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八百五十章 杳无音讯?

第两千八百五十章 杳无音讯?

无泪城,叶辰缓缓走出。

他微闭着双眸,迈着坚韧的步伐,心神徜徉在血继的力量中,那种力量,磅礴古老、暴虐凶厉,融着不死重生,也刻着极尽毁灭,就藏在他灵魂深处,只需他一念,便可开血继限界。

“果是霸道。”

叶辰轻喃,遗憾的是,未能学到收集血继的秘法。

嗡!

伴着一声嗡隆,缥缈的无泪城,逐渐隐于虚无中。

叶辰蓦的驻足,回首遥望。

隔着无尽的缥缈,他似能望见立于峰巅的无泪,她那双淡漠的眸,满是沧桑的希冀,希冀重回人间,去看那盛世的烟火。

叶辰默然,静静目送。

无泪也有血有肉,城中每一个仙子,都有血有肉,她们并非无情,只因使命使然,需在冰冷的时光中,空守着漫漫岁月。

无泪城中终是消散,不知再临世间,会是何年何月。

“这就走了?”

“这就完了?”

世人愕然,都等着看大戏呢?无论是叶辰挨锤,还是无泪抓狂,随便来一出都行啊!却是整的这般的平静,着实不习惯。

“老七,有没有骂她。”

小猿皇他们已聚过去,各个都亢奋,无泪又无情,给世间造了一段段情殇,若是他们进去,定会骂那个叫无泪的娘们儿。

老辈们也一样,聚来一片又一片。

诸天从不缺老不正经的,各个都不安分,还总扎堆儿。

叶辰不语,只摇头一笑。

未进无泪城前,他是想骂来着,可进去之后,方知无泪城的悲,着实不好意思再骂,无泪是可敬,其内所有仙子皆是可敬的,非她们无情,而是在以无情的方式,默默守护着苍生。

“无泪,并非无情。”

万众瞩目下,叶辰留下一语,踩着星河,渐行渐远。

“并非...无情?”

身后,世人多摇头,神色刻满了疑惑,总觉大楚的第十皇者,进了一趟无泪城,变的有些不一样了,被洗脑了?被感化了?

“还指着他,给俺捎个媳妇嘞!”

“老夫有一言,后辈且听好,欲娶无泪城仙子,去闯奈何桥。”

“来,那边凉快,去那待着。”

嘈杂的话语中,人潮的海洋,渐渐褪去,无泪之城消散了,大戏自也落幕了,看戏者惺惺离去,多意犹未尽,每有无泪城降临,必有神话色彩,能见血继限界,也能大长见识。

星河的尽头,叶辰已祭了帝道域门。

域门关闭的前一瞬,有两道璀璨的神芒,不分先后飞入。

仔细一瞅,正是冥绝和白芷。

叶辰拎出了酒葫芦,瞅了瞅冥绝,又瞧了瞧白芷,“你有媳妇,你有相公,总搭伴出来溜达,你家那两口子,不会吃醋?”

“有劲没劲。”白芷上前便是一脚。

叶辰不以为然,总会在微不可查间,扫一眼两人,一个冥帝徒儿,一个帝荒的徒儿,乍一看没啥,实则,潜藏着颇多秘辛,体内皆蛰伏着可怕神力,他两人,必也肩负着某种使命。

“来,有好吃的。”

冥绝勾了勾手,此话,并非是对叶辰说,是对叶辰的天雷说。

天雷也听话,溜烟儿窜出了叶辰丹海。

而后,便见冥绝掌心,多了一道金色的雷电,神辉璀璨。

同一时间,白芷也拂手一道雷,泛着银光。

这一金一银两雷霆,雷之源精粹,颇是霸道,撕裂的空间刺啦作响,乃阴月天雷与九阳神雷,皆是世间不可多得的雷电。

叶辰见之,眸子顿的亮了。

天雷也贼兴奋,绕着两道雷电来回转圈儿,就如一个活泼的孩子,盯着它的两颗糖果,而此刻,哈喇子已流了一地。

“这怎么好意思。”叶辰呵呵一笑。

冥绝与白芷齐侧眸,眼神儿都是斜的,这句话从你丫的口中说出,咋跟闹着玩儿似的,这世间,还有你叶辰不好意思的?

白眼归白眼,两人送雷电,那是绝对的诚心。

如今,叶辰已是准帝巅峰,只差半步便是准帝圆满,便是圣体大成了,融出混沌雷,或许能成突破契机,也只有叶辰大成,才能真正稳住诸天阵脚,如今的人界,太需要至尊坐镇。

嗡!

天雷一阵嗡动,已迫不及待,已将两道雷霆引入了叶辰丹海。

其后的过程,或许漫长,但仅是时间问题。

“不久前的黑袍人,你俩可曾望见了。”叶辰说着,一人塞了一颗长生果,对自家人,从来不吝啬的,特别是对人才。

“来寻你,便是为此事。”冥绝随意的接过,眉宇却是微皱的,“天尊与混沌体去追,该是大战了一场,之后杳无音讯。”

“杳无音讯?”叶辰愕然。

“我俩去过那个战场,残留有天尊与混沌体的血。”白芷轻拂了手,掌心多了两缕鲜血,一缕狂暴无比,一缕混混沌沌。

“仅有他两人的?”叶辰挑了眉。

冥绝耸了肩,“俺们寻遍了那片星空,也未见第三人的血。”

“怎么可能。”叶辰眉宇再皱。

很明显,天尊与混沌体受伤了,而那黑袍人,却毫发无损。

正因如此,他才不敢相信。

混沌体与天尊之战力,他是极为清楚的,他俩联手或许斗不过帝,却能给他打个半死,至尊之下,两人合力堪称无敌的。

如今,二打一竟阵容,竟然受创了。

也便是说,那神秘的黑袍人,战力不在他之下,很可能还凌驾他之上,他实在想不出,如今的诸天,还有谁有此的战力。

“是敌是友,很难说。”

“多说无益,去看看。”

冥绝一步出了域门,拂手又祭域门,白芷与叶辰一同踏入。

三人再现身,已是一片死寂星空。

定眼遥望,星空一片废墟,多见残破星辰,陨石杂乱不堪。

“先前我等来时,已不见他们身影。”白芷说道。

叶辰提着酒壶,一路走一路左瞅右看,既是战场,自有气息残留,徜徉的星沙之中,不难捕捉到混沌之体与天尊的气息。

至于第三股气息,却是似隐若现。

叶辰又微闭了双眸,窥看那一丝气息,以周天演化追溯源头。

奈何,冥冥力量阻隔,周天演化近乎无效。

“我有一种感觉,是洪荒族的强者。”白芷悠悠道。

“洪荒的巅峰境,基本被灭了个干净。”冥绝摸着下巴沉吟道,“诸天正满星空寻他们,躲还来不及呢?多半不敢冒头。”

“莫小看他们,师尊曾言,洪荒可不止表面那般简单。”

“这点我信,六成以上的帝,都出自洪荒,自有底蕴。”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也在四处溜达。

叶辰一路无言,对洪荒他从未小看,纵是被打残了,可底蕴尚在,天地间的第一批生灵,必还有无数的强者,未曾出世。

但,那个神秘的黑袍人,绝不是洪荒强者。

这一瞬,他蓦的想起了无泪的眼神,淡漠之中,潜藏着忧色和忌惮,多半便出自神秘黑袍人,之后,无泪之城便自封了。

如今想来,此事的确颇多诡异了。

冥绝逛回来了,又说了一个猜测,“会不会是诛仙剑。”

“是天魔也说不定的。”白芷插了一句。

叶辰轻摇头,他对诛仙剑和天魔的敏感,更甚对洪荒。

正说间,又有一人踏足这片星空。

那是姜太虚,身着素衣,白发飘摇,如一尊在世谪仙。

叶辰见之,纷纷拱手行礼。

“无需多礼。”姜太虚温和一笑,如一个慈祥的老爷爷。

嗡!

姜太虚话落,便闻星空一声嗡动。

而后,云雾缥缈。

继而,便是一片大世界,于那缥缈云雾中缓缓显化,朦胧之中,能见大界中一山一水,一草一木,真如一片仙域,仙气缭绕,氤氲朦胧,古老的异象,频频显化,古老沧桑气汹涌。

“仙族。”

叶辰眸光深邃,自认得仙族气息,这已是他第二次见了。

“差点儿以为是洪荒族。”

冥绝干咳,拎出的帝兵,又自觉的放回了源处,还在不经意间,瞟了一眼姜太虚,他也是仙族人,好似早知仙族要降临。

“前辈,仙族为何如此。”

叶辰颇疑惑,也侧眸望看姜太虚,欲求准确答案。

“该是与无泪城,有着同样的使命。”

姜太虚悠悠道,身为仙族之人,他也并不知,族人执行的乃仙宇大帝的密令,至于具体是何密令,他至今,都不曾知晓。

此话一出,叶辰瞬间明了。

无泪之城与仙族大界,多半有着某种联系,多半互为阴阳,维持着冥冥中一座法阵,它们是时刻移动的,无泪城每隔几十年临世,仙族也一样,无人知道这一城一界会在哪降临。

这边,姜太虚已拂手。

三人注视下,这尊骨灰级老前辈,竟将自己的一双六道仙轮眼,送入了仙族大界,不止是仙轮眼瞳,还有仙轮眼的本源。

叶辰疑惑,白芷与冥绝同样疑惑。

此番看来,姜太虚来此,便是来送仙轮眼本源的。

姜太虚不语,只默默望着,神色沧桑。

那片大界,乃仙族的祖地,亦是他的根,而他,却只能这般望着,不能进去看一眼,而祖地中的人,也只能静静的看着他,这一切,皆因那古老的使命,他进不去,族人也出不来。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