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四百一十二章 帝道六十四(一)

第两千四百一十二章 帝道六十四(一)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

浩瀚星空,叶辰已收凌霄铁棍,一把把丹药,玩儿命的往嘴里塞,极尽恢复消耗,因为接下来,要单挑六十四帝了。

嗡!

但闻乾坤嗡动,整个星域,都震颤了一下。

东方,第一尊帝道法则身,已缓缓聚出人形,他身形巍峨,坚韧如山,屹立于岁月尽头,沧桑而古老,帝道法则缠绕,似隐若现,仔细聆听,还能听闻大道交织的天音。

万众瞩目下,那尊帝渐渐显化了尊荣,眸若星辰,黑如瀑,双目道蕴演化,一丝丝皆帝道神晕,演尽了乾坤。

“鬼帝?”赤阳子惊异一声。

“是他无疑。”逍遥子和无极子悠悠道,虽未见过鬼帝本尊,却见过其雕像,与这帝道法则身,生的一模一样。

的确,那正是鬼帝,其名帝卿,乃一尊震古烁今的帝。

有关他的传说,已颇为久远,而与他结因果者,更是多不胜数,如当年未成帝的月殇如东神瑶池,都曾中过日月禁咒,白天属正常人,夜晚便又是另一人,而且,还浪。

叶辰见之,神色意味深长。

对鬼帝,他是真的感激,若非日月禁咒,他也不会跑去跟姬凝霜开房,春晓美事,依稀记得,想象都觉美妙。

比起他,远在星空一方的帝荒,就有些火气了。

当年,因为日月禁咒,给他搞的哭笑不得,闹出了太多尴尬事,也得亏那是鬼帝的法则身,不然,他必会找鬼帝好好聊聊,好好的一尊大帝,不思修道,净整没用的嚯嚯后辈。

“第二尊显化了。”不知是谁,提醒了一声。

当下,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向了西方,是个白衣翩翩的青年,可其身影,却时而虚幻,又时而的凝实,如梦中人一般,连其帝道法则,也是如此,恍似不存世间,难见痕迹。

“梦回大帝?”天老摸了摸下巴。

无人回应他,可老辈准帝们,却一瞧便知,身形如此诡幻,在真与虚中变化,必是梦回大帝,后世也称梦魔,以梦证道,终是封上帝位,该是玄荒一百三十帝中,最另类的一个。

望着梦回大帝,叶辰心神恍惚,同样恍惚的,还有姬凝霜和焱妃,他三人,都或多或少接触过梦回千古,尤属姬凝霜,悟的最深,当年便是以此帝道仙法,回归诸天的。

世人望看下,第三尊帝于星空聚出身形。

这尊帝,生的一副平凡的面孔,面相慈和,不见半丝帝道戾气,如一个农夫,普通到无丝毫出奇,那是帝道的返璞归真,通常如返璞归真的人,最是可怕,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一旦飙,便是天崩地裂,这等例子,早已屡见不鲜。

“该是元天大帝。”世人深吸一口,满目敬畏。

若说东华女帝,是一百三十帝中,唯一一尊在五千岁成帝的人,那元天大帝,便是一百三十帝中,唯一一尊在九千岁之后成帝的人。

说起元天大帝,也是一个另类的神话。

相传,他早年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修士,无特殊的血脉无先天的道统,乃一抓一大把的那种,更夸张的是,早年的他,与同辈之人,竟相差三个大境界。

可就是这么一个不起眼的人,却有着同辈之人所不具备的惊人毅力,愣是一步一步踏上了帝道巅峰。

这尊帝的存在,很好的诠释了一个道理:人不可貌相。

嗡!嗡!嗡!

世人唏嘘时,星空嗡隆不断。

北方星空,有四尊帝齐显,乃是联袂显化,如四座立世丰碑,屹立于岁月长河上,比梦还遥远,可望不可即,帝道的仙音,如缥缈的仙曲,但凡听之者,皆心神失守。

叶辰侧,四尊皆认得,一为九荒大帝,九荒天便是其传承;一为神天大帝,留有传承神殿;一为罗天大帝,传承大罗诸天,第四尊,大夏龙朝的先帝,是谓大夏龙帝。

自那方收了眸,他也如世人那般,望向另一方,又有帝显化,依是青年模样,体魄强大,帝威滔天,如神明一般。

“恒宇大帝。”见其尊荣,太多的老辈,喃喃自语了,神色缅怀,面容沧桑,多是恒岳大帝时代的人,自封到了这个年代。

其中,便包括天玄门的伏崖,身份虽不如剑神他们尊贵,但辈分,却是高过剑神的,连帝尊,也不及他。

恒宇大帝陨落之后,才是帝尊逆天证道。

这期间,相差了九万多年。

星空在场,又一帝显化世间,白衣缥缈,如若谪仙,神色淡漠,无喜无忧,古井无波的眸,演化着帝道,流溢的极道之气,冰冷而枯寂,一缕帝道,便足压灭万古仙穹。

“无情大帝。”喃喃自语声,此起彼伏。

叶辰静静望着,未见过其本尊,可其雕像,却传承于世间,听其帝号便知,修的乃绝情之道,万古前,一场帝道争雄,他之脚下,亦是尸山血海,他是惊艳,自是万古无一。

无情大帝后,便是战古大帝,神姿不弱任何一尊帝,虽是法则身,却刻满了岁月痕迹,望他一眼,便觉心神苍老。

帝号战古,他却是一尊平凡的大帝,他所成帝的年代,并非黄金盛世,那个时代,天骄人杰匮乏,无那繁星璀璨的妖孽,而他的帝道争雄之路,是玄荒一百三十帝,最顺畅的。

但,帝路顺畅,并不代表战古大帝就弱了,史上每一尊大帝,都是震古烁今的至尊,都曾统御万灵,也曾无敌一世。

蓦然间,突闻一声凤凰嘶鸣,吸引了世人目光。

星空一方,有帝显化,乃凤凰族的大帝,是谓凤凰大帝,与东华女帝一样,本体皆凤凰,但并不属一脉,皆洪荒元凤的后裔。

凤凰的嘶鸣,载着帝道仙音,响彻了星空,亦是一尊不凡的帝,能将凤凰异象,可怕的帝威,颠覆了乾坤,逆乱了阴阳。

哎!

姜太虚身侧,凤凰一声叹息,凤凰族已灭族,凤凰大帝的传承,也仅剩她一人了,不知该悲凉,还是该哀痛。

对此,大楚皇者神色淡漠,再来一次,一样会灭了凤凰族。

哎!

凤凰之后,邪魔也叹息,因为,她魑魅族的帝,也显化了,乃魑天大帝,洪荒时期的帝,颇为古老了,如一尊神话中的仙王,再临世间。

与凤凰一样,邪魔亦是他魑魅族,仅存的一个传承,所谓的族人,早已在洪荒混战中葬灭,那是一段血色的记忆。

叶辰蓦然,自那方收了,望向了东方星空。

帝道法则身又显,却是混混沌沌一片,只见一道模糊的人影,遮掩在混沌深处,体绕混沌仙光,其法则,亦是混沌的帝道法则,在场的,无人能望清其尊荣,只见混沌的异象,演化着万物。

“混沌大帝?”圣尊摸了摸下巴。

“看哪都是混沌的,除了混沌大帝,再无第二人。”神将话语悠悠。

世人眸光熠熠,都盯着混沌大帝,听其帝号,便知是其血脉乃混沌体,世间最完美的血脉,不是说说那般简单。

叶辰不语,静静望着,混沌大帝虽强,但与轩辕帝还差点,成帝之后,拼的可不是血脉,乃是大道和法则,任你成帝前血脉有多可怕,若成帝对道的感悟不到家,也是无用。

这一点,轩辕帝是强过混沌大帝的。

还有一个秘辛,世人该是不知,玄荒一百三十帝中,有两尊成帝的混沌体,一为混沌大帝,另一个,便是道祖鸿钧了,他也是一尊混沌体,只不过,鲜有人知晓罢了。

“那是...盘古大帝。”有人惊异。

闻言,叶辰也随之侧。

入目,便见一道雄伟的身影,赤.裸着臂膀,手提着开天战斧,长乌黑,帝眸璨璨,其帝道气息,最是古老,却也最霸烈,更甚斗战圣皇,屹立在那里,便如似一座擎天的神柱,顶天立地,其身流溢的每一丝气息,都足碾压万古。

他,便是玄荒第一尊帝:盘古大帝。

相传,便是他劈开了混沌,造化了万物,为大帝开了先河,为苍生造了乾坤,为世人列了阴阳,虽不是最强的一尊帝,但他却是天地的象征,亦是神话的开端,万古不朽。

吼!

世人恍惚时,突闻嘶吼声,打断了思绪。

一方星空巨颤,五帝齐显,洪荒之气汹涌,与帝道法则交织,极道的帝威,古老而可怕,震得整个寰宇,都嗡隆晃荡。

“父皇。”九尘的眸,蓦的湿润了,泪流满面。

一句父皇,世人无需再问,那是洪荒麒麟大帝,世间第一头麒麟,后世所谓的火麒麟水麒麟,皆洪荒麒麟的后裔。

至于其他四尊大帝,不用说便是洪荒祖龙大帝洪荒元凤大帝洪荒玄武大帝洪荒白虎大帝了,那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神兽,至于后代的那些分支,不具备做神兽的资格。

无论洪荒大帝,帝威滔天,融有天地最本源的力量,虽是帝道法则身,可世人却好似能感受到他们的血脉,太可怕了。

叶辰的脸色,凝重到了极点,不用六十四尊帝,仅看这些已经显化的帝,其阵容,就足够吓人了。

不止是他,楚灵和楚萱她们,仙颜也惨白无比,娇躯忍不住的颤抖。

世人也一样,虽对叶辰有信心,却也难掩担忧。

八二小说2xs,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