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仙武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九百一十四章 见者有份儿

第九百一十四章 见者有份儿

吼!

叶辰刚刚走入,无妄大泽便有震天的吼声响起,一片千丈的骇浪翻滚而来,吞没了叶辰。

继而,无妄大泽漆黑的海域,顿时回归了平静,死一般的沉寂,好似什么都未曾生。

见状,几百万修士在同一时间后退了一步。

无妄大泽,十死无生的禁地,并非是虚传,莫说是踏入,仅仅是看着,都甚为心悸,好似里面有一双血色的瞳孔,在死死盯着他们。

他们退了,退到了万丈之外。

然,他们并未离去,而是就驻扎在那里,叶辰气运逆天,说不定下一秒中就逃出来了。

如此,几百万修士,站满了四面八方,无一例外全都盯着无妄大泽。

这真是一个很好的讽刺,几百万人,无一人敢进去一看,却都堵在这里,只怕那人再活着出来。

这应该也是叶辰的一个无上荣耀,所有人都惧怕他,为此不惜动用几百万修士大军、上百座虚天大阵、十几尊天境法器,纵然他被逼近了无妄大泽,却依旧让人不放心。

“他或许已经死了。”不知何时,才有人沉吟了一声。

“以防万一,多等几个时辰也无妨。”

“殿主,刚刚传来消息,天庭大军杀出了南楚。”一个黑衣人对着嗜血阎罗说道。

“来了又能怎样,叶辰已死。”血灵世家老祖冷冷一笑。

“无妨无妨。”嗜血阎罗笑的戏虐,“早在围杀叶辰之前,通往北楚的传送阵,便已尽被毁灭,仅靠飞行,那要到猴年马月才能到盘龙海域。”

“还是嗜血道友深谋远虑啊!”

“未雨绸缪而已。”

“阎罗,叶辰的混沌大鼎呢?”血灵老祖开口了,饶有兴趣的看着嗜血阎罗。

此话一出,在场各大势力的老祖都把目光射向了嗜血阎罗身上。

先前叶辰混沌神鼎被击飞,他们亲眼看着嗜血阎罗将其收入囊中,如今叶辰被逼进了无妄大泽,他们也是时候关心一下战利品了。

况且,那混沌神鼎的不凡,在场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如此宝贝,堪称无价。

眼见诸多老家伙盯着自己,嗜血阎罗冷哼了一声,“怎么,你们也想分一杯羹?”

“诛杀叶辰,也并非你一家功劳,见者有份嘛!”血灵老祖幽幽一笑。

“混沌神鼎,无价之宝,自当平分。”一个紫袍老者微微上前一步。

“嗜血道友,不是想独吞吧!”几百个老家伙,眼中都有精光在闪烁。

顿时,现场的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无论是混沌神鼎亦或者辰皇的九州神图,都是无价的瑰宝,想要独吞,随时都有可能成为众矢之的。

再看嗜血阎罗,那张老脸覆满了寒霜,眼中还有锐利的寒芒一闪而过。

若是放在平日,他自不会惧怕他们。

但,今日是何等场面,北楚八成以上的势力都在这里,他嗜血殿虽强,也架不住各方施压,想要独吞混沌神鼎,那是绝无可能的。

“既然都有出力,我嗜血殿自然不会独吞。”嗜血阎罗笑的阴沉,“不过,我等要瓜分的,可不止有混沌神鼎。”

“莫不如先瓜分九州神图,可好?”嗜血阎罗冷笑了一声。

说着,他目光犀利,扫过了在场,目光在几十人中略微多停留了一秒,九州神图先前被撕裂成几十块,就是被那几十人被收走的。

这下,那几十人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特别是血灵老祖,自认自己做的滴水不漏,但还是被嗜血阎罗看穿。

这下,自己挖的坑,坑了自己啊!

无奈,血灵老祖等几十人,纷纷取出了九州神图,虽然破裂了,但依旧神光熠熠,其上刻画的山河大图,依旧清晰可见,还有辰皇的道则流转其中。

接下来的场面,就很让人肉疼了,九州神图,愣是被众人以大神通斩成了几百份,还真是见者有份儿。

不过,那些小势力和嗜血殿这些巨擎,分到的自然不一样,实力为尊的世界,实力强的自然多吃肉,实力弱的,喝点汤就好。

瓜分了九州神图,所有人的目光又都汇聚在了嗜血阎罗身上。

九州神图都分了,混沌神鼎自然也要瓜分。

见状,嗜血阎罗冷哼一声,拂手取出了混沌神鼎。

嗡!

混沌神鼎一声嗡鸣,周侧虚无空间都炸裂了。

它庞大厚重,古朴自然,通体流溢着混沌之气,每一缕都如山沉重,周侧有诸多异象交织,其上烙印的遁甲天字,也还在自行运转。

依稀间,众人还能听到大道交织的天音在响彻,牵动着他们的道则,让人精神大震。

它太不凡了,饶是嗜血阎罗他们,双眸都绽放璀璨的精光,一些小势力的老祖,气息还有些急喘,这混沌神鼎,可谓是一尊未曾觉醒的神器啊!

打破它,瓜分!

血灵老祖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口了,如此神器,纵然打破,再铸成其他灵器,也会是一把绝世神兵。

没有人反对,血灵老祖已经挥动了杀剑。

杀剑铮鸣,甚是凌厉,也是用珍稀神料铸造的神兵,其上萦绕着雷霆,还有血灵老祖的道则,依稀间,还能听到其内凄厉的哀嚎声,似是饮了无数人的鲜血。

开!

只闻血灵老祖一声轻叱,他豁然出剑,斩向了混沌神鼎。

磅!

金属碰撞的声音顿时响起,很是清脆。

然,想象中混沌神鼎被斩破的画面并未出现,反而血灵老祖被震得闷哼后退了一步,遭受了反震伤害。

这还不算完,血灵老祖手中杀剑还在颤鸣,颤鸣着颤鸣着,咔嚓一声就碎裂了。

呃....!

一帮老家伙眼睛顿时直了,纷纷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些啥才好。

再看血灵老祖,那张老脸整个都在抽抽,整个人都如同被雷劈了一般,这宝贝没分到,还他娘的搭进去一件,节操呢?玩儿呢?

咔嚓!咔嚓!

事情还没完,血灵老祖那杀剑爆裂的碎片,竟然在颤鸣,其内蕴含的兵器精粹,竟然被混沌神鼎吸收了。

待到那兵器精粹吸完,那杀剑碎片,整个都化作了飞灰。

这.....!

在场人眼中露出了惊色,未曾预料到,这混沌神鼎,竟然还能自行吸收灵器的精粹,以此作为养料,提升自己的力量,这是一个逆天的能力。

这就如修士吞修士的灵力,乃是一门天赋神通啊!

真是宝贝!

众人目光火热,死死盯着混沌神鼎。

在场人哪一个不是活了几百岁,哪一个不知血灵老祖杀剑的恐怖,巅峰一击之下,你丫非但没事儿,还把人杀剑震碎了,震碎就不说了,还他娘的把人杀剑的精粹给吞了。

此事,很成功的佐证了一件事,那就是面前这个大鼎,真是个大宝贝!

我来!

沉寂之后,一个紫袍老者斩了出来,翻手取出了一般燃烧着金色火焰的神刀。

嗡!嗡!嗡!

此刀一经取出,便金芒爆射,嗡鸣声刺耳,距离进的修士,都扛不住那神刀透露的气息,它真就如一把神刀,能劈开世间一切。

烈焰神刀!

一帮老家伙眼眸纷纷微眯了一下,眼中还有贪婪闪射,似是之中那烈焰神刀的来历和威力。

哈喔!

众人瞩目下,那紫袍老者已经将烈焰神刀举过了头顶,狠狠的劈在了混沌神鼎之上。

哐当!

依旧是金属碰撞的声音,清脆而刺耳。

紫衣老者当场被震退,还未稳住身形,他的烈焰神刀就碎裂了,其中精粹,被混沌神鼎很自觉的吸收了。

这下,紫衣老者嘴角抽搐了,一瞬间抽搐了十几个来回,一逼没装好,装叉劈了,好好的一个装逼神器,就这样被他给霍霍了。

我就不信了!

一个黑袍老者,翻手取出了一把黑色的战斧。

裂天战斧!

战斧刚被拿出来,饶是嗜血阎罗的眸中都闪过了火热的精光。

那战斧太过不凡了,通体听绕着雷霆,庞大厚重,有开山裂地破天之能,准天境级别的强者,恐怕没几个能扛住他裂天一斧。

给我开!

众人惊叹之际,黑袍老者已经凌天而起,双手紧握斧头,举过头顶,其上雷霆撕裂,他施展了裂天神通,一道斧芒凌天而下。

铿锵!

依旧是金属碰撞的声音,清脆、刺耳、好听。

我噗!

万众瞩目之下,黑袍老者倒飞了出去,在虚天之上划出了一道任性的弧线。

再看他的裂天战斧,碎的不能再碎了,混沌神鼎很实在,将战斧中的精粹,吞了个干干净净。

搞事情!

有人不服了,自带装逼光环,拎出了自己的认为的神兵。

神阳刀!

众人眸中纷纷闪过了炙热精光,不用主人介绍,他们便知那神阳刀的来历,那是至刚至阳之物,铸造他的神料,也是无价之宝。

当下,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

那人已经抡动了神阳刀,刀芒霸绝无匹,崩天裂地。

但很快,他就飞了出去。

他之后,依旧有人不服,频频拎出取出自己的本命灵器,要当着几百万人的面儿,好好的装一逼,但值得一说的,后果还是很清醒脱俗的。

哐当!磅!铿锵!咔嚓!

接下来,盘龙海域上的场面就热闹了,这样砰锵哐当的声音不绝于耳。

  

   一秒记住"仙武帝尊xianwudizun.net"
推荐阅读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六界三道)最新作品《仙武帝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仙武帝尊小说,仙武帝尊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作者:断桥残雪

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断桥残雪)最新作品《都市超级医圣》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小说,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故事概要:财法侣...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林羽江颜

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林羽江颜)最新作品《最佳女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最佳女婿小说,最佳女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会,因为我...

豪婿

豪婿

作者:绝人

豪婿小说网提供(韩三千苏迎夏)最新作品《豪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豪婿小说,豪婿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

赘婿当道

赘婿当道

作者:岳风柳萱

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岳风柳萱)最新作品《赘婿当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当道小说,赘婿当道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赘婿当道》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莫默)最新作品《武炼巅峰》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武炼巅峰小说,武炼巅峰无弹窗!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