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九百三十六章 唤醒

第两千九百三十六章 唤醒

轰!

叶辰一步定身,踩塌一片黑洞,再去看对面时,诛仙剑已然消失不见了,神识无限拓开,也未见踪迹。

是谁?

他皱眉,实在想不出这个时代,谁还有这等逆天战力,能将他一掌震退,若非暗中那人,诛仙剑今日必死无疑,可惜,他全部心神都盯着诛仙剑,俨然忽略了黑暗中,潜藏的不确定因素,若他有防备,哪那么容易把诛仙剑救走,天魔帝来了也无用。

是谁?

他提着道剑而行,血红的双眸,寒芒四射,窥看着四方黑暗,不放过任何一寸,欲寻出端倪,暗中人能将他一掌震退,绝非说说那般简单,搞不好,真是一尊天魔帝,厄魔帝也说不定,是他小看了空间黑洞,机缘造化共存,竟还藏着这等级别的盖世强者,正因没想到才措手不及,这个灭杀诛仙剑的大好机会,白白浪费。

黑暗中,他走的更深更远。

外界,天尊遗迹已闭合。

星空阴霾笼暮,悲伤之意颇浓,太多种族、势力、门派、传承,都挂起了白绸,为祭奠葬身的后辈。

恒岳的玉女峰,也不例外。

月下,白绸飘飞,满是悲凉。

小竹林中,已筑起了一座小坟,立有墓碑,刻着杨岚的名,墓碑前燃着麝香,摆放着供果,洒满鲜花。

姬凝霜她们,都已去拜祭过。

此刻,都坐在老树下,只言不语。

瑶池如雕像,一动不动。

南冥玉漱她们,皆是泪光闪烁,遗迹之事,她们也是后来才知,直至姬凝霜归来,直至她带两个孩子们回家,才知噩耗,叶灵被诛仙剑控制、杀了杨岚、叶凡因此发疯,好好的一家人,因这厄难,变的支离破碎。

小叶灵和叶凡也在,一左一右,静躺在云团上,还在沉睡中,皆是满头白发,眼角皆有未风干的泪痕,还有脸上难掩的悲痛。

姬凝霜曾几次抬手,都未敢解开他们的封印,不知这两个孩子醒来,该如何面对,是否因此成仇人。

众女也多抿嘴,多少年了,第一次没了主心骨,期望叶辰归来,身为父亲和丈夫,期望他化解这段恩怨。

奈何,等了良久,也未见叶辰归来,该是还在黑洞,发了疯的找寻诛仙剑,不将它彻底毁灭,难消他滔天怒火。

“该死的诛仙剑。”

对面山峰上,龙一话语颇冰冷,怒到了咬牙切齿,龙爷和龙五他们的神情,也不见得有多好看,又是叶辰家,前世悲惨,今生也一样,凄离之事,从上一辈,延续到了下一代。

“多好的孩子。”

杨鼎天那些老一辈,喃喃自语,一夜间苍老不少,无论是叶凡、叶灵还是杨岚,都是他们看着长大的,如今一人死,两人悲痛,本好好的一家人,被伤悲淹没,看着着实心疼,白发人送黑发人,那心境可想而知。

玉女峰上下,多有人走来走去,有谢云、有司徒南、有熊二,几次欲上玉女峰,都止住了脚步,如今,不打搅为好,恒岳宗人,也同有一种默契,接下来几日,玉女峰会成恒岳的禁地,无人会上去,无人会叨扰。

哎!

至强准帝多哀叹,恼火如人王,已躺在了病床上,脸色惨白,嘴角溢血不断,神色也痛苦不堪,只因强行推演诛仙剑,遭了可怕反噬,与他相同的,还有造化神王,都已重伤。

轰!轰隆隆!

苍缈的轰隆,未曾断绝。

老辈们都知,传自黑洞。

还是叶辰,如一个发了狂疯子,身如神芒,划过了无边黑暗,曾嗅到天魔与厄魔气息,也未驻足,满脑子就是找诛仙剑,找那个神秘的人。

奈何,黑洞太大,浩瀚无疆,他足寻了九日,也未见半点踪迹。

第十日,他出了黑洞。

宁静的夜,他落在了玉女峰。

见之,众女皆起身,一双双眼眶,都是红红的,这几日,该是没少哭。

叶辰沉默的吓人,立在云团前,静静看着儿子叶凡,也静静看着女儿叶灵,心一阵阵的疼,是让他们继续沉睡,还是将其唤醒,他也踌躇。

终究,他还是抬了手,收了叶灵,先唤醒了叶凡。

叶凡苏醒,呆滞了一瞬,才缓缓坐起身。

“岚儿在竹林。”

姬凝霜轻语,满含母亲的温柔。

“谢娘亲、谢父亲。”

叶凡笑的牵强疲惫,独自一人进了竹林,背影萧瑟,神情落幕,如失了精气神的人。

身后,无人跟去。

竹林中,无嚎啕大哭声。

一切,都显得那般平静。

杨岚的墓碑前,叶凡拿着一页页黄纸,一页页放入火盆,泪止不住的流,朦胧之中,依稀能见那道倩影,对他回眸而笑,那是杨岚,那是他的妻,为他挡了那绝杀的一击。

叶辰坐在了老树下,一手刻刀,一手木雕,虽未去看,却知里面场景。

叶凡的心境,他最懂。

昔年,楚萱死时,姬凝霜她们死时,他也痛的撕心裂肺,可她们比杨岚幸运,大楚有轮回,能转世重生,可那个小丫头,死了便真的死了。

足三日,都未见叶凡出来。

众女都在,无人进去,也无人呼唤,总要给他伤痛的世间,昔日坚强如叶辰,都在沉睡中满头白发,更遑论叶凡,这个伤痛,会延续很久很久。

两日后,叶辰解了叶灵封禁。

小丫头哭的泪眼婆娑。

“傻孩子,不怪你。”

众女的话,还是那般温柔,并非安慰,是真的不怪她,怪就怪那该死的诛仙剑,真正的凶手是它。

月下,叶灵也进了小竹林。

远远,便见叶凡,嘴边满是胡茬,颓废不堪,静静坐在那,守着那座墓,守着他的妻。

叶灵心颤,泪如雨下。

这哪是她记忆里的叶凡,多少年了,她是第一次见叶凡这般狼狈,眸中无一丝目光,比傀儡还傀儡。

“叶凡,对不起。”

叶灵哽咽,埋首垂眸,一句对不起,卑微的不能再卑微。

“姐,莫说傻话,不是你的错。”

叶凡的笑,还是那般牵强,苍白无力,取了手绢,轻轻擦拭着叶灵的泪水,他虽伤痛,却并未被仇恨淹没神智,冤有头债有主,凶手是诛仙剑,不是叶灵,他的姐姐,也是受害者。

叶灵哭的更痛,泪擦也擦不完,宁愿叶凡给她一巴掌、刺她一剑,哪怕要了她的命,她都无怨无悔。

墓碑前,又多了一道人影,叶灵也拿起了黄纸,一页页的放在火盆中。

她是跪着的,跪着忏悔。

那一幕,看的夕颜她们颇心疼,伤痕不可怕,可怕的是内疚,真会成梦魇,永生永世都纠缠着叶灵。

心疼之际,也有一丝心安。

她们家的叶凡,还是明事理的,想象中两个孩子,刀兵相向的画面并未呈现,若是那样,才是真的痛。

这边,叶辰已独自上了玉女峰。

随后跟上去的,还有混沌大鼎、混沌火和混沌雷,知道主人悲痛的心境,三者都未捣蛋,微微颤着,似是在哭泣,为小杨岚的死的伤悲。

叶辰定了身,拂手之下,一柄断剑取出,还有颇多小碎片,皆是从诛仙剑剑体上劈下来的。

如今,他要将其炼化,寻不到诛仙剑,便以此来解恨,要将诛仙剑的残躯,炼成混沌鼎的养料,终生都不会让诛仙剑复原。

“圣体果是诛仙剑克星。”

隔着幻天水幕,众准帝能望见玉女峰,自也能望见断剑和诸多小碎片,荒古圣体叶辰,是真的强啊!诛仙剑都能斩断,还有那么多小碎片。

不难想象,此刻的诛仙剑,该有多惨,已成一把断剑,且浑身都是豁口,这次的伤的,多半比以往任何一次,伤的都要重,短时间内,是难以恢复的。

玉女峰,叶辰已祭了混沌雷与混沌火,包括了断剑和小碎片,在雷与火中,加持了圣体本源,既是圣体本源能克诛仙剑,便用本源来炼。

嗡!嗡!嗡!

混沌鼎嗡动,也不是愤怒,还是兴奋,一旦将其炼化,它会毫不犹豫的吞了,将其融成自身养料。

届时,诛仙剑再想复原,怕是要等下辈子了。

这一炼,便是九日。

九日来,叶辰从未收手,眸中布满了血丝,眼眶都凹陷不少。

然,断剑和小碎片,竟无一丝一毫被炼化的迹象,他能斩断诛仙剑,却无法炼化它,或许是级别不够,也或许是诛仙剑阶品太高,整整九日时间,都是无用之功。

不过,他未曾罢手,自上了玉女峰巅,便没打算下去,除非将其炼化。

小竹林,叶凡与叶灵都睡着了,一个姐姐,一个弟弟,肩并着肩,相偎相依,手中都还握着黄纸,不知是伤的太深、内疚的太深,还是太疲惫了,都睡的安详,只眼角泪水滑落。

第十日,乱世刀狂和天罡杨玄来了,一同来的,还有独孤剑圣,已应劫过关,听闻杨岚死,才跑来拜祭。

那个小丫头,乃故友之女,说起老杨,又免不了叹息,岁月蹉跎啊!

他们之后,恒岳也有人上来,生怕叨扰玉女峰清静,也只杨鼎天、谢云和少羽上来,代表的乃恒岳宗的三代人。

其后,大地之子他们联袂而至,整整齐齐三排,对着杨岚的墓碑,行了一礼,同时入天尊遗迹的人,他们比杨岚幸运,起码此刻还有命在。

xianwudizun0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