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一百三十五章 凌天仙雨

第两千一百三十五章 凌天仙雨

屋中的温馨,叶辰终是未去打搅,在静默中,出了杨家府邸,想看儿媳,也不急于这一两天。

走入大街,眼前的场景,满目疮痍,满街能听闻的,皆是痛叫声,因一个天煞孤星出生,惹了不少灾难,使得诛仙镇,如遭了一场战火,庆幸的是,伤着虽不少,却并无死亡者。

叶辰没闲着,走一路救一路,将伤残者送回家中,以内力疗伤,碰上贫苦人家,还会留一些钱银。

毕竟,这场所谓的天灾,是他未来的儿媳造成的,他这未来的公公,得替小娃娃,弥补一些过失。

“我娘了个乖乖,这咋地了。”叶辰正救人时,杨玄他们来了,一路左瞅右看,不知发生了何事,游历了一圈儿再归来,诛仙镇的惨状,着实触目惊心,要说没有遭战火,都没人信,再说镇外,那叫一个贫瘠,不见花草树木,亦不见潺潺溪流,土地也龟裂,如遇到了大旱,他们走时,可不这样。

“别看了,救人。”叶辰没好气道。

三人未多废话,当即挽了衣袖,将倒地的伤者扶起,用药的用药,输内力的输内力,能救一个是一个。

“我说老头儿,到底啥情况。”上官玖背着一个苍暮的老人,正往家中送,询问声中,满是疑惑。

“是天灾啊!”老人叹息道。

“这回答,没毛病。”上官玖干咳,腿脚很麻利,给人送回家中,转身又上了大街。

四人有够忙碌,只因伤者太多,有不少人,还被压在坍塌的房梁下,人虽没死,却被砸成了残废。

“这杀千刀的天灾,够狠哪!”杨玄忍不住骂道。

叶辰闻之,上前就是一巴掌,你丫的,骂谁呢?

杨玄被打的一脸懵逼,都不知叶辰为嘛打他,骂一句都不行?

“那是啥。”他俩逗乐时,上官玖惊异了一声。

闻言,一侧的杨玄和凌风,皆扬起了头。

入眼,便见漫天光雨,凌空而下,因夜色已昏暗,那些光雨,显得格外醒目,绚丽无比,看的三人,神色都有些恍惚了。

不止他仨再看,诛仙镇的百姓,也是扬着头,看的嘴巴微张,这是怎么了,白日有天灾,夜晚又来光雨。

叶辰瞟了一眼,便收了眸,知道那是啥,也知道是谁降下的光雨,那是修士的神通,凡人做不来,除了邪魔,还会有谁。

说话间,光雨已降下,笼暮了诛仙镇,一滴滴光雨,竟有奇异的神力,但凡受伤的人沾染,伤势便复原,看的诛仙镇人发愣,也看得杨玄三人怔然,他们亲眼见证了这一切,不说其他,就说那个被压在房梁下的人,沾了光雨,断裂的骨骼和双腿,竟瞬间接续。

三人怔了一秒,纷纷揉眼,再去望看,并非虚幻。

“这光雨,也太神奇了。”杨玄舔了舔嘴唇,也伸手去接,保不齐,还能赚一场造化,可尴尬的是,光雨竟穿越了他的手掌,漠然消散在了天地间,也只伤者,才能真正触及到。

杨玄就尿性,当即挥动匕首,在自己手臂上,划了那么一刀,鲜血淌流而下。

别说,因他的自残,也成了伤者,一滴光雨落下,融入他体内,伤痕瞬间复原,看的他都惊呆了,这他娘的,比金疮药还好使啊!

“你也是人才。”上官玖和凌风皆唏嘘,不知为啥,都想给这货来一刀,完事儿再捅一剑,反正有光雨来救,留口气儿就行。

“这便是修士的手段。”叶辰笑道。

一句话,三人皆侧目,看了叶辰,又集体望向苍空,却望不见人,仅漫天光雨倾落,拯救世人。

奇异,太奇异了。

这一瞬,三人对修界的认知,又多了一分,果如叶辰所说,各个神通广大,他们一介凡人,自是比不了。

“好了,我的伤全好了。”

因邪魔光雨救世,诛仙镇的百姓,皆被治愈,惊喜欢呼声,响满各家各户,太多人都走出房门,望看缥缈,而后跪伏在地,拜谢上苍,给了他们一场灾难,也赐了他们一场福气。

“感谢上苍,让我妻儿母子平安。”同样跪拜的,还有杨阁老,感激涕零,将侠岚顺利生产,归功于上苍的恩泽。

叶辰笑看苍空,好似能隔着缥缈,望见邪魔。

一代洪荒大神,总算干了件正常事,她之心底,也是悲悯众生的,邪魅的她,俨然已成一尊女菩萨,洒下的每一片光雨,都福泽生灵。

“那便是真正的仙吗?”镇东三十里外,阴月皇妃静立在一座山峰,怔怔的望着天宵,似也能望见邪魔,她才是真的风华绝代,如九霄的仙母,圣洁无暇。

凌天的仙雨,同样降在诛仙镇外,干涸的溪流,又有潺潺声,龟裂的大地,也回复常态,枯灭的花草树木,亦再次生根发芽。

天地,又重活了生机。

这一切,阴月皇妃皆看在眼里,对修士的手段,颇是感慨。

光雨不知何时停下,可黎民百姓,却还跪伏在地,久久不肯起身,心中皆在祷告,乞求上苍保佑,让他们一生都安康。

“这趟,没白来。”大街上,杨玄三人纷纷笑道,已迫不及待要修仙,也想踏着虚空,看看那天外天。

“时辰……到了。”叶辰掐动着手指,轻喃一声。

他的声音虽小,可三人还是听到了,皆是愕然。

叶辰不语,在前方路口拐了弯儿,走入了小巷子,三人不明所以,纷纷跟随。

一片幽静的小园,叶辰推开了门。

小园不大,仅有两三件竹屋,园中一张石桌,还有一棵老树。

老树下,坐着一个老人,揣着手,埋着头,凌乱的白发披散,遮了脸庞,看不清其面容,他,正是阴山老道,已油尽灯枯。

杨玄三人各自一愣,已认出是谁,有些意外,意外阴山老道,竟也在诛仙镇中,而且,将要辞世,

“可还有遗愿。”叶辰上前,语气颇是平缓。

阴山老道抬首,浑浊的眸,已不见半点眸光,他未曾说话,只对叶辰温和一笑,慈祥和蔼,而后,才微微侧眸,去看了不远处的杨玄。

杨玄微皱眉,他的神色,有些复杂,一场扯淡误会,让他二人,稀里糊涂结了下仇怨,但此刻,皆不重要了,阴山将死,一切,都会尘归尘,土归土。

一阵清风拂来,阴山老道垂了首,随皎洁月光,离了人世。

哎!

叶辰一声轻叹,驮起了阴山,朝外走去。

不多时,镇西一片幽静山林,堆起了一座小坟,并无墓碑,世人不会知道,此处埋的是谁,每逢清明时节,多半也不会有人,跑来拜祭,它会是一座孤坟,安静静的,直至地老天荒。

凌风他们也在,并未多问,各自取了酒壶,撒上了酒水。

论起辈分,阴山乃是前辈,享誉江湖,其名号,绝不在剑圣之下,却选择这等方式葬身。

叶辰还好,眸子平静如水。

倒是杨玄三人,各自默然,心境悲凉,一代江湖的老前辈,就这般死了,无风光大藏,无盛世墓穴,仅一座平淡的小坟,便埋葬了他之一生。

这便是凡人,弹指一瞬,便是匆匆百年。

“怕了?”叶辰灌了一口酒,话语悠悠。

此话,乃是对杨玄他们说。

三人未回话,皆是摇头一笑。

没错,他们怕了,自认还是一介凡夫俗子,未曾看破生死,怕匆匆百年后,也如阴山这般,在这枯老山林,与幽暗作伴,年年花谢花开,再不见那人世繁华。

“终有一日,尔等会看淡的。”

叶辰微笑,第一个转了身,凡人未看破生死,再正常不过,或许,待踏上那条仙路,待踩上血与骨,待背上那满世殇痕,他们才会真正明白,所谓的生与死,不过一念间。

三人深吸一口气,随之跟上。

平静的夜晚,注定不平凡。

此刻,远在星空彼岸的大楚,就发生了一件怪事儿,出自恒岳宗,更准确的说,出自叶凡,他……竟变成了一个小娃娃。

上,众女整整站了一圈儿,把小叶凡,围在了中间,各个表情奇怪,变化来的太突兀,都没反应过来,一个五尺男儿,上一刻还是青年的模样,这一瞬,愣是就成小娃娃了,说变就变,一点儿不含糊。

再瞧小叶凡,正扬着小脑瓜,大眼扑闪的看着众女。

此刻的他,也仅两三岁模样,肉呼呼的,虎头虎脑,而且,好像没啥记忆,对这世界,充满了好奇,看啥都是新鲜的。

楚萱上前,抱起了小叶凡,看了又看,到了,都没看出个所以然。

值得肯定的是,小家伙很健康,没啥毛病。

此事,很快传遍大楚。

好嘛!小叶凡顿时就火了,大楚的人才们,那是三五成群,一拨接一拨,扬言,要把小家伙弄走,带回家好好研究研究。

对此,叶辰的媳妇们,从来都是干脆直接。

大多人站着进去,都是爬着出来的,有那么些个人,还被恒岳的人才们,拎回去又揍了一顿,再出来时,那浑身上下,就剩一条花裤衩了。

自然,也有靠谱的老前辈,却都看不出端倪。

无奈,众女只得求助诸天门。

诸天门也很给面儿,东凰太心亲自来,只瞧了小叶凡一眼,便不由皱眉,而后,便望向缥缈,喃喃道,“哪来的天煞孤星。”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