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四百八十章 最尴尬的帝

第两千四百八十章 最尴尬的帝

杀!

战!

混乱的幽冥大陆,喊杀声震天,嘶吼和咆哮甚至盖过轰隆。

自外去看,那片浩渺的大陆,已蒙了一层血雾。

待进去,画面才是真的血腥,尸山血海,好不凄惨。

嗡!嗡!

擎天魔柱在嗡动,更多天魔杀出,诸天亦有援兵,晚到的修士,自深处星空而来,二话不多说,成片成片的涌入。

不知何时,冥帝与道祖皆自罗刹域收了眸,望向幽冥。

诸天的狠人们,一路攻伐,已杀到了擎天魔柱下。

“拦下,给吾拦下。”九大魔君嘶嚎,各个披头散发。

铮!

无天剑尊杀至,一剑绝灭,秒了一尊魔君。

铮!

九剑散人的剑亦到,还在嘶嚎的第一魔君,被其洞穿了头颅,肉身当场炸灭,元神真身亦难逃,真真的魂飞魄散。

噗!噗!

其余七大魔君,也好不到哪去,一尊被位面之子一掌拍灭一尊被羽化仙王斩了元神,三尊遭神将群殴两尊被皇者诛杀,致死,都未等到他家的帝降临,结伴上了黄泉。

“给吾破。”

龙苍劫一语铿锵,第一个杀到擎天魔柱前,手中道剑嗡鸣,斩出了一条璀璨仙河,划破了乾坤,逆乱了阴阳。

“结束了。”

这一瞬,诸天修士的眸,齐齐望向了天尽头,似能隔着无尽缥缈,望见那一幕,只需擎天魔柱毁,天魔便葬灭。

然,未等龙苍劫一剑斩中,便闻擎天魔柱一声嗡隆。

同一时间,一层乌黑的光晕,以擎天魔柱为中心,无限蔓延四海八荒,携带着无上的帝道威压,萦绕着毁灭的极道法则,所过之处,空间寸寸崩塌,所谓的法则,也成虚妄。

噗!噗!

血雾飘飞,不知多少诸天修士,被震得吐血,底蕴薄弱者,肉身当场崩灭,饶是诸天的狠人们,也皆被震得蹬蹬后退。

大帝?

诸天的修士,脸色集体难看,每次都这般巧,这特么合适吗?

“大帝降临了。”

比起诸天修士,天魔则欣喜若狂,有帝坐镇,各个底气颇足,一路溃败,终是撑到了帝的到来,神色又都狰狞了。

轰!轰隆隆!

帝还未显,天地已晃荡,似是撑不住帝道威压,飘飞的血雾崩飞的碎石滚滚的血河,都好似在这一瞬,因帝道堕入定格,似有人施了一念永恒,将这一幕,永恒静止。

嗡!

伴着一声嗡动,一道帝芒,划天而来,落在了圣尊手中。

其后,几十道帝芒,皆掠过了苍缈,每一道,都是一尊极道帝器,各自都有目标,落在了皇者和神将他们手中。

“闻气息,该是初阶大帝。”炎皇一声沉吟,曾与帝战过,对帝的级别,还是分的清的,这尊帝,乃是垫底的那种。

“都别动,让我来。”第五神将说道,对着帝器哈了一口气,完事儿,还用衣袖可劲儿的擦拭,擦的锃光瓦亮。

“别闹,我先来。”

“滚,我先来。”

一众老家伙们,颇有情调,你一言我一语,如若在说相声,每一人手中,都拎着一尊帝器,已复苏了帝道神威。

很显然,这帮老家伙们,要找天魔域的帝练练。

嗡!

众人说话间,擎天魔柱又颤动。

而后,便见一只身穿战靴的脚掌,自魔柱踏出,一步颇是沉重,踩的天地轰隆,一脚踩下来,能将普通准帝踩成灰。

万众瞩目下,第二只脚掌,也随之踏出。

那道巍峨的身影,终是浮现在世人眼帘中,身披帝道铠甲,手持一杆乌黑战戈,背靠漆黑魔土,载满了厉鬼哀嚎。

他,通体萦绕帝道法则,毁灭异象频现,通体每一寸帝芒,都映着末日光辉,他恍似一尊神,立在时光长河上,镇压着万古仙穹,一双帝眸睥睨,其严重,演尽了帝的道蕴。

这厮,便是天魔域的帝,帝号赤暗,是为赤暗魔帝。

“果是霸气侧漏。”战王不免唏嘘道。

“帝君若在,能一巴掌给他打哭了。”秦广王意味深长道。

“帝的逼格,压都压不住。”圣尊一话语重心长。

“蝼蚁。”赤暗魔帝幽笑,屹立在擎天魔柱前,真如世间君王,俯瞰弱小苍生,一语虽轻微,却如那万古雷霆。

他之笑,颇具魔性,玩味而戏虐,真正的目空一切。

他笑着笑着,诸天的狠人们,集体都动了。

嗡!嗡!

帝器嗡动,拿斧头的是斧头拎帝剑的是帝剑握铁棍的是铁棍.....,说好的谁先来,一窝蜂的全特么上了。

然后,赤暗大帝便又回了擎天魔柱。

更准确来说,是被人打回去的。

而这些人,自是诸天的老家伙们,个顶个的猛,个顶个的生性,颇自觉的说,一个照面儿,又给人送回去了,至强巅峰境准帝都用帝器,那发起飙来,帝都扛不住。

而赤暗大帝,便是血淋淋的例子,一逼没装好,当场叉劈了。

“这.....。”诸天的修士们,看的嘴角猛抽。

那是一尊帝啊!是过来装逼的,不是来挨锤的。

天魔人的神情,也有够精彩,张着的嘴,久久都未闭合。

天地,在那一瞬,变的无比宁静。

以至于,本该你死我活的战争,双方愣是来了一个中场休息。

“该死。”

经久的宁静,终是魔柱中一声嘶嚎,被瞬间打破。

那人,自是赤暗魔帝,先前被打的一脸懵,待晃过神儿,雷霆震怒。

杀!

伴着一声怒嚎,赤暗魔帝手握战戈杀出,席卷可怕的帝道之威,一双帝眸,已是赤红,眸中演化的不再是帝蕴,而是毁灭。

帝震怒了,天地失色。

然,这都没啥吊用,方才杀出,入目便见漫天吃饭的家伙,帝剑斧头铜炉铁棍神镜....,清一色的极道帝器。

轰!

这等声响,落在诸天人耳中,颇是悦耳。

而这等声响,落在天魔耳中,就如丧钟了,听的心灵震颤。

没错,他们家的大帝,又被干回去了。

也或许,是他们的帝,出场的姿势不太对,可能是太嚣张了,而诸天的人,就不待见嚣张的人,一言不合,就开锤了。

“我都替他尴尬。”古三通揣了揣手,唏嘘声不断。

尴尬,能不尴尬吗?堂堂一尊大帝,两次被人打回去,颜面何存。

“打仗呢?上点儿心。”无涯道人瞥了一眼。

古三通干咳,揣起的手,又伸出来了,重新拎起了一柄杀剑。

“论逼格,还是先辈们的耀眼。”谢云咧嘴道。

叶辰见了,也颇想来一个迷人的笑容,诸天的先辈们,忒给诸天长脸了。

瞧这架势,何需帝荒来,那些老家伙,就能把事儿摆平。

“该死。”

沉静中,又是一声咆哮,赤暗大帝又出,怒到发狂,先前高高在上的姿态,依然不见,一掌面庞,狰狞到扭曲,如似恶魔。

他是真的敬业,死皮赖脸的也要装一把。

而诸天的先辈们,就欣赏他这股不服输的劲儿,太有上进心了。

于是乎,众老家伙们合力,第三次给人送进了魔柱。

“八百源石,我赌他不敢出来了。”

“老夫掐指一算,他还会再出来。”

诸天的修士们,又开始扯淡了,莫说身受,仅仅看着都他娘的疼,是大帝不假,却是天魔域的帝,被一帮诸天的狠人围着锤,也是知道疼的。

去看天魔,多是石化状态,主要是不敢相信,竟忘记了某些事,譬如,帮他家的大帝出来,正儿八经说句话。

啊....!

擎天魔柱中,赤暗魔帝的嘶吼,满载帝道杀机,吼的魔柱嗡隆晃动,直欲崩塌。

然,雷声虽大,却不见雨点儿,净听他嘶嚎了,就不见人出来。

大帝嘛!智商还是有的,千里迢迢而来,这特么是碰上硬茬了啊!外面那些人,非一般的巅峰准帝,巅峰状态下,都能与帝过招的,而且,各个都拎着帝器,他不挨锤谁挨锤。

“有种进来。”赤暗魔帝怒吼。

这句话,听的诸天的修士,都顿觉想笑了。

你晓不晓得,你是一尊帝啊!竟被吓得连门都不敢出了。

这,也不能怪人赤暗魔帝,人家是想出门儿的,自始至终,都抱着一种装逼的精神。

奈何,某些狠人,不给人家机会,就堵在人门口儿,就不让人出来,开玩笑,这是诸天,没有你装逼的戏份。

“尔等蝼蚁,有种进来。”赤暗魔帝的暴吼,越发轰动。

“有种出来。”诸天狠人扎堆儿,各个拎着家伙,就堵在擎天魔柱前,管他出来的是人还是牲口,力求第一时间,给他打回去。

啊.....!

赤暗魔帝发狂,真就杀出来了。

轰!哐当!砰!铿锵!

其后之画面,无需去看,仅听声儿就行。

堂堂一尊天魔域的帝,出了擎天魔柱,连口气儿都未来得及喘,便被一众老家伙,以特别的仪式,送回了魔柱中。

这下,赤暗魔帝老实了。

久久,都未见他再出来,有的只是一道道滔天的嘶吼。

“吾都替汝尴尬,真给帝丢人。”

冥帝揣着手,唏嘘又啧舌。

好歹是一尊帝,愣是被一众准帝境,堵的连门儿都出不来,还想让人进去打,你以为,所有人跟你一样没脑子?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