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八百六十三章 圣战

第两千八百六十三章 圣战

轰!砰!轰!

大战,依旧惨烈。

更多天魔,自擎天魔柱中杀出,祭了域门,奔向各个星空,攻入一颗颗古星,如九幽来的杀神,各个冰冷无情,收割着一条条生灵的命。

大好的山河,被屠成无间地狱,到处都是战场,到处都有人死,尸骨堆积成山,鲜血淌流成河。

“叶辰。”

东方星域,满是呼喊声,出自圣尊他们,一大票人围攻乾坤魔帝,被打的各个挂彩。

中阶大帝太强,帝躯金刚不坏,万法不侵,纵被诸天压制,也并非他们所能灭的,想灭帝也可以,毁掉擎天魔柱,亦或者,叶辰杀来助战。

然,自与天魔开战至今,都未见叶辰身影,连东神瑶池也不见。

还有混沌体和修罗天尊,诸天的四尊少年帝,关键时刻都掉链子,不期望他们能杀来助战,毁掉擎天魔柱便好,没有一个至强者带队,诸天修士很难攻到天荒,更莫说毁魔柱了。

“叶辰。”

西方星空,亦有呼唤声。

乃神将他们,也被虐的足够惨,黑莲魔帝是个娘们儿不假,却是贼凶悍,同为中阶大帝,丝毫不比乾坤魔帝弱,几十尊至强围攻,被一次次打的打败,无人能伤的她之帝躯。

“叶辰。”

太多的战场,也都有这等呼唤。

强攻魔柱的诸天修士,还未瞧见擎天魔柱,便被团灭了,前仆后继,就是打不过去,天魔太多,入眼乌泱泱的,莫说攻过去,自保都难。

他们的呼唤,叶辰注定听不见。

轰!砰!轰!

诸天战的如火如荼,幽暗的异空间,也斗的热火朝天。

没了血继限界,无论是第一圣体,亦或诛仙剑,都落了下风,一个被叶辰爆锤,一个被瑶池追着打。

吼!吼!吼!

铺天盖的厄魔倒是不少,却没啥吊用,叶辰与姬凝霜,都不搭理他们的,就盯着第一圣体和诛仙剑打。

“打,朝死打。”

法器铜炉中,天尊一蹦三丈高,一边吞丹药,一边大骂,颇亢奋的说。

身侧,混沌体就含蓄多了,盘膝在半空,极尽肃清了体内杀机,一把把丹药,不要命的吃,补充着枯竭的法力,也恢复着疲惫的精力,只时而侧眸,望一眼外界,心中难免唏嘘。

叶辰很霸道,东神也凶的很,照这架势打下去,第一圣体必被灭,而诛仙剑,多半又会狼狈而逃。

噗!

他看时,第一圣体又喋血,被叶辰一掌拍下了苍穹,落地砸出深坑,不知多少厄魔遭殃。

“吾不信。”

第一圣体咆哮,前后不过一瞬,便又冲入苍缈,一拳打穿了乾坤。

“那便打到你信。”

叶辰冷哼,战意滔天,不躲亦不闪,正面攻伐,一拳八荒,融了千百神通,刻了混沌法则,霸天绝地。

轰!

噗!

两拳碰撞,苍天崩塌,金色圣血与黑色圣血,皆如光雨,凌天倾洒。

去看两人,第一圣体蹬蹬后退,每退一步,都踩的脚下空间炸裂,待止住身形,一口气还未来得及喘,便喷了老血,险些栽下虚天。

反观叶辰,圣躯坚韧,巍然未动。

啊.....!

第一圣体咆哮,席卷滔天魔煞,聚成了一片血海。

“俺来。”

混沌之火自告奋勇,一步窜出了丹海,一朵金色的火苗,化成了一片金色的海洋,与血海硬撞,一片片的燃灭,火势勇不可当。

嗡!嗡!嗡!

第一圣体圣躯轻颤,一道道神芒,射出体外,每一道都是一尊法器,仙剑、神刀、铜炉、宝塔、古印....漫天皆是,每一尊,都是货真价实的准帝兵,闪烁着璀璨光辉,如一颗颗星辰,萦绕着寂灭神辉,联合压向叶辰。

“俺来。”

混沌鼎一声咋呼,飞出了叶辰小世界,他奶奶的,终是逮住装逼的机会了,鼎身极变的庞大,直至巍峨如山岳,遁甲天字萦绕,混沌之气凌天垂落,是一路撞过去的。

磅!咔嚓!铿锵!哐当!

其后后面,无需去看,只听声儿便好,混沌鼎凶悍,每到一处,必有一尊法器被撞碎,没有哪一尊法器,能扛住它的攻伐。

那是绚丽的一幕,成片的法器碎片,凌天坠落,每一块,都染着暗淡的仙光,如若光雨,各色皆有,还未等坠落到地,便被混沌鼎吞了。

噗!噗!噗!

第一圣体接连喷血,一步接着一步的退,站都站不稳了,每有一尊法器炸碎,他都会遭一次反噬。

灭!

叶辰如鬼魅般杀至,万千仙法凝一指,直戳第一圣体眉心,无视其圣躯,锁定的乃其元神真身。

磅!

金属碰撞声顿起,叶辰手指也炸裂,这才觉,第一圣体的神海,不知有圣道神龙盾,还有一面古老的小盾牌,他先前的一指,就是不偏不倚的戳到了小盾牌上,贼坚硬的说。

“死吧!”

第一圣体咬牙切齿,一掌如刀,剖开了叶辰胸膛,险将叶辰圣躯给拆了。

“还你一拳。”

叶辰更霸道,一拳轰爆了第一圣体半个神躯,漆黑的圣骨,染着漆黑的鲜血,曝露在外,森然可怖。

“给吾拦下他。”

遭了重创,第一圣体飞天遁走,起码得重塑圣躯,圣躯若被打爆,元神便没了支撑,再想翻盘,那就是开玩笑了,若成元神状态,怎敌叶辰。

“哪走。”

叶辰如神芒,直插天宵,欲施飞雷神,刻在第一圣体身上的轮回印记,已被抹去;欲施一念永恒,可惜对第一圣体无效,诸多的帝道仙法,第一圣体都能强势化解,除了对道的参悟不够高,其他任何一样,都不弱他。

吼!吼!吼!

成片的厄魔,飞天独挡,单眸爆射雷霆,大口喷射烈焰,还懂合击的仙法,聚出了一片漆黑的魔海。

叶辰一个不留神儿,挨了一道雷霆,被劈的一阵趔趄,还未等稳住身形,便被魔海淹没,魔海颇诡异,能化灭他之精气,亦有封禁之力。

开!

叶辰冷哼,化身神龙,腾跃而出。

铮!铮!铮!

无数的厄魔,再施神通,居高临下,召了漫天剑芒,数量多的让人头皮麻,每一道都堪称级别。

“大轮回天罡,开。”

叶辰眸闪寒芒,开了霸体外相,霸体之外,有加持了一道铠甲,一路顶着漫天剑芒,杀入了苍穹。

吼!吼!

其后,便是龙吟声,八部天龙顿现,扑杀上前的厄魔,被甩的漫天乱飞,底蕴弱者,当场爆灭。

封!

已重塑肉身的第一圣体,一掌自天按下,掌心阵纹流转,乃一座封天大阵,秩序链条如游蛇,哗啦啦作响。

“封我?”

叶辰冷笑,前一瞬被困,下一瞬便施了帝道缥缈,轻松遁出,一掌抡翻了第一圣体,未等其定身,便施了帝道伏羲,外加十二天字大冥阵,两阵完美契合,比封天大阵更霸道。

“开,给吾开。”

第一圣体也尿性,竟是用蛮力,冲开了封禁。

嗡!

叶辰杀至,一掌凌天劈来。

然,未等他掌印真正落下,便见一道乌芒,自斜侧射来,乃一杆漆黑战矛,是一尊厄魔抛过来的,一矛将他钉在了虚天,金色鲜血喷薄。

如这等亏,叶辰已吃了很多次,这片异空间大界,不止有第一圣体和诛仙剑,还有黑压压的厄魔,总有那么一两尊出类拔萃的,总会在他意想不到时出手,一次次将其重创。

可以这么说,他至此还未屠掉第一圣体,那些个厄魔,功不可没,多是战五渣,可捣乱却是一把好手。

嗡!

叶辰瞬间抽出战矛,又将其送了回去,一矛钉死了那尊厄魔,而后飞天遁走,避过其他厄魔攻伐,凌天又是一掌,按向第一圣体。

轰!

第一圣体颇尿性,一拳轰穿了掌印,饶是叶辰,都被震得一阵趔趄,方才定身,便被扑来的厄魔淹没。

吼!吼!

又是八部天龙,不知甩灭多少厄魔,腥臭的鲜血,漆黑的磨骨,崩满天穹。

就这,还有厄魔前仆后继,好似不知惧怕,也不畏生死,一片接着一片的扑来,要把叶辰耗死才算完。

滚!

叶辰手持道剑,斩灭一片又一片。

厄魔长得虽吓人,却是都不傻,是在给第一圣体争取时间,到某个时限,又能开血继限界,又能不死不伤。

而他们,只需缠住叶辰便好。

厄魔的心思,叶辰自是懂,所以才不恋战,只盯着第一圣体打。

“杀,给吾杀。”

第一圣体披头散,双目猩红,直欲滴血,脸庞狰狞到扭曲,一定意义上来讲,比那厄魔还吓人。

他嚎的响亮,遁的也快,不准备再参与大战,极尽恢复伤痕,等待某个时限到来,便能再开血继。

吼!吼!

叶辰被缠住了,每每欲杀出,都被厄魔堵回来。

另一片虚天,姬凝霜的情况也基本如此,厄魔铺天盖地,不知在捣乱,还想灭她,一次次将其围困。

“逼我。”

叶辰神色疯狂,体内金光爆射,一道接着一道,啥个法器都有,清一色的准帝器,皆有神铁铸造,级别不低,威力也皆不凡。

轰!砰!轰!

轰声顿起,一尊尊法器,一尊接一尊的自爆,扑来的厄魔,被炸的漫天飞,残肢断臂漫天都是。

一条血路,被他生生炸开。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