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六百七十五章 硬闯天牢

第两千六百七十五章 硬闯天牢

磅!

金属碰撞声响起,铿锵而清脆。

叶辰一棍,如砸在了钢板上,未能撼动神塔,反被震得手骨崩裂,并非神塔硬,是神塔上刻印的帝道神纹硬,有人攻伐神塔,便会自行显化,化解了他那霸道的一棍。

“镇压。”

此一瞬,一尊老仙君杀到,一指封禁戳来。

嗡!

叶辰看都未看,一棍将其抡翻,翻手一记大摔碑印,掀飞了第二尊仙君,继而眉心神芒爆射,重创了第三尊仙君的元神。

第四尊仙君最倒霉,方才杀到,还未来得及装逼,便被他一脚踹翻了出去。

“用帝道神蕴。”修罗天尊嘶喝。

无需他说,叶辰也用了,又一次登天,抡棍凌天砸下,这一棍,融了帝蕴,也融了道则,霸天绝地。

砰!

咔嚓!

这两道声响,不分先后。

坚固如神塔,也被砸的裂纹突显,其上流转的帝道仙纹,成片崩灭,乾坤已乱,封印也遭了破坏,整个神塔,都嗡隆隆的晃动,直欲炸裂。

“再来。”

叶辰大喝,第二棍砸下。

轰!

这一棍贼霸道,巍峨如山的神塔,被打爆了半边,青砖石瓦,崩的满天飞。

“该死。”

数十尊仙君,齐齐杀到,动了封禁大阵,凌空压来。

叶辰无视,第三棍已落下。

轰!

惊天的巨响,直插天宵,残破的神塔,彻底倾塌。

为此,叶辰也遭了重创,脊背中了一剑,被斩出一道血色沟壑,若非底蕴深厚,多半已被生劈。

“拦下。”

“拦你妹。”

叶辰大骂,避过绝杀,瞬身如虹,扯断了锁着修罗天尊的铁链,拂手将其收入了宝塔。

修罗天尊是强,却被镇压太久,早已不在巅峰状态,气血萎靡,法力也是枯竭。

事实正是如此,在落下的那一瞬,他都未站稳的,双腿无力,险些栽倒。

“天尊。”月心忙慌上前,将其搀助。

“无碍。”修罗天尊一笑,没空撩妹,当即盘膝。

咔嚓!咔嚓!

而后,便闻咔嚓声,是天石和丹药碎裂的声响,乃叶辰事先放在宝塔中的,专为修罗天尊准备,法力枯竭的修罗天尊,急需精元补充。

滚滚的精粹仙力,异彩喷薄,如海翻滚。

而修罗天尊的身体,却如无底洞一般,鲸吞牛吸,疯狂的吞噬着,只愿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法力。

叶辰是救了他不假,但能不能杀出天牢,还是个未知数。

“这...这就是修罗天尊吗?”

司命他们皆喃喃,自听过修罗天尊的传说,昔年杀的天庭溃不成军,若非玉帝、丹神和众仙尊合力,也难将其镇压,货真价实的盖世狠人。

如今得见,心怦怦直跳,总觉颇不真实。

纵天尊在虚弱状态,却掩不住他的煞气,有一种威压,早已刻入骨髓,慑的司命他们,脸色苍白。

特别是应劫天清,心灵忍不住战栗。

修罗天尊的传说,于他而言,就是一个神话,莫说他在应劫中,纵真的帝尊第一神将来了,也未必是修罗天尊的对手。

自然,这说是修罗天尊全盛时期。

“真要造反哪!”

天清干咳,连修罗天尊都敢劫,明显是反了。

比起他,司命他们就淡定了,早他娘的想反了,这个贼船上便上了,一个叶辰不够底气,若再加上修罗天尊和华山,那就不一样了。

与修罗天尊这般,法.轮王也在吞噬仙力,也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巅峰状态,纵实力不济,也做好了血战的准备,天庭再强,还能强过天魔?

天魔都敢战,还怕他天兵天将?

轰!轰隆隆!

外界的大战,并未因修罗天尊被救而停歇,反有更多的天兵天将杀来,身披铠甲,手持战戈,一片又一片,足有几十万之多,黑压压的。

咕咚!

司命他们看得猛吞口水,都知天牢乃禁地,有重兵把守,如今得见,果是不假。

这哪里是重兵,分明是一支庞大的军队啊!

也难怪昔年上千的大妖大魔,进了天牢,全军覆没,瞅天牢这阵容,莫说上千,纵再来一倍,一样会被杀的一个不剩。

“挡我者死。”

叶辰喝声铿锵,如若雷霆,震颤万古仙穹,拎着定海神针,奔着出口,一路攻一路杀,每次抡动铁棍,都有血花绽放。

自天穹俯瞰,白衣白发的他,如一尊仙王,神芒四射,在乌泱泱的大军中,极为刺目,生生杀出了一条血路,几十万的天兵天将,竟挡不住他的脚步,真真的所向披靡。

“真猛啊!”

被关押的囚犯,一个个都来到了窗前,垫脚探头的看,有上仙界的仙家,也有散仙界的大妖大魔,见叶辰这般霸道,惊得那叫一个双目发直。

不是吹,昔日上千大妖大魔来救修罗天尊时,都没这般热闹。

“冤枉啊!冤枉啊!”

不知是哪个人才,扯着嗓子开嚎了。

他冤不冤枉无人得知,可他这大呼小叫的寓意,颇是明显,是想让叶辰,顺道给他们的监牢也来一棍,也把他们救出去。

待在暗无天日的天牢,就是在等死,还不如搏上一搏,搞不好能趁乱逃走。

“冤枉啊!冤枉啊!”

真是一语激起千层浪,第一声嘶嚎后,四面八方的监牢,皆有嘶吼,声如海潮。

噗!噗!噗!

叶辰大开大合,成片人影化作血雾。

对犯人的嘶嚎,他自懂其寓意,但不会救他们。

或者说,救了他们,便是害了他们。

不是所有人,都有他这等战力,更遑论被关了这么久,法力必是匮乏的,没有给养,便是手无缚鸡之力,如何挡得住天兵天将的围攻。

“用域门。”太白咋呼道。

“用你妹,天牢若能用域门,天尊会被镇压这么久?”太乙骂道。

的确,如他所说,天牢中有强大的禁制,是隔绝域门的。

这一点,叶辰早就知道。

不然,也不会搁这干仗,一个域门就遁走了。

“汝,走不了,速速束手就擒。”

一尊老仙君冷哼,堵在了缥缈,拦了叶辰的路,拂手一片天网,凌天撒下,欲以此法,活捉叶辰。

叶辰冷笑,一个帝道缥缈避过,瞬身杀至。

“你.....。”

老仙君骤然色变,欲要遁走,却为时已晚,叶辰的铁棍已到,一棍板板整整,将他送上了太空。

“合力镇压,生死不论。”

成片的仙君攻来,如一颗颗璀璨的星辰,闪着耀眼的光芒,每一个都是准帝,每一个都气势滔天,攻伐漫天而来,满载寂灭神威。

一念永恒!

叶辰心中冷叱,一朵朵彼岸花,于虚天傲然绽放,嫣红似火,萦绕神秘力量。

一瞬,整个天地定格。

但,也仅一瞬,定格便消散,只因人太多,会牵动冥冥中的乾坤,这才缩短了一念永恒的时间。

不止缩短,叶辰还遭了反噬。

不过,就是这一瞬,给他争取了世间,避了漫天绝杀,一棍横扫了一片,继续玩儿命冲杀,得尽快杀出去,若被堵在天牢,那就棘手了。

“该死。”

无数强者扑来,神色冰冷。

“挡我者死。”

叶辰喝声震天,一人一棍,霸天绝地,沐浴着鲜血,硬生生的杀出了重围。

轰!

伴着一声轰隆,天牢的雄关,被他一棍砸出一个豁口,他如一道神芒射出。

“逃出来了。”

太白狠狠松了一口气。

然,待望见关外的一幕时,他又是一步趔趄,嘴角猛地抽动,脸色也瞬时煞白无比。

不止是他,连司命、太乙、太清、月心、法.轮王,乃至修罗天尊,都变了神色。

不怪他如此,只因天牢之外,人更多。

抬眼望去,全特么天兵天将,一个个方队,排列整齐,天上地上皆有,如一层黑地毯,铺满大地,也如一层漆黑云幕,遮了天穹,各个都身披冰冷铠甲,各个都手持战戈,足有几百万之多,将天牢雄关,堵的水泄不通。

这阵仗,莫说人,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过去的。

叶辰蓦的驻足,眉宇微皱,无视天兵天将,只看大军的尽头。

那片云端,有一座庞大的玉辇,玉辇之上,有一座黄金色的龙椅,龙息萦绕,斜躺着一个人。

仔细一瞅,可不正是殷明吗?

“早知他会来,可这动作,也未免太快了。”太白凝重道。

“竟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集结几百万大军。”

“还未看出,这是早有准备。”司命悠悠道,“我等皆低估殷明了,多半早知丹神会败,也早知叶辰会来天牢,守株待兔而已。”

“可为嘛不在丹神殿捉,非要等到天牢。”

“丹神殿乃丹神地盘,殷明多少有顾忌,叶辰身在丹神殿,他就属于丹神;但若出了丹神殿,那就不一样了,任何人皆可捉,谁捉到算谁的。”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尤属司命最通透,脑瓜也最好使,瞬间看出了殷明的算计。

“几百万大军,尿性。”修罗天尊啧舌,“这可比当年捉我时,阵仗大多了。”

“我还是第一次见...如此庞大的军队。”天清干咳。

比起他们,法.轮王和月心就淡定多了。

比起天魔,这所谓的天兵天将,就是小打小闹。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