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零二十六章 防盗做的好

第两千零二十六章 防盗做的好

冥帝与帝荒说话时,冥府阎罗与造化神王的斗战落幕了,只是结局,让人有点难以接受,整整十殿阎罗,都如陨星,一颗颗的坠落苍穹,浩瀚的大地,被板板整整砸出十个大坑出来。

再看造化神王,还立在虚天。

比起十殿阎罗,他真毫发无伤,人虽在浑噩中,却如世间主宰,睥睨四海八荒,那是一座丰碑,亦是一种象征,永不倒塌。

见阎罗落败,叶辰又挥手。

阎罗败了,便再无人挡造化神王,他需再通冥强者,可不能让林星走了,他走不要紧,酒剑仙和仙母会遭大殃,多半葬灭。

不用了!

人王摆了摆手,努力站定。

果然,他话刚落,身在虚天的造化神王,便坠落了下来,通体仙光,极尽湮灭,再无那可怕的威压,再一次回归了圣王境。

叶辰上前,接住了林星,给其悬在半空。

林星无大碍,还在沉睡状态。

至于造化仙王的力量,已消失无影无踪,或者说,又藏匿在他体内,安安分分还好,一旦复苏,那不是一两准帝拦得住的。

望着他,叶辰心境颇不平静。

此战,他是从头看到尾,独战十殿阎罗而完胜,是何等的强大,造化神王的名号,并非白叫,这是一尊狠人,盖世的狠人。

人王也上前,将一枚紫色玉珏,融入林星体内。

那玉珏非凡物,可镇压封禁。

没办法,他得封着林星,而且必须封着,至少,也得等到众准帝们,都应劫过关,也别是仙母和酒剑仙,可不能再出闪失。

这边,深坑中,十殿阎罗都爬了出来。

一眼望去,十人那叫一个惨,都被打的无了人形,特别是宋帝王,肉身还在寸寸崩灭,元神也遭重创,伤的不是一般的重。

尴尬,真他娘的尴尬。

这是十殿阎罗,都想说的一句话,这一战,打的那叫一个丢人,堂堂冥府十殿阎罗,十对一的阵容,竟是被一人打的大败,整的他们,都不好意思回冥界了,哪还有脸去见他家冥帝。

诸天万域,果是卧虎又藏龙。

此话,也十人想说的。

还真是,论至尊级别,诸天不比冥界;但若论妖孽,诸天甩冥界十万八千里,不说其他,就说叶辰,就说红尘六道,哪一个不是吊炸天,如那般人才,他阴曹地府,连一个都寻不出。

此刻,又冒出一尊造化神王。

这厮,虽是浑噩,却也猛地一逼,十个人十尊准帝十殿的阎罗,那是被他挨个揍了个遍,他们挨揍不要紧,要紧的是冥帝的脸面,他们笃定,此番回去,冥帝会好好收拾他们的。

想到这,十人都黑着脸望向叶辰。

那一双双眼神儿,似是在说:咱们不熟,别再通冥我等,再有下次,一脚踹死你丫的,老子是冥府阎罗,不是你的通灵兽。

对此,叶辰只当没看见。

开玩笑,俺家先辈帝荒,传我帝道通冥,可不能浪费,有事没事,还得把你们叫来聊聊理想,后半辈子,就指着你们混了。

十殿阎罗走了,都满脸黑线。

临走前,哥几个还把昏睡的林星围了一圈,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一顿乱踹,醒时打不过你,睡着了,那俺得出出气。

待回去,他们就被冥帝叫去了。

而后,界冥山就传出了鬼哭狼嚎声,一尊冥帝,把冥府十殿阎罗揍了一顿,要不咋说是阎罗,连惨叫,都那般的霸气侧漏。

死寂古星上,又陷入宁静,只血雾飘飞。

人王封了林星,便盘膝疗伤。

而叶辰,也没闲着,绕着林星转起了圈,瞅了又瞅,如看宝贝。

宝贝,绝对的宝贝,浑身都是宝贝。

看着看着,这货手中,就多了一把小刀,嗯,就是给人放血的那种小刀,造化神体不常见,被封的造化神体,更是不常见,难得逮住一活的,不放点血,真对不起他大楚皇者的名号。

于是乎,他很自觉的,给人放了大半斤。

完事,他才转身,吞了鲜血。

鲜血入体,没啥特别的感觉,荒古圣血也不排斥,就是眼睛有点花,最后,干脆一抹黑了,半斤血下去,把他给整失明了。

成了瞎子,尴尬。

这下,他老实了,也如人王那般,盘膝坐下,运转了圣体本源,欲逼出造化神王的鲜血,事实证明,造化神体的血,不能随便吞,会有扯淡的事发生,就如他此刻,变成了一个瞎子。

更尴尬的是,融入的血,还逼不出来。

你家防盗,做的真好。

不由得,叶辰对造化神体竖了大拇指,他不用去问,便知历史上,必定有不少人,研究过造化神体,譬如吞点造化神体的血,想沾沾造化神体的光,然后,结果就悲剧了,都被坑了。

“感觉咋样。”人王醒了,拍着身上尘土。

“除了眼有点黑,其他没啥。”叶辰干咳,偷偷摸摸的给人放血,把自己坑了,还被人王发现了,饶是他这二皮脸,也不好意思了,人是睡着了,可人防盗做的好,随便放,随便吞。

“要不,再来点?”人王笑看叶辰。

“我还想多活几天。”

“你也是尿性。”人王不由笑了,“造化神体的血,竟也敢吞。”

“可有方法逼出。”叶辰咳道。

“早晚会出来。”人王说着,拍拍屁股起身,将林星,封入了铜炉,而后直奔星空,“走了,修行继续,再传你一门绝学。”

听到绝学,叶辰麻溜跟上。

待出了星空,他才明白,那所谓的绝学,是啥东西,乃有关推演的,人王那些个香艳的珍藏版,就是这么来的,哪家娶媳妇,哪家媳妇长得白,哪家媳妇身材好,人王那厮都门儿清。

贱人,信了你的邪。

叶辰一路都在对人王翻白眼,这还用你教?这绝学我也门儿清。

此番一走,又是三月。

二人距离大楚,又渐行渐远,在星空深处晃荡,听的皆是诸天新一代的传说,最火的,还是天谴之子和大地之子,他的宝贝女儿叶灵,以及那小黑胖子唐三少,也都是各个榜上有名。

三月来,叶辰杀戮不断,不乏大圣级,总有那么些个不长眼的,总想从他这搞点宝贝,俗称杀人越货,奈何,都被他反杀。

直至第四月,两人才驻足。

又是一条星河流沙,二人一边一个坐着,拎着酒壶,静静喝着,时而也会抬首,望一眼浩瀚星空,它,见证了历史的变迁。

“可有感觉到一种变化。”不知何时,才闻人王蓦然一语。

“你指的是?”叶辰问道。

“帝道压制。”人王悠悠道,“或许此刻与你谈这些,为时过早,待你到了吾这等级别,多半深有感触,仙武帝尊的帝道压制,正慢慢减弱,不止吾有这等感觉,巅峰准帝基本都有。”

“帝尊陨落已近万年,帝道压制随岁月变迁而减弱,很正常啊!”

“可这次不同。”人王捋了捋胡须,“吾从有灵智的那一天开始,或行走世间或自我封印,历经了诸多大帝统治的时代,从未放弃过研究帝道压制,的确会随岁月变迁,而逐渐减弱,但帝尊的帝道压制,减弱的速度,快过了任何一尊大帝。”

“龙爷当年曾言,帝道压制的年限和减弱速度,也与大帝本身的强弱有直接关联,诸如轩辕帝,帝道压制便强过其他大帝,帝道压制相对也减弱的慢些。”叶辰缓缓说道,“我是否这般理解,仙武帝尊是玄荒一百三十帝种,最弱的一尊大帝。”

“无关大帝强弱。”人王摆手摇头,“况且,仙武帝尊之战力,绝不在轩辕之下,可偏偏,帝尊帝道压制,减弱速度甚快。”

“你到底想说什么。”叶辰皱眉道。

“帝尊的帝道压制,减弱速度在增加,很可能在几千年甚至几百年间,便会消失于无形。”人王话语悠悠,充满了深意。

“我懂了,你的意思是说,这个时代,很可能有人成帝?”

“孺子可教也。”

“还真是一个帝道争雄的时代。”叶辰轻喃,很明白无帝道压制,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诸天任何一人,都有可能逆天封帝,而这个人必定是盖世人杰,机缘修为和造化,缺一不可。

“加紧提升境界,你有机会。”人王拍了拍叶辰。

“我就算了,圣体不得成帝,自古如此。”叶辰摇头一笑。

“但你不同。”人王灌了一口酒,“你之一路,破了太多禁忌,屠帝五开血继限界一次大轮回,在你身上,充满了太多的变故,不难保证,这次也能突破万古禁忌,逆天成大帝。”

“若真有那一人到来,我自会拼上一拼。”叶辰笑道,他骨子里,不信冥冥定数,上苍不让圣体成帝,他偏偏不信这个邪。

“走走走。”正说时,人王忙慌起身,拽起叶辰就走。

叶辰有点蒙,可扫看了一眼星空之后,才见有应劫入世的身影,还是他熟悉的准帝级,一男一女,一为姜太虚,一为凤凰。

人王拉他走,便是这个原因,能不见面,坚决不见面。

可让叶辰愕然的是,应劫的姜太虚和凤凰,比起先前的酒剑仙和仙母,有点另类,并非是情侣,倒更像是仇家,自远方星空,一路打了过来,招招皆盖世神通,一副不死不休的架势。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