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九百六十七章 没给您丢人吧!

第两千九百六十七章 没给您丢人吧!

“血债血偿。”

叶辰淡道,施了轮回之力。

“不...不不....。”

天魔帝双目凸显了,瞳孔紧缩,纵再无不甘,纵再愤怒,此刻也仅剩恐惧了,帝也怕死,且真正嗅到了死亡,可怕的轮回之力,正在极尽化灭他之元神,他已看到死神在招手。

叶辰无怜悯,强势诛灭。

啊....!

天魔帝的哀嚎,多了一抹悲怆。

生死弥留之际,他该是郁闷的,在太古路上,堵了无尽岁月,前前后后,与两尊大成圣体,战了不下几十场,都安然无恙,可自裂缝跌到诸天后,却要葬在一个半步大成手中。

伴着咆哮声,帝魂飞魄散。

“帝,灭了。”

诸天修士相互扶携,眸中含泪,为挡这尊天魔帝帝,玄荒大陆战死了多少人,尸骨成山,血流成河。

“他,又屠了一尊帝。”

太多人轻喃,半步大成的叶辰,其身影,比太阳更璀璨,光辉已压过帝道,他或许不是救世主,但若有他在,诸天便无恙,苍生也便安好。

噗!

叶辰喷了鲜血,身形摇摇晃晃,险些跌落虚天,圣躯已裂开,缝隙中圣血淌流,他脸色煞白,汹涌的黄金气血,也萎靡不堪,残血状态,强杀了一尊帝,这极尽攻伐的一路,他都在强行调动战力,都在强行撑着一口气,一瞬也不敢停,一旦停了,必会虚弱,本就有伤,本就有时空法则的反噬,如今又添反噬,伤的更重。

“圣体。”

老辈们皆踉跄的上前,看得出,叶辰为屠这尊帝,也付出了惨烈的代价,道根破损,本源遭创,元神上的反噬最可怕,又多了一道伤痕,那是道伤,时空法则反噬所造的道伤。

“无妨。”

叶辰微笑,看了一眼诸天修士,便开了帝道域门,一步踏入,这尊帝虽被灭了,可星空中还有帝,他不知是何种级别的,但必须去助战,纵残血状态,一样可拼死一尊初阶帝。

“快快快。”

玄荒也未曾闲着,疗伤的疗伤,布阵的布阵,谁能保证,第二尊天魔帝不会杀过来,圣体也无暇他顾。

噗!

域门通道中,叶辰又一次喷血,只他知道,自己伤的有多重,时空道伤又起,道根破损,本源遭创,短时间内,这些伤,短时间无法复原。

轰!轰隆隆!

隔着通道,他依稀能听闻轰隆,就是不知,是谁在拼天魔帝,若也如玄荒这般,那该战的有多惨烈。

轰!

东方的星空,又一颗星辰炸裂,帝道余波成光晕,无限蔓延,所过之处,空间崩塌,太多古星被撞灭。

大战者,乃冥绝与第三天魔帝,已不知战了多少回合,只知大战颇是惨烈,已成两道血淋淋的人影。

“死,你为何还不死。”

天魔帝披头散发,咬牙切齿的,帝躯血骨曝露,森然可怖,怎么看都像一头恶鬼,地狱里爬出的恶鬼。

是他低估了,低估了这只蝼蚁,所身负的帝道力量,真有毁天灭地之力,支撑着准帝一次次重创大帝。

对面星空,冥绝也好不到哪去,紫金铠甲残破,披风染血,浑身上下皆血壑,每一道伤痕,都萦着帝道幽芒,时刻都在化解他之精气,使得伤口极难复原,反而还在向外扩张。

虽有帝道力量,但毕竟不是帝,且力量还未完全融合,对上一个真正的至尊,能撑到此刻已是奇迹。

冥帝在看,如一座石刻的雕像,沉默的吓人,冥绝每受一次重创,他的心便疼一下,虽是他徒儿,却更像孩子,那是他亲手抚养长大的人。

他看时,冥绝又一次喋血星空,挨了天魔帝一掌,险被生劈,璨璨的筋骨,曝露在外,见之触目惊心。

战!

冥绝喝声铿锵,手持极道帝剑,极尽攻伐,战意是滔天的,信念是不灭的,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燃烧着本命源,都吞吐着帝道的力量。

他如一尊盖世战神,气吞寰宇,威震八荒,沐浴着大帝的血,战到了癫狂,自入星空的那一刻,自披上战甲的那一瞬,便没打算活着回去。

他要战,必须去战,也必须赢,无论为妻儿,还是为苍生,都要拉这尊天魔大帝,一同共赴鬼门关。

啊.....!

他疯狂,第三天魔帝也发了疯,帝道仙法频出不断,一次次打的乾坤崩灭,他乃至尊,怎能败给准帝。

轰!砰!轰!

大战的波动奇大,星空又崩塌,太多毁灭异象幻化,一尊准帝一尊大帝,真要战到不死不休才算完。

“死吧!”

天魔帝嘶嚎,战矛毁天灭地。

噗!

血光乍现,冥绝被一矛洞穿。

“来了诸天,便别想活着出去。”

冥绝紧咬牙关,也如一个疯子,左手紧攥着天魔帝的战矛,右手握着帝兵仙剑,一剑刺入了帝的胸膛。

那一瞬,时光恍似定格。

足三息,冥绝未动,帝也未动,至尊手持战矛,洞穿冥绝;冥绝手持帝剑,刺穿至尊,都保持着这样的动作,两人一动也不动,皆成雕像。

啊....!

第四瞬,才闻帝嘶嚎,帝威乍现。

噗!

冥绝喷血,一条手臂当场炸灭,横翻了出去,半个肉身都崩溃,手握的帝剑,也在铮鸣中,跌下星空。

“汝,灭不了吾。”

天魔帝又狞笑,笑的狰狞可怖,手提着那杆染血战矛,一步步走向冥绝,暴虐嗜杀,要将蝼蚁屠戮。

然,走着走着,他又豁的定身,神色大变,只见他帝骨之上,不知何时,刻满了帝道神纹,每一道,都融着毁灭力量,足以毁灭帝的力量。

“一同上路,可好。”

冥绝踉跄的起身,摇摇晃晃的,站都站不稳,他的笑,也带着一抹狰狞,并非对苍生,而是对天魔帝。

大帝体内的神纹,乃他之杰作,是由他与帝剑,合力完成,他献祭了所有帝道力量,都化成了可怕的帝道神纹,都刻在天魔帝的帝骨上,包括帝之元神,帝之真身,帝之本源,帝之道根,都刻满了那毁灭的纹路。

轰!

伴着一声轰隆,天魔帝炸开了,帝躯瞬间爆灭,连带帝道元神、帝道本源、帝道真身,都一并崩毁。

“不.....。”

天魔帝哀嚎,却止不住那毁灭,瞬间烟消云散,有一层可怕的乌黑光晕呈现,无限蔓延向四海八荒。

噗!

冥绝再喷血,被光晕撞的翻飞,肉身一瞬支离破碎,本就微弱的元神之火,也在摇曳中,随之湮灭。

“师尊,徒儿没给您丢人吧!”

倒飞中,冥绝的笑,颇是疲惫,看的是苍缈,似能隔着那屏障,望见界冥山,望见界冥山上的冥帝。

“自始至终,你都做的很好。”

冥帝笑的温和,已热泪盈眶。

谁言帝道无情,他们也有情感,也会伤痛,也会流泪,也有愧疚,是他选了冥绝,也是他,亲手将那个孩子,推上了黄泉路,那是他冥帝的徒儿,同样也是一个可怜的牺牲品。

道祖看的沉默,面无表情。

比起冥帝,他好似更冷血一些,只静静看着,眸中无情感波动,亦无丝毫伤悲,这等惨状见的太多。

无尽沧海桑田,为守那片星空,不知战死了多少英杰,只为争那一丝希望,为了那缕曙光,还会有无数人冲锋,会有无数人甘愿粉身碎骨。

这其中,也包括他,包括冥帝,包括若曦,他们,时刻都准备着上战场,纵飞蛾扑火,一样义无反顾。

“冥绝。”

歇斯底里的呼唤,响彻了星空。

她,是青鸾,一手捂着大肚子,跌跌撞撞而来,已是泪眼婆娑,在那残破的星空,寻了到了她的丈夫。

同样寻来的,还有诸天的修士,望见冥绝的残躯,所有人的身躯,都忍不住巨颤,他已战到元神破灭。

“别丢下我。”

青鸾抱着冥绝,已哭成了泪人,至今,她都不知,冥绝为何选她,她非逆天妖孽,无绝世容颜,偏偏与至尊的徒儿,结成了一对神仙眷侣。

“我...我的孩子。”

冥绝声音沙哑,仅剩的一只手,颤巍巍的抬起,轻轻放在了青鸾的下腹,能清楚感受到,那个小生灵的心跳,可惜,他撑不到孩子出生了。

“若有来生,我还娶你。”

冥绝微笑,说着最后一句情话,眸中湮灭了最后一丝光,彻底身死道消,染血的手,也轻轻滑落,致死都喊着青鸾的名,那是他一见钟情的女子,早在当年一眼,便缘定终生。

啊.....!

青鸾嘶吟,一瞬痛到撕心裂肺,秀发一丝丝一缕缕,化作了雪白,眼角淌流的,不再是泪,而是鲜血。

“恭送神子。”

地府判官、黑白无常、秦梦瑶、九大冥将、太多太多的修士,齐齐拱手俯身,为他冥界的战神送行,便是他,拼死了一尊大帝,护了苍生。

这一瞬,冥帝极尽了帝道神眸,望遍了冥界,期望他的徒儿,能有残魂堕入地府,如此,便可复活。

遗憾的是,他并未寻到。

去看道祖,亦轻轻摇头。

微风之中,冥帝的腰背佝偻了,帝的发,多了一缕银丝,瞬间苍老不少,他的徒,彻底灰飞烟灭了。

ps: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祝玄荒帝尊,生日快乐!!!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