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九百三十五章 我不是故意的

第两千九百三十五章 我不是故意的

“吾儿啊!”

“诛仙剑,你当真该死。”

“是爹害了你啊!”

夜里的遗迹,满是恸哭与怒吼,外界的老辈与修士,一拨接一拨的进来,在一具具尸体中找寻,寻到了自家后辈,正抱着他们,嚎啕大哭。

“究竟杀了多少。”

至强巅峰们也到了,一路所见,皆是血淋淋的惨状,九成以上皆是后辈,剩下的不到一成乃老辈,无需去问,便知是谁灭的,除了那该死的诛仙剑,还会有谁,可笑的是,他们都被蒙蔽了太久,直至今日才知晓。

轰!砰!轰!

深处的轰隆声,越发强盛。

遥天望去,叶灵还在一路逃遁,要逃到地老天荒才算完,手握的诛仙剑,轻微颤着,基本已无仙光。

“拿命来。”

叶凡嘶嚎,一剑斩出一条仙河,劈开了天地,裂开了乾坤,加持血继力量,乃一击摧枯拉朽的绝杀。

“你,灭不了吾。”

叶灵狞笑,破碎虚空,瞬身不见。

轰!

前后不过一瞬,她又横翻出来,被一只金色大手打出来的,还未等稳形,便又挨一剑,险被生劈。

乃叶辰与姬凝霜,终是杀到了,他在南她在北,一前一后,将叶灵堵在了虚空,杀机让天地都失色。

“灵儿?”

“灵儿?”

叶辰两人异口同声,至此才知,诛仙剑控制的人竟是叶灵,该死的诛仙剑,又一次触了他们的逆鳞。

“叶辰,等你很久了。”

叶灵笑的阴森,难掩的是忌惮,诛仙剑就是一个嘴硬的主,明明很害怕,却还要露出那邪恶的姿态,饱含挑衅的意味,好似是在说你家的儿媳,是我灭的,遗迹中死的人,也是我杀的,这份大礼,你可还喜欢。

轰!轰隆隆!

叶辰未言语,可苍天却在轰隆,电闪雷鸣的,撑不住他之威压,也扛不住他之杀机,虚空一寸一寸结了寒冰,本该深邃又璨璨的金眸,如今被纵横的血丝,生生染成了猩红色。

“是我杀的,都是我杀的。”

“你能奈我何。”

叶灵狞笑,暴虐的有些变态。

叶辰一步踏灭乾坤,当场开攻,金色的大手覆盖,遮天而下,掌指之间,刻满篆文,威力霸天绝地。

诛仙哪敢硬抗,一个身体虚幻,避过了一掌,又一次破碎虚空,只想着逃,也只能逃了,此刻无比虚弱的状态,连叶凡都打不过,更莫说半步大成的荒古圣体,遁走方为上策。

杀!

叶凡嘶嚎,便欲攻上前。

姬凝霜出手,一指封禁了叶凡,将其收入了小世界,随之登天,拂手断了虚无,又见叶灵逼了回来。

轰!砰!轰!

大战又起,崩天灭地。

叶辰攻伐无匹,姬凝霜亦如此,将诛仙剑,死死堵在虚空,每每欲要遁逃,皆挡回来,一路压着打。

嗡!嗡!嗡!

诛仙剑嗡动,底蕴极其的雄厚,也不是一般的能抗,剑体上都无仙光了,还活蹦乱跳,总想着逃遁。

“圣体来了。”

众帝子级们赶至,狠狠松了气,叶辰与姬凝霜之强,他们都清楚,两人联手,没理由拿不下诛仙剑。

“封了天地。”

众至强巅峰也到了,嘶喝震天,话音还未落,便见一尊尊极道帝器升空,如一轮轮太阳,绽放着璀璨的帝芒,极道的天音共鸣,极道的法则相连,封了那片天地的乾与坤,无论如何,绝不能再让诛仙剑给逃了。

“无需参战,守好四方。”

人王冷哼,战五渣也上场了。

“竟控制了叶灵。”

“何时被控制的。”

众准帝脸色难看,齐齐施着法,也都望看着苍穹,自始至终都被蒙在鼓里,或许在大楚时,诛仙剑已藏在叶灵体内了,它骗过了所有的人。

虚空一幕,真真让人悲痛。

昔年,诛仙剑还曾控制过楚萱,曾在诸天门,大肆的杀戮,阴差阳错中,死在叶辰剑下,如今之境况,与当年何其相似,被控制的,还是叶辰的家人,也造了太多的血劫,那该死的诛仙剑,偏偏与叶辰家过不去。

轰!

苍穹轰鸣,叶灵从天坠落。

封!

叶辰一声冷叱,祭了黄金神海,融有帝道神蕴,融有圣体本源,凌天翻滚而下,当场淹没了叶灵。

叶灵方才站稳,便被骇浪打翻,帝道神蕴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圣体本源,它怕的便是圣体本源,能真正危及它的生命,所谓天道有轮回,一物降一物,它与圣体本源相生相克。

封!

姬凝霜立九霄,一掌凌天按下。

“尔等,也想封吾?”

叶灵冷笑,手中的诛仙剑颤鸣,又施秘法,瞬间抽走了叶灵所有的本源,以此血祭,施了逆天秘术。

“帝道分离。”

叶辰一喝铿锵,用了帝道禁术,是以本源催动,加持了帝蕴、加持了混沌道则、也加持了轮回之力。

嗡!

伴着一声嗡隆,真就分离了出来。

但,它又破碎了虚空,遁身不见。

叶辰双眸血红,一步追入。

“该死。”

众准帝冷哼,祭了这么多封禁,还是未能拦下诛仙剑,好似那帝道禁锢,于诛仙剑而言,就是摆设。

诛仙剑逃了,叶灵却凌天坠落,本源皆被诛仙剑献祭了,已非圣灵之体,已成平凡血脉,被东凰太心祭出的柔和之力,平稳的放在了地上。

微风拂来,她醒了。

入目见的便是人山人海,其中,八成以上的人,看她的眼神儿,都满载着仇与恨,难掩的还有杀机。

她颤抖的抬了手,怔怔的望着,手上染满了鲜血,有杨岚的、唐三少的、诸天新一代后辈的,皆是被她所灭,先前所造的杀戮,她记得一清二楚,她是一个魔头,杀人不眨眼。

“我我不是故意的。”

她哭了,泪眼婆娑,看着世人,颤抖的后退着,真如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也如一个疯癫之人,那哽咽的话语,似是在对世人说,也似是在自言自语,她有些神志不清了,连倒退的步伐,都踉踉跄跄了,一头披散的头发,一丝丝一缕缕,化作了雪白。

“傻孩子,不怪你。”

“来,到姑姑这来。”

月皇上前,微笑的伸出了玉手,她的笑,有母性的温柔,生怕吓到叶灵,也生怕刺激了叶灵,那个柔弱的小姑娘,其心神已至奔溃的边缘。

“我不是故意的。”

月皇不上前还好,她这一上前,叶灵退的更快了,那个小身体颤抖不已,如似受了某种惊吓,有的只是后退再后退,要退到墙脚才算完。

月皇欲言又止,心一阵阵的疼,如今的叶灵,哪还像昔日古灵精怪的小丫头,混世小魔头虽搞怪,但她本性不坏,因诛仙剑恶行,心神遭了毁灭性的打击,再受不了任何刺激。

月皇定了身,走到半道的帝萱、东凰太心、帝姬、邪魔、瑶池仙母她们,也都定了身,生怕再往走那么半步,会把那小姑娘逼到真的疯癫。

姬凝霜从天而降,落在叶灵身后。

叶灵豁的转身,又蹬蹬的后退,好似惧怕世间的一切,泪水已朦胧了她的眸,连哽咽,都是颤抖的。

“九娘,我我不是故意的。”

正是她,杀了杨岚。

正是她,杀了叶凡最爱的人。

“灵儿,不怪你。”

姬凝霜笑的温柔,瞬身如清风,抱住了后退的叶灵,一指仙法,点在了叶灵的眉心,将其封入了沉睡。

醒着,才是对叶灵最大的折磨,有一种愧疚,会淹没她的心神,会成梦魇,一次又一次摧残她的心灵。

叶灵沉睡了,也被收入小世界,与叶凡一左一右,悬在半空,皆头发雪白、皆披头散发、皆浑身是血,他们脸上,都残存着极痛苦的神色。

他,为亡妻之痛。

她,为杀戮愧疚。

哎!

众准帝哀叹,叶辰的两个孩子,都太凄惨了,被那该死的诛仙剑,伤的满目疮痍,折磨的千疮百孔。

然,太多人眸中,依旧有仇恨,都盯着姬凝霜,准确说,是盯着她小世界中的叶灵,她是个女魔头,她的手上,染满了他们家后辈的鲜血。

姬凝霜不语,神色淡漠亦无情,手提着道剑,一步步走过,她会带叶灵回家,那是叶辰的女儿,也是她的女儿,谁若敢阻拦,她不介意大开杀戒,不介意脚下铺满苍生的血骨。

“冤有头,债有主。”

人王淡道,语气颇具威严。

这话无人反驳,满含仇恨的人,也因其清醒了一分,对,冤有头债有主,人是叶灵杀的不假,但这场厄难真正的凶手,是那该死的诛仙剑。

说到底,叶灵也是受害者。

姬凝霜走了,渐行渐远。

她之背影多显沧桑,淡漠的眸,亦有泪光在闪烁,被诛仙剑所灭之人中,也有她家的亲人,那是她的儿媳妇,是她孩子最爱的人,待叶凡醒来时,不知该有多心痛,待小叶灵醒来时,不知该有多内疚,一个姐姐一个弟弟,日后颇多的岁月,又该如何面对,这个殇痕,终生都难愈合的。

众帝子级们默然,缓缓转了身,相互扶携,踉踉跄跄,进来是寻机缘的,谁曾想却寻了一场厄难,若非三少、若非叶凡,他们多半已葬身。

太多人离去,小辈们脸色惨白,老辈则背影佝偻,多是自家后辈被灭的,早知如此,就不该送后辈来。

“该死的诛仙剑。”

五神将一声冷哼,杀机难以遏制。

众至强巅峰无言语,多望苍缈,不知诛仙剑在哪,只期望叶辰,能追上它,纵灭不了,也要将其重创。

良久,他们才转身,各自离去。

只混沌体一人,留在天尊遗迹,走向了更深处,一路不言不语,走着走着,便消失不见,融入了乾坤。

轰!轰隆隆!

再入星空,能隐约听闻轰鸣声。

眼界毒辣的者,皆知传自黑洞。

如他们所猜测,的确是黑洞。

黑暗之中,两道神芒一前一后,一道七彩色,一个黄金色;一个逃一追,威压一路碾的黑洞嗡隆隆。

那是叶辰和诛仙剑。

“你,灭不了吾。”

诛仙剑嗡嗡直颤,有话语传出,虽是一柄剑,却能想象它之神情,必定是狰狞的,比恶鬼还更吓人。

叶辰沉默,手提本源化的道剑,紧追不放,已被血丝染红的眸,死死盯着诛仙剑,这一战,他纵追到天涯海角,也要让其付出惨痛的代价。

他之杀机,让诛仙剑惧怕。

它,再无言语,再不刺激叶辰,只顾逃遁,仅剩的七彩光,也被它献祭,只求在最短的时间内脱身。

“留下。”

叶辰嘶喝,一步跨过黑暗乾坤,又是金色大手,覆盖了万丈,沉重如山岳,刻着道则,也刻着毁灭。

磅!

伴着此一声响,诛仙剑跌落。

“拿命来。”

叶辰挥手,毁灭一剑直接命中,斩的诛仙剑剑体崩开裂纹,本源化成的道剑,真有破诛仙剑的资格。

磅!磅!磅!

黑暗中,这等声响,频频不觉。

诛仙凄惨,被叶辰一剑接一剑,斩的横飞,一剑一个裂痕,一剑一个八万里,定都定不下的,叶辰杀意滔天,一剑更比一剑霸道,不计代价的献祭力量,加持着道剑威力,加持圣体本源,不将诛仙剑斩灭便罢休。

“该死,该死。”

诛仙剑怒嚎,可任它如何咆哮,也难挡叶辰的攻伐,已无丝毫反抗之力,真就成叶辰的一个活靶子。

咔嚓!

不知何时,金属碎裂声响起。

定眸凝望,才知是诛仙剑断了,被叶辰硬生生斩断的,其剑体已断成了两截,成了一把残破的断剑。

叶辰拂手,收了诛仙一半剑体,封入了体内小世界,又一次挥动了本源道剑,不知第几次斩翻诛仙剑。

嗡!嗡!嗡!

诛仙剑怕了,仅存的半个剑体,被劈的满是豁口,它若是个人,该是浑身血壑,而此刻,它真真正正感受到了死亡,叶辰真有灭它的实力。

“血债血偿。”

叶辰怒吼,最霸绝的一剑斩来。

诛仙欲逃,奈何一念永恒加身,禁了黑暗乾坤,时间也一瞬定格,以它此刻的虚弱状态,绝难冲破。

“不不不。”

它之哀嚎,是凄厉的。

然,就在此时,黑暗中的深处,有一只漆黑的大手拍来,不知隔着多远,一掌震退了叶辰,将其救走。

ps今天两章。

(00年月日)

多谢大家的一路支持和鼓励!!!

xianwudizun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