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六百四十章 人至贱则无敌

第六百四十章 人至贱则无敌

砰!轰!轰隆!

很快,整个穹山之巅都被轰平了。

不过,机智的叶辰,早就在正阳老祖他们出手前嗖的一声没影儿了。

本来,他就是一道分身,消散也只是一瞬间的事儿。

哼!

青云老祖他们纷纷冷哼了一声,转身划天而走了。

啊.....!

旋即,穹山之上,便响起了正阳宗强者怒吼声,人没赎回来不说,还搭进去那么多钱,这样的暴亏,恐怕自正阳宗建派以来,还是第一次吃。

“这秦羽也太.....。”看着暴怒的正阳老祖他们,漫天尽是唏嘘咂舌声。

“绑了人家的圣女不说,还敢要赎金,拿了赎金还不放人,不要脸。”

“老子活了几百年,都还没见过这么无法无天的小子。”多有老辈修士捋着胡须那个唏嘘那个咂舌啊!“不过,我喜欢,。”

“说不定秦羽过几天会再换个地方要赎金,这他娘的不是敲诈、不是抢钱、这是坑人哪!”

“这次回去,可把咱家的孩子看好了,说不定哪天就被秦羽拐跑了,那个不要脸的贱人拿了赎金都不带放人。”

很快,这里的消息便如同长了翅膀一般传遍了南楚,从南楚传到了北楚,又从北楚传遍了整个大楚。

轰!

这下,整个大楚又一次炸开锅了。

当听到消息的人,无论是熟悉叶辰的还是不熟悉叶辰的、无论是知道叶辰身份的还是不知道叶辰身份的、无论是叶辰的仇家还是他的故友,那脸色都在同一时间刷的一下变得无比的精彩。

杀神秦羽,他们是真的见识了这个神人是何等的无节操。

丹圣叶辰,他们是真的见识了这个贱人是何等的不要脸。

很快,叶辰又被封神了,乃是众望所归的一个名号:坑神。

他的确无愧坑神这个名号,他这是明目张胆的坑、理直气壮的坑、毫无节操的坑、朝死的坑,最重要的是,他竟然成功了。

“牛逼了我的哥,坑人都能坑出神了。”千秋古城中,谢云、熊二、霍腾他们真就跪了。

“坑了正阳宗那么多钱,目测能装备一支军队了。”天宗老祖他们简直都乐开了花了。

“姐啊!这小子.....。”小苑中,楚灵儿已经捂住的脸颊,都替叶辰脸红了。

“都学着点儿,这才叫坑人。”酒楼里,韦文卓喝的脸红脖子粗的,嗷嗷大叫的没完。

“原来,钱还可以这么挣。”鸟不拉屎的山林中,吴三炮和太乙真人有凑在了一块,一脸的语重心长。

“以后我就叫叶辰了。”幽静的山谷中,秦羽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句,“从明天开始,我也去绑人,顶着他叶辰的名字去绑。”

“了了,嘿嘿嘿。”海潮般的议论声中,叶辰正在一片群山中乐得开怀大笑。

“圣主,要不我找俩人揍他一顿吧!”天玄门大殿中,看着水幕中叶辰笑的那么贱,伏崖忍不住看了一眼一旁的东凰太心。

“下手轻点儿。”

“明白。”伏崖竖起了一个ok的手势,便挽着衣袖走出了大殿。

...........。

夜晚,正阳宗大殿中满是人影,而且各个脸色难看的厉害。

今日之事,丢钱是小,丢人是大。

而且,最可气的是,丢了钱、丢了人,还是没有把姬凝霜给带回来,他们还是低估了叶辰不要脸的底线,才吃了这么一个天大的暴亏。

“该死,当真该死。”成昆的怒吼声自始至终都未曾断绝。

“师兄,你当时没认出那是一缕青烟化成的霜儿?”殷纣他们纷纷看向了正阳老祖。

“不是我大意,因为那就是货真价实的玄灵之体,就是不知为何....。”正阳老祖眉头紧皱,到现在他都没想到叶辰是用何种秘法骗过他的查看的,若是当时就认出来,他正阳宗也不会吃这么大一个亏。

“师兄的意思是.....。”

“说不定,那就是霜儿一气化三清的道身。”正阳老祖的话语充满了深意。

“师兄不会想说霜儿已经叛变了我正阳宗、而后与秦羽串通起来算计我正阳宗吧!”众人纷纷看向了正阳老祖。

“不排除这个可能。”正阳老祖深吸了一口气,“不过相比这个可能,另一个可能会更确切,那就是秦羽威胁霜儿凝出了一气化三清的道身,而后带着她的道身来敲诈我们。”

“若是这样,事情就棘手了。”众人眉头紧皱,“连霜儿都被逼的不得不就范,这秦羽到底是施展了什么手段。”

“不管怎么说,先找到秦羽再说,找到他,便能找出霜儿的下落。”

“传我命令,祭出诸天追杀令整个大楚通缉秦羽,但凡活捉他之人,赏金九千万、一百颗五纹灵丹、一千颗四纹灵丹、上品灵器一千件。”

..........。

夜晚,叶辰一瘸一拐的推开了小园的门。

再看他的形态,简直都没了人样儿,鼻青脸肿的,两只眼变成了熊猫眼,鼻子里、嘴里都流着鲜血,长被挠的跟鸡窝似的,浑身上下除了脚印还是脚印。

“哎呀呀,咋滴了这是。”眼见叶辰这副熊样,周傲和李星魂狠狠的咂舌了一声。

“回来的时候遇见俩老头儿,二话不说就要揍我,机智的我...当场就被揍了一顿。”叶辰抹了一把鼻血,说的没脸没皮的。

“这都是应该的。”周傲和李星魂纷纷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你丫坑了人家那么多钱,这下遭天谴了吧!

“赎金也收了,放我走。”很快,被周傲他们封在灵果树下的姬凝霜便开口了,而且依稀可见的是,她那双美眸中有火花在跳动,若是目光可以杀人,叶辰一瞬间就已经死了二百五十次了。

“那不行,你这么值钱,你正阳宗又这么有钱,改明儿我还得多坑几次。”叶辰一句话,差点把姬凝栓气的吐血。

“秦羽,你还要不要脸。”

“为了钱,坚决不要脸。”

“啊.....。”姬凝霜再次抓狂了,冰清玉洁的她,这两日被叶辰这个不要脸的贱人已经折磨的要疯了,她见过没节操的,没见过这么没节操的。

“你正阳宗有钱,被多坑几次没事儿。”叶辰说着,又抹了一把鼻血。

听到这话,一旁的周傲和李星魂嘴角纷纷抽搐了一下,看着叶辰的眼神,那叫一个崇拜啊!

接下来,小园里就平静多了。

周傲和李星魂的任务还是看着姬凝霜,时而也会抽空修炼叶辰给他们的秘法。

深夜,两人被叶辰叫到了小园的阁楼里。

啊....!

啊.....!

很快,阁楼里便传出了两人鬼哭狼嚎的惨叫声,就连刚刚平静下来的姬凝霜也不由得侧目看了过去,眼中还有诧异之色,不晓得三个大男人在里面做什么。

很快,周傲和李星魂便先后走了出来,而且脸色是惊喜万分,神采是精神奕奕。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们的气息,比之前雄浑了十几倍不止,浑身血气冲天,似火燃烧一般,浑身也充满了力量,让他们有一种要找准天境干架的冲动。

这一幕,看的姬凝霜俏眉微颦,这才进去两个时辰而已,出来之后,两人简直大变样了。

至于两人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变化,那都归功于叶辰,因为叶辰动用仙火帮他们开辟出了丹海,大容量的丹海,岂是丹田可以比拟的。

除了这些,叶辰还彪悍性的替两人淬炼了骨骼经脉和灵魂。

如今,两人也算是一次小范围的脱胎换骨加蜕变了,两人修为天赋本来就高,有叶辰的帮助,自然如虎添翼,他日必是炎黄两员虎将。

“看来,我们跟着他混,前途一片光明啊!”两人凑在一起,笑的甚是畅快。

阁楼里,叶辰又是一只手托着下巴,一只手手指很有节奏的敲着桌子,俩眼珠子骨碌碌的转动着,又在苦思冥想,他是三军主帅,任何事情都要考虑到,不然一着不慎,那是满盘皆输的下场。

“人之贱则无敌,现在我真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了。”很快,叶辰的神海中便响起了太虚古龙的唏嘘咂舌声,“你丫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贱人。”

“贱是贱了点儿,实用就好。”叶辰一脸不以为然,“三宗混战打完了,我总得给他们找点事儿干吧!不转移他们的注意力,很多事我们都不好下手的。”

“还真别说,这招还真管用。”太虚古龙抠了抠耳朵,“现在正阳宗那还有心思去查三宗混战的事,现在注意力都在姬凝霜和你的身上。”

“所以说嘞!有事儿为了某种目的,脸是可以不要的,贱人也是可以做的。”

“那你打算怎么处置姬凝霜。”太虚古龙看向了叶辰九个分身。

“废了。”叶辰想都没想直接开口了。

“你忍心?”

“这跟忍心不忍心没关系。”叶辰抱着后脑勺躺在了床上,“还是那句话,为了不在未来战场上碰到这么强大的敌人,有些事情是必须要做的,你也说过,做三军统帅不能心软,一个恻隐之心,或许就是以尸山血海为代价。”

“你学的还挺快的嘛!”太虚古龙看着叶辰九大分身的眼神都变了。

“没办法,是战争太残酷。”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