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两百五十五章 画眉

第两千两百五十五章 画眉

“为何这般问。77dus.com”女圣体回着,含在口中的饭,终是咽了下去。

“没什么,好奇而已。”叶辰耸肩,也颇为懂事,不断给女圣体夹菜,给人饭碗塞得满满的,好似在说:吃,你做的饭,再难吃也得吃完,没那金刚钻,就别揽这瓷器活儿嘛!

女圣体也上道,干脆端起盘子,剩下的几盘菜,全倒叶辰碗里了,这一套动作,也好似在说:吃不完,弄死你。

一尊男圣体,一尊女圣体,互相夹菜的画面,虽有点儿不怎么和谐,却也难掩温馨,真如夫妻俩,特别活宝的那种,花样式的秀恩爱,专给那些单身狗看,这所谓的单身狗,很明显是指冥帝,至于帝荒,人是有媳妇的,只不过已故去。

一顿早餐,在一种极为奇怪气氛下吃完了。

叶辰打着饱嗝,狠狠伸着懒腰。

女圣体的神情,就不怎么乐观了,一顿味道极差的早餐,直吃的她反胃,这一点,她与叶辰就差点儿了,叶大少可是连树皮都啃过的,这顿难吃的早餐,也只小儿科。

“雷域已寻完,去其他位面转转呗!”叶辰笑呵呵的。

“好说。”女圣体倒也直接,玉手轻拂,划开了一道域门。

叶辰最积极,一步踏入。

倒是女圣体走时,不由回望了一眼小园、房檐、以及古城,她便是在这里,收了人生中第一束花,第一次将脸颊歪倒一男子的肩头,也是第一次下厨做饭,味道虽不咋地,但也颇具纪念意义。

亦是第一次,风华绝代的女圣体,露了一抹名为柔情的笑,而这座凡人小城,也注定会承载她一段美好记忆。

缓缓收了眸,她也随之进了域门。

两人再现身,已是其他域面,其名水域。

还真是域如其名,悬在缥缈虚无,举目四望全是水,能得见一座座岛屿,大小不一,如一颗颗明珠,镶嵌在浩瀚的海洋中。

比起冰域、雷域和火域,这水域的疆域,就不是一般的辽阔了,三域加起来,都未必有这水域大,灵力也没水域浓郁,海面上缭绕的云雾,给这片世界,增了一抹神秘感。

叶辰已取了地图,浮在身前,用笔勾勒,规划着路线。

女圣体就悠闲了,在对着小镜子画眉,自雷域出来,好似更注重形象,本来就漂亮,一抹素眉,勾出了万种风情。

三五分后,叶辰才收了地图,直奔最近岛屿,到了,都未瞧见女圣体变化,惹得女圣体一阵腹诽,倒是看一眼哪!

不肖多时,两人定身,落入一座岛屿,岛上有古城,颇为沧桑古老的那种。

可惜,其内并无转世人,也未见应劫人,至于体内潜藏天魔本源的人,亦未见到,以至于,前后不过三息,两人便出来了,又奔下一座岛屿。

此番,叶辰的运气似乎不怎么好,寻了一座座岛屿,都未找到转世英魂。

第三十二座岛屿时,叶辰才有收获,寻了一转世人,前生所属昊天世家,论辈分,昊天诗月还得唤他一声叔祖。

叶辰为其解了前生记忆,免不了煽情画面。

每逢此时,叶辰都会自觉的摄取轮回之力,完事儿,总会给女圣体,抛去一个迷人的小眼神儿:瞅见没,摄取轮回之力的法门,我已学会了。

对此,女圣体皆面无表情,只在心底掩嘴一笑,若非老娘为你演示,你能学得会?

天色渐渐昏暗,夜幕降临。

月下的水域,波光粼粼,一座座小岛屿,更像极了一颗颗珍珠,闪着绚丽之光,点缀着美妙画面。

叶辰格外忙碌,无一日停歇。

至第六月,两人落一座小岛,这是水域最后一处未寻的岛屿,遗憾的是,叶辰并无收获。

这也夜晚,两人未出走,当时歇脚。

女圣体又自告奋勇,做了一顿晚餐,比之先前的早餐,味道好了不少,但,这些皆不重要,好吃与否,叶辰都得给吃完了,而且还必须吃的很香,只因,这是女圣体做的,不吃会挨揍,机智的叶大少,早已洞悉此道理。

清晨,女圣体划开了域面域门,又是一段新的征程。

新的域面,又有别样风光。

其后岁月,叶辰还是那般兢兢业业,寻过的一个个域面,或大或小,或待几日,或待几月,或有收获,或无功而返,穿梭于各大域面中,一日日一夜夜,重复着同样的使命。

眨眼,三年前然而过。

这三年,洪荒未作乱,诸天也还算平静,应劫的准帝,多有回过,但九成以上,皆属洪荒大族。

然,应劫狂潮并未完,洪荒依旧有所顾忌,不敢妄自开战,各族皆蛰伏,只待族中应劫人皆回归,必再掀滔天战火。

第四个年头,被封的东凰太心,自沉睡中苏醒,仙颜憔悴,掩不住的是沧桑,比之当年,沉默不少,总会在夜深人静时,立在那座神碑前,静静望着已碎裂的元神玉牌,亦不经意间,望一眼剑非道的玉牌,闪烁着明亮的光,那是命格的写照,给岁月足够时间,诸天剑神必逆天归来。

宁静的夜,昆仑神女又立在神碑前,不严亦不语。

身后,空间一阵扭曲,位面之子曦辰自内走出,看其形态,略显疲惫。

“叶辰所在何处。”东凰太心轻语道。

“天晓得。”曦辰无奈摇头,他是一域一域的挨着找,愣是不见叶辰踪影,或者说,是某人带着叶辰,在刻意避讳他,以至两者总会好巧不巧的错过,域面何其多,寻到着实不易。

位面之子至此都纳闷儿,大楚的第十皇,究竟跑哪去了,如人间蒸发,有那么几个瞬间,他都险些以为叶辰被人灭杀了。

还好,叶辰的元神玉牌还在,闪着逼格满满的光芒,也便证明,那厮活的好好的,就是不知,跑哪个犄角旮旯去浪了,前前后后寻了三年多,就是找不到,你说气人不。

东凰太心不语,黛眉微颦,总觉有不祥的预感,也正是这不祥的预感,才致使她从沉睡中醒来。

曦辰坐了没多久,便又离去,继续去寻叶大少。

临走前,他还去看了造化神王,被封印了几年,还在沉睡中,体内的天魔本源,一丝不减少,反而还增多了,若非帝兵镇压着,多半已化作天魔。

第五个年头,叶辰与女圣体现身风域。

这个域面,可顶有意思了,呼啸的狂风,日日夜夜肆虐在天地间,得有十好几级,寻人的征途中,总能见到有人在空中飞来飞去,皆是被风刮的,修士还好,风小了落下来摔不死,说起凡人,都不敢出门的,生怕一不留神儿就上天了。

一座山头,敬业的大楚皇者,又埋头在地图上标注。

自离诸天,已有五年时光,连他都不知,竟已离开这么久,可他的征途,并非无回报,见了一个个应劫人,寻了不少体内有天魔本源的人,被其一一分离。

而转世人,自也找了颇多,每寻到一个,都会是一场小机缘,摄取的轮回之力,随着岁月变迁,慢慢积累起来,对轮回法则的领悟,也渐得精髓。

让他眸光黯然的是,还有太多转世人未寻到,如龙爷、虎娃、叶星辰、刀皇、欧阳王、神玄烽,还是杳无音讯,连他自己都没了信念,总觉那些英魂,早已成历史尘埃。

身侧,女圣体翩然而立,这一次,倒没画眉,也没搭理秀发,只静静看着叶辰。

五年了,她跟了叶辰五年,习惯了一路风尘,每至域面最后一城,她都会如妻子那般,下厨做一顿餐食,悠悠五载,法力一点儿不见长,可厨艺,却是登峰造极了,绝对大师级水准。

星夜下,她看叶辰的眼神,又多一抹柔情,皆五年岁月的沉淀,与柔情伴生的,乃复杂之色,日渐的浓厚。

不知自何时起,她不敢再去直视叶辰的眸,仅在岁月沉寂时,偷偷的去看,朦胧的心神,不知是痴醉,还是愧疚。

“喂,想啥呢?”叶辰凑了上来,见她发呆,不由挥了挥手。

女圣体思绪被惊断,忙慌侧眸,望看四方,以躲避叶辰眼神。

“这婆罗域啥情况,咋这般小。”叶辰表情奇怪,无需通过地图,只抬眸眺望,一眼便能望到天边,约莫估计其疆域,方圆也不过几十里,乃万域中最小的域面,也仅有一座古城。

这里天地灵力稀薄,不适仙人修炼,纵有修士,也绝不超真阳境。

事实也正为如此,待两人降临在此域唯一的古城,的确未见太多修士,九成九皆凡人,而修士境界最高的,也仅真阳境第一重,乃一迟暮的老者,寿元无多的那种。

哎!

叶辰一声叹息,取了酒壶,一路走一路洒,这些年,他皆是这么做的,纵曾经有转世人,也多半已葬在岁月中,一壶浊酒,便是祭奠,当年的大楚英魂,再难回故乡。

他还是很心善的,祭了源石,凝成灵的本源,融入了此域天地,以集聚灵力,给老迈的修士们,提供修炼源泉。

又一次,两人停下歇息。

园中的画面,还是很温馨的,灶台前,女圣体在忙碌。

月下的她,恬静秀美,少了一抹风华绝代,多了一缕凡尘烟火。

不远处,叶辰双手托着下巴,百无聊赖的看着她,每到一域,女圣体都会做一顿饭,他早已习惯,灶台前的她,像极了温柔的妻子,饶是天庭圣主,也会看的一瞬瞬恍惚。

今夜的晚餐,与昔日略有不同,女圣体的眸,自始至终都是垂着的,好似并无胃口,几乎没动筷子。

叶大少就不一样了,该吃吃该喝喝,胃口贼好,俨然不觉女圣体异样。

饭后,叶辰摸着下巴,在园中溜达,不知在想啥,时而也会望看虚无,嘀咕那么一两声,在暗自揣测擎天魔柱的位置,若寻遍了各个域面,还不见魔柱的话,那多半就在诸天了。

伴着一缕春风拂过,女圣体缓缓走来,递给了叶辰一支笔。

“干啥。”叶辰愕然。

“帮我画眉。”女圣体轻语。

“这。”叶辰一声干咳,但还是接过了画笔。

女圣体坐下了,时隔多年,再一次直视叶辰,美眸似水。

再瞧叶辰,就有些不淡定了。

不是吹,他那握笔的手,都是颤抖的,杀人他行,耍不要脸也在行,可这画眉这活儿,他真是第一次做,若给画偏了,是会伤筋动骨的,女圣体的一巴掌,还是很够力道的。

不得不说,大楚的第十皇者,还是颇有天赋的,没吃过猪肉,自是见过猪跑,常见楚灵她们画眉,自也会一些。

这个过程,极为漫长,叶辰弯着腰,画的仔细,手心皆是汗。

女圣体如冰美人,纹丝不动,月下的柔情,伴着那一抹抹画笔,化作了一段莫名的情缘。

足半个时辰,叶辰收笔,狠狠松了一口气,去了一面小镜子,放在了女圣体眼前,“第一次画,没经验。”

女圣体终是露了一丝浅笑,镜中的她,很美,叶辰画的眉,很好。

见她笑,叶辰如蒙大赦,麻溜走开了,生怕这娘们儿,再提稀奇古怪的要求,他是被打怕了,老老实实的才好。

夜,逐渐深了。

园中老树下,叶辰陷入了沉睡,只待天明,继续寻人。

女圣体悄然而至,伸了玉手,轻轻拨开了叶辰垂落的白发,抚着那张沧桑的脸庞,看的美眸朦胧。

至此,她都不知,为何芳心为他而绽,该是某个夜晚,一个疯狂的小圣体,不惜以一半本源,为她补伤痕,把她视作家人,毫无保留献祭。

那是一瞬的感激,亦是一瞬的愧疚,交织出了情根,在五年的日日夜夜,渐渐结出了这情缘的果。

女子的心,最是难以琢磨,是她站的太高,不知人间烟火,如她这等人,最易被情牵绊,特定的时间,遇见了特定的大楚皇者,阴差阳错的岁月,勾勒了这跨时代的情缘。

可她,还是拂了手,自叶辰体内,摄出了一个玉瓶。

玉瓶中,装着的乃金色的液体,准确说,是鲜血,帝荒的鲜血,被她收走了。

一同被收走的,还有阎罗的血、判官的血、冥将的血,或者说,冥界人的血,皆被她收走了。

映着月光,她默然转身,渐行渐远,仅有她的一缕秀发飘回,落入了叶辰手中,载着女子淡淡的芳香。

因她离去,园中又归于平静,沉睡的叶辰,堕落在梦乡,自不知女圣体已走。

“她此番,是何寓意?”界冥山上,冥帝挑了眉。

“很显然,她并不想让吾回诸天。”帝荒淡道,璨璨的金眸,闪烁着明暗不定的眸光,看了女圣体的五年,她那种种不正常的举动,已足证明一切,爱叶辰是真,骗他也是真。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