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四百四十七章 闹情绪

第两千四百四十七章 闹情绪

闻言,帝兵玉如意一声嗡动,直奔染血帝剑,如一个活泼的孩子,绕着染血帝剑转圈,似在以帝器专属的语言,跟其聊天儿。

别说,还真管用。

染血帝剑嗡动,也是绕着帝兵玉如意,来回的转圈儿,聊的很开心,聊着聊着,就奔叶辰这来了。

两剑破自觉,一前一后,窜入了叶辰混沌小界,要找个地儿,好好唠唠家常,老乡见老乡,老眼泪汪汪。

见此,轩辕剑都没好意思进去。

染血帝剑离去,这片赤色的云海,也逐渐变得稀薄,在缭绕中,一缕接着一缕的消散,终是露出了纯粹的黑洞。

叶辰眸光熠熠,内视着混沌小界,两尊帝器,一尊玉如意,一尊帝剑,一个完整无缺,一个残破古老,真就搁那嗡颤。

“宝贝。”叶辰笑了,笑的贼开心。

残破的帝兵也是帝兵,还有其上的帝血。

在某个特定时间,帝血比帝器更霸道。

此番一行,着实造化逆天,也不枉他与帝道邪灵争战,为此,还不惜动用了大日如来净世咒,又一次与佛,结上了因果。

他这乐呵,外界星空亦热闹。

路过的修士,又聚来不少,都扬着脑瓜,望看缥缈。

“老夫掐指一算,会有宝物出世。”一个胖老头儿捋着胡须,意味深长道,又扮老神棍,忽悠一众后辈。

话落,他就趴那了,准确说,是被他所说的宝物砸趴的。

所谓宝物,是个人,一尊活蹦乱跳的荒古圣体,遁出了黑洞,许是太兴奋,未曾看路,方才出来,就给人踩那了。

“圣体?”世人见之,多是一愣。

“早。”叶辰笑着摆手。

“小友,能否把脚挪开。”被踩在脚下的胖老头儿,咳着老血道,圣体一脚,可不是闹着玩儿,一脚下来,直接给踩出内伤了。

叶辰低头,一声干笑,当即挪开。

胖老头儿捂着老腰起身了,还在咳血,废话说的太多,这是遭报应了吗?

“前辈真是老当益壮。”叶辰拍了拍胖老头儿,一个大圣境的老头儿,挨了他一脚,竟还能站起来,真是个奇迹。

胖老头儿未说话,又是一口鲜血喷出,都是被叶辰拍的,力道再重点儿,能给他五脏六腑打出来。

叶辰干咳,转身没影儿了,就可怜了那胖老头儿,立在人群中,着实扎眼,本是赶来看天劫的。

奈何,来时天劫已散,惊闻黑洞轰隆,就扮了一次神棍,好嘛!差点儿被踩死。

世人的目光,是意味深长的,就看不惯这等老神棍,总忽悠后辈,这下,遭报应了吧!

另一方,叶辰一路踏空而行,一路都在内视混沌小界。

期间,他的混沌鼎颇不安分,总想凑上前聊聊,可无论是玉如意,亦或染血帝剑,都不搭理它,可它脸皮厚,总死皮赖脸的凑上去,看样子,还想给染血帝剑吞了。

对此,帝兵玉如意很强势,把那货请出来了,染血帝剑不了解混沌鼎,它可是门儿清的,级别不高,心却很大,帝器都敢寻思着吞。

“老实点儿。”叶辰骂道,把混沌鼎塞进神海了,还想吞帝器,你咋那么优秀嘞!

很快,混沌鼎又出了神海,被轩辕剑送出来了。

这下,这口鼎老实了,蔫不拉几的的跑进了丹海,真是个倒霉孩子,没人待见它。

诶?

正走时,叶辰一声轻咦,眸光随之一亮。

但见前方星空,有一女子翩然而立,通体萦绕仙霞,仙颜绝世,美的让人窒息,不食人间烟火,不惹凡世尘埃,如梦似幻。

她,可不正是紫萱吗?立在星空,似是在等人,等谁呢?自是在等叶大少,好似知道叶辰会从此路过。

叶辰一步跨来,看了看紫萱,又瞧瞧了四方,并未见帝荒。

“那口染血帝剑,可还好使?”紫萱笑看叶辰。

“什么染血帝剑。”叶辰故作疑惑,装傻都装的入木三分,对紫萱知道染血帝剑,并不意外,帝荒若知道,那紫萱便知道,他怕的是,这娘们儿把他的帝剑拐走了,还没捂热乎。

他这一装傻,着实把紫萱逗乐了,眼神儿颇是嫌弃,似在说:不要你的剑,看给你吓的,若圣君想要,还轮得着你?

叶辰呵呵一笑,忙慌转变话题,“先辈没来?”

“已神游太虚,需诸多岁月。”紫萱悠悠道。

“这个理由,乍一听,还真没啥毛病。”叶辰拎出了酒壶,自知紫萱在诓他,开玩笑,就你这道行,还忽悠我?

紫萱未语,只轻拂手,给了叶辰一储物袋。

储物袋中,可解释宝贝,三道真火、一种炼制还魂丹的材料。

“这怎么好意思。”叶辰随意扔了酒壶,嘴上虽这般说着,手上却未闲着,忙慌接下,麻溜的塞进了混沌小界。

“还有啥,是你不好意思的。”紫萱瞥了一眼,转身走了。

“莫急。”叶辰快走两步追上,问道,“先前的棺材天劫,可曾听闻了。”

“神棺天劫现,帝道争雄.起。”紫萱轻语,留下了这个八个字,便消失了,再寻不到踪迹。

“神棺天劫现,帝道争雄.起。”叶辰喃喃自语,微微皱了眉宇,自不是傻子,自能听出天劫棺材,乃是一种征兆,帝道争雄的征兆。

未曾想太多,他祭了域门。

再回玉女峰时,又是一个宁静的夜晚。

眼见红颜坐在老树下发呆,叶大少麻溜过去了,走路都自带狂风的,人逢喜事精神爽,形容的便是此刻的他。

“要与我说啥。”叶辰坐下了,笑看红颜。

“晚了,已无兴趣说。”红颜淡道。

“人不大,情绪不小。”叶辰不以为然,小心翼翼的从混沌小界,取出了那柄染血的帝剑,它已敛去了帝威,其上染着的帝血,也融入了剑中,潜藏着一股可怕的力量。

“赤霄。”红颜蓦的一语,神色怔怔。

闻言,叶辰挑了眉。

很显然,红颜是认得这染血帝剑的,而且,还知其名。

不过,这染血帝剑的名,咋这般耳熟呢?嗯,与他赤霄剑同名,但这级别,就是一天一地了。

嗡!嗡!

染血帝剑嗡动,似也认得红颜,他帝剑有人的情感,那它的颤动,代表的就是疑惑、缅怀,还载着一抹难掩的怨怼。

“此剑,你从何处得来。”红颜侧看叶辰。

“你呢?又是何等来历。”叶辰对着染血帝剑哈了一口气,其后,还不忘用衣袖擦拭,对红颜的问题,自不会轻易回答,他也是有情绪的人,问你啥都不说,问我我凭啥说。

红颜深吸了一口气,小脸儿有些黑,不是吹,她若有修为在,必会把面前这位,爆锤一顿,有帝器护佑也不好使。

“天荒地老,彼岸花开,好地方。”叶辰还在擦,嘀咕着这句话,自是说给红颜听,笃定她对这句话感兴趣。

别说,红颜真就感兴趣,小脸儿上的黑色,顿的荡然无存,灵澈的美眸,紧盯着叶辰,“你知道是哪。”

“你呢?是何等来历。”叶辰又反问,还是同样的问题,就是不说,说也行,前提是,他先撬出些有用的秘辛。

好嘛!这话一出,红颜的小脸儿,又黑了,比先前还更黑,总觉叶辰在逗她,哦不对,就是在逗她,时刻都在忽悠。

她还是走了,憋了一肚子火。

月下,叶大少亦是一身内伤,已不知第几次问红颜秘辛了,可那娘们儿只字不提,被困惑笼暮,感觉着实不咋地。

嗡!嗡!

染血帝剑还在颤,因红颜而颤,代表的寓意,可谓五味杂谈。

叶辰还在继续擦,越看越喜爱,疑惑自会有,譬如染血帝剑,为嘛在空间黑洞,又譬如,是谁斩断了这尊帝器。

终究,他还是忍不住好奇,一指点在了染血帝剑上,施了周天演化,欲追溯源头,期望推演出那古老的画面。

可惜,他道行有限,所见皆混混沌沌,只偶尔一两瞬,能望见一副模糊的画面,那是一场大混战,漫天神魔,战的极为惨烈,古老时代的天,是血色的,尸骨成山,血流成河。

直至他吐血,才扯了周天演化,不敢再妄自推演,帝器的反噬,还是很霸道的,看的秘辛越多,反噬便越强,准帝级圣体,也扛不住那等力量。

深夜,他才起身,各个闺房都看了一遍,继而去了灵丹阁。

大半夜的,徐福倒是敬业,未曾歇息,还在炼丹,炼的依旧是一纹丹,不过悟丹的心境,却有蜕变,先前十颗一纹丹,也只一两颗能引来丹雷,此番,已升到四五颗。

齐月和北圣还在,两姑娘也不困的,一边一个,都托着下巴,百无聊赖,也不知在想啥,也知叶辰落下时,暗淡的美眸,才多了一丝神光。

“谁赢了。”徐福悠悠问道。

“明知故问。”叶辰随意回着,拂手取了丹炉,自知徐福问的是啥,乃龙五和男永生体的大战,那根本就没可比性,若龙一、龙五和龙爷合体,尚有一分胜算,凭龙五自己,只有挨虐的份儿。

哎!

徐福一声叹,也不知在为东方玉灵叹,还是在为龙五叹,此刻,倒更希望东方玉灵是个平凡血脉,也不至于被永生体盯上,一个永生契约,搞不好会造就一段千疮百孔的情缘。

叶辰未答话,燃起了仙火,温养了丹炉后,便开始一株株投放炼丹材料,此番所炼,乃三纹丹,一丹悟一年,这已是第三个年头。

天色临近黎明,才见双丹齐出,一个乃徐福所炼的一纹丹,一个乃叶辰所炼的三纹丹,皆引来了丹雷,尴尬的是,叶辰的丹雷,完全掩了徐福的丹雷,二者就不是一个级别。

徐福早已习惯,还贼是乐观,直接无视了叶辰,心神畅游在悟丹中,对丹之奥义,参悟更深。

与妖孽站一块炼丹,进步还是很快的。

如此,一月悄然而过。

这一月,叶辰频频出丹,每一丹,都有丹雷,恒岳宗是日日都能闻雷鸣,白天黑夜皆有。

对此,恒岳宗人也早已习惯,每日睡前,若听不到一两声雷鸣,都睡不着的。

除此之外,便是丹城炼丹师,隔三差五的来,三天两头的来请教,多是老家伙,多会带一个小家伙,搞不好,还能百叶辰为师傅。

叶辰只一笑回之,未打算收徒。

纵如此,还是有炼丹师前仆后继,恒岳可谓门庭若市。

恒岳不平静,大楚也颇为热闹,更多人跑来,说是来参观,实则,是奔着孔雀族去的,准确说,是奔着孔雀族公主去的,颇想问问天劫棺材,还想请教一下帝道黑岸。

天稚的确出来了,但并未在家族,而是来了灵丹阁。

一月的闭关,她已彻底复原,巩固了境界,已成一尊真正的准帝,复古的血脉,贼是强大,潜藏古来力量,虽敛尽了仙光,也难掩绝代风华,能见道则缠绕,似隐若现。

如此气息,莫说齐月,连北圣瞧了,都不由颦眉,眸有忌惮色,血脉复古、神藏全开的人,皆是个顶个的强。

“恒岳人才辈出,随便选。”叶辰意味深长道,还寻思着拉天稚入伙,俗话说的好,肥水不流外人田,做恒岳的儿媳妇,多好。

“我一人挺好。”天稚笑着,去了宝莲灯那边,祭出一丝本命元神,滋养念薇的魂魄,她是个女英雄。

“多谢。”宝莲灯中,似有这等轻笑传出,乃念薇的,一瞬,便又陷入沉寂,只是时而有神智,完全复活,还需时间。

天稚一笑,转身走开了,望向了叶辰,“天劫棺材,你怎么看。”

“神棺天劫现,帝道争雄.起。”叶辰深沉道,虽不知真正含义,可这句话从他口中说出,那叫一个意味深长。

“一个征兆?”北圣和齐月异口同声,自听说了天劫棺材之事,并未整明白了,可这句话,一听便有诸多深意。

“自个领会。”叶辰话语悠悠,演的贼像,不知道的还以为,这货真知其寓意呢?之所以这般说,就是在忽悠人。

三女沉默,徐福亦如此,一个帝道争雄,意义非凡。

“你那帝道黑岸,传我呗!”叶辰看着天稚笑道。

“你那一念永恒,能否传我。”

“好说。”

一语简单的对白,一尊圣体,一族公主,就这般愉快的决定了。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