笑,无视天蝎太子异象的束缚,万千道法融一指,直攻天蝎太子眉心。

天蝎太子色变,忙慌遁走,他的攻击无效,可对方攻击却有效。

他倒是想走,可已晚了,

紫青年一指,隔着空间,一指洞穿了天蝎太子眉心,刺目的鲜血喷薄,天蝎太子身躯轰然倒地,竟是被一指绝杀了,人都死了,可双目中,却还有惊恐色。

堂堂天蝎族太子,何等的尊贵,何等的强大,除却帝子,鲜有敌手,却是被对方一指秒了,而且,直到死,他都不知对方是谁。

“诸天卧虎藏龙的。”叶辰唏嘘,能一指秒了天蝎太子,紫青年的战力,已与帝子齐肩了,尴尬的是,他从未听过这号人物。

“人言圣体气盖八荒,今日一见,世人诚不欺我。”叶辰唏嘘时,紫青年走了古来,手中还提着天蝎太子的尸身,看样子,要拎出去炖锅一汤,洪荒族的太子,浑身上下皆是宝贝。

“能看透周天的遮掩,道友这眼界,祖传的吧!”叶辰悠笑道。

“这话我爱听。”紫青年笑了,收了天蝎太子尸身,拎出了酒壶,还不忘递给叶辰一壶,“屠了帝的狠人,到哪都自带光环。”

“怎么,不准备自我介绍一下?”叶辰接了酒壶,还不忘调侃一声,“我得回去告诫我大楚的人才,日后见你,得躲远点。”

“东周武王,淞羽。”

“大周皇族?”叶辰不由挑眉,没听过淞羽,却听过大周皇族,乃一脉古老的王朝,其所处时代乃荒古中期,年代极为久远,与大楚皇族、大夏皇族和大汉皇族,并称荒古四大王朝。

其中,大楚皇族后裔,便是楚皇一脉,他曾听大楚皇嫣提起过,而大夏皇族的后裔,便是如今的大夏龙朝,曾出过一尊大帝,至于大汉皇族,相传,早已在荒古末期的混战中葬灭了。

“又是一脉庞然大物。”叶辰啧舌,“你该与我家楚皇有的聊。”

“聊,回去聊。”淞羽说着,随手扔了酒壶,便奔着一方飞了过去,其后,还有一道大骂声传回来,“你个小泥鳅,哪跑。”

叶辰抬眸,眺望苍空,才见淞羽正追一人,而他口中的小泥鳅,可不是真的小泥鳅,乃是洪荒血鳅族,本体跟泥鳅有点像。

看那血鳅的气势,就算不是太子,也起码是个皇子,血脉强大,却被淞羽追的漫天乱窜,看样子,俩人不是第一次干架了。

要不咋说他是血鳅呢?与泥鳅长得像,不是一般的滑溜,跑的贼快,那身法,同阶中鲜有人能比,跑的快,就是不跟淞羽打。

“见你追杀洪荒族,俺就放心了。”叶辰意味深长一声,转身登入虚天,继续往深处走,既是遗迹,机缘造化多半会在深处,那才是帝子的战场,此番跑进来,就是给诸天帝子助战的。

天尊遗迹很热闹,轰隆声此起彼伏,杀人越货的、抢夺机缘宝物的,比比皆是,总有那么些个自持强大的,纵干不要脸的事。

正是因为杀戮,好好的一座遗迹宝藏,愣是成了一片斗战的战场,随处可见鲜血和骸骨,连空中,也有血雾飘飞,遮了苍空。

前方,已到一片沧海,叶辰踏海而行,神识散开,不忘寻机缘。

别说,这沧海之底,的确有宝物,乃一法器碎片,只有婴儿巴掌那般大,看起形状,乃是一尊铜炉破裂后的碎片,而那尊铜炉的级别,绝对是准帝兵。

“不要白不要。”叶辰挥手摄出,扔进了混沌鼎,任由它吞没。

“你特么有病吧!”方才走出沧海,叶辰便闻大骂声,听得叶辰眸光一亮,那骂声,他很熟悉,很显然,大骂的人是个熟人。

未等他侧眸,两道狼狈的身影,便直奔这边来了,连滚带爬的。

仔细一看,正是夔牛和小猿皇,各个身形狼狈,看架势是被追杀。

再瞧追杀他们的人,蒙着一层金袍,气势吞天,荡的沧海波涛万丈,一双血色的眸,闪烁幽光,嘴角微翘着,戏虐而玩味。

“正愁找不着洪荒族呢?”叶辰狠狠扭动脖子,看得出,那金袍人乃是洪荒族人,并非皇子、太子和帝子,乃是洪荒族老辈,其本身修为是准帝,进了天尊遗迹,境界也被压制到圣王。

说话间,夔牛和小猿皇已到,受伤不轻,剧烈咳血,特别是夔牛,脊骨都被扯出半根,伤痕处,还有洪荒之气萦绕,化解他精元。

小猿皇也好不到哪去,胸前的血窟窿最瘆人,是被一指戳出来的。

“道行不到家,就别进来浪嘛!”叶辰一人塞了一把丹药。

夔牛和小猿皇愕然,看了叶辰,先是愣了一秒,而后试探性道,“老七?”

“高兴不。”叶辰露出了两排雪白的牙齿。

“高兴,太高兴了。”夔牛和小猿皇纷纷起身,腰板挺不是一般的直,底气也变得不是一般的族,有叶辰在,那还怕个鸟,遗迹中清一水的圣王,同阶无敌的荒古圣体,都能他打哭了。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