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三百三十一章 两个怂包

第两千三百三十一章 两个怂包

“没有。”天诛地灭回话的口吻,出奇的一致,揍了我俩,又来借帝兵,你家的脸咋那么大呢?

闻言,叶辰的脸色黑了,你丫的,揍也揍了,气也出了,不带记仇的,再说了,禁区这么多帝兵,借我大楚用几天咋了。

天诛地灭就幸灾乐祸了,逢是见叶辰脸黑,就无比的舒爽。

可以这么说,纵帝尊亲临,他俩也一样敢怼。

说起帝尊,他俩的神情,总会语重心长一些。

遥想当年,帝尊未成帝前,也常在禁区外溜达,总想进来转转。

那也是个神人,坑蒙拐骗样样精通,走哪哪热闹,叶辰干过的那些不要脸的事,他基本都干过。

为此,他座下那些个神将,也倍儿有活力的说。

这就是人格魅力,人至贱则无敌,说的就是帝尊,说的也是叶辰,这俩不止长得一模一样,不要脸的德行,也都惊人的出类拔萃。

属九千年人才,他俩,各领**。

这是天诛和地灭,对叶辰和帝尊的评价。

这会是一个至理名言,会时刻警戒着后人,想在不要脸的领域,超越这俩人才,其难度,不亚于成帝。

“洪荒时刻都有可能开战,我诸天,扛不住啊!”

“两位大佬行行好,借些帝器防身。”

“一句话,借不借吧!逼急了俺们,集体来你天虚渡天劫。”

“见死不救,会遭报应。”

天诛地灭沉看时,叶辰可没闲着,开了嘴遁,一言一语不带停,或是哀求、或是恐吓、或是商量,大到诸天的局面,小到各方的利益,整的一套一套的,一副不从天虚拐走几尊帝器,就不罢休的架势。

“那座山头,该修修了,净是杂草。”

“这等技术活,还是等天王来了亲自做。”

“别闹,天王的脾气可不怎么好。”

叶辰喋喋不休个没完,可天诛地灭倒好,一句都未听进去,叶辰说他的,他俩聊他们的,反正就是不借。

叶大少捂了胸口,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挫败感。

要说,这也不能怪他忽悠的本事不行,只因,如他这般能忽悠的,天诛和地灭早已见识过。

嗯....也就是仙武帝尊了,在未成帝前,也曾来天虚借过帝器,也如叶辰这般,喷的天花乱坠,把他俩忽悠的晕头转向,借了不少帝器呢?

如今,天诛地灭已有免疫力,任你咋喷,就是不借。

“你俩,也属古天庭吧!”叶辰捂着老腰站起了。

“小子,知道的不少嘛!”天诛和地灭纷纷灌了一口酒。

“就你俩这号的,也配做天庭的人?”叶辰当即开骂了,一嗓子嚎的太突兀,惊得天诛地灭险些跌下石头,一口酒水,喷了叶辰一脸,谁曾想到,叶辰突然就开骂了,措手不及。

“你家主人,是诛仙剑灭的吧!”

“主人被人灭了,不寻思着报仇,还有心情搁这喝酒?”

“亏你禁区有那么多帝兵,全当烧火棍了?”

“晓不晓得你家主人的龙椅,为嘛不跟你俩走,是因你俩太怂,辱没了古天庭统帅的威名。”

“见过怂的,没见过这么怂的。”

“你俩也就揍揍我,有种去跟诛仙剑干哪!”

大楚的第十皇,如战神附体,吃了枪药,顺便,还打了一管子鸡血,火气爆如雷,一手捂着老腰,一手指着天诛地灭的鼻子大骂。

这一幕,堪称无法无天。

远看而去,天诛和地灭蹲着,叶大少站着,如训小孩似的,正儿八经的,把这两尊巅峰老准帝,从头到尾骂了一遍儿。

不是吹,这厮自开骂,半个时辰都没带停的。

他那个嘴啊!比加特林还好使,不带卡壳的。

人天诛和地灭就很尴尬了,堂堂巅峰准帝,堂堂禁区大神,愣被骂的抬不起头,甚至于,连插口的机会都没有。

这等画面,若被外人知晓,必会惊掉下巴。

圣体当真吊炸天了,跑禁区来骂人,骂的还是天诛地灭,在人家的地盘上,比主人还嚣张。

这不是来求人的,这就是来砸场子的吧!

也就大楚皇者敢这么整,若换做是他人,多半已在喝孟婆汤了。

“你这后辈,超神了。”界冥山上,冥帝一语颇是深沉。

“吾心甚慰。”帝荒深吸了一口气。

“这若让他圣体大成,多半能把一尊大帝,给骂哭了。”冥帝这话,饱含了太多深意,当年圣人境,都能把准帝怼去应劫,真若圣体大成,那就不是怼准帝了。

事实证明,若嘴遁修炼到某种境界,会比帝道仙法更霸道,昔日灵山的释迦尊者,便是血淋淋的例子。

不知何时,叶大少才停口,嗓子都冒烟儿了,捂着老腰咳个不停,咳出的唾沫星子,都是血色的,真是拿命在骂人。

在看天诛和地灭,都在甩脑袋,叶辰骂了他们多少句,他们记不清,只知耳朵嗡嗡的,脑瓜子也嗡嗡的,就好似有人,在他们脑袋里敲锣打鼓,正儿八经的敲了个把时辰。

“来,你过来。”地灭挥了手,招呼了叶辰一声。

“不用,在这说就行。”叶辰气喘吁吁,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之神态,那叫一个义愤填膺,不知道的,还以为天诛地灭,与他有杀父之仇呢?

“吾就纳了闷儿了,这诛仙剑,与你借帝器,有毛关系。”地灭吹胡子瞪眼道。

“关系大了去了。”叶辰麻溜起了身,颇是自觉的蹲在了天诛地灭中间,语气缓和了一分,“应劫厄难知道吧!就是诛仙剑搞的鬼,诸天的准帝,包括你禁区准帝,大把大把的陨落葬灭,这是什么,这是仇恨哪!。”

叶辰越说越亢奋,干脆又一屁股坐下了,“我可不是吓唬你俩,诛仙剑已与洪荒联合,灭了俺们诸天,下一个就是你们禁区,五大禁区何等存在,诛仙剑这般猖狂,你们能忍?”

说到这,叶辰灌了一口酒,继续道,“要我说,咱们两家结盟,先端了洪荒族,再去灭了诛仙剑,禁区不出兵也行,把帝器借给诸天,俺们帮你灭。”

“忽悠,接着忽悠。”天诛瞥了一眼。

“说再多,就是不借。”地灭耸了耸肩。

“两个怂包。”

“小子,你今日很飘啊!老夫.....。”

“两个怂包。”

“若非看在大楚的面子上,吾.....。”

“两个怂包。”

“来,拿上帝器,麻溜滚。”天诛塞给了叶辰一个储物袋,一脚把叶辰踹出了天虚,叶辰那副小身板,差点儿散架了。

两个巅峰准帝,脑瓜子还是嗡嗡的,头晕目眩。

对叶辰,那叫一个欣慰,比当年的帝尊,还特么更优秀。

何止是他俩,冥帝和帝荒也是这等感觉。

今夜,两大至尊又得了一个真理:大楚的第十皇,真乃全能人才,上得了厅堂,骂得了爹娘,怼得了准帝,也拐得了帝器。

如这号的,与他干仗前,得先把他的嘴撕烂,不然,后果很严重。

轰!

中州,叶大少一路掠过了大山山河,终是与地面亲密接触了。

待站起,他一步趔趄,险些栽倒,并非是伤的,而是被自己的魄力惊的,把天诛地灭骂了一顿,就好似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还好,他借出了帝器。

说到帝器,他忙慌扯开了储物袋,其内,安稳稳的封着十尊帝兵,五把帝剑、两尊帝级铜炉、一面神镜、两尊帝印。

才十尊?

叶大少挑了眉,不由回头,瞟了瞟天虚方向,额头有黑线乱窜,老子忙活大半夜,就借十尊帝器,你家帝兵那么多,未免太吝啬。

心里这般想着,这厮准备折返回去,再忽悠忽悠,搞不好能借出更多。

不过,走出三五丈,他又停了下来,禁地还是要去的,但不能再去天虚,那俩老家伙都是暴脾气,搞不好,还会把这十尊帝器给收回去,那就得不偿失了。

约莫一想,他祭了域门,直奔西漠,逛了天虚十尊帝器,也得去忘川拐几尊,完事儿,再去南域冥土、北岳黄泉、东荒炼狱,不借多总能借少,积少成多。

不得不说,叶大少这个念头还是不错的。

不过,结局就有点儿不尽人意了。

还是月黑风高夜,他进了忘川。

但,前后不过一秒,他便横飞了出来,看样子,是被人一脚踹出来的,力道不小,将一座八千丈巨岳,撞得轰然崩塌。

“不借就不借,别打人哪!”叶大少捂着老腰,抹着鼻血,骂骂咧咧的走了,好歹还有些渊源,忒不给面子。

几日后,南明冥土。

叶大少还是极为尴尬,门儿都没进去,一句话都未来得及说,便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扫翻了出来,这次更霸气,十几座巨岳,被挨个撞的崩穿。

接下来的北岳黄泉,就有点儿血腥了。

所谓血腥,是指叶辰,前脚刚进去,后脚便被敲了闷棍,也不知是那个人才,把他绑的跟个螃蟹似的,挂在了山外一棵歪脖子树上,完事儿,还给他脖子里,挂了一条白布帆,白布帆上还东倒西歪的写着五个大字。

“我是神经病。”有修士路过,落在了歪脖子树下,愕然的看着叶辰脖挂的白布帆,那东倒西歪的五个大字,着实醒目。

“八成是被打劫了。”一温和的老修士叹息道。

“这人,咋瞅着这般面熟呢?”一尖嘴猴腮的青年摸了摸下巴,祭了一股柔和力,拨开了叶辰散落的头发,这才看清叶辰面容。

“叶...叶辰?”众人见之,顿的一愣,圣体叶辰的尊荣,万域皆知,若能找出一个不认识他的,鬼都不信。

一时间,众人你瞧瞧我,我看看你,而后,又都齐刷刷的看向了叶辰,这是啥个局面,圣体咋北岳,咋还被绑了呢?还被挂在树上。

那么,问题来了,谁绑的他,又是谁给他挂这了,从来都是听闻圣体绑票,还是第一次见叶辰这般,这绑他的人,该是何等的大神通。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又是那温和的老修士,忍不住捋了捋胡须。

而另外几个修士,才更不靠谱,人手一块记忆晶石,把这副养眼的画面,一点儿不剩的刻印了下来,也得让玄荒的子民看看,竟无一人上前,给人叶辰放下来,主要是,还没拍完。

好心的人还是有的,乃一女子,生的风华绝代,划过了虚天,但很快有折返了回来,自天而下。

这女子,仔细一瞅,可不正是北圣吗?

世人认得叶辰,自也认得北圣,北岳的第一美女,看的众人,连叶辰都忘记拍了,是她生的太美,牵动着某些人躁动的心。

对此,北圣直接无视,只表情奇怪的看着歪脖子树,看着挂在上面的叶辰,这....是什么个局面。

叶大少终是被放下了,被北圣一手拎着,瞬间消失不见。

让北圣震惊的是,叶辰体内,竟融有十尊极道帝器,而且,皆不属诸天。

“哪来这么多帝器。”北圣黛眉微颦。

“我说,别这般拎着我,很尴尬。”叶大少终是睡醒了,无需去看,便知是北圣,那娘们儿的女子香,他记得很清楚。

“叶大少很有情调啊!”北圣放下了叶辰,一脸笑吟吟的,“跑来北岳,也不与我说一声,我好尽地主之谊。”

“你要是个男修,我能把你打哭。”叶辰黑着脸道,扯下了脖挂的白布帆,并没有扔,塞进了储物袋中,这个白布帆,他得收好了,待他年大成,给黄泉禁地的每一个人,都挂上一个。

特么的,不借就不借,还带敲闷棍的?

“你体内的十尊帝器,出自禁区吧!”北圣试探性问道。

“你以为,我跑玄荒来,游山玩水呢?”叶辰一瘸一拐的。

玄荒五大禁区,他去了四个,挨了四顿揍,也就天虚借了帝器,其他三个禁区,愣是一毛不拔,而他大楚皇者的威名,又在今夜,添了浓厚的一抹,我是神经病这五个字,必定会飘满整个诸天。

北圣不语,无需再问,也知叶辰此行的目的了,必是来禁区借帝器的,看这形态,必定没少挨揍。

不过,结局还是好的,毕竟是借到了,十尊极道帝器,何等的阵容,在战争中,是能扭转战局的。

“最后一个,东荒炼狱。”叶辰灌了一口酒水,极为笃定,还是免不了挨揍,但,这次他也豁出去了,再特么揍他,他得骂回去。

“我与你一道。”北圣嫣然一笑,拂手祭了域门,还是帝道级域门。

叶辰自不客气,比起他的,北圣的域门要快很多。

一日后,东荒大地上,两人再现身。

“快快快,瑶池圣地被袭击了,半个仙山都崩灭了。”

两人刚落下,便闻此起彼伏的呼喝声,响满了天地。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