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零一十八章 他乡遇故知

第两千零一十八章 他乡遇故知

“这...这人咋浑身光。”因叶辰进阶,神辉乍现,通体仙芒四射,让本就热闹的大街,瞬时沸腾,距离他近的,皆下意识后退,一时间,无论摊位老板,亦或街道行人,目光都聚在了他身上,看得眸光熠熠,凡人间,又何曾见过这种异状。

“他,该不会是变戏法的吧!”有人小声道,上下打量着叶辰。

“我看像,不然咋会光。”

“仙人,他是仙人。”一卖茶老翁,蓦然高呼,当场匍匐在地。

“神仙?”街人愣了一秒。

下一瞬,围观的街人,也都如卖茶老翁,扑通通的跪了,恭恭敬敬,心中默念,祈求安康,仙不常见,见之便是三生有幸。

于是乎,喧嚣的大街,再无一人站着。

再看叶辰,闭着双目,如雕像一动不动,其身,笼暮在璀璨神辉下,有异象幻化,像极了神明,对街人的跪拜,浑然不知。

只因,他之心神,还畅游在那一念永恒中。

那等心境,太过缥缈,虽只捕捉到一瞬,却助他进阶圣王巅峰。

可惜,无上的顿悟,也只在那一念间,再想去寻,却再也寻不到,他笃定,若再给他那一瞬间的顿悟,必能突破到大圣境。

“仙人,仙人哪!”街上凡人还在跪拜高呼,将叶辰拉回现实。

“我是人,并非仙。”叶辰微笑。

话落,便见有一股柔和力,以他周身为中心,向四方蔓延而去,跪地的街人,都被托起,在这红尘世间,他从未把自己当做仙,仙人也是人,虽走了不一样的路,终点却与凡人无异。

微风拂过,他消失了,不留丝毫痕迹。

然,他离去的地方,竟有仙气喷薄,化作一丝丝,融入了一个个凡人的体内,那一丝丝仙气,可温养身体,还能延年益寿。

凡人一跪,便是因果。

而他留下的仙气,算是了结了这段因果。

久久,街上行人都意犹未尽。

待晃过神来,都在挠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对先前生之事,无丝毫印象,只觉晃了一下神,而后,便再也不记得了。

或者说,他们记忆,都被抹除了。

这边,叶辰已出古城,踏入了山林,寻了一棵老树,盘膝而坐,继续领悟生与死,到了他这等级别,对道的感悟,远胜灵丹妙药,一瞬顿悟,便突破了,这是机缘,也是逆天的造化。

整整三日,他都在悟道。

直至第四日夜,他才起身,未去寻人王,又去了另一座人间古城,在熙攘大街上行走,在茶摊酒肆前驻足,静看人间百态,静悟天地大道,这也是修行,与修士界不同,道亦是平凡。

时间久了,日子长了,他也敛去了仙人气息,好似真成了凡人。

第九日,他去看了人王。

远远,便见人王倚在月华的墓碑下,静静沉睡。

月下,人王孤苦伶仃,蓬乱的白,遮了他半个脸庞,好似此刻的他,不再是人王,只是一孤寡老人,空守那着沧桑岁月。

叶辰叹息,未曾上前,又转身离去。

人王在睡,修行不能中止,他独自上路,出了古星,再入星空。

此番一走,便是三年。

三年来,他之背影,距离故乡愈遥远,一次次练阵,一次次杀戮,染满生灵的血,他的脚下,也铺满一尊尊圣王的血骨。

浩瀚星空,他独自前行。

三年了,人王并未来寻他,许是还在沉睡中,那个梦乡,也该是很美好,连人皇残魂,都无法自拔,宁堕虚幻,不归现实。

对此,叶辰心知肚明。

那个梦乡,会是人王与月华,最后的牵绊,梦醒,便是因果了结,人王不忍斩情,才会自欺欺人,在幻梦中,卑微的活着。

收了思绪,叶辰继续征途。

前方,一片星海映入眼帘,星河璀璨,流沙徜徉,一缕缕星辉,点缀着浩瀚星空,方圆千万里,竟被星海笼罩,耀眼夺目。

这片星海,自比不得玄荒星海,无甚出奇,只知很古老,不知存在了多少岁月,融有一丝血腥气,不难想到,有生灵葬身。

叶辰没绕道,祭了一叶扁舟,踏船而行,驶向彼岸,戴着斗篷的他,难见真容,只见灰色的披风,随星河的风,轻轻摇曳。

不知何时,他才抬眸,望向前方。

对面,有一叶扁舟,其上立着两人,一男一女,该是一对情侣,男子玉树临风,女子容颜绝世,无论从哪看,都甚是般配。

酒剑仙、瑶池仙母!

叶辰轻喃,无需去算,便知那二人是谁,乃应劫的准帝,既是应劫,便无应劫前的记忆,不知自己身份,也自不会认得他。

说起这两位前辈,他们的一生,很好的诠释了何为遗憾,明明有情,却因世俗门规,错过了最好的年华,演绎着最浓的悲情。

看着看着,叶辰笑了。

或许冥冥定数,两尊前辈在应劫中做了夫妻,也算弥补了遗憾。

说话间,两叶扁舟逐渐靠近。

叶辰抬手,将斗篷往下拉了拉,完全遮住了脸,没打算上前说话。

异乡见故人,自是亲切,该把酒言欢才是,奈何,酒剑仙与瑶池仙母,还在应劫中,他这一搭讪不要紧,很可能导致两人应劫失败,一个刹那,瑶池仙母与酒剑仙,就有葬灭的可能。

无奈,他只得如此,彼此把对方当做过客,最好不过。

他不看两人,酒剑仙和仙母却在看他,许是也觉了叶辰很不凡,最主要的是,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似在哪里见过。

奈何,叶辰身上,又有秘法加持,以他们此刻之眼界,实难堪破。

“那人,好生熟悉。”瑶池仙母轻语。

“的确。”酒剑仙也开口。

“哎呀呀,这位仙子,生的着实俊俏。”两人低语时,一道阴笑蓦然响起,听其音色,乃是一青年,一语载着淫.邪的魔力。

闻言,瑶池仙母与酒剑仙皆自叶辰那收了眸,而后,一同回。

入眼,便见一白衣身影,的确是青年模样,但其年岁,至少已过三千,生得一头赤,一双眸子阴森,还闪着妖异的幽光,不知修了何等功法,其周身,总有可怕的异象,似隐若现。

酒剑仙皱眉,下意识的将仙母挡在身后,看得出,赤青年很强大,气息隐晦,威压甚重,碾的空间扭曲,血脉也神秘可怕。

“小子,你可以走了,饶你不死。”赤青年幽笑,舔着猩红的舌头,那双妖异的眸,只看瑶池仙母,而且,满目的淫.邪。

“一代大圣,这般欺凌小辈,不怕后人耻笑吗?”酒剑仙冷冷道。

“鉴于你这般硬气,老夫改变主意了,你无需走了。”赤青年笑的狰狞可怖,“吾决定,要让你亲眼看着,你之伴侣被蹂躏致死,那等感觉,该是很美妙,吾最喜看人绝望的表情。”

“走。”酒剑仙豁然抬手,将仙母推向远方,而他,却手持仙剑,奔向赤青年杀去,一剑贯云霄,也算霸绝,直攻元神。

“蝼蚁。”赤青年嘴角微翘,只轻轻一拂手,便将酒剑仙打的神躯崩裂,刺目的鲜血,染红了星海,酒剑仙险些被秒杀。

“杨潇。”被推出的瑶池仙母,又跌跌撞撞的回来了,俏脸煞白,眸含水雾,而她口中的杨潇,自是酒剑仙的应劫后的名。

酒剑仙踉跄起身,已是血骨淋漓,应劫入世前,他是巅峰准帝,可此时,只是一介皇境,道行低微,境界浅薄,又如何敌得过一尊大圣级,赤青年若想灭他,一掌足能杀他千百次。

“怎么这般傻。”酒剑仙说着,又吐血。

“这画面,着实让人感动。”赤青年笑的戏虐,依旧无视酒剑仙,只看瑶池仙母,淫笑.道,“你若听话,老夫便放过他。”

“最惨不过一个死。”仙母冷笑,倒也洒脱。

“烈性子,老夫喜欢。”赤青年一声阴笑,笑的森白牙齿尽露,拈手弹了一缕猩红仙光,不偏不倚,没入了酒剑仙体内。

唔...!

酒剑仙一声闷哼,砰的一声跪地,双手抱着头颅,痛苦的低吼,额头青筋根根曝露,只觉神海,有无数蛀虫在撕咬他的元神。

而那无数蛀虫,便出那自赤青年,他打入酒剑仙体内的那缕猩红仙光,乃一种极其邪恶的秘术,一旦中招,便生不如死,平日里,他最喜用这方法折磨人,也很享受折磨人的快感。

“杨潇。”瑶池仙母吓坏了,脸色瞬时煞白。

“杀了我。”酒剑仙痛苦的低吼。

“我俩,一道上路。”瑶池仙母抬了玉手,要一掌结束了酒剑仙的痛苦,而后,她也会自裁,正如她所说,最惨不过一死。

然,未等她一掌落下,一股强大力量,便将其禁锢了,动弹不得。

出手的,自是赤青年,笑的邪恶,“这般想死,未免太过便宜,要么听话,要么就看着你的情郎,在你面前,生不如死。”

“你....。”

“乖乖脱衣服,吾之忍耐,是有限度的。”

ps:还真巧,第2o18章,对上2o18年。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