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一百六十章 默契懂不懂

第两千一百六十章 默契懂不懂

皎洁的夜,叶辰的惨叫声,霸气侧漏,惊得竹林中的鸟儿,都四散飞走,有那么几只灵鸟,飞出很远后,还不忘回头看,小心肝儿扑腾扑腾的,只因那画面,太血腥了。

血腥,能不血腥吗?

正如先前所说,不惹邪魔,她还想揍你呢?更遑论给她夫君放血,大楚的第十皇者,就是比其他人尿性,在这沧澜界,在魑魅邪神的地盘儿上,真干了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为此,堂堂荒古圣体,连脸都不要了。

直至此刻,还被邪魔摁在地上打,都多少年没揍他了,下手还是那般的重,那是朝死了打,你小子真是出息了,老娘辛辛苦苦给你寻真火真雷,你倒好,不寻思着融合,倒给我夫君放血,邪魔是越想越气,下手也愈发的凶悍了。

叶辰的惨叫,惊颤九霄,不是吹,自被摁那,都没起来。

天地良心,他是在静心融合真雷真火,只因往竹林外多看了一眼,见邪魔正埋头研究无字天书,而且,心神已遁入其中,笃定邪魔一时半会儿醒不来,这才跑去给牧流清放血。

谁曾想,刚拎出刀子,都还没放,就被逮了个正着。

“我说,咱还是走吧!”竹林外,杨玄干咳了一声。

“靠谱。”上官玖也干咳,总觉浑身汗毛直立。

此刻,连凌风和秦雄他们,也都无心修炼了,叶辰的惨叫,忒特么凄厉了,连他那么强的人,都被摁着打,可见那娘们儿是有多凶,这若没打尽兴,搞不好,会把他们也拎去揍一顿,他们这一个个的小身板儿,可扛不住邪魔的暴打。

最淡定的,还属姬凝霜,跟没事儿人似的。

或者说,她已习惯了,在大楚,叶辰哪天不挨揍,这也怪不得别人,谁让他总干偷鸡摸狗的勾当,干就干呗!别被人逮住啊!大楚彪悍的民风,就是被这么带起来的。

许是叶辰叫的太响亮,以至于,熟睡的小杨岚,都被惊醒了,吓的只往姬凝霜怀里钻,灵澈的大眼中,还有些许郁闷色,这大半夜的,谁家在杀猪吗?

不知何时,惨叫声才湮灭。

众人聚在一块,就盯着竹林,都很关心,叶辰到底是站着出来,还是爬着出来,有没有被打哭,还能不能分清东西南北。

在他们瞩目下,叶辰是出来了,但不是站着出来的,也不是爬着出来的,而是飞出来的,板板整整一个大字,贴在了岩壁上,如似一块肉饼,好久都没落下来。

见之,众人的嘴角,在那么一瞬间,抽搐了十几个来回。

那还是叶辰吗?都没人形了吧!血呼啦的一片,顶帅气的一张脸,已不知哪是鼻子哪是眼了,都给打扭曲了。

一阵微风拂来,叶辰终是下来,贴在了大地上。

邪魔下手,的确重的很,差点没给他打死,饶是圣体的霸道恢复力,也足躺了一夜才醒来。

这下,他可老实了,再不敢去竹林,更莫说放血的事了。

“你这毛病,一点儿没改。”姬凝霜忍不住笑道。

“看来,我得好好跟你聊聊,啥叫夫唱妇随了。”叶辰捂着老腰,还疼的龇牙咧嘴,走路一瘸一拐的,“昨夜,你若再跟她,多聊一分钟,我就能把血放了,也不至于挨揍。”

这话,把姬凝霜逗乐了,这意思,我把你害了呗!

“默契,默契懂不懂。”叶辰叹息了一声,还是颇感遗憾的,就差那么一点儿,就圆满完成任务了。

可惜,还是被邪魔发现了,血没放成,还被一顿好揍。

姬凝霜没再言语,只觉很庆幸,庆幸叶辰这一百七十年来,都是在外修行,这若每日待在,会把孩子教坏的。

一个小插曲过去,叶辰安分了不少,继续融合真雷真火。

邪魔出来了,眸中的火花,还未熄灭,吓得杨玄和上官玖,都不敢喘气儿了,前车之鉴,那可是血淋淋的例子。

邪魔无视他几人,只看叶辰那方,越看手越痒痒,若非需叶辰炼制九转还魂丹,她早一巴掌呼死他了,管他是荒古圣体,还是大楚皇者,再敢动牧流清,一样照灭了。

悄然间,九日又过。

沧澜界还算平静,而叶辰,也将真火真雷融合完毕,但文武天火和千钧神雷那俩刺儿头,还是不鸟他。

鉴于这俩是条汉子,叶辰干脆交给了仙火和天雷,同类间,会更好沟通,仙火天雷可没他那般客气,一个逮住了文武天火,一个捉了千钧神雷,都懒得忽悠了,上来就是恐吓。

要说文武天火和千钧神雷,也够硬气,死活不归顺。

天雷不干了,化作了雷海,包裹了千钧神雷,不是要融合,而是要强行吞噬,既然不给面儿,那就吞了你。

千钧神雷怕了,在被吞灭的最后一瞬,终是臣服。

仙火比天雷更霸道,覆盖了文武天火,求饶都不带搭理的,在它的淫威下,文武天火也怂了,不怂不行啊!被融合了,尚有心智,这若被吞噬,那就真的葬灭了。

接下来,便是叶辰的事儿了,以神识交流,正儿八经的聊了三天,直至第四日,才开始融合,其过程,还是很顺利的,天火与神雷的本源,尽归仙火和天雷,又向混沌火和混沌雷,迈近了一步,至于还需融合多少,至今还是未知数。

第五日,叶辰被邪魔扔出了沧澜界。

机智的叶大少,虽飞的很远,却活蹦乱跳的,也得亏他是个炼丹师,而且最有希望炼出九转还魂丹,于邪魔有大用途,不然,天晓得已被打死多少回。邪魔可不管你是谁。

归途,依旧漫长。

三日后一颗古星,叶辰与姬凝霜现身,皆头戴斗篷,以秘法遮掩本源,隐身在虚无中,静静望着一片缭绕的灵山。

隔着缥缈,两人能清晰得见山峰上的人影,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其身侧,还有一男子闭眸盘膝,似是在悟道。

那是帝姬和第三神将北林,应劫成了兄妹,也如吞天魔尊,一百多年过去了,还是没能应劫过关。

叶辰推演过二人命格,还算够硬,过关也仅时间问题。

蓦然间,两人转了身,来的悄无声息,走的也不留痕迹。

两日后,二人在一片星海定身,星辉掩映的深处,藏着一座浩渺的古城,而应劫的姜太虚和凤凰,便在那古城中。

不会有人想到,姜太虚与凤凰竟成亲了,还生了一个宝贝女儿,无论神姿亦或风华,皆像极了凤凰,这或许,便是姻缘的牵绊,未应劫前,两人便是一对,能在应劫中结成神仙伴侣,也算功德圆满,那个可爱的小女娃,便是情的结晶。

两人未现身,更未打搅,默然退去。

出了星海,有一老者挡了两人去路,乃一尊老准帝,叶辰认得他,一百多年前曾见过,是应劫凤凰的祖父,当年凤凰与姜太虚干架,应劫的姜太虚,便是被这老头儿给镇压的。

此番,这老准帝拦他二人去路,叶辰并不意外,凤凰和姜太虚没发现他二人,不代表这尊准帝没察觉,可惜,老准帝至今都不知,那的孙女和孙女婿,就是应劫的太虚子和凤凰,若是知晓,搞不好会吓哭,论辈分,他不知差了多少辈。

“两位小友,好是面生啊!”老准帝温和笑道。

“无意叨扰,还望前辈海涵。”叶辰笑着拱手。

“这般鬼鬼祟祟,来盗宝的?”老准帝的笑,还是那般慈祥,可其威压,却已蔓延,使得他二人,都颇具压力。

叶辰见之,笑着摇头,看样子,老准帝要把他俩捉走。

无奈,他心念一动,混沌鼎飞出了神海,悬在半空,鼎身庞大厚重,古朴自然,嗡颤中,还能听闻大道交织的天音。

混沌鼎一出,老准帝的眸,不由亮了,不认得凤凰和姜太虚,可他却认得混沌神鼎,那是荒古圣体的本命器,也便是说,这个戴斗篷的白发青年,便是大楚皇者叶辰。

“前辈,无意叨扰。”叶辰微笑,稍微透露了一丝圣体本源,若混沌鼎不能代表他的身份,这一缕本源,总该可以了,对方给面子,那就高高兴兴上路,若对方不给,那就只能开打了,他有准帝兵,只要对方不是巅峰准帝,一切都好说,可不能玩儿命的打,毕竟,这老头儿,是凤凰的祖父。

“竟是天庭的圣主,老朽眼拙。”老准帝呵呵一笑,语气中难掩的是诧异,这都一百多年未听闻圣体消息了,不成想,竟在此得见,圣体的面子那得给,纵不给叶辰面子,也得给九皇面子,那九尊盖世狠人,他可惹不起,昔年玄荒怒灭远古四族,那等逆天之举,至今还震慑着万域诸天。

“相见即是有缘,走,进去喝酒。”老准帝变的很是热笼,而且自来熟,二话不说,拉起叶辰便要走。

那叶辰哪能去啊!有应劫人在,躲还躲不及呢?哪有上赶着往前凑的,若扰了应劫,后果可是很严重,他这委婉的拒绝,老准帝终是未请动,自也不会为难了他和姬凝霜。

“代老夫向九皇问好。”老准帝笑道。

“一定。”叶辰微笑,牵着姬凝霜,渐行渐远。

望着两人的背影,老准帝不由捋了捋胡须,他更多关注的,乃是姬凝霜,直至两人走出很远,他还杵在那,一个劲儿的嘀咕,“是老夫看错了?怎又冒出一尊瑶池仙体。”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