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两百六十八章 造化解封

第两千两百六十八章 造化解封

黄沙飞荡中,叶辰留下了两道神识,便施了天道。

再入空间黑洞,他亦如神芒,已知从荒漠域到灵域的路线,他的方向极为明确,到灵域,也仅时间问题。

不得不说,荒漠域距离灵域,不是一般的远,约莫估计下距离,以他的速度,起码也得半月,若无万域形成的画面指引方向,他到死都寻不到灵域,所谓的方向,哪怕一个细小的偏差,都会偏离目的地几百万里,甚至上千万里。

叶辰不止一次内视龙椅,难免腹诽,明知我在找灵域,为嘛不早给我看万域形成的画面,害的我白白浪费两年时光,若两年前便知方位路线,也不至于到此刻还未寻到。

腹诽归腹诽,可他对龙椅的主人,还是颇为好奇的,那尊风华绝代的女帝,必定经历过三界的分离,以及万域的形成,那该是一个古老的年代,比岁月尽头更遥远。

神海中,龙椅轻微颤着,似能读出叶辰腹诽。

它倒是想早点给叶辰看,奈何年月太久,加上它记忆残缺,饶是它,也不能随意演化万域形成的画面,此番之所以能成功,也是它尝试了两年,才勉强做得到。

毕竟,它还只是一座龙椅,无主人那等通天彻地的神通。

“帝道分离。”只闻叶辰一声轻叱,分出了潜藏体内的天魔本源,既知擎天魔柱在灵域,那这一缕天魔本源,便失去了它该有的价值,有魔柱小碎片,足能寻到擎天魔柱。

这一瞬,荼毒他八年之久的天魔本源,化灭成灰,他顿觉负担减小,还有冥冥中的那股反噬力,也随着天魔本源的湮灭,而荡然无存,前所未有的轻松。

“灵域,我来了。”叶辰眸光如炬,速如惊芒。

期间,他不止一次的吞丹药,一边维持着消耗,一边使自己,时刻保持巅峰状态,因为到了灵域,会有一场恶战。

外界,女圣体如一只幽灵,满域面的找寻叶辰。

至今,她都未想明白,叶辰是如何破的记忆契约,契约已毁,她再难锁定叶辰位置,只得以笨方法,一个个域面挨着找。

不晓得,若让她知晓叶辰是用轮回破的契约,会作何感想。

当年,正是她为叶辰演示的如何摄取轮回之力,叶辰也天赋异禀,还真就学会了,不仅学会了,还以轮回破了记忆契约,说到底,契约被化解,她还是功不可没的。

她在找叶辰,位面之子与圣尊也在找。

可惜,叶辰如今在空间黑洞,无论哪一方,都注定寻不到。

黑洞中,叶辰未曾停下,这一段征途并不漫长,却孤寂萧瑟,俯瞰而去,无边的黑暗中,他如一粒沙尘,渺小到不可见。

嗯?

正飞时,叶辰不由侧眸,望向黑洞深处,又有奇异的波动。

不止他嗅到了,仙火和天雷也嗅到了,又一次不经召唤,纷纷跑出了储物袋,这一次,连混沌鼎也跟着溜了出来。

“回来。”叶辰一声轻叱,召回了三者,知道黑洞深处有宝物,但他没时间浪费,需尽快到灵域,相比黑洞中的宝贝,他更在意擎天魔柱,哪怕晚一天,都可能是滔天浩劫。

仙火天雷和混沌鼎倒也听话,颇为不舍的进了储物袋。

叶辰目不斜视,燃烧了精元,速度猛增,如若米粒之光的他,愣是在黑洞中,划出了一道璀璨的仙芒,甚是耀眼。

大楚的夜,宁静祥和。

天玄门中,东凰太心又立在神碑前,神情凄美哀凉。

今夜,又有两块元神玉牌碎裂,便是说,天玄门又有两尊准帝葬生,神碑上悬挂的还未碎裂的元神玉牌,已是寥寥无几。

她一步踉跄,嘴角流溢了鲜血,盛世仙颜也惨白,仙躯上有莫名的雷电显化,那是天谴的雷霆,肆意折磨着她,只因她心底,又在怒骂苍天,惹得上苍震怒。

嗡!

蓦然间,一声嗡鸣突兀响起,震得天玄门晃荡。

轰!

而后,便是一声轰隆,天玄门的一座地宫,轰然崩塌了,有一尊宝塔,自地宫中横飞了出来。

仔细一瞅,正是仙宇大帝的仙王塔,看样子,是被人打出来的。

“造化神王破封,怎么可能。”天老地老踏天而来,脸色难看,亦是难以置信。

要知道,造化神王身上,被布下了无数封印,还被一尊帝兵镇压着,如此境况下,他竟能冲破禁锢,竟还将仙王塔打翻了出去。

“发生了什么。”天玄门人皆被惊动,自四方聚来。

东凰太心身法最快,一步便来到了地宫前。

然,未等她定身,便见一道寂灭的光晕,自残破地宫蔓延出来,碾的空间寸寸崩塌,饶是她的战力,也被那寂灭光晕,撞的蹬蹬后退。

连她都如此,更莫说天玄门人,被震翻一片又一片,修为弱者,肉身当场炸灭,仅留元神,飘摇在天地间。

砰!砰!砰!

未等天玄门人止住身形,便闻砰砰声响,缓慢而有节奏。

仔细聆听,才知是人走路的声音,许是身体太沉重,以至脚掌每次落地,都踩的天地轰隆。

万众瞩目下,一道人影自地宫走出,卷着滔天魔煞。

那是造化神王,准确说,是已经化天魔的造化神王,他血发飘荡,眸子如无底幽渊,有星辰寂灭的画面,于他眸中烙印,更有毁灭的异象,于他身侧显化,他不是魔,却更似魔,如一尊盖世的魔神,可怕的威压,以及那造化的神力,皆映着末日之光。

东凰太心黛眉微颦,已召来轩辕剑,与造化神王遥天对立。

与此同时,三道人影不分先后显化,乃月皇、神将天玖和邪魔,四人伫立东西南北四方,围住了造化神王。

“竟能冲破帝兵镇压。”天玖皱眉道。

“乃天魔本源在作祟。”月皇沉吟道,凤凰琴已悬在透顶,一缕缕极道帝威垂落,还能听闻九幽仙曲音。

邪魔不语,却看的真切,必是天魔本源,促使造化神王复苏,借了造化之力,冲破了禁锢。

而此刻,造化神王的状态,极其诡异,它是浑噩的造化神王,亦是天魔状态的造化神王。

若论战力,此刻的造化神王,已不弱六道,在那么几个瞬间,竟还凌驾在六道之上。

也便是说,若单打独战,在场的人,乃至这个时代的诸天修士,无一人是他对手,他已无限接近于帝,并非天魔的帝,而是诸天的帝。

轰!

随着苍天一声轰隆,浑噩的造化神王,已被天魔神智所蒙蔽,幽寂的眸,俯瞰着众生,那是王之蔑视,一眼便能洞穿万古。

“合力镇压。”天玖一声冷叱,催动了昆仑镜,压向造化神王,崩灭了乾坤。

造化神王嘴角微翘,一掌拂来,掀翻了昆仑镜,连神将亦被震退。

东凰太心登临九霄,帝剑铮鸣,凌天一剑,斩出一条绚丽仙河,裂开了阴阳。

造化神王还是一掌,抹灭了仙河。

镇压!

邪魔与月皇联袂,一左一右,一个复苏了凤凰琴,一个御动了红莲帝器,绽放了毁灭帝威,压塌了万古仙穹。

造化神王一阵趔趄,但也仅一瞬,便稳住身形,一拳握乾坤,演尽道法,轰退了邪魔,一掌刻篆文,布列魔道,击退了月皇。

前后仅不过三五息,四大巅峰准帝,齐齐败退,而且还是有帝兵加持战力的前提下,看的天玄门人,神色骤变,化天魔的造化神王,是有多可怕。

“卑贱的蝼蚁。”造化神王戏虐一笑,一步跨出了天玄门,丝毫不恋战。

“哪走。”四尊巅峰准帝冷哼,如四道神芒,齐齐追出。

“哪走。”天老地老以及在场的老准帝,也纷纷追来,也不忘给玄荒传讯,希望有巅峰准帝持帝兵助战,既是结成了联盟,那大楚有难,盟友便有义务援兵。

轰!砰!轰!

大楚的夜,变的颇不平静,风云变幻,电闪雷鸣,因无人大战,一座座山峰,一座座倾塌,一片片虚无,一片片崩灭,毁灭性的极道帝威,打的大楚,都嗡隆隆动荡。

如此大动静,惊醒了太多人,无论大楚本土修士、亦或后加入的势力,皆向这方聚来,皆以为洪荒跑来作乱。

待望见黑眸血发的造化神王时,所有人皆色变了,“天魔?”

“擎天魔柱都毁了,哪来的天魔。”

“那人,看着怎这般面熟。”七彩孔雀族的老准帝,微眯了老眸。

“与造化神王,生的一模一样。”丹尊殿一老辈炼丹师当即说道,未曾见过造化神王真人,但却见过其画像。

“四尊巅峰准帝皆持帝兵,竟也拿不下?”

“莫废话,帮忙。”一道道人影冲天,修为最弱的,都在准帝三重天,其中有那么几尊,还拎着帝兵。

因他们加入,造化神王瞬间落了下风,单挑无人是他敌手,但若群殴,那就另说了,更遑论,还有几尊帝兵压着。

但见他一声幽笑,再不恋战,避过了诸多绝杀,遁出了大楚。

“哪走。”一众准帝如影随形,跟着杀出了星空。

轰隆声又起,震颤星域,一颗颗星辰遭了秧,扛不住大战余波,一颗颗炸灭成灰。

更多的准帝,自四方赶来,无需问缘由,杀至便直攻造化神王,这么多人,就属你另类,身在天魔人的形态,一看就不是好鸟儿。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