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七百二十五章 挨个串门儿

第两千七百二十五章 挨个串门儿

一秒记住【67书吧】,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自嵩山出来,叶辰直奔了恒山。

嵩山的大长老,办事儿还是很靠谱的,做了掌教,第一个命令,便是撤回在外的兵将。

这一战,嵩山损失惨重,不知多少强者被灭,还好,嵩山底蕴犹存,仗是指定不能再打了,日后诸多年月,要做的便是休养生息。

除此之外,便是与华山搞好关系,华山不可怕,可怕的是叶辰,这小子太逆天了,无视嵩山结界,也无视嵩山城墙,来去自由。

如这等人,最是可怕,惹了华山不要紧,可千万别惹他,惹了这尊煞神,晚上睡觉都不敢闭眼的。

因嵩山撤兵,蛮牛族的追杀,也告一段落,蛮牛王大手一挥,直奔西海而去了,要阻挡天庭水军。

这边,叶辰已到恒山城墙下。

远远,立在城墙的恒山殿主,便望见了叶辰,早知叶辰凶名,瞧见他的人,便心里打颤。

纵如此,该攻的还是攻。

随他令下,漫天的箭矢、漫天的阵芒,铺天盖地而来,射的苍穹满目疮痍,攻伐极为霸绝。

然,这些在叶辰眼中,都尽是一个摆设,一个帝道黑岸撑起,所有攻伐,都是无用之功,还未命中,便被空间黑洞吞没,消弭不见。

恒山殿主震惊,待他晃过神,叶辰已越过结界,一手拎着铁棍,一手拎着酒壶,如闲庭信步,看样子,不像是来绑票的,而是来游玩的。

他这般肆无忌惮,恒山兵将自是不干,人影乌泱泱,一片片的扑杀而来,倒是牛逼哄哄,却被叶辰一人,冲的人仰马翻,人影漫天飞。

入了恒山,无需去看画面,仅听声响便好,砰磅铿锵的声音,不绝于耳,能见一座座山峰,被一道道人影,压得轰然崩塌,炸裂的殿宇,青砖瓦片,崩的漫天都是。

再出山时,叶辰手中,多了一道人影,乃恒山的掌教,如一只温顺的小绵羊,就那般被提在手中。

这一趟,他来的快,去的也快。

他的身法,还是那般诡异,诸多帝道仙术傍身,神出鬼没,恒山强者牟足了劲儿,愣是追丢了。

“恒山派,带上你家的天石、丹药、法器、大姑娘、小媳妇....来地阳山,赎你家的掌教,过期不候。”

不多久,这等声音,便响彻了四海八荒,说话的是叶辰,可狼嚎的却是他的分身,各个战场都有,一嗓子融着元神之力,甚是亢奋的说。

惊世的大混战,又因此话而停歇了,太多人仰看缥缈,尤属华山的同盟,嘴角扯得最高,这华山的未来掌教,太特么尿性了。

掌教被捉,恒山随之内乱,派系之争又上演,有去赎人的,也有去杀人的,各有各的算计。

至于恒山的大军,哪还有大战的心思,集体后撤,几百万大军,一窝蜂的,全都涌向了地阳山。

就这,与之大战的蛮象族,不依不饶,一路追一路杀,那条血路铺满了血骨,一眼望去,尸横遍野。

恒山掌教被捉,最后一岳自也难逃厄难。

叶大少也是个痛快人儿,没啥开场白的,拎着铁棍就进去了,自城墙外去看去听,其内轰隆声、喊杀声震天,不乏凄厉的哀嚎,成百千万的大军,愣是拦不住叶辰一个。

“我就说吧!其他四岳,一个都跑不掉。”有闲的蛋疼的修士,杵在城墙外不远处,唏嘘不断。

正是在他们的见证下,叶辰进去又出来了,踏着一条璀璨星河,一手拎着铁棍,一手提着衡山掌教,其身后,无数人影追随,各个身形狼狈,可腿脚儿,却不入叶辰的顺溜,待他们追出,叶辰已入了域门。

“得,又一个。”跑来看戏的人才们,齐齐咧嘴。

“衡山派,带上你家的天石、丹药、法器、大姑娘、小媳妇....来隐龙山,赎你家的掌教,过期不候。”

这等话语,不久便响起,叶辰本尊格外卖力,叶辰的分身,也不是一般的敬业,一个个嚎到咳血。

此话,颇有威力的说。

俯瞰苍穹,散仙界的混战,无论是华山方向、东海西海、亦或6地八方,八成以上的战场,都为之集体罢战了,各个都扬着脑袋瓜子。

散仙五岳,一岳华山派,在天庭战,其他四岳,掌教都被捉,更准确说,是三岳掌教被捉,一岳的掌教被灭,叶辰干的真是惊天之举。

泰山退兵了、嵩山退兵了,恒山与衡山也都退兵了,围攻华山的四岳门派,都是灰溜溜的。

四岳皆退兵,华山的压力,减了不少,而纵观整个混战的战局,有了微妙的变化,总有那么些个势力和种族,打着打着,竟都退兵了。

那些,并非是打不过,而是得了命令退兵,四岳掌教都被捉了,更莫说小门小派了,在特么打下去,叶辰必定去他们家串门儿。

有人退兵,自也有人战,甘心依附天庭的势力,还杀的很猛,难得立功的机会,都很很忠心的说。

忠心自是好事,叶大少就喜欢忠心的,你们打你们仗,老子继续串我的门儿,两不耽搁。

轰!砰!轰!

一座浩渺的仙山,叶辰又现身,轻松穿越结界,而后,其内就无比热闹了,都不知叶辰哪冒出来的。

那是昊天宗,曾半道介绍蛟龙王族,此刻还未退兵,没退兵好说,叶辰自会来拜访。

临走时,整个昊天宗的仙山,都有坍塌大半,至于昊天宗主,正如一只小鸡儿,被叶辰拎在手中。

逛完这一家,叶辰又进了域门。

再现身,已是一座浩大的古城,得有小半个南楚那般大,也是散仙界一方诸侯,因天庭蛊惑,他家的大军兵将,还在攻打华山城墙。

对这号的势力,叶辰下手都不会轻了,四岳都退了,你们哪来的自信继续打,这般想打,必须得让你们乐呵乐呵,也让你们长长记性。

轰!

伴着一声轰鸣,大半个古城,都崩塌了,碎石乱飞中,叶辰迎着血雾而出,手中还提着一头浑身血呼啦的雄狮,乃此城城主,并非人修,是雄狮成精,货真价实的准帝巅峰。

可惜,再强的准帝巅峰,在这散仙界、在叶大少的面前,都远远不够看,不过一棍的事儿,管你是人修还是狮子,都扛不住叶辰攻伐。

“老实点儿,再叫唤,给你丫的炖了。”叶辰骂着,又开域门,直奔东方,继续串门儿。

串门儿不要紧,必有一家倒霉。

夜幕降临,一片荒林中,有血光乍现,伴着诸多哀嚎,一头莽蛟龙被叶辰斩成了两段,元神被捉,一族的强者,不知被叶辰灭了多少,血河淌流,血色云雾笼暮。

这一夜,叶辰颇是忙碌,走走停停,那是一家挨着一家的逛,无视小虾米,只捉他们的头领。

“昊天宗,来领一家的宗主....。”

“雄狮族,天石备好,来奉天山....。”

“莽蛟龙族,带好赎金.....。”

如这等嘶嚎,一夜不觉,每有一方头领被捉,必有这等话语,叶辰本尊挨个串门儿,叶辰的分身,则挨个的领人,寻个小山头,就等着各方势力来送赎金了,钱不钱的无所谓,麻溜车顶便好,省的伤和气。

“啧啧啧。”

啧舌上各个战场都有,叶辰绑票不要紧,太多势力撤兵,打着打着就不打了,一个比一个跑的快。

时间久了,更多的势力,扯出各自的战场,有的势力头领,就算人没被绑,也下了撤兵的命令。

此刻,傻子都看得出,叶辰是要干啥了,华山有华山的战场,叶辰有叶辰的战场,一个明面上打,一个暗地里绑,擒贼先擒王,未来的华山掌教,做的不是一般的出色。

“一人,足抵千万军哪!”

牛魔王咧嘴啧舌,拎着战斧,领着自家的大军,漫天地的乱窜,瞧见的,都是撤兵的势力,一个个狼狈逃窜,无大战的心思,整的他都不好下手了,穷寇莫追嘛!

“这个太阳,晒得不错。”还在东海拦截天庭水军的蛟龙王,也是一脸意味深长,先前说时,他还怎么的明白,此刻着实懂了,太霸道了。

“绑,都他娘的绑了。”华山的盟军门,各个亢奋,一个个嚎的也贼响亮,能解决了内战,他们会联合起来,把天庭的大军打回上界。

“有这么一个不安分的主,谁还敢助天庭。”太多的山头,都站满了人影,皆是四方看客,不去看大战,都在看绑票,叶辰绑的人太多,都不知该跑哪个山头去看。

值得一说的是,哪个山头都热闹,叶大少眼界多高的,小门小派,他都看不上的,专挑大个儿的绑。

“参战不。”昆仑派,昆仑真仙与昆仑老道,又望向昆仑掌教,一个个绑票的消息,一个个的传来,听的俩人也兴奋,叶辰本事忒大了。

“且先看看。”昆仑掌教一声干咳,还未下定决心,而且,照这个架势打下去,照这个架势绑下去,无需他们参战,华山多半也无恙。

“多少年了,第一回感觉这般痛快。”华山之巅,地元真人笑的不是一般的乐呵,知道这场仗很难打,可叶辰这么一整,倒又好打了。

华山真人只笑不语,本是苍老的形态,年轻了颇多,前路的昏暗,因叶辰,多了一抹光明。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