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一千九百七十九章 杀东神,诛圣体

第一千九百七十九章 杀东神,诛圣体

轰!轰隆!

乾坤震荡,惊颤九霄。

二对二的阵容,一方夫妻档,一方洪荒两帝子,斗的天崩地塌。

天蝎化了本体,身躯巍峨如山岳。

金猊开了禁法,战力暴增。

然,他们这些,貌似没吊用,天蝎个头虽大,度却被姬凝霜压制,庞大的身躯,一道道沟壑森然可怖,有猩红鲜血喷薄。

至于金猊,更凄惨,战力虽暴涨,可对道的领悟,却远不及叶辰,直攻道根的道剑,着实让他苦不堪言,一次又一次喋血。

圣体叶辰强横倒也罢了,那东神,竟也这般可怕。观战的洪荒人,惊异声不断,能压着一尊帝子打,这战力,何等吓人。

此二人天赋如此之高,必须死。洪荒准帝们,眸中也闪射寒芒,他们眼光何其毒辣,自看得出叶辰与姬凝霜的逆天潜质,这等妖孽,若给其足够时间,于洪荒而言,必是滔天大祸。

继续召唤大军,继续召唤帝子。更多的洪荒人,捏碎了玉简,已打定心思,无论付出多大代价,都要将叶辰二人诛灭。

收到求援信号,还在追杀诸天帝子的洪荒大军,纷纷变了方向,直奔这片天地杀来,几十尊的洪荒帝子,也接调转了矛头。

还在遁走的诸天帝子,见洪荒不再追杀,纷纷定身,神色诧异。

很显然,比起我等,洪荒有更想杀的人。玄古帝子天朔登临峰巅,望看遥远天际,喃喃道,多半又有帝子级被围了。

该不会又是冥绝吧!白芷干咳,先前被冲散,的确没瞧见冥绝身影,保不齐被围的人,又是冥绝那厮,总是让人不省心。

咋地,这么期望我被围?悠笑声响起,冥绝于山巅上显化了真身,身侧还有萧辰,俩人形态皆狼狈,浑身伤痕,气血萎靡不振,通体淌流着鲜血,一瞧便知,被洪荒追杀的很惨。

这次倒跑得快。白芷白了一眼冥绝,别丢了你师尊的脸。

嘁。冥绝不以为然。

去瞧瞧吧!若真是其他诸天帝子,也好相助。萧辰吞了一颗灵药,提着大戟下了山巅,恢复力倒也霸道,气势又上巅峰。

冥绝白芷和天朔齐动身。

如他们,被打散的诸天帝子,再次聚拢。

其中,也有那么些个不是帝子,但却与帝子战力齐肩的人前往,诸如日月神子炙炎,诸如东周武王淞羽,诸如洪荒麒麟九尘,皆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哪热闹,就喜欢往哪凑得狠人。

天尊遗迹又一次大乱,皆因修士军队奔腾,此番围杀,阵仗更甚冥绝和萧辰那次,细数洪荒强者,不下三百万,杀气腾腾。

杀东神!

诛圣体!

这等暴喝,响满四海八荒。

此话被诸天帝子听闻,神情皆变的奇怪,算是搞明白洪荒此番针对的是谁了,那一对夫妻,个顶个的猛,难怪洪荒这般阵仗。

轰!砰!

四方围杀之际,叶辰他们所在的那片天地,震动和轰隆更是浩大,苍空炸裂,沃土崩塌,鲜血如雨,点缀着千疮百孔的天地,帝子级的斗战,昏天暗地,混乱到满目疮痍,亦触目惊心。

玩大了。叶辰一剑斩退了金猊,抽空望了一眼四方,隔着很远,还能望见一片漆黑的汪。洋,那是海,是人潮聚成的海。

越热闹越好。姬凝霜轻语传音,对叶辰深意一笑,那双灵澈的美眸,不染世间污浊,眸的深处,还有一丝雷电一闪而过。

叶辰挑眉,望见了姬凝霜眸中的一丝雷电,先是一愣,而后便笑了。

杀。金猊帝子扑至,祭了一条锁魂链,捆向叶辰元神。

叶辰冷叱,挥手一剑将其斩断,翻手一掌,将金猊打的大口喷血,可惜金猊是帝子级,若是太子级,此一掌,足能拍死他。

金猊稳住身形,勃然震怒,披头散的他,哪还有半点帝子威严,倒更像是一疯子,了狂的嘶吼咆哮,怒到了肝肠寸断。

叫,再让你叫。叶辰一剑劈来,剑在落下时,豁然变的百丈庞大,划开天地,劈的金猊半跪,一口老血喷的霸气侧漏。

啊!

金猊帝子疯狂,顿化本体,身躯巍峨如山岳,血眸硕大如酒缸,在其面前,叶辰就小的可怜了,一脚就能给他踩死的那种。

可叶辰是谁,盖世的狠人,也有秘法,霸体外相再开,拔高百丈,手中的道剑,也相应变大,个头虽不及金猊,却也差不多。

一个金猊本体,一个霸体外相,两个庞然大物,缠斗在了一起,大战波动毁天灭地,观战的洪荒强者,一片一片遭了波及。

可以得见,金猊依旧不行,频频受创,喷薄的鲜血,聚成小溪流,崩飞的骨头,炸裂在虚天,一次次被打爆,一次次又复原。

叶辰气血升腾,不用道剑,只用金拳,打的金猊帝子血骨横飞。

还是那句话,打败帝子容易,斩灭帝子难,大帝之子帝道传承,血脉何等强大,恢复力何等霸道,哪怕打倒帝子只剩一滴血,还是能重塑金身,这等存在太难杀,既是帝子可怕之处。

叶辰不敢松懈,一拳接一拳,拳拳见血,不给金猊喘息的机会。

另一方,天蝎帝子也够凄惨,被姬凝霜卸了一臂,硕大的头颅,都被削去半颗,本体不是对手,化作人形,依旧不敌姬凝霜。

混蛋。天蝎族强者暴喝,登天杀来。

杀。金猊族强者也坐不住,哗啦啦一片,这多强者在此观战,若让叶辰与姬凝霜把帝子灭了,那才扯淡,此战得群殴。

一念花世界,开。姬凝霜轻叱,漫天花瓣倾落,虚幻而绚丽,每一朵花瓣,皆萦绕着道则,融于天地,逆天了大乾坤。

旋即,姬凝霜消失了,与其一道消失的,还有天蝎帝子。

她开辟了异空间,那一年花世界,乃一宗帝道仙法,遁身的法门。

化宇为尘。叶辰也冷哼,凝了尘空间,遁入其中,连金猊帝子,也一并被其拽了进去,单挑就是单挑,可不能被群殴。

找,找。两家强者纷纷暴喝,很明白叶辰与姬凝霜的寓意,这是要强杀帝子啊!他们需尽快寻到那异空间和尘空间,晚一秒,他们家的帝子,就有被灭的可能,此一事很棘手。

几千强者,皆开窥看神通,一寸寸的找寻,脸色不是一般的难看。

至于其他洪荒种族,却都跟没事人似的,人都没了,还杵那不动,甚至还有些幸灾乐祸,反正不是我家帝子,死了不心疼。

洪荒唇亡齿寒,此番道理,尔等不懂?金猊和天蝎准帝怒喝。

找,找,快找。被这两族一喝,其他洪荒种族纷纷加入了进来,来是来了,也都在找,却是装模作样,就是不办正事儿,有那么几个人,还打定一种心思,纵是找到,也不会说,巴不得金猊帝子和天蝎帝子被灭,也算是变相的削弱二族。

这边在找,可异空间和尘空间中,却大战火热。

天蝎帝子被压着打,金猊帝子也被压制,已被打的身躯近乎报废。

他们倒是想出去,可异空间和尘空间很玄奥,破开是需时间的,叶辰和姬凝霜自不会给他们时间,也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

单挑多好,无人打扰。叶辰攻伐霸绝,秘术神通一套接一套,而且还乐呵呵的,先前你俩,可是争着抢着要把我灭了。

杀。金猊帝子疯狂,双目猩红,燃烧血脉本源,攻杀叶辰。

你差远了。叶辰冷声铿锵,一掌掀翻了金猊。

啊!金猊嘶吼,欲要起身再战。

给我下去。叶辰凌天又一掌,方才起身的金猊,整个一大字贴地上了,他还想起身,可叶辰已到,一手掐着他的脖子,生生摁地上了,另一手,握着大罗神鼎,朝着金猊头颅咂去。

噗!

金猊帝子硕大的头颅,被当场砸爆,其元神,被叶辰一手扯出。

杀杀杀。纵只剩元神状态,可金猊帝子却依旧在咆哮,欲要挣脱,却是不能,没有了肉身,他之战力,不足六成,巅峰状态都不是叶辰对手,更遑论,只剩不足六成的战力。

下辈子再杀我吧!叶辰冷哼,掌指施力,寂灭道则随之运转,生生抹灭了金猊神智,只留元神之力,被混沌鼎给吞了。

又一尊帝子葬身,到死都带着不甘。

灭了金猊,叶辰踉跄了一下,前后连拼两尊帝子,他消耗颇大,嘴角溢血不断,一把把丹药往嘴里塞,竭力恢复着自身消耗。

此一瞬,尘空间崩塌了,乃是自外被攻破的。

可是,一切都晚了,金猊已死。

叶辰被逼出,脚踏太虚步,登上了虚无,必过了金猊强者的攻击。

轰!

不待金猊强者杀上虚天,苍穹便炸裂了,一道元神体跌落了出来。

那是天蝎帝子,肉身也被崩灭,只剩一道元神,燃烧了元神之力,拼力破开了异空间,疯狂的逃向天蝎强者那边,救吾。

救帝子。天蝎准帝嘶吼,杀上了虚无。

灭。姬凝霜一语清冷,眉心射出一缕仙光,乃叶辰赠予的小盾牌,帝兵碎片铸造,专守元神,也专斩元神,真身的克星,一路洞穿了空间,射向天蝎帝子,此一击,是绝杀一击。

噗!

万众瞩目下,天蝎元神被斩中,瞬间化成烟云,前来救援的天蝎强者,愣是没赶上,待到杀至,能听闻的,只是天蝎的嘶吼。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