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三千三百三十五章 永恒的灵魂

第三千三百三十五章 永恒的灵魂

虚妄。

叶辰与女帝并肩而立。

宇外的古战场,就在不远处,时而还能听闻嘶吼,该是战死的至尊在咆哮,葬灭了太久,执念成了残念。

叶辰心境不平静。

宇宙之外,究竟还藏着多少秘辛,究竟还有多少超越荒帝的存在,如那等神,任何一尊去了诸天的宇宙,都会是灭世浩劫,莫说苍生,天道都能打成灰。

女帝所想,与之差不多。

她也不解,不解这么多超越荒帝的神,是因何而战。

必涉及永恒仙域。

这个猜测,她与叶辰是不谋而合的。

不知何时,两人才转身。

还得寻小娃,还得找回那段时空,宇外之事他们参与不得,也没资格参与,为今要做的,便是渡过危机,苍生需在天魔冲七煞之前,出一尊荒帝级坐镇。

这一找,又是百年。

两人足够深处虚妄,相互扶携,背影都映着血光。

虚妄有坑。

更准确说,处处是坑。

他俩准荒帝,远远不够看,遭遇不明而有极可怕的生命体,基本都是挨锤的对象,走到哪,尴尬到哪。

又一次,叶辰蓦的驻足,拎出了酒壶。

女帝翩然而立,只在不经意间,侧眸看一眼叶辰,又一个百年,她未寻到小娃,也嗅到了叶辰那份决绝。

剑走偏锋,赌命。

足用了几百年,她才猜出叶辰的寓意。

不得不说,那个方法的确可行。

如叶辰所言,的确是剑走偏锋,也的确需去赌命,赌赢了,便有可能夺回时空;赌输了,虚妄即是坟墓。

“为何不行,缺了什么。”

叶辰喃语,不止一次弹奏永恒,却怎么也引不来小娃,在他看来,必去了一样东西,乃至永恒无灵魂。

“它若来了,唤醒我。”

女帝轻语,不知第几次盘膝,轻轻拨动了琴弦。

永恒的曲,悠扬古老。

而天庭的女帝,又成无意识。

峥...!

叶辰也坐下了,也取了素琴。

他的琴音,恍似又是另一个故事,更多悲凉。

可惜,还是未引来小娃。

小娃没有,却有不明的生命体,不乏凶厉者。

如这桥段,两人已经历过很多回。

每至此,两人都选择性的避走,并非惹不起它们,是不想多浪费时间,虚妄多诡幻,还有更多是他们惹不起的。

前路,更显昏暗。

自出诸天宇宙,已有几千年了,两人多显疲惫。

“苍生,还有希望吗?”

女帝喃喃自语,这条路走的太远,上下两纪元也太久,曾为荒帝的她,都疲倦的直欲倒下只想一睡万年。

“有。”

叶辰一语铿锵,从未放弃过,也不会放弃,希望之光还未湮灭,他们还有翻盘的机会,缺的是一个造化。

女帝一笑,未再言语。

上个纪元,她也如叶辰这般的坚定。

可这个纪元,她撑不住了。

咯咯咯!

蓦的,奶声奶气的笑,响满了虚妄。

两人想都未想,直奔深处。

遗憾的是,并非小娃,而是一朵花,一朵嫣红似火的花,并无土壤,却生长在虚妄中,或者说,虚妄便是它的养分,所谓咯咯笑声,便是从它这传出的。

“彼岸花?”叶辰诧异道。

“是虚妄之花。”女帝给了确定答案,同样有花无叶,但这一株嫣红的花,却多了一片虚缈的花瓣。

“世间竟真有这等花。”

叶辰喃喃道,是听过此花的,也只生长在虚妄中,虚妄不朽,它便不朽,可炼入丹药中,也可融入体内,乃荒帝的最爱,只因此花,先天便带虚妄的道痕,刻入体魄,便有望冲击更高、更浩渺的境界。

咯咯咯!

两人看时,虚妄花还在笑。

但两人皆知,是此花中的道痕在笑,因笑的稚嫩,证明它出生并不久,这个并不久,是相对永恒而言的,期间过了多少个万年,多半只有虚妄花自己知道。

“有缘无分。”

女帝无奈的摇头,轻轻转了身。

叶辰也走了,以他二人如今的道行,带不走虚妄花。

“不对。”

走出三两步,叶辰又豁的回眸。

“何事。”女帝皱眉。

“它不是花,是一尊神。”叶辰双目微眯成线。

这么说,没毛病。

他看的一点不假,但说的也不全对,那是一朵花,毋庸置疑,之所以说它是一尊神,是因虚妄花必化过人形,必以花之身证过道,如今,它回归花的形态,必是在涅槃,便如迟暮老人返老还童,又重修一世道果。

果然。

宇宙之外的生命,没一个是简单的。

叶辰抬手,探向虚妄花。

奈何,虚妄花是虚妄,他一手穿越,摸不到实体。

哎!

他一声叹,第二次转了身。

纵知虚妄花秘辛,也没啥个吊用,他道行太低。

两人又渐行渐远。

他们并非察觉,那朵虚妄之花,轻轻摇曳了一下,也不知是何寓意,只知花瓣上,淌满了一连串的露水,也或者,是一连串的泪,似能听闻抽泣声。

峥...!

永恒的曲,不久便响起,古老多沧桑。

女帝无意识,只静静弹琴。

叶辰的眸光,却是明暗不定,弹琴中,时而会抬眸看,看那浩瀚的虚妄,宇宙之外,显然非道的终点。

若所料不差,永恒仙域必凌驾宇宙之外。

这,应该涉及文明,那永恒仙域,便是神级的文明。

待收眸,他定了良久。

他的琴音听了,专心听女帝琴曲,无意识的女帝,眼角有泪,不知因何而哭,也不知为谁而哭,凄美惹人怜。

如此,他足看了百年,也听了百年。

这百年,他该是唯一的听客,无不明生命力跑这捣乱,而这片虚妄,恍似专属他二人,独有一份浪漫。

“我懂了。”

百年终结,叶辰喃喃自语了一声,眸有明悟色。

永恒曲,的确缺一物。

此一物,便是永恒的灵魂,女帝弹琴,之所以引不来刑字小娃,是因她没有灵魂,意识是空白的一片。

想到这,他瞬身消失。

准确说,他入了女帝的梦,既是缺灵魂,那便补灵魂,自是由他去补,至于能否行得通,还要看造化。

女帝的梦境,还是虚无缥缈。

叶辰不语,一路走到了梦境的最尽头。

至此,他才盘膝取琴。

琴音随之响起,响彻在女帝的梦中,与女帝琴曲,完美的契合,两种琴音,有两个的故事,也融为了一体。

这次琴曲,不同以往任何一次。

相融的永恒,相融的琴曲,哀凉到让叶辰都泪流满面,去看女帝,竟是有了意识,眸中水雾,映着虚妄的月光,凝结成了霜,每一滴泪,都是永恒的泪。

咯咯咯!

时隔几百年,那稚嫩的笑声,又在虚妄响起。

对了,这次他们找对了方法。

虽晚了很多年,但永恒的仙曲,并未迟到。

真就引来了小娃。

那小东西,眸有迷茫,就立在不远处,静心聆听永恒,也无神智的它,大眼也映满了泪光,竟在哭泣。

“前辈,能否还回那段时空。”

女帝未停,叶辰自也未停,这一语,是女帝在说,也是叶辰在说,一话饱含希冀,只愿要回丢失的时空。

小娃未答话,乃忠实的听客。

伴着琴音,有一道星河蓦的显化,就横在双方的中间,河时虚幻的河,星辉却梦幻而璀璨,隔着永恒。

“前辈,能否还回那段时空。”

星河的彼岸,是叶辰女帝近乎卑微的渴求。

然,小娃还是无回应。

叶辰深吸一口气,终是停了琴音,一步走出了梦境。

怪异的是,此番女帝是清醒的,也停了琴曲。

“前辈,能否还回那段时空。”

叶辰缓缓开口,已是第三次问,伴着一字字跌落,他之气势,在一寸寸攀升,眉心刻出了圣纹,也同样刻出了神纹,包括永恒血继,也在此一瞬轰然开启。

如他,女帝也一样。

两尊准荒帝,被逼到了绝境,要动武力了,周身皆有遁甲天字悬浮,皆刻在了永恒铠甲上,连铮鸣的永恒剑,也烙印了遁甲,只有如此,才有一战之力。

铮!

叶辰第一个开攻,一步跨越了星河,一剑毁天灭地。

女帝不分先后,剑中道法成永恒。

他们的冒犯,触怒了小娃,也或许,是那永恒曲散了,断了它的雅兴,本是在哭,却顿的露了愤怒色。

铮!

叶辰一剑到了,却是没啥个吊用。

小娃无视,硬抗了一剑,一巴掌将其抡飞了。

噗!

叶辰喋血,倒飞中,帝躯崩裂了,有一寸寸圣骨炸开,每一块都染着帝血,连永恒血继,都被打散了。

噗!

女帝也好不到哪去,永恒的帝躯,染了一抹绚丽的帝血,曾经威震寰宇的古天庭女帝,也如此的不堪。

啊....!

今日的刑字小娃,很不正常,竟是立地变了形态,叶辰记忆中,这货只打不过时,才会一次次的变形态,越变越强。

如今,明明绝对碾压,也已开变了。

或许,是叶辰了解的不够多;也或许,是他们刺激了小娃,无论哪一种,都足够凶险,未变形态的小娃,都能摁着荒魔一顿爆锤,更遑论是它变了形态。

轰!

伴着一声轰鸣,以小娃为中心,一道漆黑的漩涡呈现,极速的转动,有毁天灭地的吞噬力,虚妄中物质,被成片的席卷,一片又一片的被卷入漩涡之中。

它,还是那个贪吃的小娃。

只不过,如今的漩涡,是另一种吃法而已。

“诸天,交给你了。”

女帝轻语,对叶辰回眸一笑,竟撤去了永恒铠甲,如一道仙光,扑向了漆黑漩涡,很显然,是自愿被吞。

这便是剑走偏锋。

既是要不会那一段时空,便只能去小娃的肚子里去找,若能找到,若能出来,那万域苍生便还有希望。

的确,这是在赌命。

无人知道,入了小娃肚皮会如何,可能当场身死道消,可能一瞬魂飞湮灭,当真如此,诸天宇宙便是纪元毁灭,倘若有回转之机,便能寻回那一段时空。

这,是一场豪赌,赌的便是命。

女帝足用了几百年,才堪破叶辰的想法,这尊小圣体,怕是在他出宇宙的那一瞬间,便是奔着此法来的,这也正是先前,他毫无先兆去攻伐刑字小娃原因,为的便是逼小娃吞了他,以此,去寻那段丢失的岁月。

老实说,她很佩服叶辰的魄力。

不过,既是懂了,自不能让叶辰去尝试。

他是圣体,是这个纪元的苍生统帅,是要与天一战的,谁死他都不能死,真要有一人去赌命,便是她去,换任何一人,也都会如此,甘愿为他粉身碎骨。

“这次,换我。”

叶辰微笑。

他施了永恒的移天换地,在女帝即将跌入漩涡的瞬间,将其置换了出来,在那一瞬,两人换了个位置。

这一幕,很是熟悉,曾经上演过一回。

当年在太古路,在太古的虚妄,为了换叶辰的命,女帝也曾与其置换位置,甘愿被卷入了那虚妄的漩涡。

只不过,这一回角色调换了而已。

昔年,是女帝技高一筹;今日,是圣体永恒不朽。

“不....。”

女帝的嘶吟声,是撕心裂肺的,也不知是女帝在嘶喊,还是楚萱楚灵在恸哭,早有防备,却还是被叶辰换了回去,该是叶辰的永恒,早已超越她的永恒。

“等我。”

叶辰温情一笑,被卷入了漩涡,瞬间消失。

在此前一瞬,他祭了永恒,施了一种无上的仙法,牵动了刻在女帝体内的一道烙印,是在很多年前便已刻下的,为的便是今日。

便是这道烙印,带走了天庭女帝。

大楚的第十皇,真真的大神通,只一道永恒烙印,便送走了她,隔着无尽的虚妄,将其送回了太古洪荒。

哇擦!

太古洪荒山巅,有惨叫的咋呼声。

乃玄帝那货。

整日坐守阵脚,着实无聊,跑出来溜达,这才刚上山巅,就被人砸了,被回归的女帝,砸的板板整整。

神尊见之,瞬身显化。

众帝见之,集体起身。

女帝,还是那个女帝,还是那般风华绝代。

可是,她的身侧,缺了一人。

“叶辰呢?”

这,是所有人都想问的,两人联袂出宇宙,为何只女帝一人回来,大楚第十皇呢?圣体家的至尊呢?

女帝不语,泪眼婆娑。

终究是她棋差一招,自始至终,都是叶辰在拼。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