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零一十章 没收

第两千零一十章 没收

?

夜的死寂星辰,陷入宁寂。

叶辰又坐那疗伤。

至于某人,还是摇头晃脑不着调,不知哪来的火气,一不留神儿,全撒叶辰身上了,得亏叶辰没事,若被灭了,那才扯淡。

三个时辰后,叶辰才起身。

继而,便见天地风云大作,人王布下了法阵。

此次,他倒是靠谱,法阵虽玄奥,却难要叶辰的命。

轰!砰!轰!

沉寂没多久的星辰,又起轰隆。

接下来很多时日,叶辰皆是这般渡过的,每日每夜都在尝试破阵。

一日,两日,一月,一年,两年……。

正如人王所说,试阵的时间颇久,会是一段漫长的岁月。

眨眼,十年悄然而过。

十年间,两人都未出过星辰,与世隔绝,这颗死寂古星,也从未见人影降落。

十年岁月,叶辰对阵法的造诣已登峰造极,帝道伏羲九九八十一阵,他尝试了无数遍,每一阵,皆有破解之法,于八卦的领悟,也甚得精髓,人王对其的磨炼,很好的弥补了他的不足。

这十年,星空也甚平静,小的摩擦不少,并无大的战乱。

一切,皆归功于洪荒,他们不做乱,便鲜见战争。

没办法,十年前的应劫狂潮,波及整个诸天,洪荒大族也未能幸免,每一个种族,九成以上的准帝巅峰级,都应劫入世了,没有他们做坚实的后盾,便没有底气,也不敢太过造次了。

这是休养生息的十年,难能可贵。

夜晚,皎洁的月光洒满古星,熠熠生辉。

这一夜,已是第十一个年头。

岩石上,人王拎着酒壶,喝得津津有味,一手又在拈指演算。

至于叶辰,静坐在岩石下,亦如十一年前,沉默寡言,敛去了昔日的锋芒,特别是他的双眸,古井无波,仔细凝看,还能得见一道八卦似隐若现,八卦的奥义,已尽数烙印在他眸中。

时而,他会抬首,望一眼星空。

十一年了,他也想故乡了,也想自己的妻子,还有两个小家伙,他们已十三岁了,已是少年少女,不知可还记得他这父亲。

“想家了?”人王悠悠道。

“还需多久。”叶辰淡淡道。

“这要看你之造化。”人王打了个哈欠,“帝道伏羲九九八十一阵,你皆破了,足能应付这世间的阵法,接下来,吾会传你造阵之法,快的话,百年足矣,慢的话,三五百年也是有可能的,造阵不比破阵,它更繁琐更玄奥,其内精髓无穷尽。”

“我能否先回家看看。”叶辰希冀道。

“不能。”人王回的干脆,“十一年而已,所谓的修行,方才开始,修士一途,走的便是孤寂路,你要适应,因为将来的你,会比此刻更孤寂,这便是圣体,背负着荣耀,也扛着孤单。”

人王此话,叶辰明白的很。

他是荒古圣体,寿元远多于其他修士,会活的更久,不出意外,他会亲眼看着亲人好友一个个倒在岁月中,只留他一人独自前行,顶着风尘岁月,直至老去死去,倒下时不会有人送行。

风拂过,撩动了他潜藏心底的悲意。

他这一生,可喜也可悲,大多岁月,皆在路上,一次次永无休止。

“莫多想了。”人王取出了一部古卷,将叶辰的心神塞了进去,其后,还有缥缈话语传入,“此乃造阵之法意境,静心领悟,待你真正参透帝道伏羲九九八十一阵,阵法修行方才圆满。”

叶辰未回话,心神在意境中畅游。

意境是一片大世界,能得见一道人影盘坐山巅,在演化着八卦阵图,从易到难,从简到繁,以万物为阵脚,缔造伏羲大阵。

那道人影,便是人皇伏羲,更准确说,是伏羲的意境魂。

叶辰也上了山巅,盘膝而坐,领悟造阵之理。

外界,人王那厮百无聊赖,就那般坐在岩石上,双手托着个下巴,静静看着叶辰,又是神神叨叨的,“与天作对,天煞孤星,这一点,你倒是比瑶池有过之而无不及,注定一世孤寂。”

他叨咕时,星空有人影坠落了这颗星辰,乃一老头,尖嘴猴腮的,还扛着个麻袋,月下,老头的身影很猥琐,像是个小偷儿。

人王已法阵藏了叶辰,便抬了手,将那老头抓了过来,十一年未出星辰,每日对着叶辰,也甚无聊,得找个人聊聊人生理想。

还未落下,便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抓来,让那老头儿吓得浑身直颤,连说话都颤颤巍巍的,“叨……叨扰前辈静修,还望恕罪。”

“堂堂圣人,做啥不好,偏做小偷。”人王很自觉,已扯开了老头的麻袋,乃是一大号的储物袋,其内物件,还真各式各样,源石、秘卷、法宝、丹药、锅碗瓢盆,乱七八糟的啥都有。

这一袋赃物,看得人王唏嘘不已,暗道不知哪家被偷了,准是被这老头儿盗了个精光,做小偷做到这份上,老头也是有心了。

“前辈明鉴,这……这都俺家祖传的。”老头干咳。

“祖传的好,就喜祖传的,没收。”人王实在的很,都给人收了。

老头整张脸都抽搐了,气的差点跳起来。

真是日了鬼了,老子这辛辛苦苦几十年,被你一把收到解放前了,感情都为你做嫁衣了,我也是贱,星空那么多星辰不去,偏要来这鸟不拉屎的死寂古星,碰见你这个臭不要脸的货。

腹诽归腹诽,虽心底骂了人王千百遍,可表面,还是乐呵呵的,宝贝被收了他认栽,可不能惹毛了这厮,完事儿再丢了性命。

“来,与老夫说说,这十年间,星空可有大事发生。”人王揣起手,摆好了唠嗑的架势,直勾勾的看着老头,其实,有些事,他完全可以推算出来,但不是无聊吗?特想找人聊聊天。

“也没啥大事,平静的很,洪荒大族也都老老实实的,有趣的事倒也不是没有,近些时日,有俩小家伙斗的很火热,听说其中一个,乃传说中的大地之子,血脉与众生共融,那小子可凶的很,另一个小娃娃,也不是吃素的,把雷电玩的贼溜,不知啥血脉,也不知啥来历,只知很强很可怕,能与大地之子斗的不分上下,可惜,俺这紧赶慢赶没赶上。”老头就蹲在人王面前,像个劳改犯,不是吹,他一口大气都不敢喘。

“大地之子、天谴之体,这就有意思了。”人王听的眸光熠熠,“一天一地,自古便对立的两血脉,该是惹了不少人围观。”

“圣灵之体呢?可有她消息。”人王说着,又看向老头。

“嘿,前辈不说,俺倒忘了。”说到圣灵之体,老头顿时来了精神,也不蹲着了,干脆盘腿坐下了,“那小丫头,可真有意思,跑瑶池圣地偷东西了,被人逮了个正着,瑶池长老也没怪罪,还把她留在瑶池圣地,听说,还传了诸多不世秘法。”

“去瑶池圣地偷东西,我喜欢。”人王乐呵呵的。

“听说,她每到一处,总要卖点东西,很有生意头脑。”

“卖的啥。”人王灌了一口酒水。

“大楚特产。”

噗!

这四字一出,人王刚灌进口中的酒水,全喷了出来,喷了老头一脸。

这一点,随他爹!

这一瞬,人王的表情,变的极度精彩,一句话,说的意味深长。

此刻,也得亏叶辰心神在意境中,不然,若听了此事,不知会是啥样的表情,他的宝贝女儿真成精了,还深得她爹的真传。

“这么小,就这般鬼机灵,日后不晓得嫁不嫁的出去。”人王捋了捋胡须,语重心长道,“这得啥样的相公,才降的住她。”

“前辈,您老阅历广泛,跟俺说说,啥是大楚特产,是否只有传说中的大楚才有。”这边,老头一边擦拭脸上酒水,一边问道,很显然,他不知大楚特产是啥,对那宝贝,也甚是好奇。

“大楚特产嘛!那可是宝贝。”人王说着,从怀里摸出了一包东西,还生怕别人不知是啥,其上还东倒西歪的写着四个大字:大楚特产。

“老夫与你有缘,送你了。”人王一本正经道。

“这个好。”老头儿搓了搓手,小心翼翼的接下,完事还凑上去嗅了嗅,手指戳了个小洞,沾了一点,最后还用舌头舔了舔。

“啥感觉。”人王笑的很猥琐。

“没啥感觉,就是有点热。”老头扯了扯衣服。

“热就对了。”人王抬脚,一脚将老头踹出了古星,可不想看一个糟老头子在他面前发浪,若是歌女人,那就另当别论了。

“尼玛,春药。”不久后,星空传来一声大骂,一嗓子嚎的霸气侧漏。

人王没搭理,取出了古卷,翻开了第一页,其内显现的就是那老头的画面,那厮满脸通红,正满星空的乱窜,可以得见的是,他的下身,那个小帐篷,板板整整,浴火蹭蹭的往外冒。

很快,好戏来了,人王也坐正了一分,老头儿窜入了一颗生灵古星,去找他的老相好了,那是衣服都没脱完,就直奔主题了。

人王看的嘿嘿直笑,许是太入迷,并未发觉叶辰已醒。

见人王笑的这般贱,叶辰都未消化意境领悟的精髓,便凑了上来,一见那画面,嘴角猛地抽搐,一代人王,还要不要点脸。

人王尴尬,忙慌收了古卷,清了清嗓子,“来,造阵。”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