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一百二十六章 兵临城下

第两千一百二十六章 兵临城下

噗!

随着叶辰最后一拳落下,天魔的头颅,被打爆了,天魔的残躯,也化作了飞灰,但没在天地间。

此番,他是真的死了,带着恐惧愤怒疑惑和不甘。

要说,他也够悲催了,一日间,被一个凡人,接连杀了两次,半仙状态被灭,成了修士,还是难逃被诛。

悲催之中,难掩的还有郁闷。

先前,眼看就要把叶辰灭了,谁他娘的想到,下起了大雨,还是电闪雷鸣,谁又他娘的想到,叶辰这怪胎,竟能吸收雷霆,一场大雨,使得叶辰这凡人,打了个漂漂亮亮的翻身仗,而他,蛰伏无尽岁月,终是功亏于溃。

若再重来一次,他或许,会安安生生的……找个地儿躲起来,待偷吸了源晶,再找叶辰算账,他是太急了,一不留神儿,又把自己坑了。

不过,话说回来,他也是荣幸的。

纵观历史,被叶辰骑在身上摁在地上打的天魔,除了他,也仅三人,两个天魔帝一个天魔帝躯,他能成为第四个,能与大帝做难兄难帝,也算无上的荣耀。

因天魔又被灭,昏暗阴森的鬼山,又恢复生机,增添了一抹绿色,如变戏法那般,换上了新衣服。

而此刻,身在老坟阴月皇妃,见源晶灵力不再流失,稍稍松了一口气,不难想到,叶辰又化解了危机,若再有一个时辰,源晶必定灵力荡尽,而迎接秦雄的,便是死亡。

鬼狱之城中,死一般的沉寂。

天魔葬灭,叶辰也一头栽在了地上,昏厥过去。

见状,凌风等人忙慌上前,自怀中掏了金疮药,撒在了叶辰伤口上,待真正褪下叶的辰衣衫,众人无不看的动容,此刻的武林神话,他的身躯,很好的诠释了一个词:体无完肤。

“心脉在逐渐减弱,快。”杨阁老焦急道,第一个盘膝坐下,手掌贴在了叶辰后背,强行提出内力,灌入叶辰体内,护了他的心脉。

“本是留给自个儿用的,便宜你了。”上官玖取了一枚药丸儿,呈现紫色,药香浓郁,被他一脸肉疼的……塞进了叶辰怀中,看他的脸色,此药丸儿,该是一种疗伤的灵药。

不止他有,天罡杨玄和独孤剑圣也有,将珍藏的灵药,都给叶辰用了。

其他人也未闲着,各自盘膝,杨阁老凌风杨玄和上官玖,坐在东西南北四方,而他们,就顺着四人往后,坐成了一排,手掌贴在前人的后背,将内力一个个传输,最后传到凌风等人那里,经由四人之手,灌入叶辰体内。

因众人的努力,叶辰微弱的心脉,终是稳住了,又因灵药融入,叶辰的气息,也趋于平稳,惨白无血色的脸庞,多了一丝红润,可以说暂无生命之忧了,不过,需要诸多时日来复原。

半个时辰后,众人才收手,各个都已力竭,要知道,他们也是有伤在身的,先前被天魔打成重伤,此刻还能坐在这里,实属万幸。

武林众高手,也会有后怕,连武林神话……都战的近乎身死,足证明天魔的可怕,还好,叶辰不负众望,屠戮了这魔头。

天色渐晚,临近夜幕降临的前一瞬,昏厥的叶辰,疲惫的睁开了眸。

众人纷纷聚来,悬着的心,终是落下了。

“多谢。”叶辰声音沙哑,有气无力,知道是众人救了他。

“是我们感激才对。”杨阁老微笑。

此话,倒是无人反驳,他们如今还活着,皆因叶辰以命相拼。

“且先出去。”上官玖一步上前,背起了叶辰,“命虽捡了回来,可你这内伤,不是一般的重,还是去找药王,较为靠谱。”

话落,上官玖大步朝外走,众人纷纷跟随。

然,未等众人出城,便闻大地颤动。

仔细聆听,是人的脚掌……落地的声音,是因人太多了,而且步伐一致,才踏的地面震动,如此大规模,必是一支军队。

事实上,正是如此,众人隔着老远,便见黑压压的人影,向这里围来,各个身穿着铠甲,手握着长矛,戾气极重,那种戾气,只有在沙场上,才磨炼的出来,的确是一支庞大的军队,还能得见战旗呼烈,战旗上,一个“燕”字,甚是醒目。

“燕王的军队。”刚出城的上官玖,眉头一皱。

“莫放走一人,格杀勿论。”军队中的冷喝,响彻了山林。

“快,关城门。”上官玖闻之,又背着叶辰,退回了鬼狱城,人都把话说这明白了,再傻不拉几的出城,那是找死的节奏,一拨箭矢扫过来,他们这些残血的人,都会被射成筛子的。

众多武林高手不敢耽搁,合力关上了厚重的城门,都不是傻子,自然知道燕王领兵到此……所谓何意,必是为了天外陨石。

除了这些,也是为杨玄而来,燕王通缉他大半年,这次怎会让他逃了,如此庞大的阵仗,这是要斩草除根哪!

众人纷纷上了城楼,抬眸遥望。

这一看,嘴角都忍不住抽搐了,漫山遍野,皆是攒动的人影,如一片片蚂蚁,看的人头皮发麻。

“起码有二十万大军,北狼城的驻军,都被拉过来了吧!”上官玖啧舌道。

“还真看得起我们。”

“好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杨玄一声冷哼,对燕王恨的牙痒痒,先前天魔作乱时,不见燕王来帮忙,天魔被灭,一切危机都解除了,却带兵围了进来,明显是要捡现成的啊!

凌风也皱眉,如此庞大的阵仗,纵他在巅峰状态,也绝无冲出去的可能,更遑论受了重伤。

在场的,唯一淡定的……也只叶辰,漠然的望着城外,以他如今的状态,一样冲不出,这是一场厄难,但在他推算之下,厄难中也有生机,他们命不该绝。

说话间,燕王军队已兵临城下,排成了方队,如黑色地毯,铺满了城外大地,诸多小山峰上,也站满士兵,皆是弓弩手,已挽弓如满月,只待燕王令下,便是万箭齐发。

军队的中央,一辆战车驶来,其上立着一个身穿黄金铠甲的人,腰挎银剑,披风烈烈,身形坚韧,不动如山岳,颇具上位者的威严。

他,便是燕王燕地的王这天下势力最庞大的诸侯。

战车上,除了他,还有一人,乃是一老者,身穿紫金道袍,拄着一杆龙头杖,龙头杖的上端,还挂着一个小号的八卦盘,仔细一瞅,可不正是阴山老道吗?他也来了,能在战车上与燕王并肩,足见燕王对他的器重。

至于排名第十的鬼无常,就无这份荣耀了,人家是在车上,他是跟着车走,燕王的身边,从来不缺武林高手,而且,有那么几个,功力还在他之上,武林上排名,除了独孤剑圣乱世刀狂和天罡杨玄,其后几人,战力有很大的出入。

战车停了,燕王缓缓走出,望向了鬼狱城城楼,幽幽笑道,“各位大侠,着实好兴致啊!”

“燕王何尝不是如此。”凌风淡道,神色古井无波。

“剑圣言过了,游山玩水而已。”燕王笑的玩味。

“拉着二十万大军游山玩水,堂堂燕王……你也真够闲的。”上官玖冷笑道。

这边,阴山老道也走了出来,无视他人,尤为关注杨玄,看的咬牙切齿,那夜老坟外的耻辱,他可记忆犹新,誓报大仇,为此,他不惜与燕王讲条件,将通缉杨玄的告示,贴满了整个燕地。

“阴山老狗,以你的身份,也耍阴谋诡计,真是让老子大开眼界。”杨玄气不打一处来,破口便骂,“你是属疯狗的吧!”

“是你欺吾在先。”

“我去你姥姥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时至今日,还敢嘴硬?”

还未交战,阴山老道和天罡杨玄,便开骂了,一个在城楼,一个在万军中,皆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人,此刻更像是泼妇骂街,都开了不要脸的模式,污言碎语,一套儿一套儿的。

燕王听的饶有玩味,却只言不语,仅戏虐的看着,江湖上的事,他无丝毫兴趣,他感兴趣的是……天外陨石。

他不在意,可他的士兵,就表情奇怪了,这些个武林人士,都这么尿性吗?武功高强不说,连骂人的本事,也不是盖的。

而城楼上,上官玖和诸多武林高手,都捂住了耳朵,杨玄的嗓门儿……忒大了,一声比一声亢奋,震的他们耳朵嗡嗡的。

再瞧叶辰,一个劲儿的干咳,两人之所以大骂,皆是他坑的。

“都是自家人,何必如此。”杨阁老呵笑,开口打圆场。

“你脑子被驴踢了?我跟他一家人?”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与老夫攀亲戚?”

杨阁老一句话不要紧,惹得杨玄和阴山老道,都调转的矛头,劈头盖脸把他一顿好骂,骂的他着实尴尬,到此刻,他都不知,杨玄和阴山老道,到底有啥深仇大恨,这一见面儿,就掐上架了,他笃定,若他插这一句,俩人能骂到地老天荒。

无奈,他看向了叶辰,“小友,那是你师傅,还是你说吧!”

:在此先说声抱歉,因一些缘故,这些天书友们的信息,有不少都没有回复,今后我一定抽出更多时间,尽量在第一时间回复大家的留言。大家有什么建议疑问书中出现的一些错误等等,都可以留言给我。

最后,六界三道拜谢大家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