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三千三百三十六章 刑的肚皮

第三千三百三十六章 刑的肚皮

“我,还活着吗?”

叶辰喃语,只觉意识迷离,如一叶浮萍,漂在汪.洋大海中,无目的亦无方向,不知疼痛,也不知岁月。

他还活着。

只不过,已身毁神灭,只剩一抹意识。

不知多久,他才成意识体。

也不知多久,意识体形态的他,才缓缓开了眸。

入目,便是一片空白。

没错,是空白,更准确说,是未知,小娃的肚子,便是无穷尽的未知,所有的一切,规则、乾坤、时间、空间...都只是虚妄,无概念可言。

“竟是未知。”

叶辰一语轻喃,这是他,第一次来小娃的肚子里,未想到,却是一片空白,那它所吃的东西呢?大川长河、山岳草树、万物生灵,都去哪了。

难不成,都化作了空白。

当真如此,那他还真是幸运,至少有意识残存。

有意识,便是希望。

给他足够的时间,便能重塑元神与肉身。

“已赌赢了三成。”

叶辰蓦的一笑,入小娃的肚子而未死,是谓三成胜算;寻到那一段时空,也为三成胜算;带着时空离开,便又是三成胜算,至于剩下的一成,自要看造化,剑走偏锋的赌命之战,他已成功踏出了第一步。

意识成清明,他才仰眸去看。

上方,亦是一片空白,缥缈而虚无,望不见小娃,也望不见宇宙之外,也或许,是他道行太低眼界有限。

待收眸,他才盘膝而坐。

他的意识体,飘离不定,扭曲不堪,无特定形态,时而如烈焰,时而如潮水,时而如光雨,时而如雷电,需凝出魂魄,需造出元神,能塑出肉身自是最好。

无时间概念,也无人为他计算岁月。

许是百年,许是千年,他才凝出一丝魂,后成元神体,继而永恒不朽,有成圣体帝躯,此过程极漫长。

他再次起身,行走于未知。

天晓得小娃的肚子,究竟有多大,他足走了百年,都未望见其尽头,正因四方皆空白,好似无论怎么走,无论走多远,都仿佛是在原地踏步。

“时空呢?”

叶辰不止一次挠头,进是进来了,也还有命残存,尴尬的是,不知如何寻时空,搞不好,时空已被化灭,而这片空白,貌似除了他这个活物,便再无其他。

正走时,突见未知一阵晃动。

叶辰一个不留神儿,险些栽那了。

待站稳,才仰眸看。

该是沉睡的小娃苏醒了,因小娃苏醒,他能望见外界了,也能望见小娃了,那小东西,正搁那伸懒腰呢?先前发生的一切,它都无记忆,睡上一觉便啥都忘了,每隔一段岁月,它记忆便会清零,也如这未知,成一片空白,也难怪,它不认得叶辰与女帝。

叶辰大气不敢喘一声,生怕小娃发觉他。

事实上,小娃知道他在肚子里,懒得搭理,它吞过很多强大的存在,不乏出类拔萃者,能在它肚中存活一段岁月的,大有人在,不过这都没啥,日子久了,都会化作空白,进了它肚子,早晚与未知同化。

咯咯咯!

叶辰注视下,小娃又开始蹦跶了,迈着蹒跚的小脚步,在虚妄中乱窜,还是那般天真无邪,还是那般纯真灿烂。

它的世界里,仿佛一切都是新奇的。

也对,记忆每清零一回,便是一个新的开始,不记得过往,也不知自个是谁,它才是真正的浑浑噩噩。

叶辰又一次收眸,继续找寻。

只知一处有亮光,他才加快了脚步,一片空白的未知,难得有异样的光,咋看都格格不入,正因格格不入,才更显刺目。

待到那片空白,才知亮光是啥。

乃遁甲天字,足够上百颗,悬浮在半空,自行排列,对此,叶辰丝毫不意外,以他对小娃的了解,这个见啥吞啥的吃货,只有一物是消化不了的,那便是遁甲天字,在最原本时空,他曾见过小娃吐露遁甲。

消化不了的,如今又添一物。

也便是他,至今还活着,便是最好的证明。

就是不知,是否能长存。

搞不好,小娃兴致一上来,就会把他当场化灭。

“既是遇见,我就不客气了。”

叶辰拂手,收了百颗遁甲天字,继续找寻。

不得不说,收获颇丰。

遁甲天字嘛!还有,且不在一处,或多或少的扎堆儿,好似分帮派,明明相聚不远,却并未聚在一处。

叶辰很自觉,见了便收,不免唏嘘。

在外界,寻一颗天字何其艰难,来了这,竟如此之多,也怪小娃贪吃,定了吞了太多,但难以消化。

叶辰未停,边走边看边找。

按理说,小娃的肚子,该是一座活宝藏,奈何啊!入了它的肚皮,不是被化灭,便是成未知,啥个宝贝,都会成虚无,除遁甲天字,其他连渣渣都寻不到。

“时空呢?”

宝不宝贝的无所谓,最主要的是时空。

他一路走一路看,除了未知还是未知。

但他坚信,纵时空化作了空白,依旧可以寻出来,只不过,他未找对方法罢了,这里不同外界,很玄乎。

嗡!嗡!

曾有一瞬,空白的未知又摇晃,来的毫无征兆。

叶辰仰眸看,才知小娃在与人干仗,更准确说,是摁着人爆锤,说对方是个人,并不确切,该是一个诡异的生命体,没啥人形,更像一个怪物,有头无眼,有口无鼻,通体赤红,且还覆满鳞片,吼声似龙吟,他在小娃的肚中,能清晰可闻。

“荒帝级?”

叶辰轻喃,诡异的生命体,很是能抗,至少挨了小娃两巴掌,还没被打成灰,且恢复力霸道,都被打的没了形态,血肉还在蠕动,能在短时间内重塑。

可惜,不好使。

小娃该是饿了,霸气侧漏,给那怪物生生打成了一坨,而后整个吞入了肚中,叶辰是眼见那怪物从上面砸下来的,真个庞然大物,如山岳一般。

然,还未真正落下,便被未知的力量,一寸寸的化灭,每一块骨肉、每一滴鲜血,都被同化成了空白。

叶辰看的透心凉。

荒帝级啊!就这般被抹杀了?成了一片空白?

所以说,他很庆幸。

荒帝都被灭了,他这小小准荒帝,竟能在这存活。

思来想去,他归功于执念。

该是他道心不死,才至人身不灭。

嗝!

外面,小娃打了个饱嗝,继续蹦跶。

叶辰就唏嘘了。

瞅瞅人家,多高大上,吞荒帝就跟吃宵夜似的,他这小虾米,多半就是一块小点心,塞牙缝儿都不够。

磅!哐当!哗啦!

其后,嘈杂声颇多,小娃真就是个吃货,走到哪吃到哪,宇宙之外多诡异之物,出了生命体,还有不少奇怪的东西,如陨石、如沧海、如仙铁,啥都吃。

叶辰不免扯了嘴角。

亲眼见了,总觉小娃的肚子,就是个垃圾处理厂。

乱七八糟,啥都有。

说是垃圾处理厂,一点儿不过分,因为只要入了小娃的肚皮,啥都被化灭,被融于未知,被化成空白。

不觉间,小娃又到一片虚妄。

叶辰目不斜视,那片虚妄,他与女帝曾去过,就是那个宇外古战场,古老的战车,颇久的大旗,比比皆是。

来了这,小娃有些怪异。

先前是啥都吃,到此却满目迷茫,该是记起了古老事,奈何眉心的“刑”字,时而闪烁永恒,让它记不起。

“永恒天。”

因他,战场遗留的残念,似有了共鸣,竟在齐声嘶吼,乃是发自灵魂的咆哮,愤怒、哀凉、悲怆,听的叶辰心灵巨颤,好似能见一个个英魂,在哪古老的时代,战的有多惨烈,带着不甘,一个个倒在毁灭中。

唔...!

小娃抱了小脑袋,神色痛苦,埋头低吼。

它该是有了一些支离破碎的记忆,奈何“刑”不允,有一段记忆,便会抹掉一段记忆,而小娃,便在这记起与记不起之间,受着极痛苦的煎熬,那份浑噩,让它直欲发狂,所谓的怨恨,不知该对谁。

啊....!

小娃这一声嘶吼,并不稚嫩,在叶辰听来,还有些熟悉,似若他叶辰的声音,也似若赵云的声音。

下一幕,的确这般上演。

小娃又变幻形态,时而是赵云,时而是他叶辰。

如这景象,叶辰已不止一次见过。

至今,他都不知小娃与他、与赵云是何关系。

“永恒天。”

还是这声嘶吼,出自战场遗留的残念。

叶辰能清晰望见,吼出这一声后,战场遗留的残念,尽皆成灰,可那声发自灵魂的咆哮,却如魔咒一般,响彻在这片古老的战场。

好似,只为唤醒小娃。

为此,所有的残念,生前所有的希望,都倾注在了那声嘶吼中,彻底烟消云散。

唔...!

小娃趴在那了,不知是嘶嚎,还是哭泣。

“你,也是苍生统帅吗?”

叶辰喃语,似感同身受,去触摸眼角,竟还有泪痕。

他开始假想一场战争,一场人与神的战争,人道全军覆没,只剩一个浑浑噩噩的统帅,被封印到未知领域,无尽岁月,记不起前尘往事,如一具行尸走肉,浪荡在人世间。

如今,该是人道的英魂,在呼唤他们的统帅,愿它重新崛起,愿它号召苍生,再次吹响号角,与神一战。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