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九百九十九章 梦,原来是梦

第两千九百九十九章 梦,原来是梦

诸天的浩劫,终是落幕了。

星空多人影,每一片血色战场,都有人影,皆蒙着血色,都在寻找亲人遗骸,嚎啕大哭声,此起彼伏。

那,才是真的葬歌。

“老大,我们赢了。”

死寂的星域,小猿皇背着夔牛,走一路说一路,一路摇摇晃晃。

往日,每有大战,基本都是夔牛拉着他,这一次,调换了角色。

去看夔牛,并无气息,或者说,已死了,被一尊魔君绝灭了元神。

“诸天出帝了,是咱家弟妹。”

小猿皇眸中含泪,似自言自语,也似在对夔牛说,可惜无回应。

把兄弟七个,夔牛战死了,叶辰也战死了,仅剩他一人还活着。

如这等惨状,满星空都是。

可见辰逸,背着一把染血素琴,那是帝九仙的;可见瑶心,抱着轩辕帝子的血衣;可见南帝,抱着浑身染血的朱雀,她,也已无了气息。

整个星空,都是凄离的画面。

女帝姬凝霜,亦是其中的一个,丢了丈夫,也丢了孩子,如失了魂魄的人,还在跌跌撞撞的走着。

女帝也是人,是妻子,也是娘亲。

星风拂来,她终是倒下了。

“九娘。”

叶灵赶来,搀住了她,看她怀抱的血衣和铠甲,疼的泪流满面。

姬凝霜睡了过去,不知是伤的,还是太疲惫,倒在了叶灵怀中。

“灵儿带你们回家。”

叶灵泪眼婆娑,背起了姬凝霜,迈着踉跄的步伐,渐行渐远。

嚎啕大哭声,并未断绝。

足有三月,才渐渐湮灭下去。

战场的骸骨,基本都已被认领,全军覆没的势力、门派、种族,亦有人为他们安葬,总要入土为安。

光明洒满了人界,可血色云雾,却依旧遮掩诸天,大好的山河,近乎毁于一旦,到处都是破败之象。

然,无人有力去重建。

此战,上至证道新帝,下到凝气小辈,都太疲惫,都伤的太重。

新的时代,诸天需休养生息。

第一次,星空变的无比的枯寂,不见丝毫人影,闭关的闭关,疗伤的疗伤,静的让天冥两帝都压抑。

大楚的夜,亦是宁静。

北楚一片狼藉,南楚亦是满目疮痍,再不见一座完整的古城,亦不见一座完整的大山,连长河和雄江,都被鲜血染成了血色。

诸天战的惨烈,大楚何尝不是,老一辈如皇者、年轻一代如叶辰,九成以上都葬灭。

一场浩劫,大楚战死了两代人。

一场浩劫,诸天也战死了两代人。

玉女峰,冷冷清清。

姬凝霜静静躺在云团上,睡的安详,头发依旧雪白,眼角残存泪痕,刻满了殇与痛。

她的身侧,还悬着颇多长明灯,每一盏,都燃着微弱的火苗,乃南冥玉漱和夕颜她们的元神火。

所幸,叶辰的妻子们,都还在,至少,元神之火还在,再次重塑,也只时间问题。

老树之下,叶灵斜躺在树干上,睡的颇昏沉,满身的疲惫,纵在睡梦中,眼角的泪,依旧止不住的流。

父亲战死了,弟弟献祭了,娘亲们沉睡的沉睡,成元神火的成元神火,多少年了,她第一次这般孤寂,温煦的夜风,都让她忍不住蜷缩身体。

“灵儿,灵儿。”

冥冥中,似有一声呼唤,轻柔也温和,生怕将她从梦中惊醒。

“老爹。”

叶灵豁的开眸,豁的站起了身,待望见眼前一幕,眸中的神光,便又极速暗淡了下去。

梦,原来是梦。

清风拂来,载着一抹女子香。

有那么一道倩影,走上了玉女峰,沐浴着月光,皎洁无暇,如梦似幻。

叶灵下意识侧眸。

乃焱妃,辰皇的妻子。

不过,她是闭着眸的,莲步翩跹,似是在梦游,不知为何,就梦游到了玉女峰,看她脸色,憔悴不堪,眼角亦有泪痕,风都风不干。

这一战,她也失了最亲人的。

见她,叶灵心神恍惚。

曾有那么一瞬,她仿佛在焱妃的身上,看到父亲的身影。

不远处,焱妃并未定身,真如在梦游,迈着翩跹莲步,走来走去。

“皇妃?”

叶灵追上,轻声呼唤。

焱妃仙躯轻颤,终是醒了,开眸了一瞬,神色是木讷的,双眸也是空洞的,下一瞬,才恢复清明。

环看了一眼四周,才知是玉女峰,见了叶灵,见了姬凝霜,也见了十几盏长明灯。

“一切,都会好的。”

焱妃微笑,轻轻摸着叶灵的小脑袋,笑道温柔,也笑的牵强,同样丢了最亲的人,却还在安慰小丫头。

叶灵点头,又热泪盈眶。

焱妃走了,来的轻飘飘,走的也悄无声息,临走前,还看了一眼沉睡的姬凝霜。

后生可畏。

那是诸天最年轻的大帝,也是最惊艳的女帝,愿她早些醒来。

梦境,终究是虚幻。

身后,叶灵抹干了泪水,恢复了精力,又一次来到娘亲们的身前,用元神之力,滋养她们的元神火。

这三月来,她都是这般做的。

至于姬凝霜,本身是帝,帝躯上的伤痕,早已完全复原。

可她,依旧未醒来。

或者说,是自欺欺人,堕落在梦乡中,不敢开眸面对现实,梦中有丈夫、有孩子,可醒来,却只有两座衣冠冢。

第四月,才见有人陆续出来。

而后,星空多处都筑起了一座擎天的墓碑,以祭奠战死的英魂。

第五月,更多人出来,重建故乡。

诸天出帝了,新的时代开启了,本以为是黄金大世,不成想,竟是辉煌的余光,这休养生息的年代,没个千年岁月,诸天是恢复不过来的。

清晨阳光,是和煦的。

天色未大亮,便见恒岳人出山,也要重建昔日山门,大楚近乎成一片废墟,恒岳宗也一样,不见一座完整的山,太多的宫殿,也都崩塌了。

抬眸去看,缺了太多熟悉的人,聂风、霍腾、石岩、王林、龙一龙五龙爷还有那只知赚钱的熊二。

每一人,在路过玉女峰时,都会露出敬畏色,都会恭敬的行一礼。

小小玉女峰,有一尊至高无上的帝,同样,也埋葬着一尊战神。

宁静的大楚,渐渐多了生气。

如恒岳这般,正阳宗、青云宗、大楚颇多势力,都在重建故乡。

抬眸去看,一样缺了很多人。

夜,还是那般宁静。

玉女峰,还是那般冷清。

伴微风拂来,姬凝霜帝躯轻颤,终是醒了,是梦,便有醒来时。

战后六月,她终是起了身。

同一瞬,悬浮的十几盏长明灯,都闪烁了火苗,是元神火不假,却都有神智,似激动,也似是悲痛。

姬凝霜丢了丈夫,丢了孩子,她们也一样,她们,是一家人。

姬凝霜牵强一笑,眸中还有泪,轻轻拂着手,洒下了一片又一片元神之力,滋养她们的元神之火。

做完这些,她才来到老树下。

叶灵依偎在那,蜷缩着小娇躯,梦呓着父亲,也梦呓着叶凡。

姬凝霜伸手,抚着她的小脸颊,叶辰的女儿,自也是她的女儿。

夜深了,她才起身,去了小竹林,是为拜祭叶辰,也为拜祭叶凡。

两座矮小的坟墓前,女帝的泪,是晶莹的,抱着墓碑,哭到哽咽。

不知何时,她才离去。

女帝的背影,萧瑟、沧桑、凄美。

再现身,已是天玄门。

如今的天玄门,亦是冷冷清清。

往日,那些个不正经的老家伙,再难望见,只位面之子一人,白发苍苍,静坐在老树下,静静发呆。

这个浩劫,是有多凄惨,一个个故友,都已成了历史的尘埃。

那日,若非他去巡视域面,多半也是斗帝中的一个,多半也会如那些老准帝,拉着大帝,共赴黄泉。

“节哀。”

远远,曦辰便疲惫一笑,嘴角还有鲜血淌溢,虽未斗帝,却也伤的极重,也曾上战场,也曾血拼天魔。

姬凝霜不语,轻轻走过,路过曦辰时,有一道帝光,没入了曦辰体内,替他疗伤,替他抚灭体内的杀机。

大楚凄凉,天玄门更凄凉。

她一路走过,鲜见人影,纵有,也多是小辈,且多是大圣以下。

大楚,真就是战死了两代人。

路过那座挂满元神玉牌的石碑时,她曾有一瞬侧眸,九成以上的玉牌,皆已湮灭了光,触目惊心。

映着月光,她进了凌霄殿。

殿中,若曦、楚萱、楚灵都在,静静悬浮,都在沉睡中,一人脸色苍白,两人眼角淌泪,满脸伤痛。

对她们,她是愧疚的,帝非无所不能,未能救下他们的叶辰。

她的到来,楚萱楚灵哭的更痛。

奈何,她们无法醒来,只能潜意识中,为情伤痛,为叶辰流泪。

姬凝霜抬手,轻轻放在了若曦身上,施了帝道神力,为她修复破损的根基,若曦的脸颊,这才多了一抹红润。

人越强,便越觉这世界的可怕。

便如她,便如这尊帝,昔日站在若曦身前,毫无感觉,可今日,倍感压抑,那是一种来自古老的威压,凌驾帝之上,若真正的古天庭女帝还在,任何一尊帝,都掩不住她的光辉。

嗡!嗡!嗡!

凌霄宝殿轻颤,不知是何寓意,许是欣慰,许是惊叹,好似自姬凝霜的身上,寻到了当年女帝的影子。

她们都太惊艳,若给她足够的时间,或许,会是第二尊古天庭女帝。

姬凝霜走了,走在大楚的虚天上。

夜里,亦有人影,亦在忙碌,忙着重建故乡,望见她时,都会恭敬的行一礼。

他们,该是庆幸的,庆幸还活着,庆幸能见证新帝出世,他们会是这个新时代的火种,为后世延续。

路过南楚城墙时,姬凝霜曾驻足。

自染血的乱石中,她寻到了一丝残魂,所属魔王夔禹疆。

大楚九皇战死,大楚列代诸王,也都血战天魔时,一尊尊身陨,其中,也包括夔禹疆。

不过,他是星云,残留有一丝魂。

姬凝霜拂袖,已帝道神力,融了长明灯,将夔禹疆的残魂,放入了长明灯,燃起了魂火,送回了魔域。

他年,这一丝魂火,会燃成元神之火,复活也只时间问题。

幸运的人,不止夔禹疆,还有徐诺妍,七夕宫的圣女。

若七夕圣女在此,必会喊他一声姬无尘,正是当年丹城的一个女扮男装,勾走了一个女子的魂魄,纵过了一个大轮回,她依旧记得那个名。

依旧是长明灯,容纳了七夕圣女的魂,被女帝,拂手送回七夕宫。

这一夜,她之帝道神识,笼暮了整个大楚,欲再寻残存的魂。

可惜,再无幸运者。

战死了那么多人,也只夔禹疆与徐诺妍,能真正复活,至于其他的英魂,皆成历史尘埃,再也回不来。

路过洛神渊,女帝蓦的驻足。

其内,有一道倩影,一步步走出,沐浴着月光,如梦似幻。

又是焱妃,又在梦游,如夜的幽灵,飘忽不定,时而虚幻,时而凝实。

看她,姬凝霜也曾有一瞬恍惚,自焱妃身上,好似望见了叶辰的身影。

亦如叶灵,她也笑的自嘲,是自欺欺人?还是太想念叶辰了?

迎着夜风,焱妃渐行渐远。

姬凝霜是目送她走的。

同修梦之道,辰皇的皇妃,与她走的是不一样的路,对梦道的参悟,那个女前辈,还更甚她一筹。

毕竟,她是兼修梦之道。

而焱妃,是专修梦之道。

纵她是帝,一样难弥补。

她又转身,进了时空乱流,乱流中,还有不少老准帝未曾接出。

“哇擦,大帝?”

随后,便闻惊呼声,一个个飞过的老辈,惊得俩眼发直,自认得那是姬凝霜,也自嗅的到帝之气息。

“咋就成帝了?”

“俺们是不是错过精彩剧目了?”

“发生了什么。”

惊异声频频不绝,老准帝们震惊不已,看姬凝霜的眼神儿,比想象中更精彩,一个个都满头问号。

他们,都还寻思着咋证道呢?

如今一瞧,还证你妹的道。

新帝都出了,他之帝道烙印,已取代了帝尊的烙印,不止取代了,还压制的特别狠,能证道才怪。

姬凝霜不语,翩然立在乱流中,不受乱流影响。

对众准帝的话,她无回应,只轻轻拂手,将一尊尊老准帝,送出了乱流,虽有不少,可数量却是有限的,只几百尊,而且,没有至强巅峰级。

离了乱流,重回故乡,老准帝们所见的,便是满目疮痍的诸天。

很快,嚎啕大哭声,便响彻了星空,该是已被告知发生了什么,他们不在的这段岁月,有一场浩劫,降临了整个人界,战死了太多太多的人。

ps《神鬼世界我的加特林是sss级神技》

《神鬼世界妖魔鬼怪都是我的神宠》

向大家推荐两本书,都是很好看的玄幻,题材非常新颖,大家可以去支持一下。

xianwudizun00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