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四百零五章 款待

第两千四百零五章 款待

嗡!

随着一声嗡动,单膝叩首的冥界强者,集体消失。

而大楚,一座座古老石棺,则齐齐炸裂了,一尊尊冥界强者,显化红尘世间,每一尊,都蒙着岁月灰尘,体载阴冥之气,神色木讷,双目空洞,如似傀儡,更像行尸走肉。

帝荒拂手,黄金色的仙光,如雨倾洒,但凡沾染仙光的冥界人,皆被赋予了神智,木讷的神色,一点一滴的刻出了人的情感,那一双双空洞的眸,皆神光闪烁,有了自主意识。

“岁月如刀啊!”秦广王笑的沧桑,声音亦是说不出的沙哑,本该璨璨的眸子,在望见光明时,道不尽的是缅怀。

他,冥府第一阎罗,曾经也是这诸天的人,其生存的年代,可上述至洪荒时期,与邪魔、魔渊、红莲、牧流清同辈分,其名蒋子文,死后入了冥界,被冥帝看重,做了阎罗。

如他这般,楚江王他们亦如此,无一例外,皆是出自诸天,与秦广王一样,都是死到冥界的,成了冥帝座下的府君。

除了他们,还有太多老冥将,都曾是诸天人,阴差阳错下,堕入阴曹地府,开启了一段漫长的征途,岁月太久机缘。

时隔无尽岁月,再回故乡,心境可想而知。

他们,当年也是有家的,有妻有儿,可再归来,却已物是人非,再难见当年故友,再难听见妻儿呼唤,仅剩古老记忆,前所未有的仿徨,淹没了他们的心神,聚成了盈眶的泪。

哎!

秦广王一声叹,颤抖的老手,缓缓掐动了印诀。

凡被通冥至此的人,无论是阎罗、判官、黑白无常,亦或老少冥将、大小鬼王,都在同一瞬间,掐动了同样的印诀。

那等印诀,乃留存的帝道仙法。

施了此术,便是永久停留诸天了,再不能回冥界,便如冥绝、白芷、帝荒和叶辰,皆是用了此术,才绝了阴曹地府。

古老的仙光,笼暮了一尊尊古老的躯体。

可以得见,每一人印诀定格时,都会仰着眸的,隔着虚无,望着阴曹地府,望着界冥山的那道背影,他如一道立世丰碑,站在了岁月的最尽头,苍老了岁月,也模糊了时光。

那是冥帝,阴曹地府的主宰,震古烁今的至尊,此刻却更像一个迟暮的老人,孤苦伶仃,独自守着幽暗的冥界。

仔细想想,冥帝脾气虽不怎么好,还总隔三差五的就锤他们一顿,可对冥界人,却还是不错的,培养了一代又一代。

比起帝荒,他们才更了解冥帝,尤属十殿阎罗,跟随冥帝的时间最长,见证了一尊帝,是何等的孤寂,不知守了冥界多久,亦不知沉睡多久,所谓的岁月,于他眼中早成云烟。

“还真是阴曹地府来的啊!”城墙上,上官玖喃喃自语道,他曾是凡人,曾是凡人界的乱世刀狂,自也听过转世投胎,如今得见真的冥界人,至今有些难以置信,太新鲜了。

“阎王、判官、黑白无常、牛头马面、孟婆,一样都不拉。”天罡杨玄唏嘘道,以前只是听说,如今见的都是本尊。

相比他二人,剑圣凌风就淡定多了,自入修士界,见了太多大场面,飞天遁地、推山掀海,又历经天魔入侵和洪荒战火,早已见怪不怪了,修士的神通,夺天造化,凡人不懂。

“皆是活的神话啊!”古三通啧舌,已无需去问阎罗他们,仅凭他们身上古老的气息,便可辨认出,他们所生存的年代,无比的古老,老的让人难以置信,货真价实的骨灰级。

“大成圣体果是霸道。”圣尊唏嘘,饶是他,都不得不惊叹帝荒的魄力,一个帝道通冥,竟搬来这么多强者。

“百万准帝,吾诸天的战力,又增强了。”天老地老皆笑道,强者阵容庞大了,再加上帝荒,越发有安全感了。

“先辈是要走?”城墙一侧,叶辰喃喃道,自冥界通冥强者,他完全理解,但以下搬来这么多,这就有深意了。

诸天有大成圣体,有屠帝的战力,一人坐镇,纵天魔入侵,也完全可应付,何必多此一举,通冥出百万多准帝。

身为圣体的后辈,他还是了解先辈的,帝荒此举必有深意,多半是为某种打算做准备,而这个打算,便是要离开诸天,而冥界这百万多的准帝,便是帝荒,留下镇守诸天的。

“我说,你那帝道通冥,教教我呗。”司徒南不知从哪冒出来了,用手戳了戳叶辰,把叶辰的思绪,拉回了现世。

“顺便,把冥界人的血,再给俺们整点儿。”熊二搓着手,嘿嘿笑道,“不要男的,只有女的,丑的不要,要美的。”

“如此,夜深人静时,我等便可通冥一俩美女,聊聊理想。”谢云意味深长道,那俩眼,还闪着锃光瓦亮的神辉。

叶辰未答话,一巴掌呼过去,把这三个贱人,从南楚城墙,一路送回了恒岳,连带着他仨的宝贝儿子,一并送走了。

虚天,帝荒已收了印诀,一步步走下。

今日,一口气通冥了一支庞大的军队,包括百万多尊准帝,饶是他大成圣体的气血,也匮乏不少,脸色有些苍白。

其后的事,就颇为热闹了。

为款待冥界强者,大楚人那叫一个热情,摆下了一场浩大的酒宴,各个山峰、各个山头、连湖泊上的凉亭、城墙上的城楼,都摆上了酒桌,从南楚城墙,延伸到了北震苍原,大楚准帝无一缺场,以示对冥界人的尊重,酒香弥漫整个大楚,热闹非凡。

大楚的人才们最热笼,满酒宴乱窜,几乎每一人,都怀抱着酒坛,挨个的倒酒,一句一个大爷,喊的那叫一个亲昵。

对此,冥界的强者,都不怎么敢喝。

来前,秦广王可都交代了,大楚的人都神经病,没一个有节.操,还有一种名为大楚特产的合欢散,药力贼猛的说。

除此外,阎罗们还交代了,把自个的宝贝,都给藏严实了,因为,大楚不同其他地方,人才众多,时常会丢东西。

事实也正是如此,喝着喝着,就有人骂娘了,清一水的冥界人,一不留神儿,储物袋没了,再不留神儿,裤衩也没了。

酒宴热闹,可帝荒却渐行渐远,好似不喜这等场合,想找个地儿安静静的待着,还有紫萱,寸步不离,默默跟随。

“前辈。”叶辰跟了上去,手托着仙火,满目希冀的看着帝荒,并未说来意,自知帝荒明白,他也必知念薇之事。

“夜晚来寻吾。”帝荒微笑,一步步远去,每走一步,身体便虚化一分,或者说,那是虚影,此刻的帝荒,该是远在天边了。

叶辰深吸一口气,眸中之光璀璨,帝荒的微笑,给了他极大的希望,笃定他圣体的先辈,有方法复活念薇。

心里这般想着,他又折返了回去。

十殿阎罗的那张酒桌,级别最高,陪客的皆是大楚的巅峰准帝,皇者、神将、剑神、东凰太心皆在,还有他们的几个老熟人:魔渊、邪魔和九尘,皆生自洪荒时代,此番可谓故友相见了。

“各位前辈,千万别拘束,当自个家。”

“大楚我熟,有事找我。”

叶辰乐呵呵的,抱着一个大酒坛,挨着个倒酒。

十殿阎罗倒好,叶辰倒的酒,都不带动的,并非不给面子,是怕叶辰往里面放了不该放的东西,譬如大楚特产。

而且,除了秦广王,其他的九殿阎罗,脸色都是漆黑无比的,当年的事,他们可都记忆犹新,座下的冥将,被叶辰差点儿灭了个干净,剩下的基本都是残废,着实的恼火。

就这,某个叫叶辰的贱人,在某个岁月,还三天两头的通冥他们,俨然把他们这些个阎罗,当场了通灵兽。

“莫在乎那些细节。”叶辰呵呵笑着,扭头跑了,怪只怪,东凰太心吃人的目光,已瞪了他不下上百回,若目光可以杀人,叶大少此刻已入土为安了,而且,坟头也生满杂草了。

堂堂昆仑神女,大楚的守护神,巅峰境准帝,从来没有那般丢过人,而且,当日在场的,还都是唯恐天下不论的主。

每逢忆起那等事,她的脸颊,都会映出绯红色,太羞人。

这,都归功于叶大少。

至今,她才搞明白,叶辰究竟哪来的那些画面,必是千年大楚所得,而且她笃定,叶辰还拍了更多珍藏版,会比那日的画面,更香.艳更火辣,以那贱人的不要脸的德行,绝对做得出。

“有你好看。”望着叶辰离去的背影,东凰太心恨恨一声,已打定主意,寻个空闲找叶辰聊聊,也好久没聊了。

叶辰抱着酒坛,走一路倒一路,此番被通冥过来的强者,八成以上他都是认得的,当年在冥界抗击天魔,可都是战友。

至于这些冥界人,自也认得叶辰。

昔日,这尊小圣体在阴曹地府,不知干了多少惊天动地的大事,能喝孟婆汤、能扰轮回、能崩十八层地狱,不知能搞事,还特么很能打,他和赵云的出现,着实让冥帝的徒儿和帝君的徒儿尴尬,一个斗败了白芷,一个战败了冥绝。

说话间,叶辰又到一张酒桌,判官、黑白无常、孟婆和牛头马面都在,都是一个部门的,到哪都是组合,值得一说的是,黑无常那张脸,还是那般黑,一条舌头,吐的老长。

“莫客气,酒管够。”叶辰乐呵呵而来,颇是懂事儿的说,还是挨着个的倒,一瞧便知,乃是一尊好客的皇者。

判官深吸了一口,黑白无常也深吸了一口气。

而后,便见三人端了酒碗,泼了个干干净净,可不敢再喝叶辰的酒了,依稀记得当年叶辰走时,给他们坑的那叫一个惨,那是放了多少合欢散哪!三天三夜都没带下床的。

所以,叶大少走后,他仨有事儿没事儿,便拎出那生死簿,对着其上的“贱人”二字,露出语重心长之色。

事实不知第几次证明,生死簿对叶辰的平价,可谓言简意赅,再多的生平记事,都不及这俩字来的确切,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天地人三界,也只有他,能完美的配上这俩字。

“这般不给面子,日后有你仨好看。”

叶辰拍了拍三人肩膀,意味深长的走了,会吩咐大楚的人才们,要特别照顾他们仨,该偷偷该抢抢,无需留面子。

至于孟婆,可是个老实人,可不能怠慢了,叶大少对她还是很恭敬的,一个奈何桥神,不知牵出了多少因果。

若说最热闹的酒桌,还是九大冥将那边,可都是个顶个的人才,与谢云、司徒南那帮人才,可谓惺惺相惜,光.着膀子,勾肩搭背,已是称兄道弟,一个个的都是自来熟。

叶辰到了,气氛更热笼,有那么一人,还是很尴尬的。

那是飞龙冥将,秦梦瑶的哥哥,在冥界时,被叶辰锤的抬不起头,也是楚江王座下,为数不多还活着的一尊冥将。

哎!

飞龙冥将一声叹,笑的颇是自嘲,如今的叶辰,已是准帝,而他,还未触及大圣巅峰的瓶颈,连仰望的资格都没有。

这还只是叶辰,人界的天骄何其多,能碾压他的,多不胜数,他这尊冥界来的名将,着实惭愧,很好的阐述了何为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叶辰自不记仇,尽了地主之谊,给其倒满了酒。

可那碗酒,飞龙冥将到了都没喝,或者说,但凡叶大少倒的酒,冥界的人都没喝,不是不给面,是不敢喝,大楚的特产,已享誉三界,莫说大圣,连准帝喝了也会发浪。

哎!

叶辰也是一声叹,天地良心,此番真没放特产,着实冤枉他了,真把他当场贱人看了,端的防火防盗防叶辰。

酒过三巡,热闹的气氛,变的不怎么融洽了,总有那么些个暴脾气,有冥界的、也有诸天的,喝着喝着,就开骂了,骂着骂着,就开干了,大楚民风彪悍,冥界也一样。

“这便是人世繁华吗?”冥界界冥山,冥帝淡淡一笑,能隔着屏障,望的清清楚楚,比起大楚的热闹,冥界就冷清很多了,巅峰的战力,被抽走了一半还多,需培养下一代了。

“抽空,也可来诸天转转。”叶辰提着酒坛,对着虚无笑了笑,笃定冥帝看的见,还举了酒坛,当是敬酒了。

冥帝笑着摇了头,一步步走下了界冥山,何尝不想回故乡看看,奈何使命在身,不到三界归一,他便回不去诸天。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