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八百八十四章 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

第八百八十四章 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

哎!

看着叶辰的背影,众人纷纷暗自叹息了一声。

特别是昊天玄震,袖中拳头攥的紧紧的,虽然叶辰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但他如何想象不出他的孩子这些年到底吃了多少苦。

这边,叶辰已经微微驻足,寻了一处石阶坐在了那里,静静的喝着烈酒。

不远处,昊天诗月向前挪动了一步,却终究抿了抿嘴唇没有走过来。

不过,她虽然没有过去,但她的两个妹妹昊天诗雨和昊天诗雪却是嘿嘿一笑凑到了叶辰的身前,相比她而言,她们倒是俏皮多了。

“喏,送你的。”昊天诗雨将一道挂着红绳的三角灵符递向了叶辰,“平安符,保平安的。”

“谢谢。”叶辰愣了一下,但还是伸手接了过来。

“你以前不这样的。”这边的昊天诗雪很自觉的坐到了叶辰身边,双手托着下巴,眨巴着大眼看着叶辰,“第一次见你时,你很平易近人的,现在你的,好冷漠。”

“那是你不了解我。”

“可我怎么听说你还偷看咱姐洗澡来着。”

“咳咳....。”一句话,让叶辰把刚喝进去的酒水全都呛出来了。

“还有这事儿?”昊天诗雨愣了一下,神色奇怪的看向了叶辰。

“诗雪,你别乱说。”昊天诗月嗖的一声出现,脸颊绯红一片,二话不说,直接把昊天诗雪拖走了,连带着八卦的昊天诗雨也一并被拽走了。

再看华胥他们,表情也集体变得格外的精彩,昊天诗雪不说,他们都不知道还有这个桥段儿。

诸多目光之下,饶是叶辰的脸皮都有些架不住了,得亏是带着面具,不然会很尴尬的。

误会,绝对的误会!

叶辰狠狠的揉着眉心,他虽然不怎么要脸,但最基本的伦理道德还是懂的,至于那夜为嘛会有那么扯淡的事,那说来话就长了。

...........。

夜漆黑,风凛冽。

一阵冰冷的寒风吹进了嗜血殿大殿,化作了一道黑衣身影,仔细一看,可不正是風影吗?

“见过殿主!”

“知道为何叫你回来吗?”嗜血阎罗悠悠一声。

“听说一些,神影正在着手调查。”

“血穹那边呢?听说你们把昊天世家堵在了黄泉山脉?”

“消息走漏了。”風影淡淡开口,“此刻血穹殿主应该在追杀昊天世家的路上。”

“我真是高看他血穹了。”嗜血阎罗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这么一件小事拖了这么久,我还真是怀疑他能不能胜任第九分殿殿主之位了。”

“此间有诸多变数,也不全怪血穹殿主。”

“好了,安心去查你的事。”嗜血阎罗轻轻摆了摆手,“血穹那边,我会派兵协助的。”

............。

“快快快。”随着急促的声音响起,全部传送过来的昊天世家,从南阳古城之中成片成片的飞了出来。

不得不说,昊天世家虽然是逃跑的一方,但也有修士大军,阵仗也不是一般的庞大,整体看起来都如黑色海洋一眼,碾压的虚天轰隆作响。

“时刻准备大战。”飞在最前方的叶辰声音传遍了整个昊天世家。

“时刻准备着。”昊天玄海眸光闪烁,气势已经在飞行中不断的攀升。

不止是他,整个昊天世家的人的气势也都在急的攀升着,这些天他们就像过街老鼠一般,小心翼翼的,不能战只能逃,鲜血早已沸腾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才远远看到了一片延绵磅礴的群山,那便是行天山脉。

与黄泉山脉一样,行天山脉也是一座隔绝修士界与凡人界的山脉,不同的是,这行天山脉更为庞大,南北纵深足有九万多里。

“越过这片大山,便是凡人界。”昊天玄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轰!砰!

昊天玄海话语刚落,行天山脉便接连响起了轰鸣声,虚无空间被斩开了,黑压压的人影成片成片的冲了出来,看其战旗,乃是嗜血殿第八分殿的一路大军。

“昊天世家,哪里逃。”旋即,大军之中,一个身穿血色铠甲的人便大喝了一声,声如雷霆一般响彻了天地。

“杀过去。”

“杀过去。”

叶辰和昊天玄震的声音不分先后。

铮!铮!

随着杀剑铮鸣,最前方的叶辰和昊天玄震已经不分先后的取出了杀剑,两人就如两颗耀眼的星辰,在漆黑的夜里,给昊天家照亮了前路。

一个昊天世家的家主,一个昊天世家的少主,他们冲锋在前开路,让身后昊天世家的大军顿时战意滔天,如**一般翻涌而来。

见状,那身穿血色铠甲的人顿然色变。

他只是嗜血殿第八分殿一个打前锋的统领,而他率领的也只是第八分殿的一路大军,相比昊天世家,他们的战力差了太远了。

而且,他们也是刚刚杀到,都还没来得及布置杀阵和陷阱,都还未站稳脚跟,昊天世家就已经如洪潮般整体冲杀了过来,他们如何挡得住。

相比他而言,叶辰和昊天玄震看的更加透彻。

若是对面是一殿的大军,他们自然要掂量一下,但那只是区区第八分殿的一路大军,昊天世家有绝对的战力能将其压制,况且对方也只是刚刚杀到,阵脚未稳,于是这才有了如雷霆般凶猛攻势。

“放...放箭。”危机之下,那个身穿血色铠甲的统领已经下意识的扬起了杀剑,遥指对面。

当即,杀箭如雨,每一箭都裹着灵力,铺天盖地的飞射而来。

见状,叶辰心念一动,混沌神鼎和九州神图不分先后的从眉心飞了出来。

除了它们,他还同时祭出了上百尊灵器,各个都威力强横,闪着各色的神光,就如一颗颗耀眼的星辰,照耀了漆黑的天地。

外道法相,开!

随着叶辰一声轻叱,他浑身都爆出了璀璨的金芒。

继而,以他身体为中心,一片浩大的虚幻世界被撑开了,足有上百丈庞大,此乃他的道之外道法相,乃是一片恍若真实的世界,其内有骄阳阴月、有浩宇星空、大河山川.......。

“那...那是什么。”看到如此浩大的场景,对面嗜血殿的大军集体怔了一下。

噗!噗!噗!

他们怔之际,漫天的箭雨却是成片成片的化作了飞灰,皆是被混沌神鼎、九州神图、诸多灵器和叶辰的外道法相碾碎的。

“杀。”挡住了对面第一波攻击,昊天世家大军铺天盖地碾压而来。

“战决。”叶辰脚踏着混沌之海冲杀在前,一步挪移,杀入了敌阵,一剑平天,嗜血殿大军瞬间空处了一大片,能看到的就只是纷飞的血雾。

身后,昊天世家大军也冲杀进来。

大战一触即。

再看嗜血殿那个统领,眼见昊天世家如此阵仗,脸色顿时变得煞白,他是打前锋的,任务便是拖住昊天世家,为第八分殿大军到来争取时间。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昊天世家行动竟然如此迅,以至于刚刚杀到的他们便被迎面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挡住,给我挡住。”饶是如此,他还是不断的嘶吼着,希望可以撑到大军前来。

然,他的嘶吼让还在冲杀的叶辰豁然把目光投了过来。

擒贼擒王!

叶辰一剑劈开了一条血路,向着嗜血殿统领杀了过来,身披浑天战甲的他,就如一尊战神一般所向披靡,没有人能在他手中撑过一招。

“那人是谁。”那个嗜血殿统领远远便看到了叶辰,眼见叶辰战力通天,饶是他准天境的修为都胆怯了,“昊天世家竟会有如此强者。”

“挡我者死。”他惊惧之时,叶辰的喝声如雷霆一般,带着修为神通之力,所过之处,嗜血殿大军成片成片的人被震成飞灰。

嗡!嗡!嗡!

许是看出了叶辰的意图,嗜血殿大军慌忙祭出了杀阵,目标无一例外的全都指向了叶辰。

很快,杀阵威能复苏,九道神芒不分先后的飞射而来。

见状,饶是叶辰的战力都不敢硬憾,那可是修士大军合力祭出的杀阵,一个不留神就会被轰成渣渣。

天道,开!

在杀阵神芒即将洞穿他身体之时,他遁入了空间黑洞。

不过,那九道杀阵神芒却没有因为他的消失而停下。

所以,嗜血殿大军遭了殃,成片成片的人影在杀阵神威之下化作了飞灰。

死了吗?

嗜血殿那统领死死的盯着那片天地,相比死在杀阵神威下的人,他更关心的是叶辰的生死。

“你以为呢?”旋即,冰冷的声音响起,他十丈之外,黑色漩涡显现,手握杀剑的叶辰遁出了空间黑洞。

“你....。”嗜血殿统领眼眸凸显,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风神诀!

叶辰已经动了,他如风,快至无影,一剑风神霸绝无匹,饶是那统领的护卫都来不及反应救援,他们更加跟不上叶辰的度。

噗!

随着血光乍现,还在惊惧状态中的嗜血殿统领,眉心被叶辰一剑洞穿。

他到死眼中都满是无法置信的神色,堂堂分殿一大统领,货真价实的准天境修士,有诸多强者护佑,却被正面绝杀了,他或许不是分殿中最强的一个统领,但却是死得最奇葩的一个。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