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五百二十二章 葬神古地

第两千五百二十二章 葬神古地

方入云海,叶辰便觉圣体本源颤动,已无需再探,其内必有圣体,而且,那尊神秘圣体,必也能感知到他的存在。

只是,他并不确定,是第一种还是第二种。

再看众帝子级,多是神色肃穆,并无玩笑。

前路,依旧迷迷蒙蒙,先天便隔绝神识,云里雾里的。

“穿过迷蒙云雾,便是葬神古地。”

“乃是一片陆地,或者说,自成一界,云雾既是结界。”

“其内禁制颇多,皆古老的阵法。”

夔牛传音叶辰,缓缓说着,一路都在介绍,扯淡归扯淡,正经时还是很正经的,整的叶大少,心里一阵暖洋洋的。

一路往里走,混沌的云雾,逐渐变得稀薄,可叶辰愈发觉得,暗中有一双眼睛,在窥看着他们,背后凉飕飕的。

待跨过云雾,浮现在叶辰面前的,乃是一片苍茫的大地,是由一层云雾遮掩,天地是昏暗的,便如阴曹地府那般。

古地真浩瀚无疆,多见古老大岳、峻峭山峰,亦有雄江纵横,却多是血色的,脚下的土地,乃是一片焦土,能见半掩的骸骨与残兵,像是一座古战场,又像是一片归墟地。

之所以说是归墟地,是因此地多坟头,大小不一,生满了杂草,不知葬的是何人,亦有不少坟墓,被人掘开。

“有何感想。”夔牛戳了戳叶辰。

叶辰未曾答话,神眸璀璨,环看着四方,时而亦会仰首,眺望一眼缥缈,此地自成一乾坤,不止有年轮压制,亦有境界压制,他准帝第三重的修为,已被强行压倒了第一重。

仅此一点,这所谓的葬身古地,级别便比远古遗迹和天尊遗迹高,怕是巅峰准帝来了,也会被压到准帝第一重。

蓦然间,叶辰迈动了脚步,循着另一尊圣体的气息,直奔一方而去,想瞧瞧那神秘的圣体,究竟是何方神圣。

“上次来,记得这没坟哪!”

“还有那棵歪脖子树,哪来的,上次来也没有。”

“先前,这该是有一块石碑来着,哪去了。”

身后,众帝子级走一路说一路,左瞅右看,神色都很奇怪。

第一次来的叶辰,自无这等感觉,一路无话。

他亦是左瞅右看,这葬神古地,还真是诡异,总有一些奇怪的现象,如一座老坟,葬的竟是一把琵琶,已然风化见风既碎;如一座坟头,蹲着一道虚幻的女子,像极了一个魂魄,正坐在那哭泣,哭声哀痛,载着让人无法抗拒的魔力;如一棵老迈的古树,生的奇形怪状,颇像一尊人形雕像。

啊....!

正走间,突闻一声惨叫,惊得某只猴儿,浑身一颤。

惨叫声传自深处,该是来探古地的修士,触了不该碰的物件儿,遭了不祥,或者,是撞见了邪物,被吞了元神。

轰!砰!轰!

惨叫声之后,便是轰隆声,此起彼伏,一听便知,乃大战波动,隔着老远,能见天崩地塌、山脉崩碎,多半是为抢宝物,而大打出手,诸天无战乱,并不代表没有小摩擦。

“你丫的,别碰那棺材。”

轰隆声中,东周武王乍然一声大喝,喝斥的乃小猿皇,那厮颇为不老实,拎着他的乌金铁棍,要撬人家的棺椁。

可惜,淞羽的话还是慢了,小猿皇已触到那棺材。

嗡!

突见天地一声嗡动,风云失色,乾坤大变,虚无电闪雷鸣,更有呜呜声音响彻,如厉鬼哀嚎,听的人心神失守。

某人触了禁制,厄难降临了,冥冥中,似有一股强大而神秘的力量呈现,重新规划了法则,已成新的乾坤。

再看那片土地,哪还有叶辰与众帝子级,似被扯入了传送阵,被传向了四方,强如少年帝级叶辰,也未能幸免。

“你个死猴子,傻逼吧!都说了让你别动。”

“天晓得还有禁制。”

“滚,不想搭理你。”

伴着这等骂声,叶辰又到一片新的天地,一个猝不及防,不知被整哪去了,其他人多半也一样,已被分离开来。

叶辰稳了身形,环望四周,又瞟了一眼苍缈。

消失了!

他的一声轻喃,伴着一丝皱眉,再嗅不到另一尊圣体的气息,整个销声匿迹,他之圣体本源,也随之沉寂下去。

无奈,他只得朝一方找去,寻不到另一尊圣体,得找的小猿皇等人,这地儿这不是善地,明显是厄难多余造化。

不肖多时,他再次定身。

这是一片荒芜的山林,一棵棵古木,皆干巴巴的,无枝无叶,贫瘠到无生灵气息,还有脚下的焦土,亦是枯竭到干裂,使得叶辰,颇想给此地,来一场洪水,以滋润一下大地。

葬神古地诡异,便到处都诡异,便如这片山林。

黝黑的古树上,多见挂着一幅幅骸骨,却皆无头颅,似若一种刑罚,被斩了脑袋,剩下的躯体,被挂在树上曝尸。

山林比想象中更邪乎,走到深处,能见一具具无头尸,耷拉着血淋淋的双臂,迈着僵硬的步伐,不知要走向何方,无目标,亦无尽头,很好的诠释了四个字:行尸走肉。

叶辰默默看着,一具具死尸自身侧走过,并无驻足。

他们的衣衫,颇是老久,有那么几尊行尸走肉,道袍还上刻着文字,形状怪异,极为古老,连叶辰都看不懂。

他虽看不懂,并不代表他未见过。

“古天庭。”

叶辰轻喃,这种他看不懂的古字,与凌霄宝殿所见的,颇是相像,虽不知同一个字,但绝对属于一个时代。

那古老时代,便是古天庭统治的时期。

也便是说,这些无头死尸,乃至树上挂的骸骨,多半便是古天庭时期的人,搞不好,还都是古天庭的人。

这么一想,叶辰顿觉背后凉飕飕。

连古天庭的人都敢刑罚屠戮,出手者必是大神通者,是一个至尊也说不定,而且,还不是一般的至尊,可能是天帝。

葬身古地与古天庭,必有某种联系。

叶辰给出了这等猜测,看着山林的一幕,多半是仇敌。

哗啦啦....!

正看时,有铁链碰撞声传来,甚是清脆。

叶辰侧眸,朝一方望去,才见又一具无头死尸。

这具死尸,与其他的略不一样,他体型更雄伟,足有三丈多高,赤.裸着臂膀,蒙满了岁月灰尘,戴有手铐和脚铐,用铁链锁着,每有一个僵硬的步伐,便有铁链哗啦声。

这该是一个头领,刑罚最中,对方都砍了他的头颅了,多半还未泄愤,要用锁魂链锁着,永生永世都不得超生。

“那是一个怎样的年代。”叶辰喃喃自语者,望着戴镣铐的死尸,是何等的凄惨,古老的天庭,遭了何等变故。

正看时,有一道人影,从天而降。

那是一个女子,蒙着黑袍,只见灵澈美眸,不见其尊颜。

叶辰双目微眯了一下,认出了是谁,先前入古地前,曾有五尊少年帝级,四男一女,而这女子,便是其中一个,是个女少年帝。

至今,他都看不出此女子的来历,包括血脉和本源。

而女少年帝接下来所做之事,看的叶辰眉宇又微皱,她降下后,便如一个拾荒者,将挂在树上的骸骨,一具具收入了一尊法器中,连一具具行尸走肉,也都一并收走了。

不难得见,她眸中含有水雾,映着暗淡幽光,凝结成了霜,好似,这一具具骸骨、一具具行尸走肉,皆是她的亲人。

“她,是古天庭的人?”叶辰心中暗道。

“神尊,婉儿带你回家。”女少年帝哽咽,而她口中的神尊,正是那个被铁链锁着的雄伟人,浪荡葬神古地无尽岁月,终是有了归宿,被收进了一尊法器,会被带走安葬。

不肖多时,这片山林的骸骨与死尸,便皆被收走。

女少年帝的气质变了,冰冷异常,整个天地,都寸寸皆成了寒冰,杀机之可怕,饶是叶辰,为之心颤了一下,好似,那不是一个女子,而是一尊女杀神,自九幽而来的女杀神。

铮!

伴着剑鸣声,这片黝黑的山林,被女少年帝,一剑给荡平了,正是这该死的山林,困了他亲人无数岁月,让古老的将士蒙羞。

自然,这山林也仅是她泄愤的替代品,她真正恨的,乃杀她亲人的仇家,这般惨烈的一幕,也皆是那人造就的。

“仙子,你可是古天庭的人。”叶辰一步走上前。

女少年帝未语,转身便走,早知叶辰在此,并无多余的反应,黑袍小的她,该是一个惊艳的女子,风华绝代,独有一份孤傲,纵与她同级别的少年帝级,也难让他心境起波澜。

被人无视了,叶大少自是不干,麻溜的跟了上去。

诸天突的多了五尊少年帝,那得瞧瞧啥个来历,再说了,老子可是大楚的皇者,还屠过大帝嘞!这般不给面子,也得说道说道,你是少年帝级,跟谁不是似的,凭啥不搭理我。

于是乎,女少年帝搁前面走,他就搁后面跟着,真就如一张狗皮膏药,女少年帝走哪,他便跟哪,某种精神,还是很坚定的。

女少年帝自是知道,依是置若未闻。

“仙子,古天庭的白玉龙椅,在我这。”叶辰呼唤道。

别说,这话真真好使,踏天而行的女少年帝,真就停下了,一个绚丽的飘逸,如一道鬼魅,瞬身来到叶辰身前。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