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三百八十一章 诸神之战

第两千三百八十一章 诸神之战

杀!

魁拔族震怒,准帝又出,更甚前者,出手便帝道仙法。

这尊魁拔,显然是个狠角色。

然,他亦难逃尴尬的境地,挨了剑尊两剑,第三剑直接上黄泉,到死,脸色都是狰狞了,奈何,他真不敌剑尊。

这下,魁拔老实了,再无准帝敢应战。

杀,给吾杀。魁拔族皇怒了,恼羞成怒的怒,豁的跳出玉辇,挥剑遥指了南楚,论单挑,他们族是不行了,得群殴了,所谓群殴,便是掩兵杀过去,攻破南楚,踏平诸天。

事实上,魁拔族并不弱,只是少了最巅峰强者,整个族落,足上万尊的准帝,连个能与剑尊走四招的人都没。

这都归功于其他的洪荒族,内乱不断,他家的最巅峰强者,几乎都在混战中,死了个透顶,这才如此的尴尬。

莫急。未等魁拔族冲杀,便闻一道缥缈话语。

魁拔族不行,不代表其他族不行。

此番,出阵的乃穷奇族人,并不显老态,乃一副青年的模样,已踏空而至,与剑尊遥天对立,魁拔族寻仇,穷奇族自也寻仇,当年东荒一战,不知有多少人,葬灭剑尊手中。

这尊穷奇准帝,远非魁拔可比,连九皇见了,都猛皱眉头,巅峰级准帝中,他属至强,隐隐透露着一股帝蕴。

也便是说,这厮也曾引来过帝劫,虽未成帝,却也未死。

洪荒多人才啊!圣尊摸了摸下巴,瞟了一眼帝姬。

帝姬也黛眉微颦,从未听过这号人。

这下,这个时代渡过帝劫的人,除了她与圣尊,有多一个,渡过帝劫的人,皆盖世强者,便如城外的穷奇,他之强大,深不可测,神将上去,也未必能赢,不是一般的可怕。

轰!砰!轰!

世人瞩目下,大战顿起,震怒的魁拔一族,也成了观战者,他们战死三尊准帝,端的尽兴了,可其他洪荒族,却兴致高昂,哪有要联合开攻的架势,真要将单挑进行到底了。

斗战的波动,极为浩大,天崩地塌。

剑尊的确遭遇了劲敌,那尊穷奇准帝,比想象中还要强大,对道的参悟,更是夺天造化,饶是他,也身染鲜血。

龙苍劫,来战。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未等剑尊与穷奇战落,便又闻暴喝声,饕餮族出人了,无心观战,也无兴趣观战,一步踏碎了凌霄,指名道姓的挑战,惹得诸天修士,集体挑了眉。

轰隆!

饕餮威势滔天,他修的道,颇具侵略性,一双猩红的血眸,有一股可怕的吞噬力,也对,饕餮贪吃,所修之道皆吞噬之类,这世间,没啥是他们不敢吞的,而且胃口贼好。

看他架势,与龙苍劫有莫大恩怨,至于何种很远,也只他二人知晓,值得一说的是,他是个狠角色,亦不弱剑尊。

这般想死,吾自成全。龙苍劫淡道,一步出了城墙。

诛灭。饕餮上来便攻,不给其喘息机会。

龙苍劫就尿性了,不躲不闪不防御,正面攻伐,挨了饕餮一指,一掌凌天,被绝世神刀还好使,险将饕餮生劈了。

咕咚!

诸天人暗自吞口水,能与六道单挑的狠人,果然不是盖的,自与饕餮开战,出手皆帝道仙法,一路压着饕餮打。

都别动,这九头牲口,俺们来。轰隆声中,九大神将齐出,只因洪荒那方,有人出阵,并非一个,而是九个。

必斩汝等。那九人皆属天蝎族,喝声如雷霆,震颤仙穹,脸色狰狞,暴怒嗜血,看样子,与神将颇有恩怨。

奇怪的是,他九人,生了一模一样的面庞,连气息和道蕴,乃至本源和血脉,都如出一辙,气势相连,逆转乾坤。

九胞胎?楚灵愕然道。

乃九命神胎,一胎化九,九胎一命。楚萱解释道。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南冥玉漱唏嘘,听的似懂非懂,但看楚萱神情,那所谓的九命神胎,就不是一般的可怕。

不弱皇者,真乃诡异的神胎。上官寒月轻喃。

各位娘亲加油,争取也来一个。叶灵嘿嘿一笑,还特别拽了拽姬凝霜,扑闪了一下美眸,笑的那叫一个俏皮。

轰!砰!

众女逗乐时,九神将与天蝎九准帝也开战了。

正如众女所想,九命神胎的确强,每一人,都身负一种神秘力量,而且,可相互渡传,频频出手,打的天崩地裂。

不过,九神将也不是盖的,第一神将虽已葬灭,可帝萱补上了空缺,帝尊的亲妹妹,也属逆天级,同阶对战,帝尊都未必拿得下,真真的盖世女王,打的那尊天蝎,接连喷血。

曦辰,出城受死。喝声未间断,金猊族出人了,身披黄金战甲,手持银月神刀,脚踏魔煞血海,头悬浩宇苍空。

这尊金猊准帝,与战王的气质,颇为相像,竟也修了战之道,战龙绕身,气息霸烈,其神躯之上,流溢的每一缕洪荒气,皆如山沉重,碾的苍穹崩塌,如一族威临九天的战神。

他的火气也不小,指名道姓的挑战,嗯,也是有仇。

位面之子自不怯战,一个域面神通,瞬身出城,没啥开场白,一掌拍的金猊吐血,身法诡幻莫测,世人寻不到其真身。

不得不说,这尊金猊着实不明智,找的对手,也很恶心的说,修了战之道,没啥吊用,连人都打不着的,几次险被秒。

这个,到我了,别抢。圣尊说着,麻溜出了城,做观战者,着实看的手痒痒,见有人对方出人,很自觉的杀了出来。

没挑战你,滚。对方乃鬼犼族准帝。

这尊准帝,贼有意思,刚出阵,见是圣尊,扭头就跑。

天地良心,他是想找赤阳子练练的,谁曾想,还未等喊话,迎面便撞上圣尊了,这就没法打了,他有多少斤两他知道,与赤阳子斗,能五五开,与圣尊斗,那就是被灭的命了。

诸天的狠人们不少,而圣尊,就是其中一个。

哪跑。圣尊一个跨越,挡了鬼犼的路,被看人少年模样,可那小手儿,贼凶悍的说,一掌打的鬼犼神躯炸裂。

欺鬼犼无人乎?喝声顿起,鬼犼族那方,呼啦啦的跳出了九尊准帝,皆巅峰准帝级,而且,非一般的巅峰准帝。

他们这一吼,听的诸天人想笑,说的怪好听,嚎的怪响亮,有种单挑啊!别特么群殴啊!说好的练练呢?

多多益善。圣尊大笑,瞬化青年模样,战力飙升最巅峰,一人单挑十尊,丝毫不落下风,打的鬼犼准帝频频喋血,开玩笑,曾渡过帝劫的狠人,真以为是说着玩儿的?

九剑,来战。圣尊大战正酣,嘶嚎又起。

此声,传自犰狳一族,有九道人影,联袂走出,一字排开,各个身披铠甲,各个威势凛凛,本就长相凶狞,加之恶狠神情,更显狰狞,猩红的血眸,有烈焰喷射,是谓怒火。

目测,又是来寻仇的。玄武皇唏嘘道。

指名九剑,难不成是九剑散人?

无需掐指一算,就是他了。不少人仰眸,有一人已出城墙,正是九剑散人,踏着道蕴,扶摇直上,神色淡漠。

必斩你。犰狳族九准帝大喝,齐齐开攻,手中皆乃剑器,修的也是剑之道,九人九剑,斩出九条洪荒仙河,裂开了天地,每一条仙河,都融有寂灭之力,可斩天灭地。

九剑散人沉默以对,对方九剑,他亦九剑,乃虚虚实实的九柄仙剑,皆准帝兵,刻有古老仙纹,自行排列,成诛仙剑阵,九剑嗡动,似亿万剑铮鸣,漫天皆剑影,摧枯拉朽。

砰!轰!

九条洪荒仙河,顿的崩灭,犰狳九准帝频频喋血,被困于诛仙剑阵中,胡乱冲撞,却难冲出,所有帝道仙法,皆成摆设,九人九剑被一人九剑压着打,远非九剑散人敌手。

诛仙剑阵,果是夺天造化。九皇轻喃,眸中难掩忌惮,笃定若被困于阵中,也绝难跳脱,还有被灭的可能。

便是这等剑阵,险些诛灭吾族先辈吗?南楚城墙一侧,有不少人轻喃,乃九荒大帝传承,看的脸色苍白。

他之可怕,非剑阵,乃剑道。剑神轻声道。

与他斗,有几分胜算。东凰太心和瑶池仙母皆轻语。

五五参半。剑神与剑仙异口同声。

话落,四人皆抬脚,自城墙踏出,只因洪荒族那边,有人出阵,也是四人,两男两女,所属狴犴族和狻猊族,如他四人,也是夫妻齐上阵,四对四的阵容,斗上了缥缈虚无。

他们之后,帝姬上阵了,对上了血鳅族的老族皇。

那尊血鳅,贼是强大,异象洪荒魔土,铺天盖地。

帝姬也不是盖的,风华绝代,货真价实的盖世女王,六道的红颜知己,是曾渡过帝劫,这等人,道中有帝蕴,可加持战力,皇者都不是对手,一对一独战,血鳅自也不够看。

说话间,戮天族九尊准帝踏天而来,黄金神躯璀璨,皆头悬准帝兵,气势相连,未出手,天已崩,修寂灭之道。

洪荒出人,诸天自不落下风,九皇联袂,踏出城墙。

轰!砰!砰!

九对九的阵容,战的乾坤逆乱,法则顿成虚妄,可见虚无血如雨下,戮天九准帝虽强,但对上九皇,也之挨虐的份。

好尴尬。柳如烟干咳,笑中有一抹惭愧。

的确,她是很尴尬,大楚拢共十一尊皇者,九皇皆巅峰准帝,威震寰宇,而叶辰乃大圣巅峰,气盖八荒,曾屠过不止一尊帝,偏偏只有她这第十一皇者,咋看都是暗淡的。

其实,她并不弱,所属乃帝子级。

奈何,九皇和叶辰他们太耀眼,完全遮了她的风姿。

魔渊沧澜,滚出受死。柳如烟尴尬时,阴笑声响满穹天,载着无上魔力,慌乱世人心神,稳都稳不住。

话未落,便见两道人影,踏上虚天,一左一右。

左边,一老者银袍呼烈,巅峰准帝级,所属天狗族。

右方,一青年血袍星空,准帝巅峰境,所属神蚁族。

这两人,皆洪荒级大神,与邪魔和魔尊恩怨,延续万古。

昔年,牧流清天赋异禀,逆造混沌之火,惹洪荒大族觊觎,一场大混战,一场大围杀,斗的尸骨成山血流成河。

那一战,牧流清战死邪魔战死魔渊战死。

唯一活着的,乃红莲,后逆天成帝,祭了红莲业火,焚了八荒众神,致使太多洪荒种族灭绝,女帝之凶名,便是自那时,留给后世的,乃诸天史唯一一个,大造杀戮的帝。

而神蚁族和天狗族,便是漏,也曾参与了那场围杀,却逃过了红莲业火之难,蛰伏万古,又来祸乱世间。

砰!轰!

万众瞩目下,魑魅邪神和吞天魔尊,杀出了城墙,汹涌的怒火,蒙蔽了他二人心智,竟都魔化了,虽不复当年巅峰战力,却也威震天下,一如魔神,一如女王,战力滔天。

二对二的阵容,乃洪荒级大神的斗战,毁天灭地。

可以得见,神蚁准帝和天狗准帝,远非邪魔和魔渊的对手,准确说,是他二人小看了魔渊他们,不在巅峰一样碾压。

哎!

望着发狂的邪魔和魔渊,姜太虚不由一声叹。

他也是洪荒时期的人,与吞天魔尊齐肩,当年那场惨烈的混战,他亦在场,非参战者,而是观战者,亲眼目睹了惨状,也是亲眼目睹了红莲成帝,怒祭业火,焚八荒众神。

所以说,魔渊和邪魔的心境,他最懂。

莫缅怀了,到我等了。逍遥子一笑,第一个踏出城墙,天辰子玄真子无极子云霄子赤阳子亦不分先后。

姜太虚收眸,随之踏出,东华七子无一缺场,对上的乃毕方族七尊准帝,个顶个的顶峰,皆属至强级,不弱皇者。

东华七子,当真笑话。毕方七准帝阴笑。

下一瞬,他脑袋便搬了家,被姜太虚,一剑给削了。

鲜血喷薄,猩红刺目,而大战,更血腥。

东华七子威震九天十地,也曾合力屠帝,整体战力极强大,七尊对七尊,自一开始,便压着毕方族打,血溅苍空。

各有各的私仇,都跑来了结恩怨的。吴三炮干咳道。

管他公仇还是私怨,能拖延时间便好。无涯道人捋了胡须,说着,还望南方瞟了一眼,期望叶辰把握好时间。

洪荒麒麟动了。太乙真人蓦的开口。

此话,惹得世人瞩目,皆望向一方。

入目,便见九尘踏出城墙。

世人眸光璨璨,皆知洪荒麒麟强大,当今时代,无人能与之比血脉,还未真正见他出过手,今日可亲眼见证。

再看挑战九尘的,并非一人,而是三人,所属莽蛟族。

说起洪荒麒麟和洪荒莽蛟族,自也有恩怨。

万古前的洪荒时代,洪荒麒麟族的帝化灭,洪荒麒麟族没落,莽蛟族觊觎麒麟血脉,联合其他洪荒族围杀,不知多少麒麟战死,而那时的九尘,还仅是一个婴孩,被封在源石中,洪荒麒麟族战的全军覆没,只他一人生还,乃这世间仅存的一头洪荒麒麟,这等命运,与无天剑尊颇是相像。

岁月蹉跎,身为帝道麒麟传承,又怎能忘了昔年的血债。

一向逗乐的九尘,今日颇是沉默。

可他的沉默,却让人压抑道窒息,只见天与地,都结了寒冰,连乾坤与阴阳,都被冻住,那是一股滔天的杀机。

麒麟余孽,受死。三尊莽蛟阴笑,自三方杀来,各自化了本体,似龙非龙,似蛟非蛟,其体型,比苍龙还大两圈,硕大的血眸,猩红欲喷血,看的世人,心灵一阵阵的颤。

吼!

但闻一声震天的嘶吼,九尘也化了本体,当真洪荒族麒麟,体型巍峨如山,其身每一块麒麟甲,都闪耀着璀璨的仙芒,有异象伴生,修的竟是毁灭之道,血脉之强,使得整个洪荒族,都忍不住皱眉,那是血脉的压制,三界无人能比。

轰!

苍穹崩塌了,被洪荒麒麟碾的炸灭,扛不住他沉重的麒麟神躯,每一声嘶吼,都如万古雷霆,震颤着万古仙穹。

轰!砰!轰!

斗战开启,一头洪荒麒麟,独战三尊洪荒莽蛟,天穹崩涅,大地轰塌,洪荒仙光肆虐,无帝道仙法,仅是最原始的本体攻伐,瓢泼的血雨,凌天倾落,将天地,染的血淋淋的。

一挑三,九尘独战上风,压着莽蛟打。

咕咚!

诸天人心惊肉跳,又吞口水,知道洪荒麒麟强,却不知这般可怕,普通的准帝若上前,恐怕未等近身,便会被碾成飞灰,血脉太强大,威压也太恐怖,非巅峰准帝不能抗。

与他比,你就是闹着玩儿的。夔牛瞟了一眼南帝。

南帝未回话,只怔怔望着,心神恍惚。

同为麒麟一脉,与洪荒麒麟相比,他这头小麒麟,可不就是闹着玩儿的吗?论战力,他连仰望九尘的资格都没有。

轰!砰!轰!

城墙外的斗战,场景太过浩大,一眼望去,不知多少战圈,皆有末日仙光映射,勾勒着毁灭异象,流溢的每一缕大战气息,皆融寂灭之力,未至巅峰准帝级,谁人敢上前。

诸神之战吗?诸天修士喃喃,傻傻的望着。

对,就是诸神之战,一方所属洪荒级大神,一方所属诸天神级强者,同阶对战,是道与道的争雄,亦神与神的争伐。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