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一百五十六章 告别

第两千一百五十六章 告别

离了坟地,叶辰两人去了古墓,修为恢复,是该复活秦雄了。

再来主墓,阴月皇妃在沉眠中,因他二人而苏醒。

待见两人,皇妃怔了一下,有一种发自灵魂的战栗,那等压力,不止来自叶辰,还出自姬凝霜,以至于,都忘记行礼了。

“他乃阴月皇妃,秦雄的妻子。”叶辰笑着介绍道。

“见过嫂子。”姬凝霜闻之,当即拱手。

“前辈,这可使不得。”皇妃受宠若惊,也忙慌拱手俯身,差点跪那了,都是女子,皆是仙人,但,与面前这位相比,差了十万八千里,修士界前辈对她行礼,如何受得起。

“自家人。”姬凝霜一语浅笑,上前搀起皇妃,在不经意间,给皇妃灌输了一缕本源,竟助皇妃,瞬间突破到了人元境,算是醍醐灌顶,几百年了,皇妃滞留在凝气境已有几百年,积攒的底蕴,也算无比深厚,这还仅是魂体状态,若有了肉身,必会更恐怖。

说起肉身,叶辰早已为其备好,乃一株雪莲,其名有生之莲,是他昔年历练所得,有生之莲的属性,完全符合皇妃的魂力。

还是姬凝霜,牵引有生之莲,缓缓融入皇妃体内,以魂体之法,助皇妃凝聚肉身,有生之莲乃天地灵物,是炼制续命丹药的材料,极其难寻,用作凝练肉身,便自带蓬勃生命力,可滋养魂体,加持魂力,给阴月皇妃用,最合适不过。

再看皇妃,整个人都笼暮在仙光下,本源魂体与有生之莲,更是无芥蒂的契合,一寸寸肌肤经脉和骨骼,被凝练出来。

这边,叶辰已上石台,解了杨玄三人的封印,

三人揉着眉心,接连坐起,自浑噩中,逐渐恢复清明。

“这一觉,睡的可还好。”叶辰笑道。

三人还在揉脑袋,晕晕乎乎的,“俺们,睡多久了。”

“不多,一个甲子而已。”

“一个……甲子?”三人猛地抬头,都不晕乎了,个顶个的清醒,表情精彩的望着叶辰,一个甲子,那就是六十年哪!

“准确说,是六十四年。”叶辰悠悠道,已立在秦雄的床前,以神识笼罩,捕捉秦雄最后一口气。

三人沉默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目光都聚在叶辰身上,瞅了那么两三秒,又都侧首,望向姬凝霜和皇妃。

这一瞅,三人眼睛都亮了,皇妃虚幻的身体,正逐渐凝实,变的有血有肉。

这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皇妃没穿衣服,寸寸肌肤晶莹柔滑,加上长得也美,可不就看的他们……俩眼发直。

凌风还好,仅看一眼,便忙慌收了目光,暗自震惊仙人手段,竟连肉身也能凝练。

倒是杨玄和上官玖,那俩货,就有点儿血脉喷张了,只觉鼻孔一股热流,顺着嘴唇流淌而下。

姬凝霜俏眉微颦,轻轻拂了手,以迷蒙云雾,遮了阴月皇妃,也得亏重要部位没显露,不然,她可真造孽了。

谁曾想到,这仨凡人,这般没节操,说起来,这也怪叶辰,三人先前,都还算正派的,皆因与叶辰待久了,在潜移默化在,都染上了不要脸的臭毛病,这或许,就是人格魅力。

饶是有云雾遮掩,可这两人的眼,还是圆溜溜的。

叶辰就干脆了,一巴掌呼了过来,打的俩人眼冒金星儿,

“你修为……恢复了?”还是凌风靠谱,无视二人,只试探性的看叶辰,他犹记得,在六十多年前,叶辰也是迟暮老态,如今这般年轻,自不难猜出,叶辰已回归了仙人身份。

经他这一说,杨玄和上官玖也看了过来。

“你们有三天时间,与故乡告别。”叶辰悠悠道,“三日后,我带你们去修界,这一走,或许十年或许百年千年。”

三人皱了眉,未曾说话,各自拱手,去向墓外。

时隔一个甲子,再出古墓,和煦的阳光,照的三人忍不住捂眼,在幽暗中沉睡了六十多年,早已忘了光明是何物。

三人先去的,还是杨阁老和侠岚的古墓。

“老杨,我们将要走了。”三人笑中皆有泪,纷纷上了香,难免忆起往昔峥嵘岁月,记忆中的老杨,模糊了他们心神,眨眼便是一个多甲子,他们昔年的故友,也葬了六十多年,那个老杨头儿笑呵呵的表情,至今,还在他们脑海中徘徊。

随着一声叹息,三人各自转身,去了诛仙镇。

诛仙镇还是原来的诛仙镇,却已物是人非,走在繁华的大街,三人心境,颇是哀凉,举目四望,再不见半个熟悉人。

江山一代新人换旧人,再不是他们的时代了。

岁月啊!

三人沧桑一笑,一人提了一壶浊酒,漫无边际。

恰逢又一届武林大会,三人都去了,却皆坐在了角落。

台上的斗战,甚是火热,看的三人神情恍惚。

当年,他们三人,也是在此战台上,技压群雄,受江湖瞩目,看着新一代武林后辈,就如看着昔年的他们。

如今,六十四年过去,再无人认得他们,更加不知,那角落里坐着的三人,便是当年名震武林的独孤剑圣乱世刀狂和天罡杨玄,他们的传说与神话,皆已埋葬在蹉跎岁月中。

三日,他们去了太多地方,本想去拜访故友,可遗憾的是,一个个皆已故去,只得在坟前,洒下一壶浊酒。

此刻,他们该是明白,选择了修士的路,便注定一路孤寂。

这一瞬,三人哭了,映着夕阳之光,渐行渐远,背影沧桑萧瑟。

老坟古墓中,皇妃的肉身,已完全凝出。

定眸望去,她如沐浴月光,圣洁绚丽,皎洁无暇,不惹凡世尘埃,那一缕缕青丝,皆染着仙光,那张不输姬凝霜的绝世容颜,让世界一切,都为之暗淡,此刻,她已是一尊真正的修士,乃凡尘中的谪仙,风华绝代,当年名冠天下的奇女子,已真正得以涅槃,在闭眸之中,静心契合着魂体与肉身。

小杨岚很新奇,几次跑来,大眼灵澈,好奇的看着,时而,也会伸出小手,轻轻触摸一下,而后,就又忙慌收回。

而叶辰与姬凝霜,已上了石台,静静望着秦雄。

对秦雄,姬凝霜还是记得的,当年抗魔大战,最后指挥作战的,便是他们那帮凡人将军,奈何天魔势大,再玄奥的排兵布阵,再出神的调兵遣将,也无法扭转大楚的败局。

还好,秦雄转世了,还遇见了叶辰,命不该绝。

叶辰也庆幸,秦雄的状态,与牧流清不同,牧流清是真的死了,可秦雄,却还有一口气,一息尚存,魂便不散,以修士的手段,自能将其复活,这点,他完全做得到。

蓦然间,叶辰与姬凝霜皆伸手,双指并拢,放在秦雄眉心,以元神之力,滋养秦雄魂魄,以将其唤醒,两人不敢太过冒进,一切都进行的缓慢,生怕一个不留神儿,伤到秦雄。

“赵云那个宇宙,是怎样的。”叶辰笑着,寻了一话题。

“也是一个神魔仙佛并立的世界,一个诸天万界混乱的年代。”姬凝霜轻笑,“那个宇宙,卧虎藏龙,天骄人杰如璀璨繁星,堪与赵云匹敌的,不在少数,每一脉传承,皆是不朽,他们的本源,与我们诸天的略有不同,不过,却殊途同归,修者的逆天征途,踏的皆尸山血海,追求的皆无上大道。”

叶辰听的唏嘘,无需亲眼去看,便知那里,也是血淋淋的,或许,还比诸天万域更残酷,能在那等乱世下,同阶无敌,赵云之强,远超他预料,若放在诸天,必是巅峰的存在。

“还有一点,与诸天万域,颇是相像。”姬凝霜又笑道。

“什么。”

“民风……很彪悍。”

“我以为,还是咱大楚有活力。”叶辰意味深长道,倍儿有成就的说,他这一生,最自豪的,并非屠了帝,而是将那片土地的子民,引向了一个新的境界,连骨子里都透着活力,那是一种……发自灵魂的气质,会在他的带领下,越浪越远。

听了叶辰这番话,姬凝霜被逗笑了,大楚第十皇,绝对是个人才。

“你说,有无这个可能,把赵云也弄到诸天来。”叶辰看着姬凝霜问道,“譬如,你用梦回千古带他来。”

“不能。”姬凝霜摇头,“梦回千古的反噬,你该是明白,我尝试了百年,才侥幸成功,险之又险的避过了浑噩状态,一人尚且这般危险,更遑论多带一人,莫说我,纵梦回大帝在世,也多半做不到,自然,赵云若也能彻悟那梦回千古,或许行得通,前提是,有人王那等大神通者,接应他。”

“那还是算了。”叶辰一声干咳,姬凝霜千辛万苦才回来,可不能再让她冒险,之所以想把赵云弄过来,皆因秦梦瑶,记忆中的那个姑娘,哭的太痛了,着实于心不忍。

“他有妻子。”姬凝霜轻语道,“可惜,已故去。”

“这倒未听他提起过,我……嗯?”叶辰话未说完,便猛地侧首,如他这般,姬凝霜也一样,皆望向不远处的皇妃。

皇妃还在闭眸盘膝中,可其天灵盖,却有一道绚丽的仙霞,冲宵而去,在虚无中,幻化了古老异象,足遮盖了半边天,惹得凡人皆仰首,而后,又都匍匐在地,天降祥瑞,此乃大福之兆,百姓皆迷信这个,而且,还都深信不疑。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