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六百一十一章 还是原配的好

第两千六百一十一章 还是原配的好

话落,华山神女便瞬身而至,看了一眼昆仑老道,便试探性的望向叶辰,先前若未听错,是换肉身来着,有破解之法了?

“这老道有法破解。”叶辰拎出了酒壶。

“当真?”

“不会有假。”叶辰随意回着,接下来的话,用的却是传音了,“这老家伙可不地道,他日你若嫁过来,可得防着他。”

这话,华山神女一句未听进去,关心的还是换肉身。

身侧,昆仑老道安静静坐着,心神已沉入奥义中,如昔日的华山仙子,看的颇是入迷,此刻,俨然已忘却了换肉身一事。

华山神女一声干咳,轻语呼唤了一声,“老道。”

可惜,昆仑老道没啥反应。

呀...!

叶辰突的一声咋呼,惊得华山神女身体一颤,也惊得昆仑老道一阵尿颤,别说,这一声咋呼,的确管用,真就给老道惊醒了。

华山神女掩嘴偷笑,事实证明,叶辰的方法较为直接。

昆仑老道老脸奇黑,自知叶辰用意,可这一嗓子,未免来的他惊悚,先前你悟道,老朽都未敢打搅,你咋这般不懂事儿。

“早换早安心。”叶辰笑呵呵道。

昆仑老道黑着脸,终是收了古卷,召唤了禁忌仙火。

与此同时,叶辰扔了酒壶,与华山神女一左一右盘膝。

禁忌仙火汹涌,被昆仑老道催动,笼暮了二人。

身在火下,叶辰才知禁忌玄奥,真就让元神与肉身,有所松动,被禁忌困在肉躯中,如今,禁忌在消亡,束缚不再那般强横。

“好仙火。”

叶辰心中喃喃,暗想着,是不是给老道整过来,待他年回诸天,再融入九武仙炎中,一个搞不好,或许就能造出混沌火。

一旁,华山神女眸中,又有喜色,能清楚感知到,束缚力在削弱,一旦没了那禁忌的束缚之力,元神便可出窍,便可换回肉身,再与昆仑神子谈情说爱时,也能加一些其他的活动了。

想到这,她脸颊多了一片红霞,是有些不怎么矜持了,主要是昨夜,被叶辰给的珍藏版,给刺激了,心中也自有一种渴望。

就说吧!她肯定偷偷刻印了一份儿,完事儿偷偷学经验。

两人各有心思,而昆仑老道的眉头,却是微皱。

老道一双老眸,已然微眯成线,无视华山神女,只看叶辰那货,不经意间,竟自叶辰身上,嗅到了昆仑帝蕴的气息。

“这小子,哪来的昆仑帝蕴。”老道喃语,一脸的不解。

啵!啵!

冥冥中,似有这等声音响起,也只叶辰与华山神女听得见。

没错,束缚元神的禁忌之力,被禁忌仙火解开了。

同一瞬间,两人齐齐元神出窍,各自归了各自的肉身。

“还是原配的好。”叶辰笑了,狠狠伸着懒腰,体内传出噼里啪啦的声响,自个元神与肉身契合,感觉颇是美妙。

华山神女之神情,也是一样,满目的惬意,久违的感觉。

“谢前辈。”

这姑娘撂下一句话,扭头没影儿了,不用去看,便知去沐浴了,待洗的香喷喷的,便去找她的情郎,趁天色还早,还能感谢有意义的事儿,譬如,一种造娃的伟大工程。

叶辰就随意了,扯了外衣,换了新的道袍,不忘洗了洗脸,涂得净是胭脂水粉,大老爷们儿的,可不想沾这些玩意儿。

“你哪来的昆仑帝蕴。”昆仑老道目不斜视,紧盯着叶辰。

“昆仑帝蕴?”叶辰一脸惊愕,这个戏精,举手投足都是戏。

他这精湛的演技,真给昆仑老道骗了,看叶辰那一脸懵逼的表情,明显不是在撒谎,这就奇了怪了,帝蕴自个跑过来的。

“来,剩下的奥义。”叶辰心情倍儿好,又给出了一部古卷,一来是感激,二来便是转移注意力了,可不能被看出端倪。

“小子,你会挺多啊!”昆仑老道吹胡子瞪眼,至此才知叶辰先前给的奥义,并不完整,他竟毫无察觉,险些被摆一道。

事实上,他已经被摆了一道了,照叶辰这个奥义悟丹,必会炸几炉丹,一码归一码,不卖我材料,就得给你来点儿惊喜。

昆仑老道走了,腿脚贼麻溜,得了炼丹奥义,遁入了自个洞府,接下来诸多时日,多半都会出关,自也无心昆仑帝蕴一事。

翌日,天色还未大亮,便见四方人潮,聚向斗法会场。

所谓延后的斗法,也仅有一场斗战而已,便是嵩山神子与泰山神子的一战,他俩分出胜负,便是五岳斗法落幕。

虽只一场战,可来者却颇多,还更甚先前。

叶辰早早便到,不是来看打架的,而是来寻转世人的,此番又新来了诸多看客,保不齐就有转世,可这一眼扫过去,却一个都未寻到。

“寻个好时候,将天人五衰劫渡了。”华山真人传音道。

“明白。”叶辰笑着点头,依旧在环望四方,又新到了一批看客,有散仙界人,亦有散仙界人,多半是刚出关的。

不多时,华山神女落在云台,却未见华山神子。

神女的到来,惹得华山真人与仙子皆侧眸,连寻转世人的叶辰,也侧首瞟了一眼,眉毛微挑,眼神儿还有些奇怪。

怪只怪,今日的华山神女,与昨日有些不一样,面色红润,脸颊一片,似水的美眸,泛着片片涟漪,朦胧无比。

华山真人与华山仙子笑着摇头,无需去问,便知昨夜事。

“好白菜,又让猪拱了。”

叶辰深吸一口气,一语说的意味深长,还瞟了一眼对面,昆仑神子也已落下,今日的他,难得不是醉醺醺的,那叫一个意气风发,笑的颇乐呵,看那浑身上下,都好似刻着一个字:爽。

他的一句话,逗乐了华山真人与仙子,说的还真确切。

华山神女眼神儿冒火了,你不说,没人把你当哑巴。

越多的看客自四方而来,人影乌泱泱的,每一片云彩,都坐满了人,外围的虚天,已是黑压压一片,落脚的地儿都难寻。

待寻了安逸的位置,看客各自揣起了手。

可以得见,世人的眸光,不似先前那般熠熠生辉了,对这场大战,也并无太多兴趣了,纵再惊艳,也比不上华山的小石头,纵得了五岳斗法第一,一样会被叶辰强压一头。

于是乎,华山的云台上,成了四方瞩目的焦点。

每一个到场的人,基本都会瞅一眼叶辰,五岳的斗法,他虽无资格参加,却是最火的那一个,压过了所有神子神女的风头。

说话间,其他四岳先后到场。

有一个动作,四岳之人,做的惊人的相似,那便是朝华山这边看一眼,尤为关注叶辰,尤属泰山神子与嵩山神子,脸色就是凶恶阴狠,两日前的那一战,皆记忆犹新,败的何等惨烈。

四岳掌教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去,为了换回神子神女的法器,真是大放血,每每忆起,都倍感肉疼,看叶辰的眼神儿,也会随之多一抹凶厉。

叶辰就悠闲了,揣手低眸,无视四方,也只有新的看客降临时,他才会抬眸望一眼,若无转世人,便又埋头,不知在想啥。

“来来来,腾个地儿。”

太乙太白来了,颇是自觉,挤走了华山神女,一边一个,坐在了叶辰身侧,自不缺司命那货,自坐下后,便乐呵呵的,颇想叶辰,再给几部珍藏版。

他仨之后,一个大妖,一尊大魔,也先后落下,又把他仨挤到了一边,一左一右,这俩大妖大魔,咋看都像是叶辰的侍卫。

来者不少,多少老家伙,多为散仙界的老不正经,以至于本就不大的云台,变的拥挤不堪,整的华山神女一脸尴尬,最后直接起身,去了昆仑那边,昆仑神子的旁边,还空着一个座位。

一眼望去,华山云台上,可谓鱼龙混杂,人修有妖修有魔修也有,有上仙界的仙家,也有散仙界的大魔,这般的扎堆儿,还是很养眼的。

“各位前辈,可见过这三种仙料。”

叶辰取了一张白纸,其上写着三种材料,皆炼制九转还魂丹的材料,加上昆仑老道的,便能凑够一份儿,寻完这三种,便去把昆仑老道的搞来,如此,便是功德圆满了。

“龙仙草凤凰花麒麟果。”蛟龙王扫了一眼,又瞥向叶辰,自知这三种材料的珍贵,身为大妖,他也仅是听说过。

“这般珍贵之物,一般人不会有。”牛魔王悠悠道。

“八太子手中有麒麟果,其他两种,闻所未闻。”太乙揣着手道,还给叶辰抛了一个眼神儿,意思是说,麒麟果你就别想了,想也没用。

“不周山山中,或许有凤凰花。”

“找玉帝,他或许有龙仙草,那货宝贝多着呢?”

“商量商量,把天宫掀了?”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叽叽喳喳,尤属蛟龙王与牛魔王不安分,总在忽悠其他的大妖大魔,上天庭捣乱,而后,再把玉帝请到散仙界来耍耍。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叶辰眸光不止一次亮了,知道谁有知道哪有就好办了,实在不行就去买;再不行便去偷;偷不来,那就只能抢了,莫说一个八太子,纵玉帝,他该抢还是会抢的;莫说一个不周山,纵刀山火海,他该去还是会去的。

不闹点儿动静出来,道祖是不会醒的。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