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五百零三章 大成劫

第两千五百零三章 大成劫

月下的玉女峰,宁静祥和。

叶辰端坐老树下,安静的刻着木雕,楚萱楚灵她们皆在,或托下巴看星空或刺绣缝织或对镜描眉,真干啥的都有。

至于叶灵,已偷偷跑出。

她与唐三少,真真的好搭档,又跑去星空作妖了,比起他俩,叶凡和杨岚就含蓄多了,多次斗战,偶有顿悟,在前一晚,便堕入了闭关状态,再出来时,必定会更加强大。

“真好。”蓦然间,突闻林诗画一声轻语。

这话,叶辰听得懂,楚萱楚灵她们亦听得懂,比起尸山血海,这份宁静和平凡,比想象中,更让人感动。

轰!

林诗画话音方落,便闻轰声,未见下雨,亦不见雷霆,更寻不到声源,只知那声轰隆,来的很莫名,但凡闻之者,心神都为之一颤,这其中,自也包括叶辰和楚萱她们。

“好生心悸。”柳如烟轻喃道。

叶辰已放下刻刀,双目微眯,望向苍缈,饶是他的眼界,也寻不出端倪,柳如烟心悸,他之感觉也一样,总觉有厄难降临。

这一瞬,但凡醒着的人,都在仰望星空,眉头多是紧皱。

同样在看的,还有帝荒,强如他,也不明所以。

“何等变故。”他的话,只冥帝听得见。

“不知。”冥帝眉宇微皱,瞟了一眼天界,道祖之神情,与他差不多,两尊巅峰大帝一尊大成圣体,都不知缘由。

“莫看了。”缥缈的话语响起,红颜自仙池中走出了。

帝荒不语,只静看红颜。

“变故出自太古洪荒。”红颜淡淡道,好似知晓更多秘辛,能见其眸中,有阴霾笼暮,“汝吾,需尽快去太古洪荒。”

“待你大成。”

“好说。”红颜话落,便一步登天,踩着乾坤大道,出了诸天门,早已选好渡劫之地,此番出关,便是要闯那劫难。

帝荒跟随,传音了皇者神将等众准帝,允许他们观战。

而叶辰,自也有资格,起身出了恒岳宗。

遥远的星空深处,帝荒施了大神通,开辟了大道太上天,既是封至尊的一战,在大道太上天上渡劫,最恰当不过。

“道心不死,人身不灭。”叶辰语重心长道,一脸深沉。

红颜斜着眼,瞥了一眼叶辰,还用你说?

叶辰不以为然,说说好,说说安心,还惦记着自己的圣体本源,红颜若葬身劫中,可就真没了,人的有念想嘛!

红颜收眸,踏着虚无,扶摇直上,再入太上天。

至于叶辰他们,则无资格进去,仅能仰望的份儿。

“历代大成圣体,该是各个霸气。”天老捋了捋胡须,眸光灿灿,等了足几月,就等今日了,还未见过大成劫。

“不霸气,能叫圣体?”地老揣了揣手。

“老夫掐指一算,没毛病。”伏崖深沉道。

叶辰深吸了一口气,目不转睛,知道帝荒带他来的寓意,是想让他见识一下大成劫,因为他年,他也会迎来这等劫数。

万众瞩目,女圣体翩然而立,神色淡漠,目空一切。

一瞬,她解开了天劫封禁。

大道太上天轰隆,一丝丝混沌云雾交织,聚成了乌云,电闪雷鸣,未见天劫降下,先见毁灭异象,各个映着末日之光,一股让所有人都心灵战栗的威压,轰然呈现。

红颜未动,满眸睥睨,根本就看不上雷劫。

伴着轰隆声,天劫降下,亿万雷霆交织,笼暮了大道太上天,每一缕雷电,都满载寂灭之威,看的巅峰准帝都心颤,这若一道劈下来,能将一尊巅峰准帝,劈成灰烬。

自然,至强级巅峰准帝,不在此列。

雷海汹涌,肆虐滔天。

红颜不惧,化身凤凰,于雷海中盘旋攻伐,亿万雷霆,也难伤她圣躯,如她这等级别的存在,雷霆是伤不了她的。

能伤的她的,仅帝道法则身。

很显然,圣体大成劫中,没有帝道法则身,却有历代大成圣体的法则身,与女圣体同阶,圣体与帝齐肩,大成圣体法则身,自不弱帝道法则身。

红颜之反抗,似触怒了上苍,雷霆愈发猛烈。

诸多类型之天劫,如异象天劫神兽天劫万物天劫法器天劫...都未缺场,劈的大道太上天残破不堪,直欲崩溃。

这等雷劫,毫无悬念,未能伤红颜,反而帮她淬炼了圣躯,这会是一个小机缘,大成的雷劫,比淬身仙法更好使。

“吾有她之珍藏版,交换不。”人王戳了戳叶辰,挤眉弄眼的,那种笑,将猥琐这个词,演绎的淋漓尽致。

叶辰不语,随意一个储物袋。

人王也上道,一个换一个。

但,待解开之后,他的老脸,瞬时黑了个透顶,叶辰给的的确是珍藏版,都并非人类,而是兽类,在交流人生。

叶辰就乐呵了,如你这等无职业道德的人,被坑一次,还会被坑第二次,日后,别想从老子这,拿走一部珍藏版。

轰!轰隆隆!

两人扯淡之际,雷劫消散了。

至此,众准帝齐齐猛吸了一口气,各自拎出了记忆晶石,要刻印画面,女圣体真正的劫数,要降临了。

叶辰亦如此,开了轮回眼,时刻准备刻印。

众准帝注视下,东方苍缈,有一道巍峨的身影,缓缓显化,体魄如山岳般坚韧,金光璀璨,一具圣躯,便足镇压万古擎天,他如战神,气盖八荒,磅礴的气血,滔天翻滚。

“霸渊。”

圣尊开口,认出了是谁,未见过霸渊,却见过其雕像。

他说的不错,的确是霸渊,史上第一尊荒古圣体。

但,叶辰与帝荒皆知,霸渊仅是名义上的第一尊圣体,真正的第一尊荒古圣体,多半不是他,该属第二种圣体。

保不齐,第一尊荒古圣体,是诛仙剑的主人。

说到此,那得聊聊荒古圣体的传承了,世人皆以为圣体血脉,传自洪荒时期,由一种古老的血脉演化而来。

实则,并非如此,圣体血脉非演化得来,是先天便有,至于其真正来历,必藏着颇多秘辛,至少,它不属洪荒。

“史上第一尊圣体,果是霸气。”战王唏嘘。

霸气,能不能霸气吗?斗帝的传说,便源自霸渊,也是自那个时代起,世人才知,帝并非无敌手,大成圣体能与之匹敌。

叶辰静静望着,满眸敬畏,他圣躯在颤,皆因他之圣骨,乃霸渊的,纵是法则身,也能牵动圣骨,这层关系,永生都剪不断。

说话间,第二尊大成圣体身已显,生的神躯雄伟,璨璨金眸,金芒四射,气息霸烈,亦如战神,力压九天十地。

“冥古。”魔渊轻喃,已认出来人。

叶辰亦在看,对冥古这个名,颇是陌生,也从未见过。

“他,是被寂灭神体绝杀的。”似是知叶辰疑惑,位面之子给出了解释。

这么一说,叶辰瞬间懂了。

昔年,龙爷曾言,有一尊大成圣体,葬身在了寂灭神体手中,不用说,便是这冥古,非冥古不够强,是因被绝杀的他,乃一尊老迈的圣体,寿元将终,即将化灭的那种,若非如此,十尊准帝巅峰的寂灭神体,也伤不了大成圣体分毫。

哎!

众准帝叹息,为冥古而悲哀,老了老了,却死的那般悲壮。

身为此一脉传承,叶辰亦心中哀凉。

迟暮的大成圣体,该是很无奈,再无霸天绝地之力量,竟被宵小之辈,偷袭致死,临了,还留了一世遗憾。

轰!砰!轰!

叹息声中,太上天嗡隆不断。

冥古之后,一道道金光蓦然显化,化作了一道道人影,足有六十尊之多,各个身形巍峨,气息霸烈,笼暮金辉,如一轮轮耀眼的太阳,光辉普照人间,清一色的大成圣体身。

叶辰开了轮回眼,目不斜视,每有一道人影显化,他便将其刻入眸中,皆圣体先辈,每一个都要记在心间。

他们,所缔造的神话,至今还在人世传颂。

轰!

苍缈又颤,第六十三尊大成圣体显化。

这一尊圣体,还未显露尊荣,叶辰便已认出,仅看其巍峨身影便知,乃辰战。

划时代的大成圣体,还是那般耀眼,因他降临,叶辰体内之圣体本源,变的颇为躁动,直欲冲出体外,似也感受到了辰战法则身。

如他这般,红颜也一样。

叶辰的一般本源,在她体内,也属辰战之本源,辰战亦如霸渊,也是被诛仙剑灭的,在重伤之际,被诛仙剑偷袭。

叶辰的眸,敬畏色未散,该是感谢辰战馈赠。

可以这么说,自他从神窟得辰战本源那一瞬起,便是他崛起的转折之日,身负圣体本源,助他一路逆战而行。

辰战之后,法则身不断,有五十三尊圣体齐显。

轰!轰隆隆!

还未开战,大道太上天便嗡隆了,撑住威压,扛不住圣体沉重之躯,多处已崩裂,这每一人,都是至尊般的存在。

随轰隆声起,又一道金芒闪射,甚是耀眼,其光辉甚至盖过了其他圣体,伟岸之圣躯,如黄金熔铸,透露的每一丝气息,都融有毁灭之力,一缕一缕垂落,能压塌万古青天。

“这.....。”众准帝张了张嘴,神情惊愕。

“猜测果是不假。”叶辰揉了眉,无需去看尊荣,仅看背影,便知是谁。

他揉眉,红颜却皱眉,灵澈的美眸,刻满了忌惮。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