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六百二十四章 紫薇星君位

第两千六百二十四章 紫薇星君位

缥缈虚空,叶辰三人踏天而行。

被一尊好揍后,太白与太乙皆老实,不再规劝,也不再扯淡,去的正是真正的凌霄宝殿。

说起天庭凌霄宝殿,其气势,是模仿不来的,抬眸遥望而去,真如一座山岳坐落,一如一颗璀璨神珠,镶于乾坤之中,那是一个象征,天庭的象征。

凌霄宝殿前,整整齐齐两队天兵,伫立在两侧,宝相庄严,可不是假扮的那等货色,能比拟的。

“宣华山叶辰进殿。”

很快,高亢的话语,便响满了四方。

叶辰在中,太乙和太白一边一个,饶是这平日不怎么正经的两大仙,在步入凌霄宝殿的那一刻,也变的颇为肃穆正经了,不带丝毫玩笑色。

叶辰神色淡然,大场面见过不少,心无波澜。

待环视一圈,着实大开眼界,真如金銮殿,两方仙家整整齐齐伫立,多收我拂尘,道家人颇多,男仙仙风道骨,女仙神姿曼妙,缭绕的仙气,于殿中飞溢,每一个布置,都流光溢彩,真正衬出了仙殿该有的缥缈。

他望见了司命星君、水德星君、火德星君,以及去过华山碧霞仙子,皆立于殿下,仙姿卓越。

“人才济济啊!”

叶辰啧舌,抬眸望向天庭玉帝,他身着龙袍,体有龙息环绕,集浩天之气,有乾坤之意,飘曳的一缕缕胡须,都满载道蕴,一双眸子,瀚如星空,每一点星辰,都囊括无上大道,真就是一尊高高在上的神。

“这货,强的有点儿离谱啊!”

叶辰心有唏嘘,乃是他对玉帝的评价,货真价实的准帝巅峰,且属至强级,论气蕴还在皇者之上,与圣尊所属一个级别,也难怪能做天庭的主宰。

除玉帝之外,殿中强者亦不少,通天彻地的大仙,比比皆是,气息一个比一个隐晦,大眼一看,太乙和太白就是打酱油的,与那些大仙差了太远。

他看时,众仙家也在看他,多眸光熠熠。

“道经认主之人,果是不凡。”

“这些时日,他于散仙下界,可谓出尽了风头啊!”

“不是圣王吗?有突破了。”

窃窃私语声,不绝于耳,交头接耳者,也是一抓一大把的说,上下的扫量,把叶辰里里外外,看了个遍儿,那是越看越心惊,叶辰之道蕴,太过玄奥了。

“我说,瞅着咋这般面熟了。”

水德星君摸了摸下巴,身侧的火德星君,也是表情奇怪的说。

俩人记性还是不错的,记得人界的圣体,与此刻的小石头精,生的一模一样,若非血脉缘故,差点儿都认作是同一人了,真就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司命星君微笑,并未道出秘辛,整个天界,或许出了道祖与混沌体,也仅他知晓叶辰身份,乃是一头人才,带记忆应劫的人才,在诸天人界,是响当当的人物。

自叶辰那收了眸,他又瞥了一眼八太子。

没错,八太子也在殿上,立于玉帝身侧,是专为叶辰而来的,时隔多日再见叶辰,那眸中的冰冷寒光,已然不加掩饰了,若非是在凌霄宝殿,若非是天庭早朝,他多半已下令捉拿叶辰,而后折磨致死,以消心头大恨。

这边,太乙太白已行礼,退到了两侧。

“小仙叶辰,见过玉帝。”叶辰站定,依旧颇有后辈的礼数,毕竟这是人家的地盘。

“华山果人才辈出。”玉帝微笑,一语虽轻微,却如九霄雷霆,自带无上威严,如他这等级别、这等修为的仙,所具备的气蕴,他人是模仿不来的。

“前辈,方不方便给个官职。”叶辰笑道。

他这一话,逗乐了点这个一半的仙家,还真是一个毛糙的小子,不谙世事的那种,也够实在的说,一语之后便要官儿,就不怕触了天威?

玉帝浑不在意,笑道,“可有看中的官职。”

“只要不养马,其他随意。”叶辰笑呵呵的。

此话,听的太乙和太白表情皆奇怪,先前叶辰也是这般说的,你特么跟养马的有仇?

“众爱卿,可有合适这小友的官职。”玉帝笑看殿下。

“紫薇星君化道已有半载,神位尚在空缺。”说话乃司命星君,这等说辞,他也早已备好。

“上来便做星君,不合规矩吧!”八太子淡道。

闻言,叶辰差点儿拎棍子,你丫的,老子在下界是能做华山掌教的,跑你天庭当个五品官儿,你特么还嫌大,活该道经不认你。

司命星君干脆不说话了,又瞥了一眼八太子,就冲你丫的这句话,我若是叶辰,扭头走,一路再回散仙界,后悔死你,好不容易上来了,怎么,还想给人气回去?你脑子是有水啊!他若下去,再求人都不会上来的。

如司命星君,多有仙家也想笑,一个五品官儿,俺们都还嫌低了呢?你这个不合规矩,竟还说的这般硬气,哪来的自信,玉帝咋生了这么一个脑残。

“紫薇星君神位,你可愿。”玉帝笑看叶辰。

“谢玉帝。”叶辰拱手一笑,无论几品官儿,他都不在意的,只要有神位就好。

玉帝笑着,轻轻拂手,欲虚空刻神牌,雕出了一缕缕的道蕴,继而,便融入了叶辰体内。

其后,便是一件紫色的道袍,刻有紫薇星位。

叶辰倒也自觉,俨然已把自个,当做天庭的官儿,随便找了一个空位,便杵那了。

“安分点儿。”太乙戳了戳叶辰。

“你当我第一天出来混?”叶辰小声回着,俩眼在殿中瞄来瞄去,得瞅瞅有无转世人。

别说,这么一瞅...还真没有。

既是早朝,自是有的聊,譬如哪哪作乱、譬如哪哪出了异宝、譬如天规章程,那是无话不说。

叶辰揣着手,百无聊赖,听的只打瞌睡。

殿中的仙家,也都闲的蛋疼,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也拎出遛一遛。

就冲这,下界的仙人们,多半都不愿上来,有这宝贵时间,去修炼、去撩妹、去那啥,总好过搁这扯淡,而且不来还不行,还得给人行礼。

“小友,早朝后去我那坐坐?”叶辰将要打瞌睡时,身侧有人传音。

叶辰侧眸,瞟了一眼身侧大仙,尤为关注他的脚,咋不穿鞋嘞!不怕踩地雷?

“小友?”光脚大仙试探性的呼唤。

“好说。”叶辰一笑,自知这大仙的寓意,上他那坐坐是假,想瞧瞧道经才是真。

一个天庭的早朝,不知在何等气氛下散了场,众仙如释重负,多有人打哈欠,拎着拂尘出了大殿,回去还能睡个回笼觉。

值得一说的是,无论是哪个,在路过叶辰时,都会侧眸看一眼,有些人眼神儿正常,而有些人,眼神儿就不怎么正常了,是斜着眼看的,满目的轻蔑,根本就瞧不上他这个小大圣,也是一个警告,日后老实点儿。

“小石头,走路看道儿,小心踩着你。”

叶辰正走时,突觉身后有人用手戳了那一下,力道还不小,差点儿给戳趴那。

再说那人,体型不是一般的雄壮,比大楚的蛮山,还高出一头,真就是一个小巨塔,就叶辰这小个头儿,还未到他膝盖,这一不留神儿,真会踩着他。

叶辰仰了头,见那厮大眸炯炯,神芒四射,正低着头看他,一身彪悍气,不知啥个血脉,霸烈无匹,杵在那就自带王八之气,逼格已满那种。

“他乃巨灵神,脾气不怎么好,日后莫惹他。”司命星君笑道。

“你这话,反过来说较顺耳。”叶辰揣着手道,他脾气不怎么好,老子还有暴力倾向呢?老老实实还好,敢跑我这找刺激,锤的你亲娘都认不出来,准帝很吊?

“小友留步,玉帝有请。”

身后,传来呼唤声,乃是一个曼妙的仙子,比起先前的大块头,这仙子的声音,就颇为美妙了。

“殿外等你。”

司命星君与太乙等人,挨个拍了拍叶辰肩膀,便组队出了大殿。

这边,叶辰已跟上了仙子的步伐,对玉帝有请,早在预料中,有些个事儿,在早朝上是不便说的,就如那华山的道经,那得私下里说。

不多时,两人进了一座宫廷别苑。

这别苑,非一般的别苑,假山林立,泉水潺潺,多栽种灵花异草,各个不凡,亦有灵果树,挂着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果子,散着沁人心脾的果香。

湖中凉亭,玉帝在静静煮茶,已褪下龙袍,身着一件素衣,而八太子殷明,便立在他身侧。

“见过玉帝。”叶辰拱手又一礼。

“无须多礼,坐。”玉帝微笑,虽极尽掩盖,却依旧遮不住本有的威严。

叶辰自不客气,顺手还取了华山真人信件。

玉帝接过,并未打开,无需去看,便知信中何意,无非就是给华山些薄面,莫为难叶辰才好。

这个面子,玉帝自是会给,前提是...叶辰听话。

身侧,伫立的八太子,取了一物,悬在了叶辰身前,乃一方宝印,道蕴横生,神棺璀璨,虽非帝器,却有极为霸道的气蕴,绝对的神兵利器,定海神针远远不及。

“崆峒印。”

叶辰扫了一眼,曾在华山藏经阁的记载中见过,乃天庭的仙宝,由天地孕育。

“寡人不绕弯子,欲用此物,换爱卿之道经。”玉帝捋着胡须笑道,倒也实在,这话都没啥铺垫的,也并未以势压人。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