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五百一十一章 业障?

第两千五百一十一章 业障?

几日来,诸天沉寂,大楚亦平静。

是夜,叶辰盘在了玉女峰巅,吸星辉之光,以聚轮回瞳力,准帝第三重的修为,已然巩固,再突破,不知需何年。

他如老僧禅坐,宝相庄严。

映着月光,见他圣躯轻颤,眉宇随之微皱,额头有汗水渗出,冥冥中,似望见了一张扭曲的面庞,极为凶狞,在对他狞笑,载着无上的魔力,心神坚定如他,也险些失守了。

轰!

突闻虚无一声轰鸣,将他惊醒。

又是那等轰隆,今夜已是第六次响起,如似一声丧钟,给人一种不祥的预感,不知多少人仰看苍缈,神色笼暮着阴霾,尤属女圣体,立身天玄门一座山峰,自始至终都在看。

玉女峰巅,叶辰已醒,剧烈的喘着粗气。

那张狰狞又扭曲的面庞,他已非第一次见到,这些年,每隔三五月,便会有一次,而最近,已是愈的频繁。

“业障?”叶辰紧皱眉头,给出了这样一个猜测。

人之一生,所造之杀戮、所做之恶事、亡者之怨念、未了之因果,皆可能形成业障,业障如心魔,亦如魔障。

大楚的第十皇,在这一瞬,该是有了某种觉悟。

业障积聚到某个极限,会引冥冥中的力量,促使厄难降临,便是传说中的应劫入世,那或许是一场涅槃,跨的过,便是洗尽了业障,会是造化,跨不过,便是身毁神灭。

可惜,他只猜对了一半,一张扭曲的鬼脸,可不仅仅是业障,还有比业障更可怕的,只不过,所有人都不知罢了。

“圣体大成前,终有一劫吗?”

叶辰轻喃,不出意外,他会有一场入世应劫。

只有洗尽业障,才有资格大成。

“来天玄门。”

天外,有缥缈玉女响彻,说话者乃红颜。

话音方落,便见玉女峰结界,开了一道裂缝。

叶辰收了思绪,起身踏出。

再来天玄门,已是一座磅礴的大殿中,并无他人,只红颜翩然而立,神姿曼妙,一袭素衣,如梦似幻,虽在不远处,却恍似比梦好遥远,不知她修的乃何种道,只知她的道很缥缈,道则似隐若现,更有一种神秘力量交织,异象不断。

“唤我来何事。”叶辰杵的板板整整,距离殿门颇近,有一种时刻开溜的架势,生怕女圣体算旧账,那就不和谐了。

“等。”红颜背对叶辰淡淡道。

叶辰干咳,寻了一个靠门的座位坐下了。

很快,神将、皇者、昆仑神女、剑神、神尊、位面之子等众准帝,皆6续到来,看样子,也是得到了红颜召唤。

这下,冷清的大殿,多了不少人气。

总有那么些个不正经的人,如人王那厮,揣着俩手溜达,俩眼贼溜溜的,时而也会跑来叶辰这边,想换些珍藏版。

可惜,叶辰不鸟他,用盗版坑了他一次,颇是记仇。

殿中,沉静一片,不见红颜转身,亦不见她言语。

终究,一尊老准帝开口了,“前辈,唤我等来所为何事。”

“等。”红颜依旧是这个字。

众准帝挑了眉,看样子,还会有其他人。

果然,未过多久,一只猴和一头牛来了,正是圣猿皇和夔牛皇,一个气息霸烈,一个牛气冲天,但进了大殿,都无比乖巧了,再霸道,能比红颜霸道;再牛气,能比红颜牛气?

“这么大阵仗,啥个情况。”两人坐下,左瞅右看。

“鬼晓得。”圣尊耸肩。

“都安分分待着,莫整事儿。”天老说道,只顾埋头擦拭一颗神珠,擦的锃光瓦亮,那是个宝贝,就指着它混了。

夔牛皇和圣猿皇撇嘴,脑子被驴踢了搁这整事儿?

很快,南域五大王族也到了,皆族皇亲临。

其后,便是远古种族、东华一脉、北岳九黎族、东荒瑶池圣地、中州大夏龙朝,清一水儿的大派,皆一方巨擎。

如此阵仗,自不会少了幽冥大6,新圣主亲至。

见此画面,大楚的准帝、乃至叶辰在内,都齐齐挑了眉。

很显然,这是要开大会啊!

红颜依旧沉默,静立不语,被她唤来的人,多是面面相觑,不明所以,不知女大成圣体这般阵仗,是啥个意思。

“莫不是要选神将?”角落里,叶辰摸了摸下巴,帝荒与红颜要去太古洪荒,搞不好,也会如帝尊昔年,带走诸多巅峰准帝,跟随至尊入太古洪荒,理所当然会成神将。

不止他这般认为,圣尊等人也一样,或许,被女圣体唤来之人,皆会成神将之一,随两大至尊,再探太古洪荒。

说话间,又有一人踏入,竟是男永生体。

“太虚古龙魂若在此,必定又会干架。”圣猿皇唏嘘。

这话,真真没毛病,无人反驳。

若说这些年,哪俩人干的最凶,必是太虚古龙魂与男永生体,因女永生体的缘故,隔三差五便会干一架,诸天人已是习惯,永生体是真的强,哪次对战,出手绝不三招。

哎!

叶辰叹息,为龙五而叹息,纵修炼到死,多半都不是男永生体的对手,同级别同境界,龙帝都未必拿得下永生体,更莫说他一道残魂,而且,还是一分为三的残魂。

男永生体到来,便寻了一角落安静坐下,默不作声。

了解他的都知,他可并非一个人,也有自己的传承,只不过未现世罢了,数次的天魔入侵,他们都是有参战的。

这一点,自他体内潜藏的天魔煞气便可看出,真正屠过天魔,体内皆有那等煞气,如叶辰体内的天魔帝煞气。

“哎哟喂,这般热闹。”男永生体之后,又有人走入。

此番,是个小老头儿,迈着的小脚步,颇具神蕴的说。

这货,不用说便是缥缈老道了,辈分高过帝荒和东华女帝,战力极为可怕,前些时日调侃无泪城主,被一巴掌抡飞。

他的到来,在场八成以上的人,眼神儿都变成斜的了。

怪只怪,此货走路的姿势,忒嚣张了,辈分高了不起?有能耐你个头儿也高,此乃大楚,非你缥缈仙域,敢在此整事,无需红颜出手,俺们就能给你打成灰,魂飞魄散的那种。

缥缈老道不以为然,揣着手,撵走了坐在叶辰身侧的麒麟皇,而他则很自觉的坐下了,对叶辰笑吟吟的,“想我没?”

“你家太阴太阳,打不过我家天谴天煞。”叶辰笑道。

“我....。”

“晚辈屠过帝。”

“我....。”

“晚辈家有两尊大成圣体。”

“我....。”

这是一番离奇的对话,缥缈老道每每想言语,皆被叶辰打断,一句话都未说完整过,被叶辰堵得那叫一个干脆。

于是乎,刚坐下的缥缈老道,又起了身,又把麒麟皇请了回来,坐在叶辰身边,能被气个半死,这货嘴遁不是盖的,昔年的释迦,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被生生怼去应劫了。

记仇,这是个记仇的人,谁让他把叶辰揍了呢?

叶辰笑的乐呵,终是扬眉吐气了,不止是他,叶凡和杨岚、帝荒与红颜,也很争气的说,全方位碾压了缥缈老道。

大楚准帝也乐呵,见缥缈老道脸黑,贼舒爽,再让你走路那般嚣张,斗嘴斗不过俺家皇者,论干架,你也差远了,所以说,来了大楚,就安分分的,想装逼,出门左转。

砰!

逗乐之时,又有人踏入,身体太沉重,踩的大殿轰隆,来人神色木讷,双目空洞无光,阴气浓厚,却威压强大。

没错,尸祖将臣来了,一言未语,便寻了角落坐下了。

他之后,无天剑尊与九剑散人联袂而来,再便是洪荒麒麟,血脉霸道无匹,走路自带王八之气,羽化仙王和九天玄女也到了,一同踏入,真真的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

其后,便是十殿阎罗,整整齐齐一排,端的霸气侧漏。

偌大的宫殿,人影满座,像极了凡人间的朝堂,而且,此非一般的聚,除却红颜与叶辰,随便拎出一个,便是巅峰准帝,随便拎出一个,也都背靠大族大派,底蕴深厚。

可以这么说,诸天能排的上名的势力,基本都到场了。

至此,女圣体才转身,还是无言语,只一道道神识飞出,在场有一个算一个,没入了其眉心,神识所说之事,自是她与帝荒的决断,将要离开诸天,前往太古洪荒一探究竟。

至于为何唤他们来,并非选神将,而是划分疆域。

所谓疆域,自是指诸天,以玄荒、大楚、幽冥为中心,分成了三大疆域,玄荒一域、大楚一域、幽冥一域,各自疆域内的势力,各自去整合,在最短的时间内,凝聚起来。

这般做的原因,在场人皆懂。

不日,帝荒与红颜会去太古洪荒,诸天再无至尊坐镇,倘有天魔入侵,要倾整个诸天之力去守护,而三大疆域时刻都需在备战状态,不至于在天魔攻来时,而措手不及。

一时间殿中沉静一片,多是皱眉,两至尊完全可等诸天出新帝,再去太古洪荒,如今这般的急促,足证明一件事,太古洪荒出了变故,这些时日的轰隆,并非无的放矢。

如这等事,神将们感触最深。

昔年,帝尊临走时,也曾召集诸天势力,与今日场景如出一辙,同样的压抑气氛,同样的急切,让不觉心神紧张。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